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孜,你是不是懷孕了?」

聞言,正在喝奶茶的周孜月叼著吸管看了她一眼。

一抹自己平坦的小腹,她說:「我都快五個月沒見到我們家哥哥了,你瞅我著像五個月的身孕?」

「那你幹嘛不接戲?」

「天冷了,我想冬眠。」

這也才剛進十月份,哪裡就冷了?

薛蘭問:「你老實跟我說,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想法,我瞧你總是懶懶散散的,你別跟我耍大牌,我可不吃你這一套。」

周孜月笑了笑說:「好啦好啦,我知道年底了你想多賺點錢,你給我挑幾個室內的,不冷的那種,我去就是了。」

「這還差不多。」

她的要求不算過分,薛蘭還是能從中挑出幾個來的,她說:「過幾天是新劇的發布會,到時候你得跟我一起去,這事兒你可不能推脫。」

「真麻煩,知道了。」 新劇發布會當天上午,現場來了好多記者。

吳夢在後台往外看,她還是頭一次參加這麼大規模的發布會,心裡難免有點緊張。

「小孜,一會你多說點話,這樣他們就不會問我問題了,我怕說錯話。」

吳夢緊張的不行,周孜月卻拿著手機百無聊賴的混時間,她看了吳夢一眼說:「你早晚都要自己面對的,幹嘛不趁現在練習一下。」

「練習也需要過程嘛。」

發布會開始,記者們問的都是一些有關新劇的問題,本來和諧的氣氛突然被手機的叮叮咚咚的聲音打破。

一開始是一個的人手機在響,緊接著兩個,三個……到最後所有人的手機都在響。

當他們看過手機之後,一個個面色詭異的相互看了看,頓時平靜的氣氛變得吵雜了起來。

「小孜,請問你跟北希是不是一直都在假裝情侶騙取粉絲的好感。」

「請問你真正的男友到底是誰。」

「小孜,請解釋一下網上那些照片。」

「北希,請問你對這件事知不知情,你是被蒙在鼓裡,還是早就知情?」

「北希,庄小孜是劈腿還是腳踏兩條船?」

記者一下子蜂擁而至,問的問題也不再跟發布會有關。

周孜月看了一眼北希,北希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薛蘭和徐冬趕緊上網看了一眼,這一眼讓她們兩個心底一涼。

「小孜你快看。」吳夢找到了記者說的那些照片。

之前徐凱迪發出來一張,看來她這次真的是有備而來,上次那一張只當是試水,她把照片給了粱筱殷,但她自己還留了底片。

上次那張照片看不出她的臉,但是這次的,帶著那張她隔著口罩親穆星辰的,還有她回到車裡之後摘掉了帽眼鏡和口罩,完全露出臉的。

醫武透視至尊 這次的照片不容她否認。

看到照片,劇組的導演都傻眼了,這新劇還沒上映就出了這樣的事,豈不是要受到連累?

「庄小孜小姐,請你解釋一下,你到底是在欺騙粉絲,還是腳踩兩條船?你跟北希到底是什麼關係?」

台上的人全都沒有準備,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周孜月站起來想要說什麼,卻被薛蘭一把拉住。

薛蘭搖了搖頭,示意她這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是錯的,讓她不要開口。

這時,徐冬突然站起來說:「我們家北希什麼都不知道。」

「冬姐!」北希愕然的制止。

徐冬不管那些,按住北希,「各位記者朋友,我們家北希一直都是被蒙在鼓裡的,他什麼都不知道。」

從一開始徐冬答應炒CP就是為了北希的前途,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庄小孜是一定要被毀了,她不想讓北希也受到牽連。

周孜月看了一眼北希,她能理解徐冬的做法,而且她也沒想過牽連北希。

這時,徐凱迪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記者們看到她,大概也知道這則消息是誰發出來的了。

徐凱迪看到記者讓周孜月啞口無言,笑著說:「還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啊,你們難道就不想解釋解釋?」

「徐凱迪,又是你!」

吳夢看到她就來氣,都已經身敗名裂了,居然還敢出來招搖。

徐凱迪面不改色的說:「沒錯,是我,上次你跟庄小孜聯手害我,這個仇我怎麼可能不報,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我也不怕你們報復我,揭穿庄小孜的虛偽面目人人有責,吳夢,你早就知道她跟北希是假的吧,所以你才會告訴我,你可真會做人,一面說庄小孜是你的好朋友,另一邊給我透消息出賣她,這一手穩贏不輸的好牌還真是讓你玩的順風順水。」

