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緊握香燭,一手剛想從空間器具中拿出什麼東西的高級武將,寒毛陡然一豎,如同陷入冰窖一般,在下一個瞬間,槍芒就已經衝到了他的胸膛前方。

「吾命休矣!」

「呲!」一道利器入肉的刺耳聲音響起,林牧一擊得手,擊斃了高級武將。

黃階武將實力的他,坐擁功法、武器等優勢,碾壓一位高級武將還是沒有問題的。

在龍神槍刺穿敵人後,林牧右手陡然一用力,猛地一挑,還未化作白光消失的高級武將屍體就來到了林牧前頭。

剎那間,屍體化作白光,一個藍色寶袋和一根冒著紅煙的道具出現在眼前。

左手一撈,道具和掉落到手!

耳邊傳來熟悉的系統提示聲,不過他沒有去理會。

而座下的小騏,在主人得逞后,猛地一調頭,奔跑方向一變,又化作一道黃色閃電離去了。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乾淨利落,如同練了無數次。

那些仍然慣性往前奔跑的士兵還未做出啥驚訝的反應,他們的領導就命喪槍下,東西也被人搶了!

幹了壞事的林牧,給他們留下的,只是一個瀟洒的身影而已,連一點塵土都沒有!

林牧沒有管身後其他八位士兵的情況,直接拿著冒紅煙的香燭,調轉了一個方向,順山而下,速度更快了。

那位高級武將之前賓士的方向是山峰的西面,繞路到玩家大後方。而現在林牧的方向,是山峰的北面,直奔西1要塞。

遠途一些頗弱的血獸群,可能因為青晶血猊獸兇悍,竟然沒有了蹤跡,連那冒著異香的香燭都沒能引起它們的異動。

林牧一路順暢。

給林牧這樣一搞,西1要塞軍侯的計劃,就變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局面了。

賓士的林牧,稍稍感受一下山峰上的洶湧氣勢,發現血獸群的奔跑速度並沒有因為調轉方向而減少。

微微放心的林牧,信念一動,打開系統提示:

「叮!」

神豪從簽到開始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恭喜你擊殺藍都軍團一位高級武將,獎勵經驗10%,聲望+3000,戰役積分+3000」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的武器雙耀龍神槍增加50點靈血值。」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一個藍色寶袋。」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一根點燃狀態下的【血魂香】。」

……

一系列系統提示如期而來。

「點燃狀態下的【血魂香】!」

「看來這名為血魂香的道具就是吸引青晶血猊獸群的關鍵物品了。」

沒有猶豫,林牧馬上開啟藍色寶袋,數道系統提示聲驀然在耳邊響起: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開啟一個藍色寶袋。」

「你獲得一根【血魂香】!」

「你獲得一根【血魂香】!」

「你獲得一套有破損的【藍都玄甲】套裝!」

「你獲得一柄【玄溟鐵鑌槍】!」

「你獲得一枚【藍都玄符】!」

「你獲得一枚【血色戰符】!」

「你獲得一個滿空間的【斗虎皮囊】!」

「你獲得一本玄階功法【藍冰訣】!」

「你獲得一張符篆【火龍庇護符】!」

「……」

一道道系統提示信息令林牧心驚不已。這還是他第一次開藍色寶袋有這麼多東西。

白蓮花,滾粗! 以前,開啟藍色寶袋、紫色寶袋,甚至珍稀無比的金色寶袋,基本都是一件亦或者兩件而已,現在這藍色寶袋,把人家全副身家都涵蓋了。

被擊殺藍都士兵,其身上的鎧甲套裝都是直接掉落在地上,不會到寶袋中,現在他擊殺的這個高級武將應該有特殊性,亦或者是他身上的特殊性。其中的緣由,他沒有深究。

把心思收斂一下,林牧馬上打開血魂香的屬性,準備看一看這可能是擊殺龍且的關鍵之物究竟有何特別。

名稱:【血魂香】

等階:地階

特性:香燭

屬性:【血魂香氣】:點燃此香后,會誕生一股瀰漫有奇異血能和魂能靈性的香氣,對某些異獸有致命的吸引力。

介紹:此香燭,是宗師級工匠使用某種神秘靈獸血液,凝合某種蘊含魂能靈性的液體,經過精湛的工藝加工製作而成。混合而成的它具備某些神秘的力量,一經點燃后,不可熄滅,直至燃盡為止。 一看到血魂香的屬性,林牧就知道,它是龍且勢力特意為血色戰場血獸而準備的。

