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泗水城,是東荒大地上一個不起眼的小城,有數十萬口人,人員混雜,形形色色,有冒險者,有農夫,貧民百姓,也有強大的修者。

半晚,是眾人休息的時間,冒險者回城的時間,人頭攢動,楚莫離像遛狗一樣遛著兩個強大的探子,不斷在人群中輾轉。

「呼呼呼……」十九號喘著粗氣,有些吃不消了,不禁怒罵道,「這個混蛋屬猴子的嗎?他到底要幹嘛?」

「哼,小孩子嘛,第一次離開玄宗,走進這花花世界,難免會事事好奇,左看看右看看的,先讓他看吧,這是第一次看世間,也是他最後一次。」十七號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緊緊吊在二人十幾米后。

逛了整整一個時辰,夜色降臨,楚莫離一方面是對外面的世界好奇,想看看這美輪美奐的小城,另一方面是想遛著身後兩個人。

終於,楚莫離滿足了好奇心,身上沒有多少銀子,只能選擇一個露天小飯館鑽了進去。

跑了一天,楚莫離摸了摸肚子,聞到香味才突然覺得快餓死了,頓時對著老闆說道,「小二,給我來三個大饅頭,一碟花生米!」

「好咧,馬上就來!」一個小廝模樣的十六七歲的孩子叫喚道。

楚莫離兩眼瞪著外面,十七號和十九號一時不知道該不該進去,而且對這樣的小地方,他們實在不屑進去,最終選擇對門一家不錯的飯館做了下來。

楚莫離兩眼一直看著他們,而他們心虛,不想讓楚莫離發現自己是在跟蹤他,只能裝作看不見,好像修者路過休息一般。

很快,店小二便端來一盤花生米和三個熱騰騰的雪白大饅頭,楚莫離抓起就吃,根本不顧及想象,狼吞虎咽,補充消耗的能量。

霸血體質雖好,可是它消耗能量的速度是別人的數倍,所以年紀輕輕的楚莫離的飯量卻也是成年人的飯量,甚至更多。

「小二……。唔,再給我來三個大饅頭,來一碟鹹菜……」楚莫離頭也不抬,伸手就搶了過來。

小飯館不大,人卻不少,一眾大漢傻傻的看著楚莫離,心中納悶道,「這個傢伙不會是豬吧,看著小身體也不算壯實,怎麼吃那麼多?」

很快,從心中暗暗自語到紛紛議論,小飯館瞬間熱鬧了起來,楚莫離卻不以為意,吃飽肚子比啥都重要。

小飯館的人越聚越多,都想看看這個怪胎是怎麼做到的,一炷香時間幹掉了六個大饅頭,好像比漂亮妹子的『饅頭』還好吃。

突然間,熱鬧的小飯館詭異的安靜了下來,楚莫離心底叨咕道,「咋安靜了呢?」

楚莫離稍稍抬頭看向四周,發現很多人都盯著自己的前方,不禁連忙轉頭,連忙把前面的鹹菜和饅頭聚攏到懷裡,警惕的望著前面,生怕有人來搶自己吃的,可是抬頭看清眼前的人之後,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子,傾國傾城之貌,濃眉大眼,容貌如十足的金玉一般完美無瑕,鬼斧神工,讓人一眼過後就不想轉移視線。

一身清裝素裹,卻顯得高貴無比,如高貴的公主一般,單薄的嘴唇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但是卻看痴了眾人,看痴了楚莫離。

「太美了!絕色!年齡雖小,可是身前的兩顆大饅頭卻不遜玄女峰內的幾位師姐,很飽滿!但是這臉蛋,這氣質,嘖嘖……遠超她們!」楚莫離頓時看呆了,口水差點留了出來。

對面的極品看著楚莫離護住饅頭的模樣,不禁鼻尖一蹙,滿眼的怒火,第一次見到有男人這樣對她,幾個破饅頭而已,至於這麼警惕么?別人送山珍海味,送珍奇異寶,甚至強大的秘術,她都懶得去收,眼前這個小傢伙看起來比自己雖然小了點,可是不為自己外貌所動也就算了,居然還害怕自己去搶他的饅頭和鹹菜!!!

