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的協議在下可以接受。」秦墨看完,其中的條件也並不算苛刻。

「好,既然如此,這枚獸卵交由你孵化就是,不過在下可是要在你身上種下一道靈印,否則就如此交獸卵交給你,在下可是不會放心的。」花白老修士說道。

「這個自然是沒問題,不過這價錢……」秦墨眯起眼睛,可不會白乾。

「價錢自然是少不了你的,三年五十顆一品靈石。」花白老修士說道。

秦墨立即眼中精光暴增,不過很快,強行恢復鎮定:「這個,前輩前期可否支付一些?」

「協議達成,在下倒是可以先支付你十顆一品靈石,不過在下也醜話說在前面,『七彩鳳尾雁』獸卵若是出現任何差錯,在下可不輕饒了你,此獸卵在下得來不易。」花白修士臉色立冷。

逐漸成為神豪 秦墨心頭一跳,倒立笑道:「前輩放心,在下一定盡全呵護。」

「好!這是十顆一品靈石,這『獸袋』中便是『七彩鳳尾雁』獸卵。」花白修士立即取出十顆一品靈石,再取出一隻『獸袋』。

秦墨先是接過『獸袋』,打開『獸袋』仔細檢查『獸袋』中的獸卵,必須得確定此物完好,要不然到時候出現問題,得罪一位金丹中期修士,分分鐘就能被拍死。

獸卵卵殼翠青碧綠,像是一顆超大號的珍珠,裡面透出濃郁的靈息。

果然是五品獸卵,即使尚未孵化,卵中的靈息也濃郁無比。

「此獸卵生命極強。」『殘魂』暗中檢查過後確定。

檢查完獸卵無礙,秦墨這才將桌上的十顆一品靈石收下。

當下,花白老修士在秦墨身上種下一道靈印。

二人並未再過多交流,便雙雙各自退去。 「現在你可以說為什麼要我接下這枚鳥蛋了吧?那人可是金丹中期修為,這鳥蛋要是出任何差錯,我小命肯定玩完。」回屋后,秦墨第一時間進入『識海』,正是『殘魂』提議,秦墨才敢大著膽子接下這樁交易。

「如果僅僅只是簡單以青木靈力來供養孵化此蛋,為此白白浪費三年時間,我當然是不會讓你接下。」『殘魂』嘿嘿笑道。

「還有其他好處?」秦墨立即眯起眼睛賊光閃閃。

「『七彩鳳尾雁』獸卵,更是木系靈獸獸卵,有不少修士專門以煉化同系屬靈的獸卵來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殘魂』說道。

「你想死,我可還想多活幾年!」秦墨臉上喜色未散,聽『殘魂』這樣一說,立即肅眉說道:「那人可是金丹中期修為,伸根手指頭都能把小爺摁成沫沫。如今我身上還被他種下靈印,逃到天邊他都能找得到我。」

「煉化的方式和功法有很多,有的是直接煉化獸卵來強行提升修為,不過這種修為方式過於霸道,修鍊到最後遇到的瓶頸也極大,很難突破。但有的只是借用獸卵來輔助修鍊,要知道靈獸獸卵就如同『胎』一般,是一座強大的『煉場』。你那隻『金翅牛螳』可還記得?」『殘魂』提道。

「自然是記得的,我到現在都還能與此獸有微弱的感應,此獸應該還沒死,只是這麼多年不見,也不知道現在此獸情況如何?」秦墨想起『金翅牛螳』便有些不捨得很。

「當初你藉助此獸修鍊,只是最低級的『吞煉之術』。當時你修為太低,根本不能承受『吞煉之術』,你所學的甚至連皮毛都算不上,眼下,你肉身橫煉,身體再經【妖化】,肉身強度應該可以修鍊整部『吞煉之術』。在星域世界,這還有更霸道的名字,十大禁術之一,『大吞噬術』。」『殘魂』說道。

「十大修鍊禁術?」秦墨眼睛一眺,懷疑的盯著『殘魂』。

「說是禁術,不過只是那些自榜為所謂修鍊正修大道的人對於他們所認定的不好修鍊之術的無理介定而已,反正老子從來不認同他們的狗屁看法。」『殘魂』哼哼說道。

「哈哈,只要能夠提升修為,管他禁術不禁術,打得贏就是道理,打不贏就是無理,修鍊世界本就是如此殘酷。」秦墨如今對修鍊之道也看得非常透悟。

「難得你還有這心性,看來老子選定你,也是挺有眼光的。」『殘魂』哈哈大笑。

「我以為我已經很不要臉的,原來你才是最不要臉的那個!」秦墨冷啐一句。

『殘魂』也不生氣,當下便將這部十木修鍊禁術傳給秦墨。

秦墨整整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勉強稍微看懂『大吞噬術』的修鍊之要,可見這部十大修鍊禁術遠非一般功法道術可比的。

