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偉找李虎辦事兒一來也是爲了敲打一下李虎這個曾經猛虎幫的老大,二來也是想了解一下最近猛虎幫有什麼大的動作沒,以及泉城市的格局。

李虎的表現讓秦偉很滿意,他簡單說了一下柳眉兒的事兒之後就讓李虎撒出人手幫忙去找,然後又說了自己要回去的消息。

接到雷猛電話的時候秦偉已經到了天龍幫總部之外的一個小區,從那裏完全可以將天龍幫總部的情況盡收眼底。

秦偉並沒有急着做事兒,先是讓雷猛迅速辦理一張回泉城的機票,然後又通知了王萱,讓小丫頭先到雷猛那裏呆着,等他做完了手上的事情就回泉城。

等待的時間有些漫長,但秦偉並不覺得無聊。


他開始想張鵬家的事情,從李大海的口中秦偉知道張鵬的老爹正是合北省一品大員張光耀!

秦偉雖然很少看新聞,但也聽過張光耀的大名。畢竟一個爲民辦事兒的大員很少見,高層自然要樹立楷模學習,因此對張光耀的報道就比一般的省委書記要多很多了。

如果是在古代,一品大員出事兒肯定是經濟問題或者是辦錯了案子,但是現在任何人想要動省部級高官,除非真的是罪大惡極十惡不赦否則最高的懲罰也不過是提前讓位,或者是退居二線!

秦偉實在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看看時間已是晚上十一點了。秦偉身形一閃,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天龍幫總部高樓外的護欄上了。

看着突然出現的秦偉,刀無神顯得很淡定,道:“你終於來了。”

“是的,我來了!”

、、、、

PS:第二卷 燕京風雲 到這裏已經算是全部落幕了!雖然只是簡單的七天,但整整一百二十章的內容應該不算少了吧?中間老酒突破了很多以前沒有寫過的東西,雖然看起來還是不盡人意,但大家也得給老酒一個成長的時間不是!第三卷 疾風驟雨 將會繼續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大大們有木有覺得秦偉童鞋的後宮太弱了點兒呢?嘎嘎嘎,表急撒,在第三卷老酒保證讓大家看着爽,讀起來更爽!嘿嘿,鮮花呢,貴賓呢,砸過來吧! 秦偉走的很急,早上九點多的時候飛機已經降落在了泉城國際機場上。

看着才離開了沒幾天的泉城早已被一片寒意包裹,秦偉拉了拉衣服,然後提醒王萱保暖,問道:“萱萱,泉城是不是很冷啊?以後要住在這裏,慢慢習慣就好了哦!”

王萱雖然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但由於家庭的緣故,她比同年級的孩子要懂事多了。“嘻嘻,不會啦!萱萱不怕冷喔,我最喜歡雪呢!下雪了剛好可以打雪仗呢!”

看着萱萱童真般的笑臉,秦偉心情雖然不好,但也被萱萱感染了。道:“走吧萱萱,先帶你去見你爸爸!”

說到見爸爸,萱萱顯得很開心。咧着嘴吧笑道:“好哇好哇!好久沒看到爸爸,好想他了耶!”

走出了機場,秦偉回頭望了望機場候機大廳,在那裏他跟雪兒一道登機!但如今,回來的只有自己一人!

秦偉的心情很低落,因爲走的急,秦偉並沒有通知任何人來接機。

攔了一輛的士後,秦偉跟王萱兩個全都坐了進去。秦偉因爲也想看看孤虎門的發展狀況,所以也沒有給李虎或者是王喜打電話,也算是微服私訪吧?

不管在哪兒的司機嘴巴都很能說,這話一點都不假!

秦偉看着司機一邊說話一邊飛速的開着車,有些佩服司機師傅,笑道:“師傅,你在這塊開了幾年車了呀?”

司機回頭嘿嘿一笑,應道:“哈哈,差不多有十來年了吧!怎麼,是不是感覺很老了啊?”

“哦哦,怎麼會呢!看你車開的這麼穩就知道你是老司機了啊!”