「咳咳……」楚莫離也看出了對方的不滿,連忙尷尬的咳嗽兩聲,將懷裡的饅頭和鹹菜推到了桌子中心,尷尬的說道,「美女……嘗嘗?」

那極品美女被氣糊塗了,見楚莫離這麼小氣,不禁一屁股拍到了凳子上,伸手就把碟子里僅剩的鹹菜和一個饅頭搶了過來。

楚莫離傻眼了,他不過是客氣下而已,沒有想到這個極品美女還真不客氣。

若是別的男人有碰到這位美女主動,早該趁機搭訕了,可是楚莫離這個愣頭青竟呆在那裡。

「怎麼?捨不得了?用不同給要回去?」小美女如黃鸝般的聲音旋繞在小飯館四周,讓眾多大漢雙眸泛著精光,如狼一般貪婪的盯著她,恨不得吞了她一般。

不過站在她身邊的一個男子冷厲的目光一掃,讓眾人心不禁一顫,紛紛轉移了視線。

男子看起來不大,最多三十多歲,可是那犀利的目光和蒼勁的身軀讓人不寒而慄,顯然就居高位,而且戰力絕對一等一的強大。

楚莫離看不出他的境界,但是他絕對相信,這個男子至少是玄者境!


四目一對,楚莫離覺得眼睛一陣刺痛,脊梁骨都在發寒,連忙轉移了視線。

「喂,看哪呢?」小女孩似乎被忽略了,心中極度不滿,頓時嗔斥道,可是絕色的容顏讓人忽略了她的語氣,在外人看來,就如同撒嬌一般。

「咳咳,我吃飽了,這剩下的,您慢用,我先走了……」楚莫離實在不想和這個丫頭呆在一起,主要是她身邊的這個護衛太可怕了,不可控制。

「哎哎……修者大人,您別走啊,錢還沒付呢?」那個店小二看著楚莫離的打扮和食量就知道他是修者,而且是未出過門的小騷年,但是沒付錢,就算是修者也得攔著啊,不然今天就白乾了。

楚莫離摸了摸囊中羞澀的錢袋,再看看那個小美女有滋有味的吃著,頓時指著她道,「少不了你的錢,沒看金主還在吃著么?」

少女一天,火冒三丈,平日里溫柔無比的她今天終於控制不住了,別人送她再寶貴的東西她都不想要,今天吃他半個破饅頭和一碟鹹菜,居然還要她付錢!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這下連其他人都鄙視楚莫離了,實在看不下去,恨不得直接衝上來把這個不解風情的小傢伙痛打一頓。

其實楚莫離很想解風情,只是囊中羞澀,就幾塊銅板,還是好不容易積攢的,只能暗嘆道,「小美女,小爺也想搭訕,送你點好處,可惜錢不夠啊,我還要外出歷練呢!」

殊不知越是這樣,小美女對楚莫離就越『上心』,恨的牙痒痒,甚至想用她纖長的五指抓爛他俊秀的臉蛋。

那個護衛大漢看了看楚莫離,眉間微蹙,俯身對著那女孩,壓低聲音說道,「主公,我們該離開了,早點到玄宗,不然就憑我們兩個行走,太危險了!」

「哼!咱們走!」小女孩從懷裡掏出一錠金子,直接按入了木桌上,嬌哼一聲,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小女孩臨走前橫了一眼楚莫離,心中暗道,「小鬼,今天我非要教訓你一頓不可!」

楚莫離不知道小女孩已經非常討厭他了,還自我良好,暗暗道,「難道這個小妞看上我了?怎麼對我這麼上心?這不是擺明要和我搭訕么?」

三人出了小飯館,飯館內的人一齊望著那一錠金子,他們都是普通的修者,甚至貧民,哪敢去對付那個護衛?所以都把目光轉向小飯館。

飯館的老闆兩眼泛光,直接沖了過來,連桌子都不要了,直接砸斷,將金子取了出來,抱著金子警惕的望著眾人。

這一切和楚莫離無關,他總不能去讓老闆把剩下的錢找給自己吧?所以轉身就再次沒入了夜色中。

那個小美女臉色酚紅,被氣的不輕,紅彤彤的如紅蘋果,可愛極了。

「公主,咱們該去玄宗了,別再玩了,我私自帶你出來遊玩,若是殿下知道了,該處罰我了!」那個中年護衛沉聲道。

「辰叔,我不管!我一定要教訓那個小子,真是豈有此理!別人都想搭訕我,想靠近我,可是他竟然如此看不起我,我要去教訓他!」那個小女孩氣憤的說道。

兩個人的交流卻也暴露了他們的身份,這個女孩就是龍華侯國小公主,龍詩詩!他身邊的護衛卻是大內護衛隊分隊長,龍嘯辰,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玄者七重!

