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饒命啊。」

聽到弗利薩的話,隊長基鈕頓時臉色大變,嚇得一臉的驚慌。

而他的手下,除了吉斯還是一臉的痴獃,其他的幾個隊員,利庫姆,巴特,古爾也是駭然色變,神色中滿是恐懼之色。

他們紛紛跪地,磕頭求饒,不斷地哀嚎了起來。

但是,弗利薩的臉上卻不為所動,他的猩紅色的眼眸中透出一抹冷酷與無情。

微微抬手,弗利薩的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他手掌伸出,對著利庫姆,吉斯,古爾多,巴特四人手指微微一動,頓時,就見到這四個人一臉慘叫的身體緩緩地騰空,飄在了半空之中。

「不要啊大王,我還不想死!」

「大王,放過我吧,我可是一直對您忠心耿耿。」

「隊長救我。」

隨著一聲聲的慘叫傳來,這漂浮在半空中的四人,隨著弗利薩的手指屈動,手掌一合,四個人的身體頓時猶如被充了氣的氣球一樣,直接爆炸開來,身體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瞬間,屍骨無存。

「這,這。。。。。」

獃獃的看著自己的四個手下被弗利薩處決,基鈕的神色驚駭欲絕,他不斷地對弗利薩磕頭,唯恐自己也落得這個下場。

弗利薩負手而立,此時的他,神色平靜,彷彿剛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如同捏死了幾隻蒼蠅一樣。

只有此時空氣中淡淡瀰漫的血腥味可以看出,剛才,這裡發生了一場殘殺。.. 「這就是辦事不利的下場,知道嗎,基鈕~!」

淡淡的掃視了嚇得目瞪口呆的基鈕一眼,弗利薩甩動了一下尾巴,撣了撣手,神色冷漠的說道。

「我知道了,大王!」基鈕此時低著頭,神色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緊張。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就算是你,我也會毫不留情的抹殺掉,基鈕,記住,沒有第二次了,在我這裡,不允許失敗者~。」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弗利薩猩紅色的眼眸中,閃過冷漠和無情,隨著他的話音一落,他身上的殺氣忽然沸騰了起來。

這股濃烈的殺氣鋪天蓋地,猶如凜冬之怒,基鈕首當其衝,在這股殺氣的威壓之下,直接五體投地,渾身都不能動彈。

「大王,我知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辦事。不會再讓您失望了!」

基鈕磕頭如搗蒜,不斷地哀求,苦苦的磕頭求饒。

終於,在磕了差不多一百個頭,直到基鈕頭皮磕破,弗利薩才收回了身上的氣息,

「哼,這次就先饒你這一次了。」

「基鈕,先把你身上的傷治一治,之後,陪我一起去那美剋星,接下來,你有很重要的任務要去做~!」弗利薩目光冷漠的看著基鈕,淡淡的說道。

「多謝大王。這次,我保證完成任務~。」基鈕此時不斷的對弗利薩磕頭感謝,鼻涕眼淚橫飛。

「好了,起來吧,你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真是給我丟人。」

弗利薩不屑地看著基鈕,他嗤笑一聲,冷聲哼道。

「弗利薩大王,那個叫做楚河的地球人,就這樣先不管了嗎?要不要我排一萬精兵直接滅殺地球~?」

弗利薩的得意手下,多多利亞,此時,突然湊到弗利薩跟前,眼中閃過不甘之色。

多多利亞和尚波作為弗利薩的左膀右臂,兩人可以說,共事多年,他們稱兄道弟,狼狽為奸,關係已經好的不能再好。

現在,見到尚波竟然不明不白的死了,這讓他很受打擊,多多利亞眼中閃過一絲仇恨,心中頓時生出想要為尚波報仇的念頭。

但是此時的弗利薩,卻直接搖了搖頭。

「現在,去那美剋星,才是最重要的,至於其他的一切的事,都以後再說。」

「放心,尚波的仇我不會忘記,這個楚河,以及地球,我已經記住了,接下來的摧毀目標,就選擇是這裡了,我會親自出手,把那個叫楚河給挫骨揚灰。至於地球,就以最便宜的價格賣掉好了~」

