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一!”幽獓在這一刻大聲喊道。

下方,百萬人所組成的第一批古神陣法,猛地凝聚,下一秒,剩餘的十根柱子散發着璀璨的光芒,直接形成一道利刃,猛地向着那巨爪砍下。

隨着一聲淒厲的嘶吼聲響起,跟魔靈一般大小的爪子直接被切了下來,很明顯,這是外面天諾戰士派遣魔靈作爲先遣軍,看來他們也發現,封印減弱了。

百萬古神的陣法,只是這一擊,就將近十萬多人狂吐着血,更有數千人暈死了過去,一些人趕緊將暈掉的人換下來,自己義無反顧加入陣法之中,等着下一次用心血去阻攔。

人羣中的魏雨滄媚等人,看着那百萬人組成的陣法,黑洞外掉落的巨爪,輕輕咬着嘴脣,這就是他們的宿命嗎?

轟!轟!

在衆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又有兩道巨聲響起,緊接着,一個碩大的從未見過的魔靈頭顱從中伸了出來,它的眼睛猩紅,看着這男女老少加起來的九百萬人在阻攔,最後將目光看向了站在最前方的老熟人——幽獓。

隨着幽獓的右手放下,那面露譏諷之意的碩大頭顱,頃刻間就成了兩半,只不過,又有數萬古神族人這次直接化爲了飛灰,更有數十萬噴吐着獻血,滿臉的潮紅。

下一批人還沒坐入陣法,進行更換,彷彿起了連鎖反應一般,黑暗的黑洞中嘶吼連連,這次就直接發出了人聲。

“幽獓老傢伙,想不到你還活着,十三年了,這次你們絕對跑不掉了,我能感覺三位隊長正在甦醒,哈哈~”

這道聲音,是彭鐵追捕小隊的一名中級戰士所發出的,這讓幽獓眉頭緊皺,而後轉身看向他們的後方。

而後,第五次星空真的來的很快,隨着又三根柱子斷裂,只剩下七根苦苦堅持,而後,黑洞中強行擠進來了六頭魔靈,這樣的魔靈不同於古神一族常見到的那六位,樣子奇形怪狀,但更充滿了一股殺戮和無法馴服的野生氣息。

這樣的魔靈,算是仙五層次,堪比仙皇,但卻是以一頂五的仙五,不用等人吩咐,下方人羣中,頓時四十位神皇直接起身,與魔靈戰成了一團。

而幽獓等人,則沒有動手,而是看着自魔靈身後,又擠進來的兩個人。

他們和常人無異,只是眼睛卻是冰藍色的,第一時間目光就鎖定住了幽獓,這是兩名天諾國的中級戰士。

“你們去儘快解決那六個魔靈,這兩個人不是你們所能對付得了的,”幽獓直接阻止了大祭師等三位神帝的對戰。

因爲他們只能算是初級戰士了,根本對抗不了中級戰士,而他自己雖說和那幾位被封印的先民一樣,是高級戰士,但是受的傷還沒徹底恢復,畢竟當年夥伴和風直接死亡,三皇子兵解封印,他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

兩名中級戰士直接化爲兩道流光,向着幽獓襲來,一股恐怖的波動很快就在三人之中展現出來,將諸多古神族人直接掀飛出去。

“這就是外界之人的實力嗎,太恐怖了!”滄媚嚥了一口唾沫穩住身形,看着守護者和兩人戰在一塊,氣勢逼人。

而在另一邊,因爲有三位神帝,兩名準帝的加入,在加上四十多位神皇,六尊魔靈很快就被打的狼狽不已。可是下一刻,原本只剩下七根的柱子,頓時有兩根直接炸裂,這個時候才發現,那裏,有一個人正在破壞。

剛剛進來的不是兩位中級戰士,而是整整三位。

“該死!”幽獓惱怒不已,什麼時候他們這麼的卑鄙了,一般不是都正面槓的嗎?

他想去柱子邊,但是這兩個中級戰士,卻是不斷遊走而阻攔。

“快去阻止他,所有人,全部入陣,加持封印!”

