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估計再待下去,這裡也未必就安全了!」看著眾人的堅定,李逸晨也知道自己再怎麼勸估計也沒有什麼作用,索性也不在多說。

同時李逸晨也明白,如果魔族的行為真的是有預謀的話,那麼此間的魔族全數被滅,估計他們也會有所察覺,若是再繼續留在這裡的話,還真有可能再次遭遇到魔族,而這顯然不是身體還未恢復過來的他所願意看到的。

這點大家自然也有想到,如今李逸晨已經蘇醒過來,自然也沒有繼續停留在此的必要。

一行人當即再次行動起來,不過有了之前那一戰所帶來的震撼效果,也令這些天才們意識到,在這片空間中,魔族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勢弱,若是一個不慎,他們同樣也會殞落,所以在離開之時,大家亦將沿途的痕迹不斷的清理,如此一來,就算魔族再找尋過來,也不至於輕易就能找到他們。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這一批人流年不利,剛走出半天時間,又被李逸晨叫住!

「又有魔族?」如今對於李逸晨的感知力,大家自然不再有半點懷疑,此刻一個個臉色皆是一變。

畢竟以他們現在的情況若是再遭遇到魔族,那情況可就不再是那麼好玩了!

「不是魔族,而是其他人!」李逸晨此刻內心也是一陣苦笑!

雖然進入這片空間他的目的就是尋找到劍無常他們,但卻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遇到。

「是劍無常他們?」看著李逸晨這般神情,戚少輝似乎也已經猜到了什麼。

李逸晨當即微微點頭,不過他沒有說完的是,如今前方的可不止是劍無常他們,而且是其他幾股人似乎也匯合到了一起。

不過從他們的情況來看,似乎他們也有遭遇到魔族的襲擊,哪怕是幾方勢力融合在一起,如今也僅僅只有一百多人,而且同樣不少人身上帶傷。

從這樣的情況來看,那麼遭遇到魔族襲擊的顯然不僅僅只有他們這一夥,而那邊的人估計也是遭遇到襲擊之後逃出來,為了生存才匯合在一起的。

不過無論如何,對方的人數明顯比他們這邊更多一些!

當然這些信息也是劍靈感知之後告訴李逸晨的,其他人並不知道!

他知道只知道當初劍無常那一夥可也有一百多人,而且更知道李逸晨與劍無常之間無法解開的死結,所以他們知道若是如今兩股人馬遭遇,估計劍無常很可能會找李逸晨的麻煩。

「我們還是先迴避一下吧!」看著這樣的情況,戚少輝帶著徵詢之意向李逸晨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當年這片空間中的陣法,大多是由陣神殿內的陣師們構建的吧!」李逸晨輕輕一笑搖頭道。

「你的意思是陣神殿留有後手,杜文彬能感知到我們的位置,正向我們這邊趕過來?」戚少輝何等人也,李逸晨雖然沒有直說,但他哪怕又聽不出弦外之音。

「反正我不會覺得這僅僅只是一個巧合!」李逸晨微微一笑,自然也沒有再躲避的意思!

畢竟若是陣神殿留有後手,那麼杜文彬完全可以憑著傳送晶符來感應到他們的位置,畢竟他們不可能有劍靈這樣的強大的感知的存在,所以此刻他們能如此精準的追尋而來,除此之外,自然也沒有其他解釋…… 「你們這是幹什麼?」接著李逸晨看著眾人一個個已經做好備戰姿態,「他們又不是魔族,就算我與劍無常之間有什麼問題要解決,那也僅僅只是我和他兩個人之間的事,你們沒必要參合進來!」

「可是……」當即有人開口,雖然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但是與李逸晨已經有過出生入死的經歷,而且如今李逸晨還為了他們受傷未愈,他們怎麼可能坐視李逸晨受到劍無常的挑釁呢。

不過他們話還沒說完便被李逸晨打斷道,「我與劍無常的乃是私人恩怨,你們真沒必要卷進來,同時我也不希望你們圈進來,你們要記著我的人情,將來多的是機會還給我,不急於一時!」

李逸晨自然看得出來大家的想法,但是他卻明白,若是自己身邊這些人參與進來了,那麼劍無常那邊肯定也有人參與進來,到時將形成亂戰,令局勢更加超越自己的控制,同時李逸晨也不願意因為自己的原因,讓他們乃至他們背後的勢力捲入這場紛爭之中。

「我們知道你的擔心,不過沒關係!」不過就在此時,戚少輝卻是微微揚手道,「我這裡有天人階的隱匿面具,只是帶上此面罩便可隔絕所有外界的窺視,願意要的,到我這裡來拿一塊!」

眾人聞言,立刻明白了戚少輝的意思,紛紛各取一塊面罩帶在臉上!

