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家裏人都買了東西的。”

“那是你買的,又不是我買的。”莫北直接開口嚷嚷道。

“可是”

“可是什麼,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難道不是麼。”莫北說的很直接,我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過了一會,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這時候莫北一把將我摟着了:“顧南,我眼中的你可不是這樣的。”

我有些疑惑的瞅着莫北:“那我是怎樣的?”

莫北淡淡的笑了笑:“不告訴你。”

和莫北在一起總是會有種獨特的感覺,這是我從來未體會過得,像黑夜的烽火,不朽的傳說,彼岸那條我們曾走過的街。

火車站前的廣場,人潮涌動,我和莫北談笑風生,她拍打我一下,我撓撓她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後,莫北將凌亂的頭髮理了理:“你幾點的火車了?”

“火車?”我猛的反應過來,一眼瞪着莫北,然後迅速看了看時間,我緩緩擡起頭盯着她:“跑了。”

“啊?”莫北撓了撓頭,湊近了我。

“火車都走了快半小時了。”我乾巴巴,呵呵的笑道。

“真是,笨蛋,蠢死了。”莫北說着踮起腳尖,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腦袋。

“還不是因爲你,時間都忘記了。”我上前側身轉到後面,抱着了莫北的腰。

莫北的臉瞬間紅了起來,使勁的將我的手掰開:“挺多人的啦,注意點形象好不好。。”莫北使勁的掙脫了我,後退了兩步瞪着我,一臉的埋怨樣。

“行行行,莫大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

“趕緊上車吧,我送你回去。”莫北說着氣呼呼的便上了車。

我緊跟着坐了上去:“我來開吧。”

莫北點了點頭,然後猛的轉過頭盯着我:“顧南要是昨天晚上我不答應你怎麼辦?”

臉龐有些微微發燙:“問這個幹嘛?”


“你就說嘛!”

“能答應那最好,不答應那就在想辦法唄。” 裏面動靜鬧的不小,林川衝回去已經晚了,小表妹捱打了。

小可愛的臉上,巴掌印分外明顯,觸目驚心的。

下手太狠了。

“大舅,一家人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你動手,還打的那麼重,太霸道了。”

“我打自己女兒都不行嗎?”


陳輝國還在氣頭上,下意識逮誰罵誰,罵完了纔回過神來。

頓時臉色就變了:“小川,我不是那意思,實在是這小丫頭片子太氣人了。”

“氣人也不能動手。”

“一時沒忍住。”

屁,這就是霸權主義!

“你怎麼了?”林川心疼的問陳雅雯。

陳雅雯頓時把經過交代了出來。

林川聽着好尷尬。

當然也替小表妹抱不平。

想起自己答應過幫小表妹的忙,他說道:“大舅,我覺得感情的事,真的不能強迫。”

目光如電轉到了田龍的身上,林川問道:“表姐夫你覺得呢?”

“是的,沒錯,表弟說的有道理。”田龍幾乎是下意識的跪舔,一張嘴機關槍一般。

“感情的事,應該是個人的事,長輩無權干涉,長輩也不都是對的,萬一錯了,負責任嗎?還不是後輩自己負責任。如果路是自己選的,苦了也沒問題,自己樂意,至少不後悔。

不只是感情如此,人生的其它選擇也是一樣的,被長輩干涉太多的孩子,一般都無能。

爸,我覺得你就別多管了,你省省心,妹妹也舒坦,這樣對誰都好。”

見表弟看向自己,陳雅芳也不敢怠慢,接着老公的話茬就飛快的說道:“爸你總說不放心,妹妹都二十多歲了,能自主了,你讓她自己做選擇,不然不論好歹她都怨你一輩子,你又何必呢!”

www☢ TTKΛN☢ Сo

陳輝國愣神看着他們。

都是一夥的,怎麼女兒女婿突然就變了?