隨着幽獓的吼聲,頓時,剩餘的八百萬古神族人,無論男女老少還是幼子,全部進入了之前的陣法,而大祭師,宗布、旱魃三位神帝,濮存、帝姬兩名準帝,直接拋棄魔靈,交給諸多神皇,目標,那位正在破壞另一根柱子的中級戰士。

“竟然被發現了,一下子沒意思了!”那位中級戰士看着飛速而來的五人,又看了看因爲八百多萬人入陣的加持,讓的封印柱子更加堅固了許多,一時之間,還無法破開。

眼露狠色,直接撲向五人。

“區區幾名初級戰士,也想攔我,這片星域可真是弱啊!”

隨着一道強悍的波紋而出,疾馳而來的無人只感覺胸口一陣發熱,緊接着便是內臟的疼痛,但還是強行忍住,撲了上去。

頓時,一道道恐怖的氣息自六人之中爆發出來,每一道氣息,都讓人頭皮發麻,更讓的下方站在陣中的諸多古神族人,心生無力感。

他們,這般恐怖嗎?

而在這黑洞外面,這樣的中級戰士還有一百多個,魔靈更是三百多,這是一場無法戰勝的決戰。

而像這種層次的交鋒,已是毀天滅地,他們根本沒有插手的機會,甚至說,連資格都沒有。

那麼,他們所能做的,就是燃燒自己的生命,去加固封印柱子,不讓更多的人闖進來。

“有意思,不過,還是太弱了!”隨着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攻勢猛然對撞後,那位中級戰士,看着氣喘吁吁的五人,擦掉臉上的一條血痕,似乎真的生氣了。

“九曲雷鎖!”

隨着這位中級戰士的吼聲後,頓時,他的雙手中出現了億萬道雷光,每一道雷光,都蘊含着毀滅之威,直接轟向大祭師五人

“啊啊啊~”

無數道雷光太快了,根本無處可逃,身在雷網中的五人頓時慘叫起來。

下方陣法中的古神族人,更是有許多人徹底化爲了飛灰,因爲星空迎來了第六次恐怖的震盪…… 十八位神皇大圓滿的先驅,趕緊去上前幫忙,不能眼睜睜看着大祭師他們被控制折磨。

而隨着這第六次震盪,黑洞內,再次擠進來了整整八位魔靈,所有的人都生出一股絕望之色。

陣盤內又飛出了百位神皇,神皇的離開,讓的衆人的壓力暴增,不斷有人暈死過去,父母親看着死在懷裏的孩子,無聲的留着眼淚,嘶吼一聲,加大了精血的燃燒。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滄媚魏雨等人,只感覺腦袋發暈,五臟六腑傳來陣陣灼燒感,經脈中的血液更是不斷減少,額前都出現了白髮。

轟!

與守護者糾纏的兩個中級戰士,其中一個人抽出功夫,一道霹靂的攻擊直接打在了衆人所形成的陣盤上,瞬間許多人直接慘死和飛了出去。

剩餘的五根柱子頓時有兩根出現了裂紋,魏雨一口心血噴吐出去,更是被這股氣浪掀飛出去。

她踉踉蹌蹌的站起來,看着自己的族人成批的死去,尤其是陣盤裏的那些率先堅持不住的孩童,突然跪了下來,腦袋發暈得厲害。

強行看着天空上,糾纏分不住身形的守護者,諸多先驅和神帝被打的節節敗退,黑洞劇烈的翻滾,僅有的五根封印柱子也是岌岌可危。

這次,算是徹底完了嗎?

就算死,也要拼進最後一點力氣,因爲他們是古神一族!

咬着牙,將咽喉的血噎了下去,顧不得身邊死去的族人,重新進入陣盤,燃燒自己的精血。

一些其他的族人也是拖着殘軀再次迴歸自己的位置。

只是下一刻,所有的人突然原本火辣,似乎要燃燒成爲飛灰的身軀突然一陣清涼,魏雨朦朧的眼擡起頭,看着陣盤上空出現的一個人影。

“那個人是……無垢大師?”

