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舒接著說:「我知你本想將她培養成下一任月帝,她也的確不錯。但她的宿命已定,還好你另有兒子,現在培養也不遲。」

「不行!既然提前知道宿命,那就是用來打破推翻宿命的。父帝,一定會有辦法的!」月江離握拳黑了臉。

他雖然沒有盡職盡責,沒有陪月千歡和月瀾星長大成人。甚至他們的過去都悲慘難言,但他愛她們的心從未變過!他們是他的孩子。 龍雪只是臉紅的站在原地,並沒有回答林辰的問題,只是一直看著林辰拉著自己的那隻手。

林辰尷尬一笑,連忙放開了龍雪的手,「咳咳,龍秘書,我們走吧,去辦公室等老大過來。」說完林辰就朝著電梯走去。

龍雪在原地獃獃的看著林辰的背影,一時間陷入了迷茫,就在剛才林辰拉著她的手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了,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現象。

「唉,龍秘書,你呆著幹嘛?不一起上去?」林辰走到電梯旁邊,按開了電梯,回身居然看見龍雪還呆在原地。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額~啊……來啦來啦。」龍雪的臉更紅了,小跑到林辰身邊,「林先生,你那個電梯是員工電梯。」然後指著另一個有電梯說到:「這邊這個才是總裁專用電梯,電梯只有專門的卡才能刷開。」說完龍雪掏出一張卡,過去把電梯門刷開了。

林辰和龍雪走進電梯,龍雪按了一個32層的按鈕,然後電梯門緩緩的關閉了。

「龍秘書啊,為什麼要弄一個總裁專用電梯啊,為了凸顯王浪的身份嗎?」林辰有點疑惑了,你丫弄個總裁專用電梯是想幹嘛。

歡喜冤家:邪惡首席,我不要 龍雪笑了笑,「是這樣的,我們總裁喜歡安靜,所以整個32層都被用作總裁辦公室使用。」

老大喜歡安靜?真的假的,我怎麼不知道他喜歡安靜啊,難道………林辰意味深長的看了看龍雪。

看到林辰的眼神,冰雪聰明的龍雪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林先生,我們總裁夫人經常會來探班,所以我們總裁才把第32層改成了辦公室。」

我去,以老大的德行,不會主動去拈花惹草,不過被人誘惑的話就難得說了,母暴龍應該知道老大這個德行,所以才會經常來探班。

不過他丫的你也用不著把一整層樓都弄成辦公室吧,這算是一種另類的炫富嗎?

很快,電梯就來到了32層,電梯門一打開,林辰就看到了這一層樓十分的空曠,走出去看了看,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老大這是幹啥呢?怕老婆也不能這麼做啊。」

只見整個32層除了承重梁,就只有兩個房間。簡直就是一種浪費…不對,是敗家。

只見龍雪推開了其中一間房間的門,然後對林辰介紹到:「這就是我們總裁的辦公室,隔壁那一間是總裁休息的房間,他有時候工作忙到深夜,太累了就在隔壁休息。」

林辰走進王浪的辦公室,呦呵,布置還不錯,什麼瓷器啊書畫啊裝飾在四周的牆壁上。隨便找了一個插座,拿出數據線就把自己的手機插著充電,看著慢慢上升的電量。林辰覺得充電手機真的沒啥用處,要是以後又像這次一樣沒電就尷尬了。

想了想,林辰還是決定問問系統那兒有沒有不用充電的手機。「系統,你那兒有沒有不用充電的手機啊?」如果有的話就直接買一個,免得以後需要充電,太麻煩了。

「有。」系統的回答還是一如既往的簡潔。

「給我來一個,要好看一點的啊,最好是你自己生產的黑科技,別給我弄個次品或者給我弄個大哥大就不好說了。」

林辰還真怕自己不要求樣式,到時候系統直接給自己弄一個大哥大。不要懷疑,這種事情系統完全乾的出來。

「兌換成功,已發貨。」

林辰直接把自己正在充電的手機給拔了下來,然後取出手機卡。就把手機扔給了站在自己後面的龍雪。

腹黑總裁:愛你入骨 龍雪接過手機一臉懵逼,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林辰,然後詢問道:「林先生,你這是?」

