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太子稍安勿躁.”索天漓看他一眼.淡淡地笑了笑.“若是王妃的猜測正確.那麼必須等到明日辰時纔會知道弄玉峯頂的影子投射在何處.你此刻去根本無用.”

宇文珩一愣.滿腔興奮這才稍稍落了一些:“抱歉.是我太心急了.主要是……那個耽擱的時間越長.糧食儲備便越少.我怕大軍已經挨不了多久.”

欲蓋彌彰.其餘幾人雖然未曾說話.心頭卻同時掠過這四個字.並不去當面揭穿.端木幽凝接着說道:“時候已經不早.各位這便回去養精蓄銳.等到明日辰時.一切自見分曉.”

兩人點頭.各自散去.索天漓一貫平靜如常.宇文珩卻焦躁不安.雙方形成了異常鮮明的對比.

笑了笑.端木幽凝說道:“地下宮殿內若沒有那樣東西.或許宇文珩不會激動成這個樣子.”

“嗯.”東凌孤雲點頭.“不過這一點也是傳說.究竟在不在還未可知.就怕他高興得太早了.”

一旁的薛鏡月顯然並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卻也知道必定事關重大.自然不會多嘴.只管用心烤着野兔.看着她的側影.端木幽凝不由微微一笑:這個樣子的薛鏡月.其實也挺惹人憐惜的.

總之無論是一夜好夢還是輾轉反側.晨曦都一如既往地降臨.當東凌孤雲與端木幽凝走出帳篷.才發現宇文珩早已收拾齊整.正緊盯着太陽升起的方向.等候辰時的到來.瞧他的樣子.恨不得插翅衝上天去.一腳把太陽踢到他指定的地方.

相視一笑.二人只管洗漱用餐.享受完山野美味之後才起身收拾.並點齊人馬靜候那一刻的到來.

那句話中雖然並沒有更明確的說明.但衆人都知道所謂的“弄玉峯頂”應該是指峯頂的最高點.舉目望去.最高點彷彿一根針.筆直地立着.而此刻.那根“針”的影子正隨着太陽的移動而緩慢地移動着位置.而最令人興奮的是.那影子果然就在風情谷內.

看來.端木幽凝的解讀沒有問題.

就算再怎麼心情平靜.看到這一幕之後所有人都不禁開始興奮起來:畢竟能夠解開一個千年之謎.無論對誰來說都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隨着太陽的移動.時間終於漸漸逼近辰時.衆人的目光早已緊盯住了那根“針”的針尖投下的影子.而它所在之處.一定就是地下宮殿的入口.

令人心急如焚的等待中.辰時終於到了.

衆人早已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齊刷刷地看着這一幕.甚至胸口都已因爲長時間的憋悶提出了抗議.

就在此時.宇文珩突然噌得跳了過去:“就是這裏.錯不了了.來人.挖.”

雖然號稱“針尖”.弄玉峯頂在風情谷內投下的影子卻龐大得令人咂舌.方圓少說也有十丈左右.不過相比起整個風情谷.這個範圍已經算是小得要命了.就算一寸一寸地挖.對三萬人來說也並非難事.

聽到命令.鳴鳳國衆人立刻就要上前.東凌孤雲已眉頭一皺阻止了他們:“慢着.幽凝.接下來該如何做.”

端木幽凝擡頭看了看天色:“隨着時間的推移.影子必定會發生變化.因此如今的當務之急不是動手挖.而是先將此刻影子覆蓋的範圍圈出來.”

東陵孤雲點頭.三國便各自派了一部分人手.用樹枝削成木棍.在周圍築起了一道柵欄.此事完成之後.端木幽凝又吩咐下去:誰也不知地下宮殿究竟在土層下多深的地方.爲免造成破壞.衆人必須一層層地往下挖.不得急功躁進.

方圓十丈的範圍自然用不了三萬人同時動手挖掘.當下三國首腦各自排兵佈陣.將他們分成了數個小組.第一組先負責掘開第一層.若無發現.第二組繼續……如此車輪戰一般進行.以免過度勞累.

一聲令下.早已蓄勢待發的衆人立刻操起工具投入了緊張的忙碌之中.雖然一路行來令衆人叫苦不迭.此刻卻感到無比慶幸:幸虧堅持將工具帶到了此處.若是中途丟棄.如今便只能徒手挖掘了.

