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地下后,阮韻瑤指了個方向後,乾陽立刻就就明白了選中的究竟是哪個房間了。

地底並不只是住房,其中有很漂亮的綠化,以及一條引入海水形成一條S形狀的河流,將整個圓形空間分為陰陽兩儀。

引入的海水在儀器的凈化下成為淡水,裡面養著一些錦鯉十分漂亮。

阮韻瑤指著的方向,正是河流起點——人工瀑布。

人工瀑布由乾陽刻意雕琢,所有的海水都是從一個洞穴中流出,然後順著被切出十二段的懸崖一層一層墜落,直至落到底部。

最頂端,也就是洞穴的不遠處,有一棟建立在懸崖邊緣的屋子,是個古典和現代結合的超大別墅,與底層只有一條小路相連

乾陽很開心。

如此精細雕琢而不是複製粘貼,當然是因為這裡本就是被當做家來建立的。

此時見阮韻瑤也喜歡這裡作為建造者自然很開心。

「裡面我看過了,除了一些結構不合理外都還行,一會兒你去修改修改就可以住人了。」

「……」

沒學過房屋結構還真是對不起了。

剛剛還美滋滋的,結果秒打臉。

乾陽心情那叫一個複雜。

「對了,這裡的居民你準備怎麼辦,從中央國引渡嗎?」

「不,不會。」乾陽連連搖頭。

他可不想這裡被那些勾心鬥角的人類給糟蹋了。

「放心吧,居民我有準備,很快這裡就會變得熱鬧起來。」

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女兒國。

說起來……

乾陽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虛擬設備。

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在進入遊戲了。

似乎是看出了乾陽所想,阮韻瑤安慰道:「一會兒你去試試唄,說不定能和坤月見面呢。」

「行吧,等吃完晚飯的。」

待走進別墅后,乾陽詳細的問起阮韻瑤屋子有哪裡不適合的。一一記錄了問題后,乾陽則在餐桌上探討起了該如何修改。

「我覺得那個地方得加以個牆,也不能說是牆,就是能將空間劃分的。」阮韻瑤就是覺得不太多,可要真說起哪裡不太對,怎麼修改那就是個難題了。

乾陽眉頭一挑,試著說道:「隔斷?」

「對!」阮韻瑤一拍手,興奮的說道:「沒錯,就是隔斷,放點觀賞品都比沒有好。」

乾陽點了點頭,將改動要求收錄,之後又問道:「還有地下室,你說不舒服的。」

「那裡用作健身房可惜了,畢竟我們也不怎麼健身,改成泳池吧。」

「不錯的想法。」

這樣的要求乾陽自然不會不同意,畢竟泳裝福利什麼的,到頭愉悅的還是他。

「還有就是第二層中間加個立柱,我怕牛頓晚上託夢。」

「沒問題。」 飯後,乾陽簡單修改了住房后,又整理出了兩間房。

躺在自己的床上,乾陽在墨染的幫助下戴上了虛擬設備。

希望能進去吧。

「登錄!」

伴隨著乾陽的話語,虛擬設備的紅燈變成了綠色。

緊接著便出現了一個聲音。

「身份驗證錯誤。」

果然!哪怕早有預料在得知無法進入后,依然有些難受。

一旁阮韻瑤見乾陽氣呼呼的樣子,當然知曉發生了什麼。

「沒事的,以後肯定還有見面的機會。」

阮韻瑤攬過乾陽,輕撫著腦袋安慰道。

「……」

乾陽翻了個白眼,進不去就進不去唄,需要像哄孩子一樣安慰我嗎。

再說了,想進入又不是因為坤月。

他真正擔心的是那五個老婆啊!

「重新驗證。」

聽著變聲音,乾陽摸向了虛擬設備。這還驗證啥哦,很顯然登錄許可權被註銷了。

「驗證成功。」

「???」

已經取下了虛擬設備的乾陽,突然聽到驗證成功。

可設備已經取下了啊,聲音是怎麼出現的?

「你聽到沒?」阮韻瑤看向了乾陽。

乾陽更加驚奇了:「你也聽到了驗證成功的提示?」

阮韻瑤連連點頭。

不只是她聽到,遠在戰爭學院的歐陽正音以及聞人央月也都聽到了。

這時神秘聲音又發話了:「最高許可權確認:軒轅乾陽」

「是否植入世界?」

「植入世界?那是什麼?」植入世界等新鮮字眼,令乾陽一頭霧水。

神秘聲音並沒有回答乾陽的意思,只是淡漠的重複了問題。

「是否植入世界?」

同樣聽到聲音的阮韻瑤,拍了拍乾陽的肩膀:「你來選擇吧,無論如何我都會站在你身後的。」

搖擺不定的乾陽突然想起了某人的一句話。

「這本就是給你的禮物。」

記得她是這麼說的。

也就是說虛擬設備不是禮物,這才是真正的禮物嗎?