弗利薩一心想要去那美剋星去詢問龍珠的消息,對他來說,求得長生不死的身體才是第一位的,至於其他的,暫時都要靠邊站。

多多利亞見此,頓時就不敢說什麼了。

他很了解弗利薩,知道一旦做出決定,就沒有人可以改變他的想法。

就連他的父親,甚至他的哥哥,都不行。

這就是弗利薩,自大,而又一意孤行。

很快地,弗利薩的宇宙飛船再一次的起飛了,目的地不變,繼續向著那美剋星前行。

。。。。。。。。。。

而楚河,在這之後,日子也開始忙碌了起來,他暫時放下了享樂的生活,又開始進行了修鍊。

一邊在修鍊的同時,他也一邊在訓練貝吉塔。

王牌囂妻之許愛向暖 這樣,一邊提升自己的武技,在教授貝吉塔的同時,他也感覺,自己對力量的感悟,也精進了不少。

之前,一直在訓練貝吉塔的身體,貝吉塔這些都做得很好,可以說,完全的是讓楚河感到喜出望外。

因為,為了變強的貝吉塔,實在是太努力了,楚河還沒有見過,比貝吉塔更努力的人。

和貝吉塔相比,楚河感覺,自己簡直懶惰的不行。

現在,貝吉塔所欠缺的,就是對於氣的掌握和控制了。

在這方面,貝吉塔之前一直按照賽亞人的戰鬥方法,可以說,完全的只是依靠著身體力量的本能以及戰鬥經驗來戰鬥。

一點也沒用運用過氣的技巧和控制氣的強度。

而在這方面,地球上的力量程度雖然不高,但是,在對氣的運用和掌握上,卻是遠遠領先地球以外的人。

最為明顯的對比就是,其他星球的人,身體的能量外泄,氣息根本就隱藏不住,隨便用個探測器,就能檢測出戰鬥力的多少以及氣息的位置。

但是,如果掌握了對氣的運用和控制,便可以隨心所欲的調節自己自身對氣的控制,可以隱藏自己的能量,讓別人探測不出戰鬥力的大小。

而且,任何的機器也無法通過檢測能量來探知自己的位置行蹤了。

剛一接觸如何運用氣,貝吉塔可以說,簡直是驚訝的不行,

他是萬萬沒有想到,地球人竟然已經把如何運用體內的氣開發到了如此高深的程度。

氣的學習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好在貝吉塔天資非常的出色,在學習如何運用氣這方面,擁有很高的接受程度,在短短的一天之內,就已經初窺門徑,實力相比之前,可以說,又提升了一大截。

可以說,如今的貝吉塔,戰鬥力雖然是二十萬,但是,在完美的控制了體內氣息,熟練地運用氣的情況下,他可以爆發出超越這二十萬戰鬥力的戰力。

這就是掌握了氣的運用的好處。

戰鬥力越是強大,這種優勢,就越是明顯。

貝吉塔可以說,完全的體會到了這一招的好處。

此時,身在重力室中,他已經可以在一百倍的重力下行動自如而呼吸不亂了。

楚河在重力室中,可以說,和貝吉塔戰鬥訓練了無數次。

雖然每次都是壓低了自己身的氣,但是,越是和貝吉塔交戰,他越是能夠感覺到貝吉塔實力的與日俱增。

果然,不愧是賽亞人一族的王子,潛力無限,難怪貝吉塔一直提防著貝吉塔,害怕他成長起來。

因為,貝吉塔真的給人一種此子斷不可留的感覺。

不過,對此,楚河則是不在意。

因為,貝吉塔越是強大,對他來說,幫助也是越大。

因為,此時的貝吉塔,無論是從外在,還是從身心,都完全的臣服於楚河了。

可以說,貝吉塔對楚河,已經完全的言聽計從。

就好像是真正的臣子對皇帝的那種臣服。

楚河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王霸之氣的影響。

不過,他已經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一言一行,對貝吉塔來說,都好像有著威懾之感,這種情況,讓楚河頓時想到了,是不是因為自己的身體是遠古賽亞人之軀的原因。

要知道,這遠古賽亞人,就彷彿賽亞人的先祖一樣的存在,是真正的一族之皇。

這可不像是貝吉塔王那種族群的首領一樣,而是在血脈上的高貴,是真正的血脈上的王者。

所有的賽亞族人,從一出生,便從靈魂深處,印刻上了血脈的基因,而遠古賽亞人,正是這之中的皇族。

楚河在冥冥之中,是有這種感覺得,賽亞人族群對他的臣服感,彷彿印刻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一樣。.. 翌日,楚河突然得到了北界王的傳訊,讓他前往北界王星,說是有大事發生。

北界王這老小子,現在是一有事,就想要麻煩楚河,尤其老是讓他去參加各個界王星之間的比武大賽。

參加了好幾次得楚河,對此已經有些毫無興趣了,因為,對手都是在是太弱了。

對他的修鍊根本起不到什麼幫助。

不過,這一次,界王說,並非是要讓他參加比武大會了,而是有別的事情。

於是,這幾日閑來無事的楚河便給了北界王一個面子,再一次來到了北界王星。

前腳剛一邁入北界王星狹小的地界,就見到等待多時的北界王,看到自己一臉大喜的樣子。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楚河啊,最近,北銀河可是有大事要發生啊,我剛才在探查下屆之時,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弗利薩好像正在尋找七龍珠,而且,就在剛才,我得到了那美剋星大長老的求助信息。」

