已經踏上樓梯的蘇風逍回過了頭,開口間目光帶著揶揄的意味盯了離央一陣,才繼續上樓。

「他人怪異的目光?」

自從進入這坊市,離央確實注意到了有不少人看自己兩人的目光都帶有異色,心中也是奇怪,如今聽言,離央目光掃過周圍,當看到其他人的衣衫時,又猛然低頭看向自己的身上,瞬間意味到了什麼。

很快的,離央也上了二樓,目光看去,發現二樓與下面並無多大區別,唯一的區別便是玉石桌案上擺放的都是衣甲之類的法寶,與樓下相比,來二樓的人明顯少了太多,而且修為相對都高了不少。

「離央道友自己選一件防禦寶衣吧!」

到了二樓后,蘇風逍便不再理會離央,而是自己在玉石桌案邊上挑選上面擺放著的衣甲。

離央見此,也開始將目光放到玉石桌案上,不過當離央看到上面標註的價格時,嘴角不禁一抽,這二樓上的法寶,最便宜的竟然要上千靈石。

「看來,我那點靈石根本算不了什麼!」

想到自己身上才兩千多靈石,離央就一陣搖頭。

最終,挑了大半天,離央選中了一件一千一百靈石的衣甲,名流塵;而蘇風逍則是選中了一件名叫紫淵的衣甲。

選好了衣甲,二人來到櫃檯處,先將靈石付清,才由青隱齋的人打開了光幕,將衣甲取下,送到二人手中。

而離央二人也隨即將身上難看簡陋的獸皮衣換掉,而一般像這種屬於法寶範疇的衣甲,都能隨主人心意變換形態,且還具備防禦的功能。

「二位,如果你們手中的獸皮衣不需要了的話,可否承給本齋?」

就在離央二人在一間青隱齋為客人準備的房間換好了衣服,正準備離開時,在二樓櫃檯處的掌柜忽然走了過來,臉上含笑地叫住了離央二人。

其實自離央二人一上二樓,這二樓掌柜的便盯上了他們身上簡陋的獸皮衣,離央身上所穿的獸皮衣,乃是當初玄始扔給他的,而蘇風逍身上的獸皮衣,則是他從一條死去的不知名的妖蟒身上扒下來的。

而他們身上所穿的獸皮衣,並沒有經過煉製,卻能伴著他們闖出南荒,可見不凡。

「想要我們的獸皮衣?」

「不錯,青隱齋售賣法寶,也同樣收購煉器材料,二位的獸皮衣雖然簡陋,但卻也是不錯的煉器材料,所以二位有意願賣掉的話,青隱齋願意收購,而且,二位手中若還有類似的,也可以出售給我們!」

掌柜的看到離央二人身上的疑色,笑了笑開口為他們解釋道。

聽完掌柜的解釋,二人也明白了,他們自然知道自己身上的獸皮衣不凡,不過卻是過於簡陋,如今換了下來,自然也是不捨得扔的,而看竟然有人有意買下,二人略一交流后,離央開口問道:

「不知貴齋能出多少靈石買下獸皮衣?」

「這個還需本齋的煉器師鑒定一番這是什麼獸皮,才好決定價格,兩位四樓樓上請!」

二樓掌柜並沒有直接給出價格,而是言稱還需鑒定,並伸手相請離央二人到四樓。

離央二人相視一眼,跟著掌柜來到了二樓的樓梯口處,到了樓梯口時,掌柜忽然想起了什麼,回頭對著一夥計吩咐道:

「我要離開會,你幫我看著點!」

「好咧!」

夥計應了一聲后,掌柜的才領著離央二人上樓。 離央二人一直跟著掌柜的上了四樓,四樓的格局明顯比下面的要高檔了不少,每一件法寶都專門的架子擺放。

而這裡的法寶,不僅外觀更加精緻外,每一件上都有霞光流轉,即便是被封在光幕之中,也能令人感到這些法寶蘊含著的強大威力。

「噝……」

不過當離央看到上面標註的價格時,心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裡的每一件法寶,最低的價格也要十萬靈石以上。