“那是,在這一片只要說我老高的名字,哈哈,不說誰都知道,最起碼跑這條線的人都知道!怎麼,兄弟你走的哪條道兒呀?”

秦偉聽到這裏頓時就知道司機老哥在跟他對暗語,對於這些秦偉以前也聽過一些,不過這會兒除了還記得《古惑仔》裏面的幾句臺詞外,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呵呵笑道:“我也就是過來玩幾天,過兩天可能就直接回燕京了哈!呵呵!”

司機一聽,不疑有他,壓低了生意道:“老弟,這麼跟你說吧!你這麼實誠在泉城很容易受騙啊!”

秦偉頓時來了興趣,問道:“此話怎講啊?”

老高放慢了速度,道:“在咱們泉城這塊兒有不少團伙存在呢,稍不注意要是被盯上呀,呵呵,錢沒了事小!命丟了事兒大喲!”

秦偉知道這是老高在故意嚇他,也不拆穿,故作吃驚道:“啊,不是吧?那我還想到處玩玩呢?咋辦呀?要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了!”

王萱靜靜的坐在秦偉邊上,強忍着笑意,其實心裏早就笑趴下了。她秦偉哥哥是樣子的人她還不知道啊!只有他騙人的份兒,誰還敢在他面前逞能呀?

司機老哥見秦偉這麼容易上道,趕緊說道:“其實也沒啥哈!誰讓咱們哥倆有緣呢,老哥給你出個好主意!”

“哎呀,這怎麼好意思啊?使不得使不得呀!”秦偉推辭道。

老高索性把車靠邊停了下來,扭頭對着秦偉道:“兄弟,只要你交五百塊錢給我們帝皇,我可以保證你在泉城不受任何勢力的騷擾!怎麼樣,很划得來吧?我可是跟你打的八折呢!”

秦偉念着“帝皇”久久不能言語,暗道:“帝皇?什麼東東?難道是泉城新近崛起的勢力?看來我沒在的這段時間泉城很瘋狂嘛!”

臉上露出一絲輕鬆的神態,道:“這樣啊!挺好嘛,不過、、、這次出來帶的錢不多,高師傅你看、、、再便宜一點可以嗎?”

老高臉上現出一絲興奮神色,趕緊接話道:“沒事兒,咱們兄弟就不說兩家話了!你有多少,我看能不能給老大說說給你免一點?”

秦偉也不想一下子就被發現,故作爲難道:“我這裏只有一百零用的,哎,反正錢不多,誰想搶誰叫來拿吧!”

司機老高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立馬叫道:“夠了夠了!有這一百塊在,我們帝皇就可以接受你的安保任務了哦!”

秦偉很吃驚老高的反應,一百塊錢就能打發了,這帝皇的底子也太薄了點兒吧?於是從口袋裏摸出了一張一百塊錢遞給了老高,然後問道:“高大哥,我還要填什麼東西不啊?”

“呵呵,不用了!來,這是你在泉城的‘身份證’,好好拿着,丟了就不會辦事了哈!”

說着老高將一張像是身份證似的東西遞給了秦偉,然後開始介紹起了這‘身份證’的用法。

經過老高的介紹,秦偉才知道這東西還真的能當身份證來用!外出遇到外人的時候只要把‘身份證’亮出來,外人就不敢動你了!

秦偉不知道這卡片是不是真有說的那麼好,所幸塞在了口袋裏,然後問道:“高大哥,聽說泉城地下有三大幫派,不知道咱們帝皇屬於哪個呀?”

司機老高因爲獲得了今天的第一筆款子,此刻高興的不得了,嘴上也就少了把門的,說道:“什麼三大幫派啊?那都是外邊人瞎傳的!應該說四大才對!哦,也不對!算起來咱們帝皇的勢力最大!”

對老高的話秦偉持懷疑態度,故作吃驚的問道:“不會吧?前段時間聽從泉城回來的朋友說,泉城有個叫李虎的挺厲害的呀!不知道他是不是咱帝皇這邊的人啊?”

秦偉也就是隨口問問,因爲畢竟像老高這樣的外圍成員應該很難得接觸的到上面的信息,因此知道李虎的可能性很小。

但就是這麼小的機率,還真被秦偉給碰上了!

