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才是葬神山脈深處最強大的勢力,這也是瑪麗放過李奧最重要的原因。

不死軍團只需出動一個軍團,就能將任意一個邪神在葬神山脈的勢力連根拔起。

就算是邪神降臨也保不住他們,除非他們以真身來到這個世界。

雙方交談了大半天李奧才離開了這裡,雖然此行十分兇險,但是他還是感到不虛此行。

至於她們行動的目的,李奧沒有問,阿娜絲塔也沒有提。

***

***

回到學院后他沒有聲張這件事,不過露西婭卻從領地內趕了過來。

「大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露西婭問道。

在李奧被抓住的時候,她的確得到了李奧的信息,讓她必要的時候向院長求救。

李奧苦笑一聲,就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

聽到這裡,露西婭不由鳳目含煞。

「邪神信徒,又是邪神信徒,總有一天我會殺了她們。大人你不用擔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突破三級,我感覺就在最近。」

她明白李奧被神格碎片所困,得不到神格碎片就無法突破,於是就安慰起他。

李奧有些驚異地看著她,沒想到自己終究被她追上了,冥神騎士的修鍊方法果然不同凡響。

他沉默了一陣,然後問出了一個自己一直不敢直面的問題。

「你是怎麼看待我和冥王的?」

但是忽然感到自已的問題有點傻,這個還用問嗎,露西婭恐怕自己做不了主。

「在我的心目中,你就是我的唯一!這也是冥王印記告訴我的。」

露西婭目光堅定地說道。

李奧淡淡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你能感受到不死軍團的存在嗎?」

「能!這個感覺非常模糊,他們像是在這個空間中,但是卻又不像。不過他們的確在葬神山脈的方向。」

露西婭說道。

李奧不由陷入了沉思,這麼說不死軍團已經感知到冥神騎士團的存在了,也不知道他們會如何看待自己。

一天從圖書館出來,他聽到路上的眾人議論紛紛。

「聽說了嗎?休斯城被攻破了。」

「這怎麼可能,休斯城可是由兩名二級巫師親自坐鎮的,難道他們這是要發動全面戰爭了嗎?」

「沒錯,聽說居倫巫師同盟出動了大量的巫師,兩名二級巫師全部陣亡,看來又一次大戰要爆發了。」

「……」

聽到這裡,李奧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真是多事之秋啊。

事情的發展果然如同很多人預料的一樣,麗貝卡學院發布了戰爭召集令,召集麗貝卡平原的家族前來學院,商討共抗居倫高地同盟的事情。

很快大量的巫師從各地匯聚到學院,麗貝卡學院已經屹立數千年,和麗貝卡平原的各大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早就形成了利益共同體。

越來越多的巫師聚集到了學院,他們對居倫高地的行為表示極為憤怒。

經過一次次的磋商,他們宣布組建麗貝卡聯盟,用以對抗居倫高地同盟。

一個巨大的會議廳內坐著三十餘名二級巫師,這是整個麗貝卡平原的除了院長之外的最強戰力。

聽著眾人對戰爭熱火朝天的討論,李奧顯得有些漠不關心。

不知道什麼時候,長桌上的首位出現了一個人。

那個人留著花白的鬍鬚,整個人慈眉善目,看起來就像是個和善的老頭子。

看到這個人,李奧微微一驚,不正是上次看到的院長嗎?

只是他感到一陣心虛,也不知道噬神蟲有沒有被他抓住。

院長看了他一眼,然後微笑著點了點頭。

「院長大人。」

「院長好。」

「……」

那些人紛紛說道。

比爾霍夫點了點頭,然後就示意開會。

「現在的情況相信大家也明白了,居倫高地攻克了休斯城,並且正在向秘境迅速推進。事實上戰爭已經爆發,我們需派出巫師支援前線。」

比爾霍夫不緊不慢地說道。

「院長你就下命令吧,列得和李的鮮血不能白流。」

一名年老的女性巫師面色陰狠地說道。

李奧看了她一眼,發現她正是列得所在家族的族長,很明顯對於列得之死極為痛心。

「說得沒錯,再這樣下去,不知道多少家族會死在他們手上。」

「打,必須打。」

「……」

又是幾名二級巫師大聲說道,他們都是位於戰爭前線的家族,受到的壓力最大,最希望學院參戰。

只是也有一些二級巫師興趣並不高,他們知道居倫高地的目的是秘境,他們打下秘境就會停下來。

「既然這樣,那麼我下命令了。」

比爾霍夫淡淡地說道。

秘境對他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甚至比麗貝卡學院更加重要,他是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人染指秘境的。

