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陳明點頭道。

“嘻嘻,走啦,送我去上班。”林婉馨拉住陳明的手臂,道。

走出出租屋,剛下樓就看見萍姐在院裏坐着。

“嘖嘖,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婉馨啊,你說你圖他什麼,就你這身材,這長相,閉上眼找也能找個更好的。”萍姐冷嘲熱諷道。

“萍姐,你說什麼呢,再這樣我可就不理你了。”林婉馨沒好氣道。

“好好好,我不說不說,你這丫頭真是…”萍姐無奈搖頭道。

“老公,你別在意,萍姐就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饒人。”走出院子,林婉馨解釋道。

“沒事,老婆你放心,我會讓所有人都覺得我能配上你的。”陳明保證道。

聞言,林婉馨頓時一臉的欣慰。

坐上小電驢,一手攬住陳明的腰,更是將頭貼在陳明背上,看上去非常甜蜜。

陳明騎着小電驢穿着送餐服,後面帶着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一路上不知道羨煞多少人。

大地地產外。

現在正是上班的早高峯,路過的人看着這一幕,忍不住紛紛議論起來。

而林婉馨倒是沒有在意周圍人的目光,從小電驢上下來後,笑着和陳明打聲招呼,這才走進辦公樓,陳明則騎上小電驢朝遠處駛去。

忙碌一早上,到十點左右陳明這才閒下來。

坐在馬路邊,點上一根菸,拿出手機看了看股票的情況。

果然和他感覺的一樣,玉珠集團的股票今天一開盤便迎來了漲幅,這才十點鐘就迎來了一個漲停。

“不知道何經理怎麼處理的玉珠集團的股票,如果沒賣差不多應給小賺一筆了吧?”陳明呢喃一聲,道。

研究一下其他的股票,陳明便關上了手機。

就在這時,手機卻突然響起,來電顯示上不是別人,正是何東。

掛上電話後,陳明直奔閃送外賣而去。

很快,來到經理辦公室。



“來來,快坐。”何東慌忙招呼陳明道。

何東的舉動頓時讓陳明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不過他心裏也知道何東爲什麼這樣,肯定是因爲玉珠集團股票的原因。

“何經理,看你這樣應該是小賺了一筆吧?”陳明坐下,道。

“哎,別說了,當初我是想聽你的,留着玉珠集團的股票不賣,可後來我見跌的太厲害,爲了少點損失,還是拋售掉了所有股票,錢沒賺到還賠了五萬。”何東懊悔道。“要是聽你的,我現在最少能能賺兩萬多,而且我剛纔看了,玉珠集團的股票還在漲,不出意外下午收盤還能漲百分之十。”

聞言,陳明苦笑一下,也沒怪何東沒聽他的建議,人微言輕這個理他還是知道的。

“何經理,那你這次找我是…”旋即陳明道。

“我想請你幫個忙,幫我炒股。”

“何經理,這…你就不怕我把你本金都給虧進去?”

“這一次我就是沒聽你的,你看這不是虧錢了嗎。”

“我…”

“什麼都別說了,不會讓你白乾的,如果賺錢了給你百分之十的提成,虧錢了我自己承擔。”

“既然這樣,我如果再拒絕的話是不是就有點不識趣了?”

“那我就當你是答應了啊。”

“祝我們合作愉快!”

何東從沙發上站起來正色道,說着主動伸出手。

見狀,陳明也慌忙站起來,跟何東握了握手。

陳明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想要掙大錢,單單送外賣是肯定不行的。

雖然只有百分之十的分成,但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陳明,雖然我們在工作上是上下級關係,但這件事上,我們就是合作伙伴,所以你不必拘謹。”何東道。