說起李虎,司機老高的話頓時就多了,而且看他講話的樣子似乎自個就是李虎本人似的!

從老高嘴裏秦偉知道,幾乎泉城市所有的司機都認識他。沒出道前李虎就是幹這行的,現在人家算是飛黃騰達了,在他們這些司機裏面早已將李虎當成了模範去教育自己的孩子,將來一定要像李虎學習了、、、

只是老高接下來說的話讓秦偉的眉頭皺縮成了一條線,一直到下車他臉上的愁色都沒有消散開去。

PS:更新送到!如果覺得文文還不錯,請投點鮮花或者掉點票票支持一下老酒吧! 司機老高很健談,這不僅是秦偉的感覺,只要是任何一個熟悉老高的人都知道!

只是秦偉沒想到老高竟然知道李虎!

而且看老高的樣子,似乎還知道不少事情。當即也來了興趣,問道:“哦,是嗎?聽說在李虎的帶領下孤虎門現在已經有了跟另外兩大幫派抗衡的實力了,是不是真的啊?”


司機老高並不認爲秦偉是在故意探聽消息,他看過秦偉的表情,那完全就是在聽奇聞異事。而且從秦偉的身上他也沒出秦偉有一絲混黑的資質,換句話說以秦偉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是道上的人!

只是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可思議,老高怎會想到秦偉不僅涉黑,還是泉城道上的巨頭,甚至在京城也有不少部署?

老高臉上帶着不屑,笑道:“老弟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李虎雖然厲害,但跟我們帝皇相比,不說吹牛的話,是個李虎也不是帝皇的對手!”

看着老高臉上的豪邁,秦偉心一沉,暗道:“泉城真的出事兒了嗎?”臉上假裝驚訝道:“不會吧?孤虎門不是有孟迪加入嗎?”

“哈哈,孟迪?老弟你OUT啦!孟迪早就不知去向了,孤虎門現在算是獨木難支,李虎拿什麼跟我們帝皇比?”

聽到這裏秦偉再也坐不住了,他不知道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孤虎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毫無疑問,孤虎門出事兒了!而且還不是一般小事兒!

老高以爲秦偉聽到李虎的落魄有些感傷,繼續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輪到我們帝皇統治泉城了哦!”

秦偉不知道老高在帝皇中是什麼身份,但應該不會高,否則他不會還在跑生意,甚至見到一百塊就高興的不得了!


但秦偉已經沒有心思去問太多事兒了,泉城的變化出乎了他的預料。在回泉城之前秦偉就想過泉城會有大變,但他沒有想到這鉅變來的如此迅捷,根本一點機會都沒留給他。

張鵬家出事兒,柳眉兒失蹤,孟迪不知所蹤,孤虎門被打壓、、、一系列的事情讓秦偉有些眼花繚亂,一時間他的心中全是這些零散的大事。

想了許久之後,秦偉赫然發現這些事件雖然看起來孤立的存在,但細細深究下去不難發現這些事情的最終目標指向就是他自己!

這個發現讓秦偉大吃了一驚,以前他雖然感覺到有隻大手在引導着他一步步前進,但他一直沒注意,現在才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對方的巨大陷阱之中,牽一髮而動全身,孤虎門的鉅變正是他們伸出黑手的第一步,那麼接下來他們又會針對什麼呢?

秦偉已經有些迫不及待見到李虎了,對着老高道:“高大哥,你把我放在平涼街吧!”

老高不疑有他,重新啓動了的士。

老高的技術很不錯,不過十幾分鍾秦偉就看到了平涼街上的掛着的老虎旗,在心裏說道:“李虎,你該怎麼給我交代?我離開的時候你怎麼給我保證的,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還有什麼臉面見過?”

老高將車停下之後,看了看打表器上顯示的十五,秦偉隨手掏出了一張二十的RMB遞給了老高,道:“高大哥,辛苦你了!不用找零了,就當我請你喝口茶吧!”

“哎,好咧!老弟,在泉城這塊只要你報我老高的名頭,應該有人買賬的哦!”