一時所有人便只從面具中露出兩隻眼睛,同時他們也嘗試著用精神力去窺視身邊之上,卻發現自己根本從對方身上窺視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也就是,如此一來,他們就算真的對劍無常動手,哪怕是劍無常也不可能認出他們誰是誰來!

顯然這一次戚少輝下定決心要來幫助李逸晨,那自然也是做了足夠的準備。

不過張豐建、黃靈兒、戚少輝以及方雨軒和邱曼青卻沒有帶這面罩,因為他們根本不需要,以他們與李逸晨的關係,肯定永遠都會站在李逸晨這一邊,而在他們看來,李逸晨與劍無常的問題也不可能是短時間內就能解決的,那麼他們自然也不可能每次都帶著面罩去幫助李逸晨,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帶不帶面罩自然也就無所謂的。

「咦……這不是李公子嗎!」果然就在眾人做到準備之際,隨即一聲輕喝,一群人影紛紛接踵而至,為首的正是劍無常與杜文彬。

不過當他們看到此刻李逸晨身邊雖然人數不多,但一個個卻是帶著面罩,不由臉色也是一微微一沉!

這裡乃是一個獵魔空間,面對魔族這些人自然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身份,那麼他們帶面罩不是針對魔族,那自然就是針對人類了!

劍無常和杜文彬似乎一下子就想到答案,此刻臉上如同剛開始時的得意似乎也收斂了許多。

他們的確也遭遇了魔族的襲擊,不過在付出一定代價之後他們還是完成了突圍。

但是一切正如李逸晨所猜測的那般,陣神殿當初的確在此地的陣法留了一些後手,當然其實也不算是後手,畢竟為了進一步保證進入這片空間之人的安全,他們的確可以追蹤到傳送晶符的位置。

當然這樣的手段也只有陣神殿和獵魔公會具備,不過這個時候杜文彬自然要利用這個優勢。

雖然他不知道哪一塊晶符對應的的哪一位進來的武者,但是他卻也發現這次與他們一同進來的不少武者已經退了出去。

他和劍無常自然也猜測著估計其他進來的人也受到魔族的攻擊,如此一來,他們也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看能不能整合其他力量。

畢竟原本他們人數上就不如李逸晨那邊,如今又吃了大虧,若是李逸晨那一夥沒有受到什麼攻擊的話,那麼真與李逸晨他們遭遇,那可就是自討苦吃了。

而且就算不遇到李逸晨,萬一再遇到其他魔族的話,那情況同樣也是十分危險,畢竟他們能脫身突圍,除了他們本身強大的實力之外,其實也是因為捨棄了一部分同伴才做到的。

不過這也令他們留下來的人實力更加的強大!

隨著他們不斷的遇到其他分隊的人時,他們以知道各方都受到了魔族的攻擊,只不過其他幾隊的頭領之人並沒有如同他們這般以犧牲同伴為代價而逃生,反而是盡量給同伴創造機會。

如此一來,其實幾支小隊雖然損失的人數不那麼多,但最強的幾人如今卻不知是已經死在魔族的手裡還是在他們離開之後,突圍而出了。

不過那幾支小隊的人失去了主導之人,現在退出去又不甘心,無奈之下自然也只得選擇跟隨於劍無常。

而劍無常這邊,還有著一個杜文彬,自然也不可能有人敢給他們爭奪隊伍的統治權!

如此一來,雖然在魔族的攻擊下損失了不少人,但同樣後來對收攏了幾次殘存力量,如今劍無常這邊一到子居然有了一百六十多人,反而到是比起當初李逸晨那一支的人還多上幾分。

而且能在魔族的合圍中突圍而出,無論是不是有人自我犧牲的成全,但能做到這步,其實這一百多個人的實力也像是經過了一番篩選了一般。

所以當他們發現李逸晨居然就在這邊,而且人數如今也只有這麼一點的時候,兩人都不由內心有些激動。

畢竟如今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可以說是絕對有利,但誰能想到,他們過來看到的居然是李逸晨這邊所有人居然都帶上了面罩?

雖然他們人數眾人,但這些人哪怕面對魔族也未必能完全給他們一條心,何況是針對李逸晨?

兩人對視一眼之際,似乎都意識到,如今他們雖然佔據著人數上的優勢,但想要憑著人數壓制李逸晨,似乎不見得一定穩操勝券!