「到了!」

掌柜的自然看到了離央二人臉上神色的變化,自然知道他們在想的是什麼,微微一笑,很快地就帶著他們來到一間房門前。

冷傲影帝嗜寵妻 一陣叩門后,一道顯得有些倦疲的聲音傳了出來:

「進來!」

得到了房中人的回應,掌柜輕輕推開了房門,伸手請道:

「二位先進吧!」

離央二人還未從這四樓法寶的驚人價格中回過神,見到掌柜的伸手相請,沒有多想,便走了進去。

「好熱!」

然而,二人才踏入房門,頓時感到一股驚人的熱浪撲面而來,立即讓他們回過了神,放眼看去時,房間內出奇的空曠,而在正中間,立著一尊一人高大的爐鼎,而在爐鼎下,則是熊熊燃燒著的烈焰。

「又有什麼要老夫鑒定的材料,趕緊拿出來!」

就在離央二人打量著這房間時,一道疲倦且不耐煩的聲音從爐鼎的另一端傳出。

「是兩張獸皮,還請邱長老鑒定一番!」

這時掌柜的也進了房中,說話時帶著離央二人繞到了爐鼎對面。

繞到爐鼎對面后,離央和蘇風逍這才看清剛才發話的乃是一名身材矮小的精瘦老者,此刻他盤坐在爐鼎面前,手中不時打出印訣,沒入爐鼎之中,而在這一邊,透過通紅的鼎壁,可以模糊地看到爐鼎中有什麼在沉浮著。

「將獸皮拿來我看看吧!」

又是幾個印訣打入了爐鼎中,精瘦老者的手才停了下來,被火光映照得有些通紅的眼睛才從爐鼎上移開,放到站在一旁的三人身上。

「還請前輩鑒定這是什麼獸皮!」

被精瘦老者的目光一盯,離央二人身上的靈力運轉驟然一滯,心中不免一驚,但二人面上的神色卻是沒有什麼變化,各自將自己的獸皮衣拿了出來。

而精瘦老者見到離央二人在自己無意散出的威壓下,竟然還面色不變,不由得有些驚訝,不過當他將目光放到二人手中的獸皮衣上時,目光驟然一凝。

「果然是……」

精瘦老者手一抓,二人手上的獸皮衣立時出現在他手上,近距離看著手上的兩件獸皮衣,精瘦老者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但很快又收斂了下來。