「徐凱迪你要不要臉,到底是我害你還是你害我,你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冤枉我爸,還用我媽的命來威脅我,你現在卻反過來說我害你!」

周孜月拉住吳夢的手,起身看向徐凱迪,「別把你的自作自受放在別人身上,我們承擔不起。」

這種時候對徐凱迪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了,看著周孜月下不來台,她心裡就覺得痛快,「好啊,就算是我自作自受,我已經受到懲罰了,現在輪到你了,你要不要來說說你跟北希到底是怎麼欺騙大家的?」

「是我拜託北希假裝我男朋友的。」

聞言,北希驀地甩開徐冬的手,「不是這樣的。」

周孜月看了他一眼,「還是讓我來說吧。」

北希蹙眉,他知道如果讓她說,她一定會把所有事都攬到自己身上,「我一直都知道小孜有男朋友這件事,當初是我……」

「是他願意幫我隱瞞這件事,所以才會出現現在的情況。這一切都跟他無關。」

徐凱迪抱著胳膊咂了咂嘴,「嘖嘖,這麼護著對方,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你們倆是一對呢,這是入心太深,還是戲演久了無法自拔?你們兩個說這麼多,結果都是欺騙了觀眾和網友,為了炒CP你們還真是所有不用其極。」

這些話坦白了之後必定要面臨記者的圍攻,這一點周孜月已經料到了。

記者為什麼的都有,全都是圍繞著這件事。

徐凱迪不嫌事大的說:「庄小孜從出現在大家的視線內開始一直都在忙著鬧緋聞炒cp,這就是她的人設,但是我沒想到她居然為了出名連這樣的謊話都敢說,利用北希來博關注,吸引大家的眼球,短短一年她的成就真的是別人辛辛苦苦的好幾倍,你說除了靠男人上位,你到底還有什麼本事?我聽說你之前在大學的時候身邊的男人就不斷,怎麼,這惡習都從學校帶到社會上來的,你家裡就是這麼教育你的?」

徐凱迪的話就連記者聽著都覺得咄咄逼人,看庄小孜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記者也不好意思再火上澆油。

今天的發布會本來還有個神秘嘉賓,現在因為這些事一耽擱,嘉賓早就被忘在後台了。

聽說前面出事了,專門來撐場面的嘉賓自己走了出來。

看到出來的人,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悸動。

「這不是周氏集團的庄總嗎?」

「北國大亨庄禕。」

「真的是庄總,他怎麼會在這?」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徐凱迪好不容易帶起來的氣氛全都壓了下去。

演員們都不知道今天會有這位大人物來壓場,看到他走上台,吳夢愣了愣,「庄,庄總好。」

北希雖然沒有跟周氏集團合作過,但也知道他這個人物,他朝著庄禕點了下頭,隨後就見庄禕朝著周孜月走了過去。

這麼長時間了,庄禕從來沒有在周孜月的工作上做出任何支持,他今天本來是想露個面,也算是對他這個寶貝女兒的支持,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

庄禕走到周孜月身邊,摸了摸她的腦袋,所有人都看的一臉愣怔。

周孜月也沒聽說他要來,突然看見他出現在這,還是在這種情況下,周孜月覺得有點難堪,「爸,你怎麼來了?」

「爸?」吳夢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大聲的重複,反而讓台下的記者聽的更加清楚。

爸?

庄小孜管周氏集團的老總叫……爸?

庄禕說:「本來是想過來支持你一下的,結果根本沒有我露臉的機會。」

此愛不售:妖孽小子,快站住 說著,庄禕看向站在人群中的徐凱迪,「這位小姐,據我所知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重傷我女兒了,你剛剛是不是說她為了博關注靠男人上位,你好像還質疑了我們家家教的問題。」

徐凱迪聽見周孜月叫他老爸,她當時就傻眼了。

北國大亨的女兒,用得著靠男人博取關注嗎?她如果真的想博取關注,只要說出自己是誰就夠了。

這麼長時間了,她從來都沒有依靠家裡,周氏集團旗下那麼多廣告可以代言,她寧願把機會給了吳夢也沒有自己參與其中,現在要說她是為了博取關注才跟北希扮演假情侶,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庄禕,庄小孜,現在想想,可不就是一家子嗎!

「庄總,庄小孜真的是您的女兒嗎?親生的嗎?」

庄禕看向問話的記者:「你是想看她的出生證明,還是想看我們父女倆的DNA報告?」

聞言,記者連忙搖頭,什麼話都不問了。

身後那些劇組的人,包括吳夢北希,還有薛蘭和徐冬,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們認識她這麼久,居然一直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原以為一個南宮辰就夠誇張的了,沒想到…….