「看樣子李公子你們應該也遭遇到魔族的襲擊了吧?」見狀,劍無常眼珠一轉說道。

「然後呢?」李逸晨自然不相信劍無常會關心自己這些問題。

「我們也都遭遇到魔族的襲擊,而且其他幾支分隊也同樣遭遇襲擊,由此我們可以判斷,魔族這次的襲擊應該針對我們人類的蓄勢襲擊,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希望在這個時候我們能放棄個人之間的恩怨暫時大家整合在一起,共抗魔族,不知李公子是否願意?」劍無常卻是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我如果反對的話,你是不是接下來就要說我不顧忌人類的利益了?」李逸晨似乎猜到劍無常的心思,當即冷笑道。

「李公子,如今不是我們賭氣的時候,你覺得呢?畢竟我想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魔族這次是有針對性的打擊!」劍無常沒有否認,同時他也不介意李逸晨拒絕,因為李逸晨一旦拒絕,那麼出去之後,自然要背負他拒絕所帶來的後果。

不過劍無常哪裡知道他在尋找李逸晨的時候,李逸晨何嘗又不是想要找到他。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不反對我們合併!不過我們合併之後,那自然需要有一個人來領頭,然後至於誰要領頭的話,就得打敗對方,所以接下來就輪到我們比武奪帥,劍公子是這個意思嗎?」李逸晨當即冷笑道。

以李逸晨的經驗哪裡會看不出劍無常心裡的那點想法?

「非也,非也……」劍無常當即搖頭道,「雖然憑武力我一樣能打敗於你,但是如今我們是要對抗魔族,並非依靠個人的武力,而這指揮之事,自然也不是武力所能代表的,相比起常年生活在北州的你,我覺得我比你更具備指揮能力,我想這點李公子不會否認嗎?」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比試的是指揮的才能?」李逸晨哪裡會聽不出劍無常的意思。

這個混蛋想要搶奪到指揮權,如此一來一旦遭遇到魔族,在他的精心指揮下,估計自己馬上就會被送到最危險的地方,到時甚至根本不用他動手,他就能藉助魔族之手把自己幹掉。

而就算自己死了,魔族也只會掠奪自己的丹田精華,他則可以事後拿到自己的儲物戒指,然後不費吹灰之力的得到天運神劍。

不過李逸晨又豈能如了劍無常之意?

「難道你不認為現在指揮能力才更重要嗎?」劍無常當即冷笑道!

反正指揮能力這種東西又不像是武力,可以直接比出一個高低,既然不能對比,那就只能由大家來憑選,而如今自己這邊人數有著絕對的優勢,劍無常自然沒什麼擔心。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比比我們的指揮能力好了,我若勝了,我們合併之後由我指揮,反之,我們合併之後由你指揮,你看如何?」李逸晨當即問道。

「你打算怎麼比?」看著李逸晨這般模樣,想著李逸晨的諸多手段,劍無常不由心理有些沒底起來,他感覺自己似乎忽略掉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

「怎麼比不重要,但我可以保證,絕對是公平、公正,既然你說指揮才能最為重要,那我們就比這個啊,現在的問題是你敢或者不敢?」李逸晨卻沒有直接說出如何一個比法來…… 「吃了你!」

「或者,睡了你!」

你聽聽你聽聽,這不是欺人太甚嗎?

黑龍一族和白龍一族是生死大敵,從敖夜記事的時候開始,兩族便爭戰不休,打個不停。最後黑龍一族更是在黑龍王敖睙的帶領下徹底的顛覆了白龍王敖廣的龍權,殺死了白龍王敖廣以及白龍族這一脈的一干王族大臣,迫使敖夜和他的龍族小隊遠走它球。

黑龍王敖睙一統龍王星,成爲真正的龍王星之主,改國號爲「月光」,自己是月光一世……

現在,黑龍王的後代月光十一世拖着個星球追到了地球,指着被她的先祖殺害過的白龍王之後,說要麼吃了你,要麼睡了你……

敖淼淼一聽就炸了,跳起來指着女帝敖心的鼻子破口大罵,說道:“我活了兩億多年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大老遠的追過來,一張嘴就要睡別人。我還沒睡過呢,憑什麼給你睡?你以爲你是誰啊?”

“……”

衆人一頭黑線。

什麼叫做「我還沒睡過憑什麼給你睡」,你睡過就能給別人睡了嗎?

這個敖淼淼也實在是太彪悍了!

菜根聽得心都碎了,我的女神,我的初戀…….

我死了!

