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此時,那群蝙蝠好似是受到了同一個信號一般,不約而同的對著三個黑衣人凝聚而出的靈力屏障猛然沖了過來!

然而三個黑衣人卻依然是毫不驚慌,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凝聚而出的靈力屏障攻不可破!

可是,讓他們詫異的是,就在那些蝙蝠的第一波撞擊之後,靈力屏障之上便出現了一道極為明顯的裂痕!

總裁接住,天上掉下雙胞胎 這一幕也是讓得三個人皆是有些意外,當即,其中一人便是說道:「得抓緊時間了,這群蝙蝠看起來似乎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神話版三國 然而,就在此人的話音剛剛落地的一瞬間,一群蝙蝠瞬間蜂擁而至,直接是將那靈力屏障撞擊的支離破碎!

神豪從做出選擇開始 三個黑衣人瞬間一臉驚慌之色,可此時的蝙蝠群已經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三個人咬了上去!

與此同時,石窟之外的半空之中,黑翅妖獸懸浮而頓,葉天目不轉睛的盯著石窟的入口處。

一旁的侯麟此時卻是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對著葉天問道:「你還幹什麼呢?」

對於侯麟來說,他今日能夠從那三個黑衣人的手中逃脫已經算是一個奇迹,而且還見識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幕,此時的侯麟顯然是極為激動。

可此時侯麟看著明明可以逃脫的葉天反而讓黑翅妖獸懸浮在半空一動不動,他顯然很是疑惑。

而葉天聞言,卻是頭也不回,依然盯著那石窟的入口,而後說道:「如果那三個黑衣人真的被蝙蝠消滅了,那麼,天池城怎麼辦?」

聞言,侯麟也是怔了下來,之前的他也的確想過這個問題,可是,隨著後來的三個黑衣人的進攻越來越猛烈,侯麟也直接是忽略了這個問題。

然而此時想起來,葉天所說的確在理,現在看來,自己和葉天的確是脫險了,可是,那群蝙蝠如果真的如傳說中那般厲害,如果那三個黑衣人真的沒有消滅它們,那麼,它們豈不是又要禍害整個天池城?

「那,依你的意思呢?」

侯麟此時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葉天,如此問道。

葉天聞言,終於是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侯麟,而後沉吟了片刻說道:「我們不能讓那群蝙蝠為所欲為!必須遏制它們!」

「如何遏制?以你我的實力?」

侯麟聞言,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說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一個疑問。

而葉天聞言,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它們,是我放出來的,所以,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再度禍害天池城,趁它們現在還沒有出來,你先離開這裡吧,剩下的事,交給我。」

聽到葉天此時所說的話,侯麟臉上卻是湧現出一抹凝重之色,片刻之後,侯麟便是一臉堅毅的咬了咬牙,而後說道:「我原本以為,如今的天池城早已經物是人非,我再也遇不到一個能真正交心的朋友,可是,你的出現讓我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然而當我看到你作出方才打開石窟封印那個決定的時候,我又認為我錯了,原來你也是一個自私的傢伙!」

面對侯麟此時所說的話,葉天也是笑了笑,而後再度說道:「是啊,對於自己的性命,我一向都很自私!」

而侯麟此時卻是沉默了下來,他的目光看了看那洞口,而後再度看向葉天,旋即再度說道:「葉天!雖然你我多年不見,今日初見,可根據你方才作出的幾個決定和判斷,我相信你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從今往後,無論你作出什麼樣的決定,我一定支持你!包括現在!」

葉天疑惑的皺了皺眉,看著侯麟這一會兒一個模樣的樣子,也是有些不解,不過看著侯麟臉上那抹認真之色,葉天也知道,侯麟所說並不是假話。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呵呵,好,我知道了,你現在趕緊離開吧,不然等它們出來了,會有危險。」

侯麟再度怔了怔,而後再度一臉執著的說道:「你沒聽懂我的話嗎?我認了你這個朋友,自然要和你一起出生入死!更何況,你現在要做的是守護整個天池城,即便我沒有那個實力,可是能盡些微的綿薄之力,也算是無愧於自己和你了!」

「你是說,你要和我一起對抗那些蝙蝠?」

葉天當即也是有些詫異的皺了皺眉問道。

侯麟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異常肯定的點了點頭! 沐靈夕聽到這裡,倒是聽明白了,看來自己想要想要獲得晉陞,還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呢,那這樣她還要多久才能達到印記長成的等階呢?