「我的公主啊,你可別再鬧騰了,你知道外出財不露白,我們這樣高調,遲早會招惹事端的,我一個人無法保全你啊,您是萬金之軀,怎麼能涉險?更何況他只不過是一個窮小子而已,何必和他一般見識?」龍嘯辰無奈說道。

「我不管!我不管!教訓完他我就跟你回玄宗,辰叔您最疼我了,一定不想讓我立刻從一個鳥籠奔向另一個鳥籠吧?」小公主撒嬌道。

這樣的極品小女孩撒嬌,鐵血硬漢也被融化了,更何況是龍嘯辰,看著龍詩詩長大的護衛分隊長!

「好吧,他現在已經準備出城了,咱們到成為稍稍教訓下就算了,他看起來也不像個紈絝,更不是小氣,只不過確實沒錢罷了……」龍嘯辰不禁為楚莫離擔憂,被這個小魔女盯上了,不脫層皮是難逃魔掌了!

「放心吧,我不打他,他不是小氣么?我搶了他所有的錢,讓他光著身子!」小公主咬牙道。

ps:今天最少一萬字,求推薦,求打賞~求收藏

… 「放心吧,我不打他,他不是小氣么?我搶了他所有的錢,讓他光著身子!」小公主咬牙道。

龍嘯辰一聽,一陣惡寒,深深的看著楚莫離消失的背影,不禁為他默哀。

楚莫離渾身一哆嗦,好像有感應一般,緩緩回頭,發現只有十七號和十九號若無其事的盯著跟著自己,不禁暗暗蹙眉。

月華如水,傾灑小城,夜間的小城夜景更加美麗,燈火輝煌,楚莫離不禁加快了速度,想甩開身後的兩人。

唰唰唰……

出了城門,龍形幻影步施展,斗轉星移,速度快到了極致,很快淹沒在夜色里,身後的二人不禁心一沉,知道小看了楚莫離,連忙跟著沖了出去。

遠在大後方的龍嘯辰眉間不禁一簇,淡淡的說道,「這個小傢伙好像被人盯上了,或許不用你出手,有人幫你教訓,要不……」

「不要他們幫我,我的事情自己來!咱們快走,不然跟丟了我就不去玄宗了,哼!」龍詩詩耍無賴道。

龍嘯辰沒辦法,不能用強,也不想強行逼迫公主雖自己離開,只能帶著她如大鵬展翅般的跨越數裡外,瞬息竄到了城外。

咻咻咻……


出了城門之後,楚莫離將速度拉到了極限,不顧暴露修為,也要將十七號和十九號甩開,可是沒有想到身後還吊著兩個更恐怖的存在,龍嘯辰和龍詩詩!

「這是什麼步法?好恐怖!他不過是修武鏡四重的小菜鳥,可是速度竟然不比九重的弱!」龍嘯辰遠遠的跟著楚莫離,失語問道。

「連您也看不出嗎?這種詭異的步伐好像從未聽說啊,待會抓住他,問問便知!」龍詩詩對楚莫離的『興趣』更大了。

「小公主,這個人待會不要過分得罪,我懷疑他是哪個老東西的關門弟子,不然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秘術?」龍嘯辰提醒道。

「您是說玄宗鏡強者?」龍詩詩聽到這個名字也不禁咋舌,玄宗鏡強者,已經可以號稱龍華侯國的至強者,所到之處,就算龍華侯國的王國陛下都要禮讓三分!

「就算不是,也應該是玄師境巔峰存在,否則培養不出這樣的天才來,他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還沒有你大,可是觀其戰力,不比你弱多少,而且速度比你快至少三分!」龍嘯辰凝聲說道。

呼呼呼……

夜風呼嘯,三波人影在狂竄,東荒大地廣袤無邊,荒野之地枯骨無數,城內或許不允許殺戮,可是到了荒野之中,那便是諸天壓聖靈,大地吞血骨了,強者為尊,以武為尊,哪怕殺的天翻地覆,也沒有人管。

十七號和十九號起了殺心,準備就在這裡攔截楚莫離,然後格殺了事,根本沒有注意身後還有兩個人跟在身後。

可是龍嘯辰和龍詩詩不知道的是,一大波強盜正在前方伏擊,而且對象就是他們兩個!