於是接下來他公布了各人支援的地區,李奧也被分配到了一個城市,整個部署完全是以秘境為核心進行防禦。

商議了些細節,比爾霍夫說道。

「好了,其他人可走了,李奧留下。」

聽到這裡,其他人紛紛離開這裡,李奧更加心虛了,但是臉上完全沒有表現出來。

「李奧,自從上次碰到你后我就查下了你的消息,發現你是從聖尼斯大陸來的吧。」

比爾霍夫說道。

「沒錯,院長大人。」

李奧說道。

比爾霍夫關心了幾句就直奔主題:「李奧,你有沒有打算當我的學生。你是個天才巫師,我相信有我的指導你有著更加廣大的前途。」

聽到這裡,李奧感到極為驚訝。

但是他很快就搖了搖頭:「我很抱謙,我沒有打算成為任何人的學生,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是嗎?」

比爾霍夫有些惋惜,「那麼你對流沙之鱗有多少了解呢?」

「這個……沒有多少了解,我知道的全部都是從學院里了解到的。」

雖然不明白比爾霍夫什麼意思,但是李奧還是說道。

「那麼你知道你和流沙鱗可能存在著關係嗎?」

比爾霍夫說道。

李奧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你難道你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脈嗎?」

比爾霍夫意味深長地說道。

聽到這裡,李奧不由臉色大變,直接站了起來,然後一臉戒備地看著他。

這麼久以來,除了命運女巫外他是第一個能得出他身懷神之血脈的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奧低沉地問道。

「你不用緊張,其實我也是流沙之鱗的後人,我是不會害你的。」

比爾霍夫說道。

李奧的面色古怪起來,他忽然意識到,比爾霍夫可能是產生了一個誤會,他大概以為他是那些實驗體的後代,據說流沙之鱗可是調製出了一批擁有神之血脈的實驗體。

「我對於這一切並不清楚。」

李奧想了想說道。

「難道你的長輩們沒有告訴你掩飾血脈秘法,你這樣出去是很容易被人發現,然後成為一些邪神信徒的目標。」

比爾霍夫說道。

李奧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難道還有這種秘法嗎?」

「當然有,我可以教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成為我的學生。」

比爾霍夫說道。

聽到這裡,李奧猶豫了,比爾霍夫一直想當他的老師是什麼意思。

「能夠讓我再考慮一段時間嗎?」

李奧說道。

「可以,不過我希望你能夠儘快做出決定。」

比爾霍夫說道。

離開之後,李奧仍然沉思,比爾霍夫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他始終無法下定決心成為他的弟子,他有感覺,比爾霍夫對他不懷好意,而他感覺通常十分準確。

總裁的小妻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麗貝卡平原的都行動了起來。

各個家族,學派派出他們的巫師去前線集結,和居化高地同盟發起了激戰的戰爭。

李奧則和露西婭、奧菲莉婭來到了一個邊境城市,準備應對居倫高地同盟的進攻。

不過李奧完全摸不清這場戰爭的走向,雖然不知道邪神信徒為什麼會參與,但是他知道他們的參與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瑪麗的實力很強,甚至還在比爾霍夫之上。

如果比爾霍夫沒有什麼底牌,那麼他絕對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但是比爾霍夫真的沒有什麼底牌嗎?

一想到比爾霍夫的身份和秘境內的神血,李奧猜測他恐怕有著什麼可怕的後手。

來到這裡,李奧一直十分低調,只是將來犯的二級巫師打退,很少殺人,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還是有個女人專門千里迢迢跑來找他的麻煩。

朱迪絲惡狠狠地看著遠方迷霧中的城市,她的臉上就像濃酸潑過一樣,有著大量坑窪不平的傷痕,一直延伸到衣服之內,看起來如同惡鬼一樣。

身為一名美麗的女巫,她一向以自己的容貌為傲。

但是被李奧打傷之後,她身上的傷痕無論如何都消除不了。 從一個美麗的女巫變成一個人見人憎的醜八怪,這之間的落差太大,讓對李奧產生了難以置信的仇恨。

戰爭爆發后她就通過各種渠道打探李奧的消息,終於知道他在守衛這座美林城。

「朱迪絲大人,這就是我們的目標嗎?我聽說那個李奧實力還是很不錯的,已經打退了很多巫師的進攻了。」

一名頭髮花白的二級巫師說道。

「沒錯,而且他的侍女也很強,據說是一名強大的二級改造騎士。」

另外一名二級巫師說道。

「所以我才會請你們幫忙,只要你們願意幫我殺掉他,除了那些代價外,我再欠你們一個很大的人情。」

朱迪絲面目猙獰地說道。

她周圍聚集著三名二級巫師,全部都是二級巫師中真正的強者。

八卦女,咱倆沒完! 為了請這些巫師幫忙,她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沒有問題。」

朱迪絲的身份非同一般,她是居倫高地同盟最強大的家族惠勒家族族長的弟子,能讓她欠一個情的機會非常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