就這樣.三國士兵輪番上陣.土地被一層一層地掘開.挖出來的泥土已在周圍堆成了一座座小山.直到夜色降臨.展現在衆人面前的依然是新鮮的泥土.

眼看天色已晚.三國首腦便命衆人回營地歇息.明日一早再繼續.距離謎底已經越來越近.衆人也知心急不得.這一夜都睡得十分安穩.

次日一早吃過早飯.挖掘工作繼續進行.大約一個多時辰之後.一名玉麟國侍衛突然如飛而來.面帶興奮地稟報:“王爺.王妃.那邊發現異常.”

“哦.”東凌孤雲擡頭看着他.“什麼異常.”

侍衛答道:“掘開一層泥土之後.露出來的是一塊塊巨大的白色石板.整齊地平鋪着.兄弟們還在清理.目前爲止尚未看到石板的邊緣.

難道是地下宮殿的入口.幾人均覺十分興奮.立即起身趕了過去.

白色石板基本是從中心地帶被發現的.一干人等正向着四周慢慢清理出了十丈見方.但見雪白的石板平滑如鏡.一塊塊緊挨在一起.之間的縫隙只怕連最薄的刀片都插不進去.令人歎爲觀止.

看到這一幕.幾人不由互相對視一眼.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很明顯.這些石板絕非自然生成.也就是說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這裏的確是地下宮殿的所在.

“好……好……”宇文珩激動得聲音發顫.甚至渾身都有些顫抖.“太好了.真的……真的有地下宮殿.我就怕那只是一個傳說.想不到……太好了……”

端木幽凝眼中微光閃爍.顯然有着自己的計較.口中已還算平靜地說道:“依我看來.這些石板並非地下宮殿的入口.而是屋頂.真正的入口應該是坐北朝南的.去那邊看看.”

點了點頭.幾人向北邊走去.同時吩咐衆人先集中力量往北邊挖掘.這層白色的石板距離地面已有五丈左右.擡頭向上望去.宛如掉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果然有一名侍衛來報:“王爺.已經挖到石板的邊緣.”

端木幽凝上前一看.滿意地點頭:“很好.順着石板向下挖掘.讓朝南的石板全部露出來.其餘方位的清理暫停.”

衆人齊聲答應.當下有條不紊地撤向一旁等候命令.另一部分人則排成一線.開始順着石板向下清理.

這顯然是一項龐大的工作.第一天的清理結束之後.石板只不過露出了半人高左右.因此直到三天之後.他們才終於挖到了邊緣.換句話說.朝南的石板已經全部展現在了衆人面前.

這面石牆高約兩長.東西寬約三丈.彷彿一道長長的城牆.意圖隔絕盜墓人充滿貪慾的腳步.雖然不曾打算讓任何人找到此處.石牆上卻雕刻着精美的圖案.有龍鳳呈祥.有飛龍在天.有雙龍戲珠……

面對這面石牆.一股帝王般威嚴的氣勢登時撲面而來.令人肅然起敬. 邪王霸寵:特工皇妃要逃走 面對這扇通往財富的大門.宇文珩激動得滿臉通紅.不得不用盡全力才剋制了自己.假裝平靜地說道:“依我看來.這石牆之內就是地下宮殿.各位以爲呢.”

衆人點頭.東凌孤雲接着問道:“幽凝.這些繁複的花紋應該也是魚人族的古文字.你能不能看明白寫了些什麼.”

端木幽凝上前幾步定睛一看.順便一字一字地讀了出來:“貪婪的人啊.不要試圖打擾亡靈的安息.否則必定受到上天的嚴懲.生生世世不得輪迴.切記切記.”

一股涼意瞬間襲上衆人的心頭.隨行的所有侍衛雖然都身經百戰.不懼生死.卻依然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腳底下更是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

宇文珩見狀暗暗埋怨了幾句.認爲端木幽凝這是在動搖軍心.面上已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這是帝王陵墓慣用的伎倆.根本不足爲懼.王妃不必擔心.”

端木幽凝淡淡地笑了笑.繼而神情一凝:“話雖如此.還是小心爲妙.免得枉送性命.”

