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鮮血滿天,在另外兩個老者驚恐的目光下,他們的同伴,直化成了血霧,被洛天撞碎。

「麻煩了……」洛天心中暗罵,他原本沒想殺死這些人,但是卻沒想到魔雲翅的威力竟然這麼強,那股力量,他也是第一次施展,沒有掌握好。

那股巨力還在推著洛天,帶著洛天華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轟轟轟……

轟鳴之聲不斷響起,黃裙少女,看著那彷彿被洛天的撕爛一般的大地,身軀顫抖。

「他往蛇谷的方向衝去了,千萬不要讓他干擾了女王大人!」一名老者開口,瞬間想到了什麼。「該死的人類!」同尹易天和唐星火對抗的那名仙王中期,臉色也是難看起來,沒有什麼心思對抗,身軀一晃,化成一條金色的長蛇,朝著洛天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哼!卑鄙!上次那個殺人兇手,說不定就是警察!殺了我們的弟兄!還毀屍滅跡!狠毒啊!…沒辦法了,我們要是再被抓住,下場肯定好不了!老二他們把警局的武器庫打開了沒?」

那個一臉怨恨的黃臉男人手在窗戶邊上捶了下,恨恨的說。

上次他還打算利用死人的機會,威脅下政府部門,來達到他們回程的目的。

誰知道警察竟然更加惡毒陰險,來個翻臉不認人,不但毀屍滅跡,還倒打一耙,說他們在市局蓄意鬧事導致死了人,他們也被關了一段時間,估計也是怕他們亂來,直到什麼謠言都沒傳出,這才把他們放了出來。

「呼呼!…武器庫打開了!草!那小子開始死活不說!不過總算是大開了!有上百支槍呢!…連步槍都有啊!….」

緘默流年執溫柔 一個臉上帶激動汗水的年輕小夥子,肩背手提的拿了幾把步槍,大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拿著武器的年輕人。

「好!…把喇叭拿過來!….」

焦黃臉男人陰狠的撇了下嘴,冷冷的說。

邊上的那個黑臉年輕人,馬上把放在桌上的大喇叭遞給了他。

「…外面的人聽著!…我們是英勇無畏的紅衛兵小將!我們的戰友,無辜的在警局內被殘忍的殺害!…我們要求警察局交出兇手!…不然!….呯!…」

就在焦黃臉男人,拿著喇叭站在警局三樓南邊面對街道的窗戶口,大放厥詞時,話還沒說完,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一朵妖異的血花,從焦黃漢子雙眉之間飈起,拇指大的血糊糊的彈洞,帶著強大的衝擊力,讓他頭猛地後仰,手中的高音喇叭,也同時飛了出去,噗通!死不瞑目的倒在三樓的那間房內。

寂靜!一片寂靜!

整個警察局內外,街道上那些群眾圍觀者,部隊的戰士們,嚴妍,顧小軍,張大同,包括那名呆愣中的年輕團長,全都懵了!

腦中只有一個想法,誰開槍了??誰開的槍??好準的槍法啊!!!

在離警局四百米的的一座廢舊的舊樓四樓上,駱林帶著陰冷的得意神色,從他夾在窗口的SVD狙擊步槍的瞄準鏡上移開,嘴角蕩漾著一絲冷笑。

心想,只要把這幾個領頭的鬧事者,全部幹掉,不然以後還不知道啥時候,又會出什麼幺蛾子,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誰?!…誰開的槍???」

警察局門口那名年輕的衛戎部隊團長,漲紅著臉在那大聲呵斥著。

得到的回答,沒人開槍!誰!那是誰開的槍呢?

這裡最高興的那就是張大同了,哈!這些人都死了最好!不是有句話叫死無對證嗎?嘿嘿!他很感激這個打黑槍的人。

「…老大!大哥!….」

警察局三樓的南面的房間內,那幾個年輕的知青全都從呆愣震驚中醒了過來,全都蹲下身體,全是一頭的冷汗,我的天啊!阻擊手!

NND!他們殺人了啊!怎麼辦?

那個黑臉年輕人滿臉激動的大聲呼喚著,哭泣著,搖晃著那個死得不能再死的焦黃臉漢子,可惜啊!