「這兩張獸皮分別是倀虎以及血蒼蟒的皮,可惜的是被你們製成獸皮衣有損!」

好一會兒,精瘦老者才有些遺憾地開口道。

「那現在價值如何?」

由於精瘦老者是側對著離央他們的,所以離央二人自然沒看到之前精瘦老者眼中神色,此刻聽言,二人相視一眼后,蘇風逍開口問道。

「這樣,你們若同意的話,這兩件獸皮衣本齋一件以兩千五靈石買下,如何?」

精瘦老者直接報出了價格。

聽到這價格,二人一時間心中有些糾結,就如同上次交易靈藥時一樣,他們對於這煉器材料的行情根本不知,乍聽兩千五百靈石是不少,可二人總覺得有些不對。

「怎麼,如果你們無意出售的話,便請將這獸皮衣拿回去吧!」

眼見離央二人半晌沒回應,精瘦老者淡淡開口道,語氣中已經略帶不耐煩。

「二位,除了青隱齋,這兩件獸皮衣拿到外面,可不會有人出如此高價了!」

一旁的掌柜亦開口道。

終於,一番糾結下,離央二人還是將這兩件獸皮衣以一件兩千五百的靈石賣給了青隱齋,回到二樓結清靈石后,二人便出了青隱齋。

至於掌柜的,則是在離央二人走後,又來到四樓的房門前,正要叩門,裡面卻是直接傳出精瘦老者叫他進去的聲音。

「鍾望,這次你很不錯,兩張獸皮雖然有損,但畢竟是元嬰級別妖獸的皮!你卡在築基圓滿已經有二十多年了吧,這羅元丹或許可以助你突破!」

精瘦老者開口說話間,手中一揚,一個玉瓶向著進入房中的掌柜飛去。

「謝邱長老!」

接住了玉瓶,鍾望臉上露出大喜的神色,忙對精瘦老者道謝。

「你出去吧!」

將丹藥賞給鍾望后,精瘦老者直接就下了逐客令,而得了賞賜,鍾望也退了出去。

……

坊市中,一間專賣玉簡經書的店鋪中,兩道人影走了出來,只是二人臉上的神色都不是那麼好看。

這兩人正是離央和蘇風逍,他們從青隱齋出來后,便來到這間專賣玉簡經書的店鋪,因為在這坊市之後,二人便要分道揚鑣了,所以離央要買一份這青庭山界域的地圖。

一方面二人也買了關於煉器材料以及靈藥方面知識的玉簡,透過這玉簡,二人間這才知道被青隱齋坑了,但卻是無可奈何,想從青隱齋手中重新買回那是不可能的。

「沒想到這青隱齋家大業大,竟然會坑我們這些小修士!」

蘇風逍是越想越憤怒,心底早已經問候了那掌柜與精瘦老者無數次了。

「我們還是太嫩了,就當買個教訓吧!」

離央臉上露出苦笑,坑都被坑了,如今事後生氣又有何用,只能怪自己兩人閱歷不足。

二人談話間,在蘇風逍的帶路下,來到大街的盡頭處,拐入了一條小巷,來到一家名為仙緣客棧的酒樓中,立即就有店小二迎了上來。

恃婚而驕 「小二,將你們這的招牌好菜,好吃的都來一份!」

在南荒中困了那麼多年,如今出來了,自然是要滿足一番口腹之慾,而且手上還算有些靈石,所以蘇風逍一口氣點了滿滿一桌子的飯菜。

「蘇兄,你這點的也未免太多了吧!」

離央看著面前擺滿了整張桌子的飯菜,神色頗有些怪異的樣子。

「離央,吃!」

蘇風逍只說了一句話,便放開了肚皮地開吃了,對於修士而言,雖然能將吃下去的食物立即煉化,但像蘇風逍這般狂吃的也是少見,彷彿是將被坑的情緒發泄在了食物上。

見此,離央也不再說什麼,同樣開吃,等到吃完,天色已是暗了下來,二人便又各自租了一間客房,雖然說修士靠打坐修鍊,不用睡覺也行,但見到這久違的床,離央並沒有修鍊,而是好好地睡了一大覺。