“王妃說的是.”索天漓點頭.“萬一此處也有風情谷谷口處那種機關.的確十分危險.大家退後.沒有本宮的命令.誰也不準輕舉妄動.更不準碰觸石牆的任何地方.”

衆人轟然答應.東凌孤雲與宇文珩也早已命人後退.並在石牆上仔細觀察起來.然而除了石塊與石塊之間細如髮絲的縫隙.並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片刻後.東凌孤雲輕聲問道:“幽凝.谷口的機關是你發現的.那你能否看出此處有什麼玄機.”

端木幽凝其實早已啓動了神眼.瞧出了其中的端倪.只是不想太過引人注目才暫時保持沉默.聽到問話.她擡手指了指那些栩栩如生的飛龍:“王爺你瞧這些龍的眼睛.應該就是啓動機關的關鍵.”

並不曾刻意壓低聲音.索天漓和宇文珩也把注意力放到了龍眼上.左右瞧了瞧.卻並不曾發現太明顯的異常.兩人不由回頭看着端木幽凝.各自滿臉疑惑.

端木幽凝笑笑:“這些龍的眼睛比起別處顯得更光滑一些.你們不曾看出來嗎.”

“看出來了.”索天漓點頭.“但那又怎麼樣.”

“更光滑.說明經常被人觸摸.”端木幽凝進一步解釋了一句.“但若非必要.誰會有功夫、有興趣經常來觸摸這些龍眼.”

總裁的掛牌正妻 此語一出.衆皆恍然:也就是說.當年負責建造這地下宮殿的工匠們因爲經常出入.便必須經常觸摸那些龍眼好打開機關.纔會留下這樣的痕跡.

“王妃不但心細如髮.而且神目如電.佩服.”索天漓由衷地讚歎.“實在令我輩男子汗顏.”

宇文珩眼中剎那間掠過一抹妒忌的光芒.卻不敢在東凌孤雲面前造次.立即附和着說道:“正是如此.佩服佩服.那麼請問王妃:是不是隻要按下這些龍眼.便可啓動機關打開這石牆.”

端木幽凝點頭:“但這些龍眼也不是隨便亂按的.各位請看.這幾條龍的頭上都有一團花紋.其實是魚人族的古文字.這幾個字連起來是:只羨鴛鴦不羨仙.我想應該是按這樣的順序按下龍眼.石牆才能打開.”

慕容遼.你是有多愛花錦瑟.纔會如此時時處處表明衷腸.只不過當初你建造這一切時.只怕至死也不會想到後來的結局.也不會想到隔了千年之後.還有人能夠找到這面古老而神祕的石牆.

唏噓之餘.細心的索天漓又發現了一個問題:“王妃.這裏有兩個‘羨’字.應該先按哪一個.若是不慎按錯.會不會觸動機關.”

“不會.”端木幽凝毫不猶豫地搖頭.“若是按錯.石牆便紋絲不動.但不會有暗器之類射出.不過爲了防止有人亂闖.備不住慕容遼會有其他殺手鐗.千萬小心.”

衆人這才鬆了口氣.端木幽凝已上前幾步.按照“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順序依次按了一遍.

與此同時.宇文珩已回頭看了歐陽玉婷一眼.那意思很明顯:如何.當初我就說在找到地下宮殿中的寶藏之前.端木幽凝不能出事.如今你可信了.別的不說.單是這魚人族的古文字.除了她還有誰能認得.

歐陽玉婷殷勤地回了一個眼神:還是你最聰明.

兩人這般交換了一個眼神的功夫.只見那石牆微微顫了幾下.緊跟着緩緩向兩旁打開.露出了一個烏黑的洞口.

然而不等衆人爲此歡呼雀躍.端木幽凝陡然臉色一變.一把抓住索天漓:“不好.王爺快護着宇文太子退後.”

在場幾人之中.端木幽凝與東凌孤雲功力相仿.次之是索天漓.野心最大的宇文珩其實功力最低.是以變故一起.端木幽凝生怕他來不及反應.立刻出聲提醒.東凌孤雲的反應已不可謂不快.早已抓住宇文珩向後急退.