「….呼呼!我草!看來他們是不想讓我們這些人活下去了!…拼了吧!…」

黑臉年輕人看來是個狠人,抬起手臂把眼淚一抹,眼神充滿了暴虐憤怒,看著房間內幾個縮在牆角都在那發抖的年輕戰友們,惡狠狠的說。

看他這樣子,那就是你們不打,我就要你們的命,他手裡拿著把步槍,槍口對著房間里的幾個人晃了晃。

「幹了!…嗎的!那個破鄉下我是呆不下去了!…我看還得堅持到天黑啊!…」

一個臉色有點蒼白的秀氣小夥子,抬手抹了把臉上的冷汗,強作鎮定的說。

「對對!黃宏說的對!我們拼了!!….」

房間內的幾個人,都強裝豪邁的樣子,都發言了。

「很好,我們這個位置最好,不能讓他們攻進來!…我想,我們不開槍他們也不敢進來…大家把位置都看好了!…還有跟在樓裡面的戰友們通下氣,叫他們別慌,把武器發下去!.」

好傢夥!這是要往大里搞啊!黑臉漢子呼了口粗氣,緩緩站起來,靠在窗戶邊朝外面警局大門口看了過去。

警察局門口全是全副武裝的解放軍士兵,眼神緊盯著他們這棟樓。

樓內的幾個年輕人答應一聲,拿著武器出去了。

「….裡面的人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了!馬上出來投降!…」

「呯!」又是一聲清脆的槍響,那名拿著高音喇叭在那喊話的團長,離他不到一尺的地面上突然飈濺起一團泥巴,嘶!好險啊!

團長瞬間就往後一滾,有點狼狽的爬了起來。這下變故讓他馬上惱羞成怒!

「首長!你看是不是我們開始進攻!這些反革命有槍!…」

「…呼!那就進攻吧!…這些人怎麼想的啊!真是瘋了!….」

嚴妍也給嚇了一跳,那顆子彈,可就離她不到一米的地方,現在可是要下決心的時候了,看了下那名團長點了下頭,堅定的說。

「….不好了!…黑子!他們…進攻了!….」

一個滿臉大汗驚恐的年輕知青,喘著粗氣跑進來,對那名一臉冷笑,把手中步槍架在窗戶邊沿對著外面的黑臉漢子說。

「看到了!教大家阻止他們!現在大家都沒退路了!…只能拼了!…」

黑臉大漢躲在靠近牆壁這邊,外面的正常射擊位置很難打到他,而他倒是可以控制整個警局門口草坪的大部分範圍,那個年代的政府機關大門都是木頭的,而且圍牆很高,還種了些橘子樹啥的。

所以,對進攻方很不利,出口就只有一個,警局大門。

不得不說衛戎部隊的士兵們是勇敢的,一隊士兵瞄著腰,就衝進了早就破爛的警局大門。

「呯呯呯!!!….」

一連串的半自動步槍槍聲響起,最先開槍的就是南邊三樓那個窗戶口,槍口噴著連續不斷的火花。

半自動步槍的意思就是,拉一下槍栓,就只能一次只能扣動一次扳機,發射一顆子彈,而不是像自動步槍,可以單發,也可以直接扣著扳機不松,子彈連續射出。

隨著三樓的槍聲響起,其他的樓內的窗戶口的步槍,都開始射擊了,石板地面上,泥巴地面被四次亂飛的子彈,打起一連串的火花和泥巴四濺。

英勇的戰士們一邊還擊著,一邊做著標準的戰術動作,躲避著子彈。

這就可以看出專業和非專業的對比了,雖然這些警局樓內的火力看似很猛,其實一個人都沒打到,他們都是些老百姓,能打的准嗎?肩膀被強勁的步槍後座力撞得生疼,只能一頓亂打而已。

「呯!呯…」

在混亂槍聲中,三樓那個黑臉大漢玩命地扣動著步槍扳機,心中暗恨,自己槍法太差了啊!就是打不中!媽的!

突然他感到一顆子彈,打中了他的步槍,整個人被一股巨力一震,身子一偏,斜倒的身子,就在窗戶口露了出來,接著一朵鮮艷的血花,從他摔倒不到兩秒的瞬間,擊中了他的雙眉之間,好槍法啊!

黑臉大漢臉上,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摔倒在地面,腦門出現一個血洞,大量的鮮血從他額頭涌了出來。

駱林笑了下,把架在窗口的SVD狙擊步槍收了起來,心說,你以為你躲在窗戶邊上,我就收拾不了你了嗎?

