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老頭一看就不是個善類

至少我對丫的感覺非常的不好

於是

我昂着腦袋

挺着胸脯

字正腔圓的朝老頭問道:“敢問老先生是否見過我的一個同伴進來



老頭玩味的看着我

半晌兒才說道:“每日這裏都會進來好多生面孔

不知道小哥兒問的是哪一個



我將念楚的體貌特徵形容給老頭

卻不想對方完全回憶不起來有這麼一號人存在

急的我的乾瞪眼

卻又無可奈何

老頭看出我非常着急

於是笑着衝我說道:“要不這樣

小哥兒你隨我到後面去看一看如何



我想了想

然後衝老頭點了點頭

表示同意

卻不知道這老頭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於是

在老頭的帶領下

我來到了後面的房間

沒想到外表看起來不大的鐘樓內

裏面居然如此寬闊

真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推開房門的一剎那

我看到黑壓壓一屋子的人啊

簡直多到令我咋舌

“噥

今天來的都在這兒了

你看看吧

”老頭靠在房門上

示意我進去尋找

我也沒客氣

衝對方點頭後

就開始進入房間找尋起念楚

不得不說

這一屋子的魂魄都一個特點

就是都跟木頭人一般

直勾勾的站在原地

臉部沒有任何的表情

更別提能回答我的呼喊了

喊了半天

也沒人答應我

小太爺只好扒拉着沒有受傷的魂魄

進行篩選

終於

在靠近柱子的地方我看到了念楚

我趕緊快步的來到對方的近前

扯着對方的衣袖問道:“念楚

你怎麼了

說話啊你



可念楚就跟沒聽到一樣

神情呆滯的站在原地

也不知道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別喊啦

進了這裏的魂魄

終將成爲野的一員

你就是喊破了喉嚨

也沒有用的

”“破喉嚨

破喉嚨

”小太爺不等老頭說完

就採用我們這代人常用的方式回擊着對方

惹得老頭一頭霧水的看着我

隨後

我不理會老頭的反應

將念楚一把扛在肩上

吃力的朝門口走去

“這位小哥兒

你這就不對了

我好心的帶你來看看你的朋友

你卻想將她帶走

真當這裏是你家嗎

”老頭說話間

身體已經離開了房門

堵在我的眼前

雙手懷抱在胸前質問着我

“這個人我無論如何都要帶走

如果可以的話

多少錢

您開價

”想起過孤魂地的情景

我當即決定動用自己在冥界的存款

來爲念楚買得一條生路

“有錢能使鬼推磨

”老頭盯着我說道

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衝他說些什麼纔好

笑罷以後

老頭繼續說道:“這麼多年了

野的野鬼能有上百萬

哪個身上還沒有點散碎銀兩

就衝這

你認爲我缺你那點錢花嗎

所以小哥兒身上的那點錢兒

還是自己個兒留着花好啦



“那你想要什麼

”我知道自己這次算是土豪遇見大鱷了

自己身上這點銀子

還真就沒法跟人家比

不過我還是想知道這老頭到底圖我什麼

“我這人很公平的

”老頭眼珠兒一轉

隨即說道:“一個換一個

如何

”“什麼叫一個換一個

”我扛着念楚越發的感覺吃力起來

當即反問對方

“就是你們來的三個人之一

換你肩膀上的這個女人

”不等我回絕對方

這老頭就笑着說道:“就那個昏迷不醒的老者

跟你們也非親非故的

用他來交換你的朋友

豈不是很划算



聽老頭說到這裏

我心了一口冷氣

我勒個去

這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別玩了愛情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