「看來也只有先試試了,你還是先跟我講講你們靈獸族的印記長成到底是怎麼個晉陞法吧!我按照你們的方法試試看。」

影琦見沐靈夕真的想要嘗試,也是正了正神色,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們靈獸族的印記長成是分為三階九等的,一階是幼兒期,二階是青稚期,三階就算是長成期了。」

「每個等階又分為三等,分別是初等中等和高等,到達高等之後經過一次成功的困難歷練之後,就算是進階成功了。」

「每個等階所需要的修為和歷練次數是不同的,同時歷練的難易程度也跟歷練的次數相關,程度困難的歷練,也許只需要幾次就可以晉陞等級,但是程度簡單的歷練可能就需要更多的次數來滿足了。」

「至於修為,一般都是上升一期為一等的,所以,按照主人的修為,若是在我們靈獸族,已經是一階中等的程度了。一般幼兒期,無論多麼簡單的試練,只要成功一次,就會達到晉陞要求的。」

影琦仔仔細細的說了一大堆,聽的沐靈夕是茅塞頓開。

原來是這個樣子的,會不會是之前她的那次擊殺雷犀的試練任務沒有完成,所以,自己才一直沒有晉陞嗎?

想到這裡,沐靈夕覺得自己有必要,儘快將之前沒有完成的那次擊殺雷犀的試練再試一次。

這一次沒有林欣兒的打擾,想要完成完任務,估計會很簡單。

「既然這樣,我也算是清楚了,至於你叫我少主人的事情,在還沒有證實我的身份之前,我是不會認可的。」

沐靈夕在聽過影琦所說的這些之後,覺得自己的身份雖然很有可能就是影琦所說的那樣,但是她卻不想就這樣承認。

畢竟影琦所說的靈獸族,到底抱有的什麼目的,她根本就弄不清楚。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承認,不管他們有什麼目的,至少現在為止,是沒有辦法強迫自己的。

影琦知道沐靈夕不可能僅憑自己一人之言,就相信他所說的話。

但是他們本來就什麼都不求,只想安心的待在少主人身邊,完成自己獸靈族的使命。

所以,衷心不是用來說的,而是用行動來表示的。

他相信,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而且這麼多天相處下來,沐靈夕對自己的態度,哪怕只是一個陌生人,她都能如此的悉心照顧,想來以後,更是不會辜負他們靈獸一族的追隨。

「少主人不用擔心,我們靈獸一族千百年都等了,現在已經找到了少主人,我們已經很知足了。」

沐靈夕見影琦並沒有聽自己的話,還是在叫自己少主人,頓時不高興的說道。

「既然我還沒有承認,那麼你就不能再叫我少主人。況且,你們靈獸一族到底是什麼樣的種族,我也不了解。」 「既然我還沒有承認,那麼你就不能再叫我少主人。況且,你們靈獸一族到底是什麼樣的種族,我也不了解。」

「不過聽你剛才所說的話來看,你們種族的身份,並不能暴露於人前。」

影琦聽到沐靈夕所說的話后,也是一怔。

他們獸靈族因為擁有著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天賦,早在千年之前,他們獸靈族的天賦技能被人發現之後,就遭到了殘忍的奴役與殺害。

現在,若是因為他們的關係,給少主人帶來災禍,他們豈不是成了天大的罪人。

想到這裡,影琦略一思索,抬起頭對沐靈夕說道。

「那影琦以後還是叫少主人姐姐,總之,影琦是一定要待在少主人身邊保護少主人的。」

「至於靈獸族是什麼樣的種族,影琦這就對少主人細細說來。」

沐靈夕知道自己估計是趕不走影琦了,就算她強行將影琦趕走,他們肯定也會想盡辦法跟著她的。

所以,還不如就將他留在身邊,到時候有什麼事情她也能提前發現端倪。

見影琦一臉衷心的樣子,沐靈夕倒是對他口中所說的靈獸族,來了興趣。

「那你就說說你們靈獸族吧!我倒是很好奇,你怎麼能隨心所欲的控制動物的行為的。」

影琦見沐靈夕並沒有提出要要趕自己走的話,心中頓時放心下來。

「少主人若說我能隨心所欲的控制動物的行為,倒不如說我是他們的帝王。」

「我們獸靈族從上古時期開始,就憑藉著自身與動物的親和力,自成一族。」

「然而我們獸靈族是比較崇尚自然的,內心並沒有什麼爭鬥欲,在上古時期那樣紛雜的亂世中,我們隱蔽於一處秘境之中,並不過多的與外界交流。所以才能在上古大亂中得以生存並維繫至今。」