黑浪大漢的死亡,加快了這伙烏合之眾的滅亡,衛戎部隊的戰士們,很輕鬆的攻進了警察大樓內,沒人敢反抗,全都乖乖的投降了,他們的指揮者全都死了,還不投降嗎?

女知青的哭鬧聲,男知青們的哀求聲,頓時在警察局大樓內此起彼伏的響起。

而衛戎部隊士兵們毫無損傷,就成功的接管了警察局辦公大樓。

嚴妍也鬆了口氣,張大同也故作威嚴的跟在嚴局長身後走進了警局。

「前紅衛兵小將無法無天!衝擊公安機關!」

「不思悔改的闖將!目無法律!」

「上山下鄉的知青們想回城?」

京城再次轟動了,整個京城各大報紙,相繼以頭版頭條刊登了這次事件的新聞。

中央的那些大佬們也再次震驚了,也做出了對這些上山下鄉的這些知青的政策,這下這些人更慘了,那些還抱著幻想回城的知青們,再次被打進了深淵。

「呵呵….看到沒,我跟你以前說的沒錯吧啊?…上山下鄉!紅衛兵!哼!這就是下場!」

駱林現在坐在香鍋店的櫃檯裡面,撩著二郎腿,一臉的不屑的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唐玉鳳,淡淡的說。

「哼!…知道了你是神仙行了吧!…」

唐玉鳳看到了報紙上的新聞,心裡也對駱林以前說的一些事情有了認識,果然和他說的一樣,紅衛兵完蛋了,幸好當時沒真的著那些人一起混,不然,真的下場凄涼。

她有不少大學同學,全都響應號召去了鄉下,現在回不來了,真是喊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了,欲哭無淚,一個慘字了得啊!

「呵呵!不說這個了,這次也不是不讓你去香港,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說了要讓你成為明星的,絕對不是開玩笑的!現在香港那邊還沒有完全弄好,放心吧!…我不會說話不算數的!…」

駱林笑著抬手,拍了拍唐玉鳳的柔軟香肩。

「你幹嘛!別對我動手動腳的!…」

唐玉鳳一臉通紅的轉頭,丹鳳眼中閃著異樣的神色看著一臉呆愣狀的駱林,低聲嗔怒,小手還在駱林的腿上掐了下狠的,轉過頭不理他了。 不老山中,一座高山屹立在那裡,整座大山如同一條長龍一般矗立在那裡。

而這座山,乃是蛇族的聖山,整個蛇族自從在不老山出現之時,便是將這座山供奉著,一直到現在,誰也不知道這座聖山矗立了多久。

蛇族的女王,一直沉睡在這座聖山之中,蛇族傳聞就是蛇族的女王帶著蛇族來到不老山中,將這片區域化為己有,以無上的實力,讓蛇族繁衍到現在。

歲月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蛇族已經強大,但是那個蛇族的女王卻是一直沉睡,彷彿一尊守護神一般,守護著蛇族,曾經不老山深處,發生了可怕的變動,女王蘇醒,鎮壓一切,守護著蛇族。