擊退穩住身形,滿身傷口的妍妃,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一轉頭,就看到了只剩下三百多萬族人的上空,那個眉心有着桃花印記的少年,正將兩滴無垢之血打入陣盤,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是言兒,真的是言兒,他回來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回來的!”

“無垢大師!是無垢大師!他還活着!”

“真的是他,哈哈,我們又有無垢之師了。”

“這就是無垢精血的能量嗎,我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

…………

衆人大聲呼喊着,血蠻、孤鴻和饒青,看着頭頂那位向着他們報以歉意目光的人,眼淚止不住的留了下來。

“大哥——”

大祭師等人更是不敢置信,蘇言,怎麼可能還活着,而且他能感覺到,這不是什麼魂魄,也不是什麼投影,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個完整的人。

古神一族唯一的無垢之師——蘇言,真的還活着!

“我說,對戰的時候可不能分心啊!”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笑聲突然響起,大祭師一回頭,就看到了一道流光飛速而來,緊接着一把九耳八環刀以雷電之勢衝向那位中級戰士,被他躲過,而後武器迴歸。

出現在五人跟前的是一個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眉毛很粗,像個乞丐似得,但一身修爲,赫然是一位神帝。

古神一族的神帝藺窪,在第二次遠征師死亡,對抗先民而魂飛魄散,如果他沒死的話,大祭師的職位是他的。

“怎麼了侯羅,不認識了?”藺窪笑呵呵的看着大祭師,喊着他的名字道。

大祭師侯羅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你,你怎麼會活着,你,你……”大祭師哽咽不已。

“我當然活着了,因爲我們當初可是答應過你,一起並肩作戰的!”藺窪握了握手中的帝器九耳八環刀道。

“我、我們?”大祭師道。

“是呀,我們呀!”這次,有男有女,齊刷刷的聲音直接回響在所有人的耳邊,衆人全都擡起頭,看向那三十道不同顏色的流光而來。

宗布、旱魃和大祭師,看着那昔日早就徹底死去的故友,一個個直接嚎啕大哭起來。

“神帝顧仇!”

“神帝班唐!”

“神帝蔡旭!”

“神帝晏臨!”

“神帝農佐!”

…………

古神一族,共有神帝三十四位,第二次跟着天外天大人遠征,帶着整個神族數以千萬的人蔘戰,到最後,只有寥寥不多幾人回去,而神帝,只剩下他們三個。

當初臨走時,答應一起回來的,只是到最後……

這是他們永不提起的傷痛!

但是今天,他們看到了什麼,原本當初死去的衆多同僚,竟然全都活着,活得好好地。

這是發生了什麼?

“別忘了我們啊,老李,老烏,老虞,還記得我們嗎?”

又是三十多道聲音響起,陣盤中的李公、虞老等人,聽到那聲音的一刻,身體猛地一顫,眼睛泛紅。

大婚晚成:寶貝不要跑 又是三十多道聲音而來。

“一品頂級妖靈師融壽!”

“一品頂級妖靈師查嘎!”

“一品頂級妖靈師郝欒!”

“一品頂級妖靈師閻康”

…………

隨着這些昔日和李公烏師同等身份,本該灰飛煙滅的頂級妖靈師,同樣是神皇的修爲之人出現後,又有一些人而來。

他們是大師兄六耳獼猴,是帶着一副黑白交加面具,腳下一個巨大的太極圖緩緩旋轉的天星子,是許褚,是樹形巫妖,是屍王將臣,是歲月如歌的熾麟,是陰鴉李七夜,是當初英雄冢裏的所有英雄。

一百零八位,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這一百零八位,從最弱的古神一族到最高的神帝,妖靈師,全都是當初兵解時時,第二次遠征時所死去的人,凡是對將來有用的,都被他藏匿了起來。

而如今,英雄再次歸來,爲時不晚!