ps:悟道在這裡提前祝各位書友元宵節快樂!!1 第二日一大早,離央二人便結清了房錢,在蘇風逍的領路下,來到坊市中一個規模不小的廣場上。

「來到坊市,就必然要來到這裡!」

蘇風逍來到這裡后,興緻明顯高昂了起來。

面前的這個廣場,比起坊市主街道熱鬧了幾倍不止,而相比於主街道的正規鋪面,這裡的都是直接在地上擺攤,所擺賣的物品也甚是雜亂,不過正因為如此,才會吸引到這麼多修士。

「嗯?」

看著蘇風逍混入人群中,在各個攤點上流連,離央自己也加入了進去,不過當他走過一個攤點時,忽然感到丹田中有了異樣。

「難道這裡有源晶?」

有了上一次找到水源晶的經歷,通過丹田中的異樣,離央立即就猜測這附近可能有源晶,這令他的心中一喜。

「我能看看這個嗎?」

離央在附近的幾個攤點上一陣留意后,很快就看到了一個攤點上擺放著的,一塊有拳頭大小的灰褐色疙瘩,心中一動,對著攤主詢問了句。

「道友隨便看!」

這個攤點本來就沒什麼人來光顧,此刻眼見離央對自己擺賣的物品有興趣,攤主自然是沒有拒絕的道理。

離央低下身,將那塊灰褐色的疙瘩拿在手中,立時丹田中的反應更加劇烈了,這令離央確認了這正是一塊源晶,只是這個樣子卻是與他之前得到的不同。

既然確定了這是源晶,離央自然要買下了,這些年他修為一直卡在練氣五層上,不知為什麼總是無法突破,或許可以藉助這塊源晶突破也不一定。

「這東西怎麼賣?」

雖然對這塊源晶志在必得,但離央也沒有將這情緒顯露出來,只是看似隨意地一問。

「道友難道知道這是什麼?」

眼看離央竟然選了這塊不起眼的疙瘩,攤主也是有些意外,因為這東西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只是一次無意中削掉了這疙瘩一角,才發現不管怎麼削它,它都會瞬間恢復如初,所以這才留了下來,若不然早就扔了。

「我只是對一些奇特的東西有收藏的興趣。」

離央搖了搖頭,又道:

「既然道友將這疙瘩擺在這裡賣,想必有其特殊之處,是否可以說明一番,若是有趣,就買下來!」

「可惜了!還以為道友知道這疙瘩究竟是什麼東西。」

聞聽離央之言,攤主臉上閃過失望之色,不過聽到離央還有要買的意思,沉吟了片刻后道:

「這疙瘩是在蟲羅森林斬殺一隻樹妖后,在它的體內得到的,原本以為這疙瘩是樹心,但幾番鑒定后,卻發現不是,也沒有樹心特有的濃郁生機,只是每次不管怎麼削掉它的外皮,它總是能迅速復原!」

攤主一邊說著,一邊仔細留意著離央面上的神色變化,然而看出的,只是離央聽完時目中閃過的感興趣之色而已。

「難道他真的只是對這疙瘩有興趣?」

攤主哪裡真的相信離央有什麼收集奇特東西的興趣,但看一番試探下,離央也僅是露出感興趣的神色而已,心底不由的嘀咕了一句。

「聽道友這般說,這疙瘩還的確是有些奇特,不知要怎麼賣?」

攤主心底嘀咕之時,忽然耳中傳來離央的聲音,索性也不再多想,這疙瘩是什麼也不重要,只要能賣掉,遂開口道:

「既然道友對這疙瘩有興趣,就以一百靈石賣給道友了!」

「一百靈石,道友還真是獅子開大口,這疙瘩是有點特別,但基本沒有什麼用處,若非是在下有收集奇特東西的興趣,怕是不會有人要的。」

聽到這攤主竟然直接報一百靈石的價格,離央哪還不知道對方明顯是故意獅子大開口,若是他知道源晶的價值是一回事,但這攤主根本不知源晶的價值,如此開價,擺明了是要宰自己,離央豈自願被宰,即便自己必得這源晶。

「道友此言差矣,不說當初斬殺樹妖時費的功夫,再說這疙瘩是什麼還未可知,說不定是什麼稀珍的寶貝,而看道友有誠意買下,這才忍痛出賣,如果道友嫌貴,那就算了!」

這攤主看中了離央有極大的興趣買這疙瘩,自然不會放過賺錢的機會,而且看離央不過練氣五層,還是一名小青年,明顯是剛下山不久,不出高價好好宰一番才怪了,說完還老神在在地看著離央,駑定離央一定會買似的。

「既然道友無意交易就算了!」

看著攤主那神情,離央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直接起身就要離開這裡。

「道友且慢!七十靈石賣給你了!」

原本還駑定離央會買的攤主,眼看離央竟然說走就走,臉上那老神在在的神色瞬間消失,忙開口叫住了離央。

然而離央卻是依然沒有停步的意思,攤主也有點急了,在這裡擺了幾天,根本沒交易出任何東西,今天有這麼一樁生意,哪肯輕易放棄,又改口道:

「五十靈石,這已經是最低價了!」

「三十靈石,若道友同意,這疙瘩在下就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