楚莫離這個愣頭青完全不知道,更沒有想到自己會沖入一個為別人設下的圈套之中。


一座峽谷內,楚莫離沒入深處,強盜依舊屏息,任其穿越,他們要等待的,卻是龍嘯辰和龍詩詩,這二人才是值錢貨,一旦捉拿到,可以像皇室勒索數以百萬兩的黃金,足夠這些強盜瀟洒一生了!

咚咚咚……

在步入峽谷的一瞬間,楚莫離霸血復甦,心臟狂跳不止,渾身寒毛乍立,好像攥進了毒蛇窩裡了一般,手中的赤黎劍攥緊,更加瘋狂的沖向峽谷盡頭。

這是來自血脈的警告,他遇險了,這座峽谷有著恐怖的危機,楚莫離當跨出峽谷的那一瞬間,霸血漸漸歸於平靜。

「怎麼回事?峽谷里有啥?」楚莫離並沒有著急離去,反而隱匿了起來,發現十七號和十九號還有龍嘯辰二人正在急速靠近,不禁計上心頭,大吼道,「就是他們!給我殺!」

數百位盜匪懵了,根本不知道是誰下的命令,頓時石頭和劍雨傾瀉,圍堵四人。

龍嘯辰和龍詩詩大驚,以為楚莫離是盜匪團的探子,故意吸引他們來此,頓時勃然大怒。

「找死!龍華侯國的公主你們都敢動!那小子,本座記得你,今日不死,定斬你九族!」龍嘯辰憤怒的吼道。

轟轟轟……

玄者境巔峰的存在,聲音如雷,一拳轟退數十人,將四周的劍雨擊退,護住龍詩詩就要逃去。

「哈哈哈……龍嘯辰,本座來了,你覺得還能帶著公主離開嗎?」一道聲音打破了夜間的死寂,一道身影碾碎山腳,如大鵬展翅一般,短時間的飛行起來。

龍嘯辰頓時一驚,帶著龍詩詩緩緩後退,望著來者,凝聲道,「原來是你! 隨身一座城 ,你也是當年的大內侍衛,居然敢來搶公主,不知死嗎?」

「龍二叔叔?當年還是我和父親求情放了您一命,你這是?」龍詩詩渾身一顫,想起龍二的戰力,不禁一哆嗦。

龍二當年也是大內侍衛的侍衛長,而且比龍嘯辰等級還要高,戰力還要強大,只是玩忽職守,導致宮內失竊,丟了一件至寶,按照罪責本應處死,可是當初的龍詩詩年幼,又深得龍華國的國王寵愛,看不清壞人的本質,竟替他求情,他才躲過一劫,逃出了宮,成為一方霸主。

可是沒有想到,時隔八年後,他竟然把目標對準了當年的恩人!

「我的小公主,我當然記得那份恩情,所以特意來迎娶你,讓你當個萬世永恆的公主!」龍二精芒爆閃,夜色擋不住他的精芒,看著龍詩詩的模樣,不禁舔了舔嘴道。

「什麼?龍二,你想死也不要連累我!抓了公主,你的罪可就不是死亡那麼簡單了!侍衛總長大人定會親出,你逃到天涯海角也無安身之地!」龍嘯辰大怒道。

「呵呵,帶走小公主,這大荒之地任我走,這天下可不是龍華侯國的,侍衛長又奈何我?」龍二嗤笑一聲,大手一揮,峽谷上竄出數百道身影,將四人包圍。

十七號和十九號懵逼了,這件事和他們完全無關啊,這是皇族內部的事情,一旦被牽扯進來,必死無疑!

「這件事和我們無關……。諸位大人,我們是玄宗的人,放我們走吧……」十七號臉色萬分難看,因為他發現這群盜匪和軍隊一樣,十分有組織,一旦陷入苦戰,幾輪衝擊之後,哪怕是他們,也會粉身碎骨。

「哈哈哈,既然進來了,就一起受死吧!」龍二冷笑一聲,踏向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