當下,秦墨取出『七彩鳳尾雁』獸卵,略是一猶豫,便也不過多遲疑,立即盤腿坐下,將此獸卵捧在掌中。

屆時,『青木道術』引動,青光從身體中爆出,青木靈力立即湧入獸卵之中,獸卵覺察到濃郁的『青木靈氣』,立即爆發出一股瘋狂的吸力,獸殼之上青光大亮,有如超級大燈泡一般,獸卵之中也立即開始瘋狂的煉化。

這個時候,秦墨雙眼一定,『大吞噬術』修鍊口訣暗暗念起,身體之中,立即開始出現一股股微弱的『吞噬之力』。

此『吞噬之力』立即形成一圈圈的旋渦,最後身體立即有如一張奇怪的巨口。

「吞噬!」

半個小時后,秦墨吃力的掐斷功法,他現在的『大吞噬術』也僅僅只是入門。

不過身體倒也有明顯的增注。

『大吞噬術』確實玄妙。

當下,秦墨立即埋頭苦煉此術。

袁未梅自從進屋后,便一直安靜修鍊,泡在黑霧陰氣中,很少再醒來。直到有一次,秦墨故意放出了一隻『陰司小狼』,袁未梅覺察到『陰司小狼』,立即身上黑氣一卷,竟然化成了一團黑影,閃電般朝著『陰司小狼』撲去。

這速度,秦墨都陰些沒有反應過來。

『陰司小狼』嚇得倉惶逃躥,迅速被秦墨收了。

當時袁未梅一對黑暗的雙瞳之中冒出滾滾黑氣,像是幽淵惡屍,嚇得秦墨都是背後一寒。

為此人冷話不多的袁未梅少有的對秦墨開口說話,不過秦墨眼下自然不會把『陰司小狼』白白讓袁未梅煉化了。

自此,袁未梅依然回到角落裡繼續安靜修鍊,沒再醒來過。

秦墨也不敢再隨意放出『陰司小狼』。

似乎覺察到袁未梅的存在,幾隻『陰司小狼』對袁未梅異常恐懼,根本不敢再跑出來。

不過秦墨也沒時間『調戲』袁未梅。

除了每日要花大量時間供養『五彩鳳尾鳥』獸卵,還要花時間修鍊『大吞噬術』,另外,【八逆】功法的第二逆秦墨也沒有絲毫放鬆。

因此每天秦墨幾乎都在無盡的修鍊中渡過,沒有任何其他時間。

不久前,柳姓修士派人送來了一封信,信中正是那位叫『黃谷島主』修士的全部信息。

和秦墨猜想的一樣,這位『黃谷島主』只是金丹初期修為,這讓秦墨心裡小小的鬆了一口氣,此人修鍊的功法,年齡,性別,甚至何時結丹的大概時間,柳姓修士竟然也都查了出來。

至於其他三種藥材,柳姓修士還是沒能收到。

不過秦墨倒也並不著急。

漸漸地的,時間的線條被無形的拉長。

秦墨沉浸在修鍊之中,也近乎上於忘形。

一年!

兩年!

彷彿也只是轉眼之間。

窗外的世界沒有春夏秋冬,景色四季如然,根本沒有多少枯秋綠春之景。

超級仙王混都市 秦墨除了定時結算房錢,就再沒有出過房門。

只不過最近『仙蓬島』島上的修士似乎逐漸多了起來。

窗外大街上,明顯能看出行人擁擠了許多。

其中不乏一些低階修士。

半年一結的房錢再次到期。

「莫道友,島上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秦墨與此人接觸數次,也算熟悉了。

「秦道友一直呆在房中修鍊,不知道外面之事也是正常的。『倭島修士』聯盟琉國修士,萊國修士,棒國修士,以及其他幾個周邊小國的修士,正在大肆的侵佔修鍊島嶼,斬殺帝國修士,外海如今大亂。」此人說道。

「外海大亂!」秦墨震驚。 外海大亂!

這確實讓秦墨有些意外,更有些擔心。

秦墨刻意去了一趟入島的島門,入島負責查驗之人也換成了金丹修士,島外的修士密密麻麻的排了一大群,最少也有數千人,進入島中也變得極為困難,入門費,需要一顆一品靈石。

不僅如此,更有十幾位金丹修士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坐鎮。

無情卻道有情痴 如此大陣勢,可見外海如今的情況似乎並不樂觀。

而即使『仙蓬島』派出十幾位金丹修士坐陣,再加上查驗的數位金丹修士,近有二十位金丹修士。

但被擋在島外的金丹修士也遠遠大過這二十幾位金丹修士。

被擋在島外的修士人群隱隱約約已經能感覺到不滿的情緒正在迅速擴張。

恐怕要不是有『仙蓬真人』這位元嬰修士威懾,島外的修士群必定強攻島內。

一旦被擋在島外的修士也暴發混亂,島內肯定也不會平靜,屆時,如果島內局勢失控的情況,恐怕那位『黃袍修士』必定會直接在島內對自己下手。

秦墨能感覺到那位『黃袍修士』就住在這幢酒樓,只是因為他所住的房間是高檔房間,能夠擋住神識窺探,那『黃袍修士』才不能探知到房間中情況。

稍是一遲,秦墨便直接去了【易寶樓】。

這一路上,即使在島內的修士也有種惶惶不安的情緒蔓延著。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 「柳前輩不在?」秦墨從負責之人得到這個消息。