與此同時.衆人突然看到一股黑色的濃煙驟然自洞口噴射而出.伴隨着一股濃烈的甜香.吸入第一口時尚覺香氣襲人.第二口便有些煩惡欲嘔.顯然含有劇毒.

三國侍衛的功力比宇文珩還不如.反應過來並掩住口鼻或屏住呼吸之時.早已吸入了好幾口這樣的煙霧.站在最前面的幾排侍衛登時紛紛倒地.眨眼間便昏迷不醒.

端木幽凝眼中浮現出明顯的焦急.用渾厚的內力將聲音凝成一線遠遠地送了出去:“黑煙中含有劇毒.大家快退.帶着中毒的兄弟一起.”

一聲令下.衆人哪裏還敢耽誤.立刻拖起倒地的衆人退了出去.一直退到黑煙波及不到的地方.那股甜香也聞不到了才停了下來.

命令衆人將中毒者放在地上.端木幽凝立刻抓起其中一人的手腕檢查了一番.跟着輕輕咬牙:“好厲害的劇毒.”

宇文珩臉色鐵青.搶先開口指責:“王妃不是說石牆後面沒有機關嗎.這又是怎麼回事..”

端木幽凝淡淡地看他一眼:“我說的是不會有暗器射出.也說過慕容遼會有其他後手.你還想怎樣.”

宇文珩一怔.臉色雖依然陰沉.卻不曾再說什麼.方纔若不是東陵孤雲將他帶走.他只怕已經跟地上的侍衛一樣了.

蹲在端木幽凝身邊.東陵孤雲皺眉問道:“幽凝.此毒你能解嗎.”

娛樂圈之璀璨人生 端木幽凝笑笑:“別忘了.我是誰的高徒.”

東陵孤雲恍然:忘了這茬兒了.有閔飛揚的關門弟子在.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當下幾人立即命衆人帶着中毒昏迷的侍衛回營地.先爲他們配製解藥解毒再說.宇文珩有心繼續去地下宮殿一探.又怕誤中機關或劇毒.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

這番耽擱下來.便到了第二天早上.幸虧解藥已經發揮效用.所有昏迷的侍衛都已醒來.性命倒是無礙.只是身體極爲虛弱.必須臥牀靜養.好在三國均有一萬人手.折損這些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緊跟着.三國首腦聚在一起商議片刻.決定先將衆人留在原地.各自帶着幾名精幹的高手前去地下宮殿查探一下再說.橫豎在打開地下宮殿之前.他們也幫不上忙.

來到地下宮殿的入口.昨日的黑煙已經散盡.詭異的甜香也消失無蹤.只剩兩扇打開的石門靜靜地矗立着.門內一團漆黑.根本看不了多遠.無法窺到其中的玄機.

靜立片刻.東陵孤雲吩咐衆人燃起火把.當先而入.端木幽凝隨後跟上.然後是宇文珩和索天漓.及肖展飛等人.不過在入門之前.宇文珩不動聲色地回頭看了歐陽玉婷一眼.似乎在詢問什麼.歐陽玉婷則衝他微微點了點頭.表示“一切準備妥當”.他才放心地走了進去.

入內之後.衆人才發現這是一條通道.兩邊及頭頂早用門口那種白色的石頭鋪得整整齊齊.雖然近千年過去.卻幾乎一塵不染.兩邊的石壁上砌出了無數個石洞.裏面各放着一盞油燈.最令人驚奇的是.燈里居然還有燈油.

難道是因爲石門被封閉之後.裏面的空氣無法流通.因此才未曾乾涸嗎.

這個疑問在衆人心頭一晃而過.卻誰也無心細想.只是隨手將油燈點燃.通道內很快泛起了昏黃的光芒.

前行了大約七八丈左右.這條通道便到了盡頭.出現在衆人面前的又是一面石牆.上面同樣雕刻着各種各樣的龍鳳圖案.宇文珩撇了撇嘴.頗爲不屑:“又是這一套.王妃.是不是還要依次按下龍眼.然後打開石門.”

端木幽凝手執火把湊了過去.凝神細瞧.好一會兒之後.她才搖了搖頭:“龍眼沒有異常.此處應該另有機關.大家找找看.但一定記住.即便發現異常也不要輕易去碰.免得誤觸機關.”