對於老高的示好,秦偉並沒太在意,給了他那麼多錢這些場面上的話說下又不會掉塊肉。

道:“好啊,那高大哥你忙吧!再見!”然後就拉着王萱向遠處走去,不再管身後的老高。

老高見秦偉走的如此決然,開始還有些疑惑,但一想到今天又能多拿幾百塊錢頓時也就不再多想,開着的士車就絕塵而出。

秦偉並不想過早的讓李虎知道他回來了,他讓王萱給她老爹王喜打了個電話,約好在平涼街上的口之福上面見面。

幾日不見王喜整個人顯得精神了不少,但臉上卻多了幾分殺伐果敢,凌冽的眼神讓秦偉知道王喜又回來了!

見到秦偉,王喜顯得很吃驚,快步跑到秦偉跟前叫了聲“魁首!”

秦偉一愣,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以前李虎也這樣叫過,但被秦偉給拒絕了。他雖然有心收服泉城地下勢力,但卻不想自己去管理,這也是他一直拒絕接手孤虎門的客觀原因。

當然接手孤虎門也沒啥,但有東西羈絆着對秦偉自己的修行沒有一點用處。他可以幫襯孤虎門,但絕不會親自去搭理孤虎門!

這是秦偉的原則。

但突然聽到王喜也這樣叫自己,秦偉還是有些心動的!哪個男人不想坐擁生死?他秦偉雖然追求天道,但說到底他現在還是一介凡人,自然無法免俗!

不過秦偉並沒有表現出來,還不等他說什麼,坐着的王萱就迅速的站了起來,甜甜的叫了聲“爸爸!”

王喜是一個紀律性很強的男人,王萱雖然是他女兒,但現在他在工作,他不想給留給秦偉一個不好的印象,臉色一變,冷冷道:“退下!”

王萱頓時嚇了一跳,秦偉分明見到萱萱的小身子哆嗦了兩下差點跌倒。頓時有些不滿了起來,看着王喜臉色不善道:“幹什麼?萱萱不是你女兒嗎?有本事就去給老子滅了帝皇去,在自家人面前逞什麼英雄啊!”

王喜被秦偉怒罵,臉上也沒光,低着腦袋道:“魁首教訓的是,王喜呆會就到戒律堂領法!”

“戒律堂?”秦偉沒有管王喜說什麼,但對於戒律堂三字卻是聽的清楚,隨即問出了聲兒來!


萱萱因爲別老爹罵了一句,此刻正在氣頭上,扭着腦袋不去看王喜,獨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生着悶氣。

王喜坐下之後,秦偉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快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孟迪到底怎麼了?還有帝皇究竟是什麼勢力?”

王喜有些驚訝,因爲在他心中一直覺得李虎纔是正主,泉城的事兒他應該已經報告給了秦偉,怎麼這時候看魁首的樣子,他似乎一點都不瞭解呀?雖然心中有疑惑,但秦偉已經問到了自己的頭上,王喜也就不再隱瞞,開始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講述、、、 口之福是一家纔開沒多久的飯店,但客流量卻是一點不比那些大酒店少多少。

包間裏面桌子上的菜幾乎沒動過,秦偉,王喜還有王萱三人各懷心思的坐着。房間裏一片靜默,偶爾從窗外出來幾聲淒厲的喇叭聲。

秦偉看着窗外,問道:“可有遺漏?”

王喜知道秦偉問的什麼,望着秦偉的背影答道:“千真萬確!”

秦偉淡淡應道“哦!”然後就再次陷入了沉思,沒人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

他雖然已經料到了孤虎門出的問題很大,但沒想到情況竟然比想象的還要可怕的多!

就在秦偉離開泉城的第二天,從暴龍社招降過來的孟迪在打傷了李虎之後逃之夭夭!

沒人知道孟迪這麼做到底是受人指使還是他自己昏了頭,但這些現在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兒了。

李虎被刺傷孤虎門頓時變得羣龍無首起來,正在孤虎門拼命去搜尋孟迪蹤跡之時,暴龍社黑金命令誠哥帶着一千小弟偷襲孤虎門旗下堂口,中宮空虛的孤虎門倉皇迎戰,結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