既然如此那便沒什麼好害怕的了。

「確認!」

「世界植入開始,所需時間2400小時。」

「兩千四百小時,也就是一百天嗎?」

乾陽和阮韻瑤面面相覷,紛紛露出了難受的表情。

一個秘密就擺在面前,解開它卻需要那麼久的時間,就像是遊戲中活動。

「難受。」乾陽一副噁心的表情,卻又無可奈何,畢竟是神造物連信息在哪都找不到更不要說讀取了。

阮韻瑤嘆了口氣:「沒辦法只能等了。」

這時,乾陽收到了歐陽正音的呼叫。

「阮韻瑤,通訊空間歐陽正音找我們。」

由於是歐陽正音發起的邀請,地點也是對方的通訊空間。

高高的懸崖前,典雅的木亭中,歐陽正音身穿襦裙席地而坐。

「恭候多時了。」

「這裡很漂亮啊。」乾陽讚美了一句坐在了歐陽正音的身前。

「謬讚了,也就平常無事經常打理而已。」

歐陽正音攬起袖子,笑著為二人分別添上了一杯熱茶。

看著名貴的青瓷杯子里的茶水,阮韻瑤有意無意的掃了眼乾陽,隨後不放心的小飲一口。

「怎麼,還擔心在這茶毒?」歐陽正音笑道。

「不是擔心歐陽前輩。」

阮韻瑤連連搖頭,生怕歐陽正音前輩誤會。

「茶可比某人的紅茶好喝多了,甜到膩死人的紅茶,喝一口記一輩子。」

乾陽翻了個白眼,如喝中藥般一口飲盡了杯中苦澀的茶水,轉而自己添上了滿滿一杯的羊奶。

「好了不說這。」歐陽正音放下杯子,手掌一翻接住袖子里滑出的煙槍:「說說剛剛的聲音是怎麼回事吧。」

阮韻瑤聳了聳肩:「我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在一百天後應該就會知曉。」

「時間我也聽到了。」歐陽正音嘬了一口煙嘴,頗為苦惱的說道:「總覺得的是很重要的事情,這不就來問問有沒有別的答案了嗎。」

乾陽無奈的搖頭道:「我們也一頭霧水,答案也只有等了。」

「好吧,不提這個了。」歐陽正音又問道:「在冰島發生了什麼,怎麼會暴露了?」

「被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攻擊了。」

「是西聯的人?」

「不像,裡面甚至還有已經確認死亡的方錫林。」

「哦?」歐陽正音頓時來了興趣:「說說當時的情況。」

「既然你這麼好奇……」

乾陽一指點在了歐陽正音的頭頂,將那時的記憶打包發送了過去。

歐陽正音眯起眼睛,隨著時間推移眉頭微微皺起。

「這個領頭的我好像見過,似乎曾經拉攏過我,在我才10歲的時候。」

記憶有些遙遠,歐陽正音記得也不是很清楚了。

「十歲的你很厲害嗎?」

「不,那時候我只個纏著哥哥要糖的傻姑娘。」歐陽正音毫不臉紅的說道。

「也就是說他們可能知道你未來的成就,換而言之……」

歐陽正音立刻明白了過來:「四維,時空?」

橫跨時間穿越過去未來的人,如果真的能做到,克萊因力場應該行動虛設才對。

所以乾陽覺得他們不是,他們還沒有那個實力。

而沒有這樣實力的人,也不可能穿越時空,就算穿了只會被歷史磨滅,絕不可能成就何種大事。

比如王莽,沒事混混日子不就好了,非要搞事。

這不?被位面之子劉秀搞死了吧。

不開掛也好意思穿越,不怕死了都沒人收屍哦。

但是!

這些是建立在正常世界的基礎上。

而眼下的世界是遊戲!

如果這些只是世界本身早已設定好的劇情,那麼之後再遇見的方錫林方少爺,就是個自以為自己是方錫林的複製品而已。

複製粘貼,想要製作一個完全一模一樣的人,再加點設定對世界來說並不困難。

用簡單點的方式來說,乾陽克隆一個方錫林,並在封閉的環境中營造外面的世界已經毀滅。

用編纂的歷史洗腦,最終在特定時機下上演一出穿越使其接觸外界的真實世界。

這時出來的方錫林克隆體,就會當做自己穿越來到世界末日前。

而世界所作將會是完美的。

若在之中加上阻止末日發生這一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