衆人答應一聲.立刻上前各自搜尋起來.雖然龍眼沒有異常.但從這上面受到啓發.不少人還是特別關注那些龍鳳圖案.以期有所發現. 一片忙碌之中.肖展飛突然開口:“王妃.這裏好像有很多魚人族古文字.您來瞧一瞧說些什麼.”

端木幽凝舉着火把靠了過去.發現那些古文字刻在石牆的右上方.便輕聲讀道:“生同衾.死同穴.無論死生.不離不棄.吾與愛妻將長眠於此.若敢驚擾亡靈.必遭天譴..這是第二次警告了.看來慕容遼並不是不擔心有人因爲覬覦這筆龐大的財富而費盡心機地找到此處.”

“嗯.”肖展飛點頭.“只可惜能夠找到此處的人都是抱了勢在必得的決心.怎會被他區區幾句話嚇退.他若果真不想死後還不得安生.就不該建這地下宮殿.更不該搬了那麼多金銀財寶進來.這不是找抽嗎.”

端木幽凝忍不住失笑:“好歹是一國之主.給他留點面子.何況他跑到此處修建這地下宮殿已算得上十分隱祕.若非機緣巧合.我們也尋不到此處.否則爲何近千年來一直平靜無波.”

“最可惜的就是.慕容遼費盡氣力建了這地下宮殿.甚至因此惹來傾國之禍.最終卻還是埋骨他處.沒能葬到這風水寶地來.”肖展飛嘆了口氣.對那位倒黴的帝王簡直無語到極點.“不過說起來.既然如此.裏面應該是空的吧.並沒有慕容遼和花錦瑟的屍骨……”

端木幽凝搖頭.微微一嘆:“沒有他們的屍骨不假.但裏面卻一定不是空的.你忘了嗎.當初爲了保守祕密.慕容遼命人封閉了墓門.所有入內施工的人全都死於其中了.”

想象着白骨遍地的場景.肖展飛不由咂舌:“全部.宇文太子不是說當初建造地下宮殿的有幾十萬人嗎.若是全部毒死.這裏面怎麼盛得下.”

“前後有幾十萬人蔘與不假.但他們並非同時前來.而是分批.”宇文珩接過話頭.一邊尋找一邊簡單解釋了幾句.“爲了儘快建好這地下宮殿.慕容遼命令工匠們一刻不停地幹活.每天都有不少人死於非命.接着便有跟多的人被送進來..我之前說過.爲了保守祕密.他們都是被迷昏之後.再由御林軍送進來的.”

肖展飛越發有些張口結舌:“真是……好大的陣仗.但慕容遼就不怕御林軍泄露祕密嗎.”

“怕啊.”宇文珩冷笑.“所以他每次都派同一批御林軍負責此事.並打算事成之後殺他們滅口.”

肖展飛撓撓頭.嘆口氣:“整天滅這個殺那個.他累不累啊.”

“累啊.”宇文珩點頭.“但是爲了花錦瑟.再累他都願意.花錦瑟最後雖然未能落得好下場.但一生能得一個男子如此對待.怎麼死都值了.”

“那倒是.”肖展飛點頭.又回到了方纔的問題上.“你的意思是說.最後墓門被封閉的時候.裏面的工匠其實並不多.”

宇文珩點頭:“不錯.城破之時.地下宮殿已修建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了最後的整修工作.自然不需要太多人手.據史料記載.可能有數百人.”

難怪.這宮殿規模宏大.容納數百人自然沒有任何問題.

談說之間.衆人已尋了好久.卻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只得暫時停下來休息片刻.轉頭看了看四周.索天漓突然開口:“宇文太子.你不是說地下宮殿內裏是土木結構.但裏裏外外都鍍了一層黃金嗎.爲何這扇大門卻無異常.”

宇文珩皺了皺眉:“我所說的一切都是史料中的記載.自然並非親眼所見.與事實有出入也很正常.何況這面石牆未必就是地下宮殿的大門.說不定真正的大門在石牆後面呢.”

緩過一口氣.衆人重新起身尋找打開這面牆的線索.端木幽凝的神眼不能短時間內連續使用.否則何必費這些功夫.