「沒什麼,就是我不想用這個手機了,換了一個新的,這個送給你。」說完林辰就從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拿出了給系統兌換的黑科技手機。

林辰沒想到的是居然有手機盒裝著的,本來以為就一個手機而已。

打開手機盒拿出了手機,林辰隨手把手機盒放在地上,然後把手機拿在手裡。仔細的觀察著手機,林辰不由得給系統點了一個贊,這手機薄薄的機身,裁剪的比例恰到好處,背面是一副星空圖的裝飾,機身低端有一個水印的萬界交易城的logo,看上去十分的迷人。

把手機拿在手裡把玩了半天,讓林辰尷尬的是他居然沒有找到開機的按鈕。因為整個手機就是一個完美剪切的長方體盒子。連攝像頭都沒有外凸,而是剛好和手機背面平整。

「系統,你這手機不會是假的吧,一個按鈕都沒有,他丫的連卡槽都沒有,我怎麼用啊?」林辰也算是無語了,這個手機可以說沒有一點瑕疵,就是自己不會用。

「請宿主自行摸索。」

我……想了想林辰還是忍了下來,以系統這尿性,自己就算把天說塌了都是白搭的。

這時候林辰看到了自己隨手放在地上的手機盒。林辰不由得回過神來,「對哦,一般來說買手機都會配備的有說明書的。」

拿著手機盒,林辰翻了一下,可是讓林辰鬱悶的是,他沒有發現說明書,而是找到了一個U盤形式的東西。

難道這是說明書?林辰看了看手裡的U盤,直覺告訴自己這就是說明書。

林辰想了想,然後來到了王浪辦公室的電腦前,估計是有時候為了方便,王浪的辦公室里有兩台電腦,一台台式的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林辰按了一下台式電腦的開機按鈕,還別說,這電腦配置挺不錯,兩秒極速開機。

把U盤插進了電腦里,林辰本來期待著能自己能拿到手機的使用說明,可是讓他懵逼的是,只見電腦屏幕一閃,然後直接死機了,問題是不知道哪兒出問題了,居然開不了機,也重啟不了。

拍了拍電腦,林辰無奈的說到:「別啊,兄弟,你怎麼能這樣,剛才還說你配置好,你怎麼就死機了。好歹也給我把東西讀取出來啊。」

林辰看了看旁邊的筆記本電腦,想了想,然後直接開了機。同樣的,也是兩秒極速開機。林辰先打開網頁,隨便下了一個大型的遊戲軟體,兩分鐘不到就下完了,然後他試著運行了一下,沒有絲毫的卡頓。

關閉遊戲,林辰把U盤插入了筆記本電腦里,可是還是和台式機同樣的命運,只見筆記本電腦屏幕一閃,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系統,這是咋回事兒,讀不出來我怎麼用手機啊?」林辰已經知道了,這U盤絕壁有問題,這兩台電腦都是頂配的,玩大型遊戲都沒問題,插一個小小的U盤就沒,這U盤是有毒吧。

「宿主使用的電腦配置太過低級,請換取高級配置的電腦再行讀取U盤。」

「這電腦配置還算低級,那我上哪兒去找一台高級配置的電腦啊?」 侯門嬌,神醫庶妃 林辰敢確定,王浪使用的這兩台電腦在整個藍星範圍內都算是高級的了。(好多人說祖星太難聽了,所以這兒和以後都用藍星。)

林辰的話音剛落,就看見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塊虛擬面板,上面林列這許許多多的電腦。只聽見系統說到:「系統提供電腦售賣。所售賣的所有電腦均能讀取宿主的U盤。」

「我…….系統你這是打包甩賣吧?手機我不要了,你收回去吧,大不了一會兒我去多買幾個充電寶。總比兌換你的電腦划算。」林辰不由得感嘆了一下,他丫的系統越來越精了啊,還學會捆綁甩賣了。

「本系統不提供任何退貨服務,一經交易,概不退款。」

……林辰無語了,「好吧,你是大哥,你牛逼,聽得你,給我來一台你最便宜的電腦吧。」

「兌換成功,已發貨。」

「系統,一台最便宜的筆記本電腦你買1萬兌換點?你這不是坑人嗎?」手機要一千兌換點自己還能接受,可是你丫的電腦就直接飆升到了一萬兌換點,你這不是坑爹嗎?