吳夢呆的已經回不過神了。

庄小孜是周氏集團的千金,那麼她之前接的代言豈不就是……

記者問:「小孜小姐,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以來你都不說出自己的身份?」

「為什麼要說?我是來當演員的,不是來拼爹的。」

記者又問:「那之前吳夢小姐的代言,是不是您給安排的?」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眼傻掉的吳夢,笑了一下說:「你們難道不覺得她很適合嗎?」

「可是既然周氏集團是您自家的公司,您為什麼不自己代言,偏要找個外人呢?」

聽到記者的話,吳夢慢慢的回過神,她也很想知道這麼好的機會她為什麼不自己留著卻要給她。

周孜月臉色沉了沉,「我說過很多回了,吳夢是我朋友,我認定的朋友,沒有外人。」

誰都知道吳夢是因為接到了周氏集團coya的代言之後才慢慢的有名氣,之後那些被人罵的事也才漸漸過去,如果說是庄小孜背後給她這個代言,是不是就表示,其實從一開始就是庄小孜在幫吳夢。

想到這,記者們都挺感慨的,一個為了朋友默默付出的人怎麼可能是自私自利的人?她有這樣的背景,想成名隨便自己家裡都能開一個娛樂公司,哪裡還用得著這麼拼,還要被人在背後抹黑。

徐凱迪不甘心就因為她的身份這件事就讓它過去,她說:「但你欺騙粉絲和網友這是事實!」

鳳凰涅槃之豪門女神醫 周孜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也沒有否認啊。」

「你……」

到底是個多沒有眼力勁的人,到現在還纏著說這件事,記者看不下去了,打斷徐凱迪的話,「庄總,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不是很明白,你明明姓庄,為什麼公司要叫周氏集團?」

其實這是當初周孜月還沒回來的時候庄禕想要把公司留給她,也沒想過她會願意回來,還改了姓。

周孜月看了庄禕一眼,笑了笑說:「因為我媽媽姓周,我爸是因為我媽媽才開的公司。」

庄禕單身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沒人知道他有個女兒,同樣的,也沒人知道他有過妻子。

徐凱迪哪裡會甘心,她忍氣吞聲這麼長時間準備的一切,就打算在今天毀了庄小孜,結果他爸爸出來這件事就要這麼過去?

「庄小孜,你還是想想怎麼跟你和北希的粉絲交代吧。」

現在的記者可以不在乎,但是攝像頭還在對著他們,說到底這件事是她欺騙了大家,解釋什麼現在來說都是狡辯。

「我決定…….」

突然,砰的一聲,正門被人一腳踹開,布霍帶著一批護衛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

「怎麼著,是那個不長眼的喜歡造謠生事,惹我妹子?」 周孜月眼皮一抖。

這傢伙怎麼也來了?

布霍可是憋了一年了,到底是憋不住了,從周孜月出名的第一天他就想要昭告天下自己是她姐夫這件事,要不是周孜月時不時的威脅他不讓他說,這事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這次他忍不住的原因是因為網上掀起的那些照片,這才多一會啊,網上罵她的聲音就已經天翻地覆了,這種時候他要是再不來,還配當她姐夫嗎?

他帶來的可都是南亞人,一眼就能認出來,再加上他那一臉的紈絝不羈,最喜歡在媒體面前露面,這些當記者的誰還不認識她?

這樣的發布會算不上大場面,但卻引來了北國大亨不算,還把他給招來了。

他剛剛說他妹子,指的是誰?

作為北國人,沒人不認識布霍,當初讓霍永國下台,之後這些年他把北國和南亞打理的井井有條,再也沒有起過事端,北國人民還是很認可他的。

看著他走來,記者全都自覺的散開,唯獨留下徐凱迪愣怔的站在那擋著路。

布霍走到她面前,所有人都以為事情要反轉的時候,布霍好不客氣的一把推開她,「看什麼看。」

所有人:「……」

「別這麼粗魯。」庄禕淡淡的話聽起來像是在教訓布霍。

所有人心頭一驚。

什麼情況啊,他在不馴也是總統吧,教訓他,那得是多大面子啊?

布霍一點都沒有在意庄禕的話,回頭指著徐凱迪說:「我知道,三翻四次的就是這個女人給小月下絆子,我沒把她抓起來就不錯了。」

「噓。」周孜月皺眉,喚狗似的喚了他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