「那美剋星?」

問言,楚河心中一動,瞬間就想到了,是不是弗利薩已經抵達那美剋星,開始殘殺娜美剋星人,並尋找大長老,逼問龍珠的那段劇情開始了。

果然如楚河所料,此時的北界王,告訴楚河,弗利薩,就在一天前,抵達了那美剋星,為了逼問這個星球上龍珠的消息,已經殘殺了數百名娜美剋星人。

這些娜美剋星人面對弗利薩的逼問,恐嚇,全都誓死不從,沒有一個人透漏消息,所以,弗利薩現在是越發的心狠手辣,每到一個村落,就留下了大片的屍體,

娜美剋星人是個愛好和平的種族,而且,人丁在宇宙中,是極其的極少的存在,面對弗利薩的威脅,娜美剋星人已經面臨到了滅族的威脅。

在如此種族存亡之跡,大長老深知在這個宇宙間,還有界王這一層面的管理者,於是,就用他的天賦能力,向北界王發送了求救信號。

如果是其他的事,或許,北界王或許能夠幫助他,但是,現在所面對的,是號稱宇宙帝王的弗利薩,界王雖然地位尊貴,但是,本身的戰鬥力卻是極其的有限,戰鬥力甚至還不如弗利薩手下的小兵厲害。

所以,本來,界王是愛莫能助的,只能將這條求救信號視而不見,但是,現在,在他的麾下,有了楚河。

楚河的實力,即便是北界王,也有點看不透深淺。

雖然,他看得出來,楚河現在的實力和弗利薩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有著感覺,楚河一定能夠打敗弗利薩。

雖然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來而來,但是,北界王卻相信自己的這個感覺。

他看人,一向是很準的。這一點,他很自信。

於是,他想要楚河拯救那美剋星,挽救這場發生在北銀河的危機,順便,剷除掉弗利薩這個所謂的宇宙帝王。

聽完了北界王的敘述,楚河的心中已然瞭然。

對於此時,楚河可以說,是直接點頭答應了。

對於打敗弗利薩這件事,可以說,楚河已經是期待了很久了了,就是沒有一個合適的機會。

而現在,這個機會,就來了。或許,許久沒有突破的實力,在和弗利薩這一戰中,會有一個極大的突破。

夜夜纏綿:顧少惹火上身 也許,會成功的超越身體的極限,在戰鬥中突破到超級賽亞人的境界。

對於能夠變身成為超級賽亞人,楚河可是已經期待了很久很久。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弗利薩繼續為非作歹的,弗利薩這個宇宙帝王,只是外強中乾,就像那秋後的螞蚱,他蹦躂不了幾天了。」

楚河自信的一笑,言語之中,透出了無比強大的自信。

「好好好!楚河,我相信你,如果,這次能夠除掉弗利薩的話,那就是大功一件,。我一定會上報大界王大人,讓他給你好好的獎勵。」

「大界王的獎勵?」

想起在原來劇情之後,悟空和排骨飯在地府比武大會,為了大界王這個莫須有的獎勵,打的你死我活,筋疲力盡,最後只是空歡喜一場,楚河的心中便沒有了絲毫的興趣。

「那真是太好了。」

不過,他的臉上,卻還是一副高興的樣子,一臉期待的說道。

回到了地球,楚河便開始進行去往那美剋星前的準備了。

仙豆,是一定要的,因為有著生命之樹的存在,楚河幾乎已經可以無限制的生產仙豆了。

雖然有了仙豆,但是,必要的美食還是不可少的,楚河又帶上了不少的美食膠囊。

還有各種衣服,房屋膠囊,以及其他的雜七雜八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楚河是要去那美剋星旅遊呢?

其實,除了仙豆,其他的東西,楚河都不是給自己帶的。

這些,自然都是為了那些娜美剋星人,經過弗利薩的摧殘之後,那美剋星必然會滿目瘡痍,而楚河所提供的這些,自然,都成了保障。

楚河去一趟那美剋星,也不自然不會白去,他也想著趁此機會,收復那美剋星人。

這就是雪中送炭了,在那美剋星生死存在之際,它帶來的這些,無疑會得到娜美剋星人心中的感激。

或許,培養一下,以後,成立一個超級娜美星人軍團,楚河的麾下,實力便又大增了。

楚河的這種,把全宇宙有戰鬥力的種族,都劃分到自己的麾下的這種想法,越發的蠢蠢欲動了起來。

也不知道這次去那美剋星要待多久,按照慣例,楚河先去和布瑪打了一個招呼。

「阿河,一定要平安歸來啊。」

雖然,楚河並沒有告訴布瑪,他是要去幹什麼,但是,每一次只要外出,布瑪就會說這一句話,就好似一個妻子在祈禱遠行的丈夫平安一樣。

而楚河則是給了布瑪一個溫柔的笑容。

「放心好了,我是誰?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傷到我。」楚河他伸手摸著布瑪白嫩的臉頰,輕輕地摸著藍色的髮絲,柔聲道。.. 布瑪雖然心中牽挂無限,但是,她從來都是一直無條件的支持著楚河的決定,不會給他任何的後顧之憂。

她一直默默地等待,每次,當楚河回來的時候,布瑪就會端上一杯熱茶,溫柔的說一句歡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