陳明點點頭,重新坐在沙發上。

“你說這次我該買哪隻股票?”旋即何東再次道。

“這個…我看了下,達飛科技這隻股票不錯,有發展的潛力,可以購入。”陳明猶豫一下,道。

“好,那就這隻了。”何東毫不猶豫道。

“等等,何經理,這只是一個建議,另外還有其他的幾隻股票可以買呢,你就不再聽聽?”陳明道。

“當然要聽,真是沒想到我們公司竟然能出個股神,你送外賣簡直就是屈才!”何東道。

“何經理,你什麼意思?不會是想把我調到辦公室吧?”陳明一愣,道。

“還別說,這個可以有,剛好我差個助理,要不你來吧。”何東想了想,道。

“別別,送外賣自由自在挺好,坐在辦公室我不習慣。”陳明擺手道。

“行吧,既然你不願意就算了,我們還是說說股票吧。”何東笑了笑道。

陳明點點頭,然後又跟何東說了幾隻不錯的股票。

最終在陳明的分析下,何東購買了瑞芬集團的股票。

Www т tκa n C O

不過三天,瑞芬集團的股票直線上漲,增長了百分之二十多。


在陳明的建議下,何東立馬拋售手裏的股票。


十萬塊錢,三天賺了兩萬三。

最開心的人當數是何東了,他炒股這麼多年也沒有這麼快的收益。

三天就賺了他一個月的工資。

當然,他也知道,如果不是陳明,他不可能會一下賺那麼多。

按照和陳明的約定,何東直接給陳明轉了三千塊錢。

不過陳明倒是沒多要一分,說了百分之十就收取百分之十,多的全都退給了何東。

畢竟他不可能就指着這一次,後面還會有其他的機會。

看着手機裏的餘額,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算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掙得第一桶金。

同時這也算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隨後陳明送完外賣後,便直接去銀行新開了一張銀行卡,然後去證券公司來了一個戶頭,準備親自進入股市。 當天下午,陳明剛閒下來,便被何東打電話叫到了公司。

閃送外賣經理辦公室。

“來了,來來,快坐。”何東看見陳明,慌忙從沙發上站起來。

“經理,你太客氣了,我哪能受得起。”陳明苦笑道。


“就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就不用叫我經理了,叫我老何就行。”何東道。

“現在我手裏的股票已經全部出手了,資金十五萬,接下來該買哪隻股票?”何東繼續道。

“老哥,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就買仲景醫藥,但這一次不可能短時間內見到收益。”陳明想了一下,道。

“那大概需要多長時間?”何東有些擔憂,道。

“最短也需要一個月,長的話甚至兩個月,三個月,半年都有可能。”陳明回道。

“這…”何東聞言,心裏頓時更加猶豫了。

雖然陳明成功了兩次,但也不排除有瞎貓碰上死耗子的可能。

這十五萬可是他全部的家當,要是一下全都砸進去,那他可就變成窮光蛋了。

“算了,我就再信你一次,賠了反正還有工資頂着。”何東咬咬牙決定道。

“老哥,放心吧,我的感覺一直都很準,包括這次,也不會讓你失望的。”陳明笑了笑,道。

從何東辦公室離開,剛好遇見了劉主管。

經過上次的手錶事件後,劉主管雖然沒有再找過陳明的麻煩,但和陳明也並沒有冰釋前嫌。

不過隨即陳明還是率先打聲招呼。

劉主管確實怨毒的看一眼陳明,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見此,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

離開公司,陳明繼續接單,送外賣。

下午六點,陳明騎着小電驢趕到大地地產。

“這段時間都是你做飯,今天晚上我來下廚,做一桌好吃的好好獎勵你一下。”林婉馨下班出來,笑着道。

“照顧你都是我應該做的,用不着獎勵,只要你開心就好。”陳明笑笑道。

“那也得獎勵,聽我的,現在帶我去超市。”林婉馨嘟着嘴,道。

“好吧,上車。”陳明道。

不久後,陳明帶着林婉馨來到永輝超市。

在陳明的陪伴下,林婉馨買了很多東西,都是兩人平時捨不得吃的,有排骨、桂魚、大蝦…

剛纔陳明悄悄的合計了一下,就這都已經二百出頭了。

“老婆,這…是不是有點奢侈了?這麼多東西就我們兩個也吃不完啊。”推着購物車,看着裏面的東西,陳明忍不住道。

雖然他今天掙了兩千多,但那點錢他還有別的用處,現在已經不在手裏了。

“嘻嘻,告訴你個好消息。”林婉馨道。

“什麼好消息?”

“我加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