“站在你面前的是……”黑袍女官聽到敖淼淼詢問女帝是誰,就準備把自己熟知的經典頭銜給背出來。

“你閉嘴!”敖淼淼出聲喝道。“把你那些破頭銜給我收起來,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的腦袋?”

“……”

所有人都看出來,敖淼淼是真的生氣了。

簡直是暴跳如雷。

我喜歡了兩億年的男人,怎麼可能被一個初來乍到的女人搶走?

敖夜也同樣的生氣,說道:“華夏人有句老話,叫做士可殺,不可辱。你我兩族原本爲生死大敵,我們的父母親人更是死在你先祖敖睙之手……這兩億年來,我們每時每刻都在想辦法返回龍王星,找你先祖敖睙報仇雪恨……既然現在你們追了過來,那大家就各憑本事再打一場,不死不休。”

“你們打不過我。”女帝敖心淡然說道。

“…….”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敖炎站了出來,喘着粗氣,雙眼噴火,惡狠狠地說道:“打不打得過,總要打過之後才知道…….想要吃我大哥,那就先吃掉我。想要睡我大哥,那就…….”

敖炎看了看女帝敖心,說道:“就算死,也要讓我死在我大哥前面。”

敖牧也站了起來,溫聲說道:“知道黑龍一族兇殘好殺,以吞噬弱者來提升自己的修爲境界……恰好這裏也有一個不怕死的。如果你有本事,就把我也給吞噬了吧……”

敖屠嘻皮笑臉的模樣,起身說道:“地球上的日子太安逸了,確實讓我有些貪生怕死了……不過,能夠和我的兄弟們一起死,倒也死得其所。小木木,不要害怕,我永遠都和你在一起。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被吃到同一個人的肚子裏,可不就是「同穴」嘛。

敖淼淼早就蠢蠢欲動,頻頻看向敖夜,只待敖夜一個眼神示意她就第一個出手。

可惜等了又等,敖夜哥哥怎麼還沒下命令啊……

菜根原本只是想來蹭一頓火鍋,順便搞清楚中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連在他們眼裏恐怖如斯的敖夜敖淼淼等人都臉色大變。

結果火鍋還沒上來,就等來了一個自稱爲「月光十一世」的龍族女帝,而且這個女人還要睡了敖夜…….這實在是太殘忍了。

果然,成年人的世界,沒有輕鬆兩字。

只有堅挺和緊實。

看到身邊的人都站了起來,菜根腦袋一熱,也跟着站了起來。

站起來之後,想要說些什麼,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他還沒搞清楚眼前是什麼狀況。

“敖夜是我朋友。”菜根想了想,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撂幾句狠話。畢竟,大家都是這麼幹的。“你不許欺負他。”

木劍和桃花也跟着站了起來。

站起來之後就保持沉默。

他們更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們和敖夜連「朋友」都不是……

周圍的客人看到這一桌都站起來了,一個個都覺得莫名其妙。

這是準備幹什麼呢?酒還沒上來,一個個的就醉成這樣了?

還有人覺得女帝敖心性感漂亮,這身扮相酷炫魅惑,很像是妲已九尾,拿着手機對着她拍來拍去…….

敖心則是一臉篤定從容,對周圍的一切都置若惘聞。幾隻螻蟻一樣的東西,揮手就能拍死一大片……

不喜歡的話,讓人殺了便是。

她是龍王星之主,一言九鼎,唯我獨尊。每一句話都是聖旨,誰敢忤逆?

“你們加一起,也打不過我。”看到一桌子人站起來表態要和敖夜一起死,女帝敖心出聲說道。“既然你們清楚黑龍一族的修煉體系,那便應該知道…….經過這兩億年的發展和提升,我們的實力到了一種什麼樣的程度。當年你們的父輩尚且失敗,更何況是你們這些躲在這個星球上面好逸惡勞的傢伙……這個星球太安逸了,安逸到讓人生不出一絲一毫的抗拒之心……如果你們留在龍王星,怕是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

“倘若我們留在龍王星,早就被你先祖吃掉了。”敖夜冷聲說道:“確實是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所以,這也是你們最大的幸運。倘若不是知道你們還活着,我們又怎麼會不遠萬萬裏千辛萬苦的追到這裏?”

敖夜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敖心,問道:“你們拖着龍王星到這裏……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要你爲我做兩件事情。第一,我要你救我。第二,我要你救龍王星。”女帝敖心倒是沒有隱藏自己的想法,直截了當的就說了出來。

“救你?救龍王星?”敖夜更加迷惑。

救她,難道就是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