「柳前輩已經不主事【易寶樓】了,不過秦道友需要的『天青地霜』已經收到,在下這就給你取。」此人立即將『天青地霜』取來。

此草生如珊瑚,上青下白,一片一片的草葉非常翠嫩,同樣也是四品。

秦墨檢查過此草,再經『殘魂』確定無誤,這才付了四顆靈石。

「在下還有事想麻煩一下,不知道可否?」秦墨遲疑片刻,再道。

「柳前輩有交代,秦道友有助柳前輩,柳前輩自不會忘,只要秦道友有所需求,我們都會盡量滿足於你。」負責之人對秦墨依然溫和。

「是嗎?那就好。在下這裡有一件四階『星甲龜』的龜殼,希望煉成一件四品的防禦法寶,不知可否?」秦墨將『龜殼』取出,這『龜殼』正是先前他從孟姓修士那裡得到的那隻四階『星甲龜』,至於內丹,已經被他單獨取開。

「此事在下也不能立即給秦道友做主,如今島內局勢複雜,島外局勢更是兇險,【易寶樓】已經不再接煉製法寶的交易了,煉器師一些被抽派維護島內安全,另外一些大多都在趕製煉製各種其他攻擊法寶。不過此事乃是秦道友所託,在下可以問一問,不過是否成功,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此人倒也不遲疑,立即出門引出一道信箭。

半晌后,天空再次回來一道信箭。

「柳前輩答應幫忙。」此人說道。

「有勞道友了。」秦墨謝過。

將『龜殼』交給此人,秦墨並沒有再遲疑,立即回了酒樓。

經過這兩年的苦修,凝脈三重天雖未凝鍊至後期,不過前期倒是已經凝鍊至滿。

【八逆】功法『第二逆』的每一節修鍊都已經掌控應順,雖未徹底煉成『第二逆』,不過假以時日,每一小節的修鍊之術連接起來,『第二逆』修成也不遠了。

不過擔心歸擔心,秦墨眼下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應對。

索性把其他心思拋在一邊,依然閉門苦修。

島中局勢越來越混亂,人人自危。

一個月後,島內發生了一件大事。

這天!

一道銀虹在島中天空破開,跟著,一股強大的靈焰氣息瞬間蔓延。

整個數十里大小的『仙蓬島』上,都被這股氣息籠罩鎮壓。

一隻碧青色的嬰兒盤在整個島中上空。

此嬰正是一尊『元嬰』。

『元嬰』個體雖是不大,但渾身綠光萬道,灑下一束束強大的靈壓。

所有人的魂魄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鎮壓。

彷彿自魂魄深處發來恐意。

如一頭猛虎露出尖牙正站在身前。

這『元嬰』正是『仙蓬真人』的『元嬰』。

『仙蓬真人』釋放元嬰,也立即鎮壓住『仙蓬島上』的局勢。

島中自危不安的氣氛總算退了下去。

島外怒焰衝天的修士群也立刻被鎮壓下來。

原本混雜的局勢總算得到了一時平息。

不過此事對秦墨來說,可也不算得什麼好事。

「半年居留期?」秦墨意外。

「不錯,如今入島修士太多,已經大大超出『仙蓬』島能夠容納的數量,所以『仙蓬真人』定下規矩,不論是剛剛入島的修士,還是先前入島的修士,但凡非本島『入門修士』,偕只能在島上多呆半年時間,從即刻起算。這是秦道友的島牌,半年後,還請秦道友自行離開,否則,恐怕後果不是秦道友能夠承受的。」每次秦墨續租都是這人辦理的,因此與秦墨倒也有些相熟,但此人也不可能更沒能力讓『仙蓬島』留下秦墨。

恐怕就是『柳姓修士』此時此刻也不會再顧及自己。

半年後離開,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此人剛走,再次有人找來。

「前輩怎麼提前了,時間不是還有沒到嗎?」秦墨有些意外。

「還緊了剩下半年時間,倒也不要緊了。如今『仙蓬島』已經下了強行逐客令,一旦出了『仙蓬島』,老夫可不放心你還能活多久,這獸卵還是帶在自己身上的好,免得你出現什麼意外,老夫還得賠上一枚五階獸卵。」花白老修士也不隱晦。

秦墨心頭暗暗不爽,不過也不得不交出『獸卵』,但在此之前,他可不會就此老老實實的交出來:「前輩要提前終止,在下並無意見,不過這費用……」

「靈石不會白少了你的,半年時間,我少付你三顆靈石,這是餘下的三十七顆靈石。」

花白老修士立即付出三十七顆靈石。

摳門!三顆靈石都不放過。秦墨心裡雖是這樣想,但也知道眼下自己沒有任何商談之力,於是迅速清點完靈石后,便將靈石收了起來,這才將『五彩鳳尾卵』交還給花白老修士。

花白老修士先是檢驗了一翻獸卵,見獸卵並無異常,抹掉去鉻在秦墨身上的靈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