「不知道龍且為了這次戰役帶了多少這樣的血魂香?戰役之後,叫華崞他們暗地裡嘗試高價收購一番。」林牧心念急轉。

他不能保障這三根血魂香就是龍且帶進來的全部。

以他的眼光來看,這種血魂香,在血色戰場中,是一種戰略物資。

他手中還有一張血色戰場傳送符篆,戰役之後還可以進入血色戰場。

說不定這血魂香能起到一定乾坤的作用!

心中暗暗籌謀的林牧,扭過頭望了望後面。

覺得時機差不多,林牧從懷中拿出一張古樸的紙張。

這是乾坤子母書,血色戰場中除了玩家通訊系統外,還能使用的另一種通訊手段。

林牧利索地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李成,你率領武將軍團是否已經把剩下資源點的血獸剿滅了?」

很快,林牧就收到回應:

「【龍主】,我們剛準備向最後一個資源點發起進攻,預計需要一個時辰。」

名為李成的武將,是林牧使用遠古兵符帶進來的武將軍團中最高實力的人,玄階武將!

李成是大荒領地新培養出來的高階武將。

用風仲的話語來說,李成的成長,就是印證大荒領地的成長!

得到回應,林牧馬上發出一道命令:

「好!你們把資源點的血獸清理后,率領部分武將過來西1要塞的南峰之頂。這裡的血獸群都被引誘而出,它們的棲息之地應該有寶物,你們探查一番!」

血獸巢穴之中,神秘的寶貝可不少。

林牧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收刮一番血獸巢穴。

他現在是引誘者,沒有空隙再返回巢穴探查。

「【龍主】,是!」李成回復很快。

安排好后,林牧迅速把乾坤子母書放好,繼而臉色微微一肅,手中的龍神槍輕輕一提,開始嚴陣以待。

接下來的局面,可能會有異變。

他直接從南峰衝鋒而下,若是城內的守軍反應快,城外的玩家對其壓力又小,敵方很可能會布下重兵防禦他。

在林牧心中,這種可能性其實挺小的,但幾率還是存在的。

換位思考,作為守城統帥,血獸群突襲敵人大後方這樣的戰術,很可能是在雙方陷入酣戰時發動,效果才是最好的。

快穿:當小透明穿成了大佬 那個時候,敵方被牽制住,陷入白熱化戰鬥,若是有外力介入,敵人很可能會陷入全面潰敗的局面。

斟酌一番后,林牧腦海中把數個底牌過了一遍,覺得沒有問題后,拿著燃燒香燭的左手輕輕一拉韁繩,小騏的速度漸漸變慢了。

因為,林牧居高臨下,看到了一面牆,西1要塞近在眼前!

與西面連綿厚重的城牆不同,西1要塞兩旁面向山峰的城牆,只是一面牆而已,只有一丈高,只是簡單防護一下。

城牆隨便山峰上的血獸群不會攻打要塞的,彷彿要塞是一個貧瘠之地,沒什麼吸引力一般。

這個時候,南面山峰上如同海嘯卷席而過的轟隆之聲已經傳到要塞內了。

「轟隆隆!!」驚天動地的轟鳴之聲,讓大地都微微輕顫著。

林牧此時沒看後面的洶湧情況,而是緊緊盯著前方。

他發現,在那一面牆下,竟然沒有守軍!