很多老人都認出了大家,一個個淚流滿面,哽咽不已,而就像大祭師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道振聾發聵的嗡名聲響起,緊接着,在所有人的頭頂,出現了一方碩大的點將臺,點將臺上,一枚徵調令緩緩旋轉…… 在看到那熟悉的點將臺時,古神一族的高層全都熱淚盈眶,那些從英雄冢裏復活的人,更是滿臉的敬畏。

“點將!”隨着一聲洪亮的聲音響起,宛若無形中有人擊鼓,瞬間,下方百萬先民整體的氣勢無形中直接提升了一大截,再無頹然之感。

點將臺更是轟鳴,徵調令飛速轉動,形成了一條裂縫,直至,一個巨大的身影緩緩從中走出。

瞬間,百萬古神齊呼。

“是魔靈鬥嗒,是我族魔靈鬥嗒,我就知道,它一定還在的,不會拋棄我們的!”

事實上的確如此,身上纏着寒冰藤蔓的魔靈鬥嗒走出後,目標很明確,直接加入到大祭師的行列,對抗那位中級戰士。

而那位中級戰士,則飛快的拉開雙方的距離,因爲隨着突兀的出現如此衆多的仙五強者,讓他感受到了壓力。

而趁着這個功夫,幽獓也與纏着自己的兩位中級戰士分了開來,而後滿臉激動的看着點將臺,淚花在眼眶裏打轉。

六尊仙五層次的魔靈,三位中級戰士也是齊聚在了一起,滿臉凝重,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外啊。

隨着魔靈鬥嗒走出後,緊接着,魔靈厄蒼、天鰩、金鵬、屍魘、臻煞、羯軛、方魑、太阿、石魂、陰傀、夜葬、桑相、汲黯、噬嗥、蛄蠶、鬼方、火蛙全部走出。

整整十八尊以一敵五的魔靈,全都走出,然後盯向衝破進來的幾人。

三位中級戰士,滿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下屬,怎麼會反過來對付他,這才十三年的時間沒見,發生了什麼?

不對,這片空間的時間流速似乎與外界不一樣,快了好多。

瞬間,所有人信心大增,衆多死去的神帝歸爲,魔靈更是十八尊前來幫助自己,這場戰役的勝利,頓時傾斜到了他們這一方。

婚不守舍 啪!啪!啪!

就在這時,三道極爲響亮的鼓掌聲,頓時迴響在所有人的耳旁,原本激動不已的幽獓,瞬間向着後方看去。

三個人影正慢吞吞從空間中走出,被孤立起來的三位中級戰士以及六尊魔靈,頓時眼睛亮了起來。

“隊長!”

沒錯,此刻出現的三位,正是和幽獓同等級的高級戰士彭鐵、血鐮以及狄風,而鼓掌的就是彭鐵。

“不錯,真是不錯,沒想到一場覺起來,竟然會遇到這麼多熟人,死而復生?看來當年那麼辛苦的一番周折,還是被蘇家三皇子給耍了,喲,幽獓老傢伙也在啊,好久不見了!”彭鐵笑呵呵道,就像老朋友敘舊一般,聲音中滿是當年的留戀。

在見到那三個人時,大祭師一臉的難看,所有的復活的仙帝以及頂級妖靈師,更是飛快的抱團,當年就是在此地,自己等人被這幾人給殺死。

女配要逆襲:皇叔請留步 他們簡直太過恐怖,守護者和風慘死,天外天大人更是兵解了自己,才封印住了他們。

他們,也甦醒了嗎?

幽獓直接往前踏出一步,三位中級戰士和六尊魔靈,連忙繞道跑過去,一臉的激動,然後向着三人一跪拜。

“三位大人,宋碑和巫狩兩位隊長呢?”有中級戰士詢問,因爲其中兩人正式他們的下屬。

當年主要戰力攻擊兩個八級神國,他們五個小隊由五位隊長一路追殺逃犯,最後到了這片陌生的星域,幾次攻擊後,五位高級戰士的隊長帶着十八位魔靈闖入了進去,就再也沒了音信。

這一等,就是十三年,而留在外面的便是百名中級戰士下屬和三百多魔靈,一直攻擊着入口,只不過封印太過強悍,如今終於衝入了進來,卻見到十八位魔靈竟然成了這片星域土著對方的人,而五位隊長,也剩下三位。

面對這位屬於巫狩小隊的成員詢問,彭鐵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嚇得他便不敢再過多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