「但是獸靈族的天賦,也在血脈延續的過程中遺失了很多,現在,我們也只是擁有著那最純粹的與動物之間的親和力而已。」

「任何動物在接觸我們獸靈族的時候,都會感受到發自身心的崇拜和臣服,所以,在守靈族散發天賦技能的時候,獸靈族就是周圍所有動物的王者。」

「上一次少主人在楓源嶺中遭遇雷犀群的時候,我就想要施放技能,但是少主人卻一直緊緊的將我困住,所以,我並沒能及時的制止那些雷犀群。」

「而且,當時雷犀群被一個女人,用避龍水給驚了群,正瘋狂不已。以我現在的能力,就算是釋放了,估計也起不到多大效果。」

沐靈夕聽到這裡,不由得疑惑出聲。

「那你現在的等階是什麼!又能控制多大的動物?」

影琦想了想自己的能力按照沐靈夕的理解該怎麼形容,這才開口說道。

「我現在按照這裡的等階計算的話,也只是地階子靈高級而已,所能驅散的動物,也只是牛馬之類那樣的體形。再大的話就不知道還能有多少效果了。」

聽到這裡,沐靈夕簡直都要驚嘆了。

這簡直是要逆天的天賦技能啊! 看到侯麟如此堅定的樣子,葉天也是有些意外,而後便是說道:「你可知道,以那三個黑衣人的實力都無法奈何得了那群蝙蝠,更不要說我們兩個!說句不好聽的,或許我此時做出的這個決定,和自殺沒有什麼區別!」

傲嬌總裁暖暖愛 「既然是朋友,自然要同生死共患難!」

侯麟卻是微微一笑,而後毫無懼色,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葉天見狀,也是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既然如此,咱們便竭自己所能吧!」

侯麟也是點了點頭,而後也是一臉堅定的再度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石窟的入口處。

葉天和侯麟二人此時也發川藏小心,沒有看到那些蝙蝠出來,二人也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而黑翅妖獸在恢復之後,此時體力也還算充盈,支撐著兩個人在半空之中也是沒有絲毫的問題。

葉天和侯麟兩個人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那石窟的入口處,良久之後,葉天終於是看到裡邊猛然竄出一個黑衣身形!

見狀,葉天臉上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而與此同時,侯麟也是對著那石窟入口看了過去。

此時此刻,葉天和侯麟兩個人盯著那躥出來的黑衣身形,片刻之後也是發現,此時的黑衣人顯得極為狼狽,似乎是被追殺一般,整個人看起來也完全沒有了方才在洞內的那股囂張氣焰。

果不其然,在片刻之後,葉天便是聽到了一陣極為震耳的轟隆隆的響聲,而後便是看到,在那石窟的入口處,此時猛然飛出一大群黑色的蝙蝠!

那些蝙蝠此時似乎已經可以非常熟練的飛行,看起來也完全沒有了之前那般生疏的模樣。

葉天此時心中非常糾結,一方面希望面前的這個黑衣身形能夠消滅那些蝙蝠,可另一方面,一旦黑衣人真的戰勝了那些蝙蝠,那麼接下來,自己豈不是要再度面臨危險?

心中這般想著,此時的葉天也是徹底凌亂了起來。

可片刻之後,葉天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在那群蝙蝠的圍攻之下,原本三個黑衣人,此時卻只跑出來這一個,其他兩個顯然是沒能從蝙蝠的嘴裡逃脫。

想到這裡,葉天已經是可以確定,即便此時這個黑衣人成功的跑了出來,可依然是躲不過那群蝙蝠的圍攻!