而如今,蛇族再次有了危機,百年前,一個族群從不老山深處走出,駐紮在了蛇族的百里之外。

天鷹族,蛇鷹原本就是死敵,而且鷹族對於蛇族來說,還有著一定的剋制,因此兩個族群幾乎發現對方便是展開了血戰。

蛇族和天鷹族,都有一個仙王後期的強者,但是兩者卻是拼成了重傷,需要很長時間恢復。

而天鷹族的強者要壓制蛇族,因此時不時的發小規模的戰鬥,天鷹一族佔據了上風。

前段時間,一個消息傳回了蛇族,那就是天鷹族的仙王後期強者恢復了實力,正準備趁著蛇族的老祖沒有恢復過來,一舉滅掉的蛇族。

「女王大人,請您復甦,守護您的子民吧!」一條條長蛇圍攏在蛇族聖山周圍,也有不少化成人形的蛇族,眼中帶著虔誠,不斷對著聖山祈禱著。

只不過,他們足足祈禱了好多天,卻沒什麼動靜,因此這些天蛇族異常焦急,族中的強者都是外出想辦法去了。

這天,就在蛇族的人們祈禱之際,一道流光卻是從遠處沖了過去,一個千丈高的身軀,不斷的邁步,瞬間衝進了萬蛇谷中。

「麻煩讓一讓!」焦急的聲音響起,人還沒到,聲音卻是在天地間響了起來。

「什麼人?」蛇族的人們驚駭起來,瞬間閃開,實在是那道身影給他們的感覺太強了,氣息兇悍。

轟鳴中,那道身影速度極快,瞬間便是衝到了聖山之外,掀飛了大片的地面。

在蛇族眾人驚駭的目光下,那龐大的身軀,剎那間,便是撞在了蛇族的聖山之上。

轟隆隆……

塵土飛揚,龐大的聖山劇烈的晃動起來,整個萬蛇谷一片平靜,人們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誰,敢攻擊我蛇族聖山!」

「天要亡我蛇族嗎?連聖山都被人撞了!」蛇足的人們大喊起來,一條長蛇騰身而起,朝著聖山的方向飛去。

「疼死我了……」洛天迷迷糊糊的站起身來,目光茫然的看向四周。

雖然被洛天撞了一下,但是那座聖山並沒有被撞塌,只是崩落了大片的碎石,落的滿地都是。

「還得適應下這摩雲翅!」洛天低聲自語,隨後便是感覺脊背發寒,一道道陰森的目光,落在洛天的身上。

「你是誰!」一名老者臉色蒼白的站了出來,身後一個個人影還有蛇影將洛天包圍。

「那個,打擾了!告辭!」洛天的臉上瞬間流出了冷汗,老者是什麼修為不說,單單是老者身旁的那兩名仙王中期,兩名仙王初期,就足夠洛天吃一壺的了。

「不老山中,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勢力么!」洛天心神顫抖,這樣一股恐怖的勢力,跟九大仙山都差不多了。

說話間,洛天想跑已經跑不了,無數道蛇影將洛天包圍,那幾個仙王強者也是虎視眈眈的看著洛天,封禁了虛空,根本不給洛天逃走的機會。

「殺了他!打擾女王大人休息者死!」

「正好用人族的鮮血,來祭祀女王大人,說不定能夠使女王大人復甦!」一聲聲暴怒的聲音響起。

轟亂中,一名仙王初期和一名仙王中期的強者已經出手,手中發出了武技,朝著洛天轟殺過去。

「別逼我!你們蛇族就這麼不講理么!」洛天雙眼瞬間冰冷下來,雙手掐訣,煉獄鬼爪募然打出,黑色的怪獸咆哮,彷彿帶著帶著洛天的憤怒一般,同兩道武技碰撞。

轟轟……

兩聲轟鳴,煉獄鬼爪直接抓爆了兩道武技,狂暴的風浪席捲衝擊在洛天那龐大的身軀之上,讓洛天的身軀倒退,再次撞在了那聖山之上。

「都住手!」為首的那個老者看著聖山被撞,蒼老的眼皮瞬間抖了抖,連忙大聲開口呵斥。

聽到老者的話,蛇族的人們也不敢出手,不過卻依然死死的盯著洛天,一副要吞了洛天的樣子。

「他們非常在乎這座山!」洛天是誰,瞬間便是找到了這蛇族的軟肋,龍淵大劍拿了出來,目光看向老者。

燕王傳奇 「你們若是再對我出手,我就劈了這座山!」洛天大喝,聲音之中帶著威脅,龍淵上散發出陣陣的黑芒。

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幾道身影破空而來,正是黃群少女還有之前同洛天對抗的幾個蛇族強者。

「族長,他殺了玄蛇!」為首的那名仙王中期大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憤怒。

「放屁,我都沒幹什麼,你們就要殺我祭祀,我能不還手嗎,而且我殺他我也不是故意的!」洛天大罵,看著那圍攏的蛇族強者,心中暗惱。

「主人,我來救你了!」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兩道長虹瞬息而至,正是唐星火和尹易天兩人,喊話之人,正是唐星火,聲音之中帶著視死如歸之意。

唐星火和尹易天兩人看到蛇族這麼多人,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不過還是硬著頭皮,沖了進來,來到了洛天的身前。

「轟隆隆……」不過似乎衝過了頭,唐星火的身軀,再次撞在了聖山之上,又是大片的碎石崩飛。

「你們……」蛇族的老者嘴角抽搐的看著洛天三人,目光看向洛天,當看到洛天身後那對黑白翅膀的時候,雙眼微微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