在視野範圍內,竟是空無一人!連牆上的哨塔都沒人在站崗!

平時血獸雖然不會襲擊要塞,但要塞還是會派遣小部分兵力預警於哨塔上,以防萬一。

現在赫然空無一人,震動大地的洶湧已經近在眼前,他們沒有丁點反應,篤定是前方戰線已經陷入了死戰。

守軍集合一切力量來堅守前線!!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牧心中大定,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西1要塞到手了!」

然而,這樣的情況,轉念一想,又讓他臉色微微苦澀,身後這群血獸,是『友軍』,更是六親不認的敵人!

「希望要塞內藍都軍團的精銳還未撤退吧,能為我們抵擋血獸群最兇殘的第一波衝擊!」林牧暗暗算計著。

血獸群從山頂衝鋒而下,正面接觸的第一波,是最強力的一波。

即便是百萬玩家也無法抵禦,陣型被血獸群來個貫穿是肯定的。

快速思忖一番后,林牧身形一動,小騏往前方賓士而去。

「升龍擊!」右手提著龍神槍,一個技能甩出去。

「轟!」一道氣勢磅礴的龍影從大地中升騰而起,轟向前方牆面。

在龍影的轟擊下,血紅的磚頭轟然爆開,如同被火箭彈轟擊一般。

一個大洞應聲而現。

林牧騎著小騏從大洞奔躍而進。

他也想不到,這輩子進入要塞竟是如此簡單,一個技能即可。

沒有時間回憶過去的苦澀,林牧驅馬而奔,按照心中的地圖,往要塞西面趕去。

這次,小騏的速度猛然加快了數倍。因為林牧發現一個問題,手中的血魂香快要燃燒殆盡了。

極速奔跑了一會後,他終於是聽到了哀嚎漫天,嘶吼衝天的慘烈聲音。

「殺!!兄弟們,給我殺下城牆,殺進城主府,佔領要塞!」

「啊!!!~這些鬼火之箭到底是什麼,竟然連地階弩車都能燃燒殆盡!!」

林牧凝目一望,西1要塞西面城牆在前方了。

前方城牆之上,硝煙瀰漫,血光漫天,一些城桓上,還能看到一股綠油油的火焰在升騰著……

玩家已經在城牆上佔有一席之地了,玩家和守軍在一處城牆上陷入了絞肉戰!

……

城牆上,藍都軍團軍侯的心,已經不是沉甸甸可以形容得了。

臉上瀰漫著的,是疑惑、無奈、絕望……!!

前有虎豹,後有豺狼!

守城軍侯在異人勢力大後方,沒有如期出現巨大騷亂的情況時,就已經知道,血獸襲擊戰術失敗了!

可這個戰術失敗后,仍然有一絲希望的他,又面臨一個巨大的打擊,異人弓手營中,隱藏許久的殺機露出了它的獠牙。

一道道冒著淡淡綠火的箭矢夾在箭矢海中,快速又精準地轟擊在守城器械上。

那淡淡的不起眼的綠火,彷彿如天地異火一般,一碰到以金屬與木材為材料的守城器械,陡然冒起熊熊綠火,彷彿沒有什麼東西是它不能燃燒的。

綠火燃燒物品后,沒有一絲煙灰出現。

金屬、堅硬無比的木材,都如紙張一般被點燃了!

一些士兵想要滅火,甚至還被引火燒身,綠火連身上的藍色玄甲都燒著了。

那些士兵就在眼前被綠火活生生給燒死了!

屍骨無存!!

詭異兇殘的一幕,深深給這些鐵血漢子上了一課,原來異人還有這樣詭異的手段!!

守軍士兵的士氣,在這綠火一出現,就已經降到冰點了!

數量懸殊,他們不怕,敵人力量強大,他們不怕,敵人使用大範圍殺傷性符篆,他們不怕,敵人使用高階攻城器械,使用投人車,他們也不怕,被箭矢擊穿肩膀、胸膛,手掌,他們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