藉着方纔的閒聊恢復了一下.她再度啓動神眼.繼而微微一笑:“我找到了.”

衆人並不意外.立刻聚集到了她的身邊.只見她擡手在一隻鳳凰的頭頂用力一按.原本平滑如鏡的牆面上刷的出現了一條細縫:好.方纔是龍.如今改鳳了.

不過那鳳凰的頭頂毫無異常.甚至不像龍眼那般比別處光滑.她究竟是如何看出來的.若是換了我.就算再看一百年也不會看出絲毫不同.宇文珩不動聲色地看了看端木幽凝.目光深沉.

看着那條細縫.東陵孤雲眉頭一皺:“這怎麼像是個鎖孔.難道還需要鑰匙.

端木幽凝笑了笑:“不用.我可以.王爺.借展飛的長劍一用.”

肖展飛立刻拔出劍遞過去.東陵孤雲接在手中.等她吩咐.端木幽凝緊盯着那條細縫.揮手命衆人退後.接着一字一字地說道:“把劍慢慢從細縫中插進去.我會告訴你何時停止.”

東陵孤雲點頭照做.卻不知端木幽凝眼前早已呈現出一幅詭異的圖畫.她的雙眼已經穿透石牆.看到了鑲嵌在其中的機關.那機關繁複異常.若非製造者或者熟知內情之人.即便有鑰匙也絕對打不開.

當日的大同帝國.果然人才輩出.可惜都浪費在了慕容遼的手中.

神眼不能持續太久.端木幽凝不敢耽擱.指點着東陵孤雲用劍尖一點一點撥動着機關.片刻後.只聽噹啷啷一聲脆響.她立刻臉露喜色:“成了.不過爲防萬一.各位請再退得遠些.”

有了昨日的前車之鑑.衆人自然不敢不從.迅速後退到了安全地帶.並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免得不小心中了劇毒.

深吸一口氣.端木幽凝接着說道:“王爺.我估計長劍一拔出石門就會開啓.爲確保安全.咱們也退.”

說着.她解下腰間的衣帶拴在劍柄上.這才與東陵孤雲一起退後.看看距離差不多.她一聲低喝:“各位.小心了.”

“了”字出口.東陵孤雲陡然手臂一震.長劍已閃電般倒飛着回到了他的手中.緊跟着.石牆緩緩向兩邊移開.卻並沒有什麼暗器或者毒煙射出.

又等了片刻.門內依然靜悄悄的.衆人都不由鬆了口氣.宇文珩更是展顏笑道:“看來慕容遼認爲外面幾道關卡已經足以擋住那些來到此處的人.因此不再設置機關.走.我們進去瞧瞧.”

口中雖然這樣說.他卻絲毫不曾放鬆警惕.一邊慢慢靠近一邊將長劍擋在身前.隨時應付任何突發狀況.他帶來的其中一名侍衛也真是忠心.不怕死地緊跟在身邊.好隨時保護.

衆人也隨後跟上.卻比他慢了一步.便聽他陡然興奮地尖叫起來:“啊.地下宮殿.終於找到了.”

找到了..

衆人先是一驚.繼而一喜.立刻加快腳步趕了過去.並排站在了剛剛開啓的石門前.同時齊聲驚呼:“地下宮殿..”

不錯.是地下宮殿.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地下宮殿.

這面石牆之後已經不是狹長的通道.而是一座小小的院落.彷彿皇宮之中主子們寢宮前面的空地.居然還鋪着青色的大理石.旁邊更是有一張石桌和幾個石凳.桌子上還有一個盛着茶具的白色茶盤.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衆人不由激靈靈地打了個寒戰:這一切若是在地上擺放着.那自然再正常不過.但若是出現在鬼氣陰森的地下.那就……

而這自然並非最引人注目的.因爲真正讓衆人驚呼的是院落前面那座高大雄偉、氣勢恢宏的宮殿.

目測看來.那宮殿在尺寸上的確與真正的宮殿相差無幾.雖然光線昏暗.依然可以看到其雕樑畫棟.美不勝收.令人歎爲觀止.雖然外牆上並不像史料中記載的那般鍍有一層黃金.那恢弘的氣勢卻已足夠令人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