當即,葉天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雖然說那黑衣人無法消滅那群蝙蝠,可對於葉天來說,能夠躲過那黑衣人的追殺,顯然也是一樁好事。

至於接下來自己會不會死在那些蝙蝠的嘴裡,葉天倒也不那麼在乎了,畢竟那些蝙蝠是自己決定放出來的,既然如今沒有人能夠制止得了那些蝙蝠,那麼自己當然要嘗試一下。

即便最後的結果是於事無補,可葉天也絕對不會看著那群蝙蝠接下來為所欲為的危害整個天池城!

心中這般想著,此時的葉天仍然是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看著那黑衣人和一群蝙蝠。

不出葉天所料,片刻之後,那群蝙蝠便是轟然而上,對著那黑衣人蜂擁而上!

面對一群蝙蝠的圍攻,此時的黑衣人顯得極為驚恐,原本不知道這些蝙蝠的厲害,此時見識到了這一幕,卻已經是為時已晚。

此時的黑衣人似乎也是忘記了凝聚靈力屏障,也或者是說黑衣人已經非常清楚,即便他凝聚出靈力屏障,也是起不到絲毫的效果!

葉天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群蜂擁而上的蝙蝠,而那黑衣人也似乎是連發出一聲慘叫的聲音都來不及,便是直接被那群蝙蝠掩蓋而去。

葉天此時也是極為震撼,雖然葉天不太清楚那黑衣人的實力,可畢竟自己的實力遠遠不如他。

而現在,看著黑衣人如此沒有還手之力的被那群蝙蝠圍攻,葉天自己自然也是極為緊張。

因為說不準,不用多長時間過後,葉天便會和那個黑衣人一樣……

一群蝙蝠一鬨而散,似乎它們只是在這裡停頓了片刻的時間而已,然而當它們哄散之後,葉天卻是看到,地上之剩下了一具森森白骨!

當即,葉天便是不由自主的感覺到自己的後背襲上一股涼意!

然而此時的侯麟卻是緊皺眉頭,而後看著那群再度進入到石窟之中的蝙蝠,旋即對著葉天說道:「不對呀!」

聞言,葉天也是有些疑惑的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侯麟,而後問道:「怎麼了?」

「相傳,這些蝙蝠不是晝伏夜行嗎?怎麼現在大白天的,它們竟然也敢出來?蝙蝠一向不是最怕陽光的嗎?」

侯麟此時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天,說著還不忘抬頭看了看天空之上的烈日。

而葉天聞言,也是反應了過來,而後也是抬頭看了看此時極為刺眼的陽光,然而卻只是疑惑的搖了搖頭。

對於這群蝙蝠,葉天也只是聽一些老前輩們提起過,然而關於更多的細節,如今已經過去了上千年,只怕知道的人也少之又少。

不過,侯麟方才的話倒也的確是給葉天提了一個醒。

此時的葉天猶如是恍然大悟一般,猛然將目光轉向了侯麟,而後說道:「你說的沒錯!蝙蝠一向害怕強光和火焰!」

「啊?」

然而此時的侯麟卻是有些疑惑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因為侯麟看著葉天那恍然大悟的樣子,卻是完全不知道此時的葉天想要幹嘛。

而對於葉天來說,心中已經是i非常清楚,自己如今釋放而出的靈力能量呈青色,而且有著極高的溫度,說不定,這一點會對那群蝙蝠有所克制呢!

想到這裡,葉天當即便是有些坐不住了,整個人也是緩緩從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站了起來,躍躍欲試。

然而侯麟卻是上前阻攔道:「還是小心一些為好,這石窟被封印了上千年,然而那群蝙蝠依然能夠在裡邊繁衍生息,足以見得它們的生命力有多麼頑強!」

葉天此時也是一臉的凝重,然而心中既然已經想出了一個可能有效的辦法,葉天也是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不管結果如何,你都不要下來!不然我釋放出來的能量可能會傷到你!」 聽到這裡,沐靈夕簡直都要驚嘆了。

這簡直是要逆天的天賦技能啊!

怪不得千年之前,獸靈族會遭到世人的奴役和屠殺了。

若是誰能得到一個獸靈族的奴僕,那豈不是說,只要帶著獸靈族往深山裡一走,他們想要什麼都能得到了。

而且,原本的那些凶獸都不敢再來攻擊他們,更要聽從獸靈族的指揮做事。

這麼一來,什麼前途啊!名利啊!不都有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反倒是有點同情起這些獸靈族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