好幾秒以後,他纔回過神,這都是因爲自己的外甥。

駁了外甥的面子,鬼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自己還得求外甥的,不如順水推舟,這樣才能落得好處來。

就這麼辦了。

心裏想了個透徹,老奸巨猾的陳輝國當下說道:“既然小川你替那丫頭片子求情,就由她喜歡吧,我不管了。”

儘管想法盡不相同,但是很明顯,所有人都鬆了一口。

“爸,你說真的,不會反悔?”陳雅雯不太相信,自己居然就這樣輕易的成功了。

“這麼多人作證,你還怕爸爸出爾反爾?我其實也沒有那麼心狠,我有我的難處,你不懂了。”陳輝國給自己找臺階的功力很是深厚,簡直不露痕跡。

“我會嘗試去懂的。”抗爭成功,陳雅雯內心的愉悅,前所未有。

終於撥開雲霧見青天了。

當然,她心中也是十分清楚,之所以能抗爭成功,全是表哥的功勞。

表哥好厲害,一個凌厲的眼神殺過去,姐夫和姐姐立馬改變立場,張嘴就是違心話。

表哥這招以暴制暴,玩的漂亮。

表哥威武!

表哥就是她的大救星。

“好了好了,皆大歡喜,我們繼續吃飯。”陳敏紅也高興的打起了圓場。

同時狠狠瞪了一眼自己兒子。


那眼神分明在說,你小子隱瞞了老孃可多事情了,你最好找時間解釋清楚,不然老孃饒不了你。

經過那麼多插曲,這一頓飯也是這時候纔算拉開了序幕。

後面沒再發生什麼改變現場氣氛的事情,飯後衆人浩浩蕩蕩回到了家中。

林川親手泡了茶,遞給舅舅。

陳輝國笑嘻嘻的,雙手來接。

剛來的時候他可是單手接,還帶擺款的,見識到外甥的牛掰之後,他不敢了。

“小川啊,那個木門的事,要不還是算了,不讓你爲難了。”陳輝國說道。

“不能算,這事我已經答應過幫舅舅,我肯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林川迴應迅速。

“這都是小事,就不勞煩你了。”

“我有空,我儘快弄。”

“小川……”

“舅舅,你再說就是跟我計較了。”林川嚴肅了起來。

陳輝國只好暫時作罷,心裏挺不樂意。

因爲,他想的是,收回一個小忙,讓外甥幫個大忙。

一市之長是外甥的學生,自己就是市長的老長輩了,還做什麼木門生意,直接讓市長關照縣城的基建工程,通通給自己承包。

當然他不會幹基建,但是,他可以轉包出去賺差價,壓根就不用自己幹,坐着收錢就行了。

哎,自己外甥太熱情,他都沒機會提。

不過不着急,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外甥這麼牛掰,自己弄個鎮首富當一下,肯定是沒問題的。

他想的很美好,卻不知道,林川早就通過他的一些細微舉動,看穿了他的胃口了。

自己這位舅舅啊,可不是省油的燈,也不是什麼懂得客氣的人。

他客氣起來,那說明,他想要的更多。

林川也是故意熱情,不給他機會提的。

有點鬱悶,黃麗娟沒事跑包間來幹什麼,讓這幫人一個個心裏想法更多了。

比如田龍,一路回來,一路舔狗,一路巴結,和表妹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表弟啊,你有個當市長的學生,你入仕肯定前途無量。”田龍此時又來了,滿心期盼的看着林川。

心裏打着如意算盤,表弟能提攜自己,先給自己弄個副縣噹噹,這就是黃麗娟一句話的事情。

接着,自己努力個一兩年,衝出縣城,進入市級,甚至能衝一下省級。

呵呵,混個十來二十年,弄個封疆大吏當一當,這就光宗耀祖了……

“沒興趣。”林川直接一盤冷水潑下去。

“你爬到頂層,應有盡有呢,好處數之不盡,你經商是達不到的。”

林川呵呵一笑,什麼叫應有盡有?

億萬富翁,富可敵國算不算?爬到這個程度,權,不過是手中的玩物。

還是格局的問題,格局不同,溝通不了,也沒什麼必要去溝通。

不過,林川又想,這傢伙臉皮那麼厚,他肯定會打着他的旗號亂搞。

自己的名聲,可不能讓他敗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