系統還是老脾氣,直接沉默,對林辰的問題視而不見。

好吧,自己居然被系統套路了。他丫的以後給系統兌換東西得注意一點了,要不然啥時候自己被賣了都不知道,還高高興興的為系統數錢呢。

拿出給系統兌換的電腦,林辰直接打開了機,結果系統的電腦更給力,自己才按了一下開機鍵,電腦就打開了。

把U盤插進了電腦,然後開始讀取U盤的信息,果然,U盤內的信息正是手機的使用說明。林辰就這麼默默的看著電腦上讀取到的信息。

而被他一直忽略的龍雪已經呆住了,林辰拿出一個手機盒她還能了解,可是現在林辰居然從身上拿出了一台筆記本電腦,這就讓她想不清楚了。

這時候,她突然想到了她來這兒的目的,那是因為一號的安排,還記得一號安排她來的時候告訴她的那些話,「雪兒啊,我有一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你去白色彼岸花公司應聘,最好能接近他們的總裁,然後多多打探一個叫林辰的年輕人的事情。注意,這個人很神秘,他擁有太多太多的神秘手段,所以你一定要非常的小心。」

龍雪獃獃的看著在電腦前面的林辰,不由得想到:「林先生,林辰。神秘的手段,難道一號爺爺說的林辰就是他?」

而不知道龍雪想法的林辰終於看完了U盤裡包括的信息,原來這個手機是DNA識別的,也就是說需要滴血認主,到時候就能隨心所欲的使用了。至於打電話什麼的,更是讓林辰理解不過來,按照說明所提示的說法,這個手機會自動接入信號,也就是說不需要手機卡,只要知道對方的號碼就能撥打了。

感嘆了一下系統的強大,林辰就按照說明書上的方法認了主,頓時覺得自己和手機之間產生了某種關聯。

而一旁的龍雪更加迷糊了,這都什麼跟什麼了,首先是無中生有,弄了一個長盒子和一台筆記本電腦,然後現在又是往長盒子上面滴血?這都是在幹嘛。 他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月千歡送死?

月千歡不比他,她現在有美好幸福的家庭。墨九卿很愛她,他也滿意這個女婿。還有霽華!聰明又懂事的孫子。他不接受這一切被破壞。

月江離直勾勾盯著月夜舒。「父帝,一定有辦法的!」

「沒錯。但這個辦法,月千歡不會同意。」月夜舒說道。

「為什麼?」月江離不解。有一個可以打破宿命,不用為天道陪葬的辦法。為什麼月千歡會不同意?

月江離思緒閃來閃過,只想到一個可能。那就是這個辦法要他的女兒捨棄她無法捨棄的東西或是人!瞬間,月江離腦海中浮現了他曾聽月千歡說過的話。

月千歡在預言之書中看到了墨九卿和霽華的死亡,這正是對付天道產生的結果。難道是這個?

「並不是。」月夜舒看穿月江離的想法,也看到了他回憶的畫面。

然而,月江離的猜測都不對!

抬頭,月夜舒遠遠看著月千歡和月瀾星接受先輩傳承閉關的地方。他也喜歡這個孫女,天賦妖孽,聰明腹黑。手段果斷不遲疑,是一個非常好的繼承人人選。

他也是在見過月千歡后,才回去和其他先輩對月千歡進行預言。沒想到,就這樣得出了一個悲慘的結論。

月夜舒說:「我也不願孫女去死。區區天道,怎能讓我月氏嫡血陪葬?所以有一個辦法,付出代價。替代月千歡的宿命。」

「父帝,究竟是什麼辦法?」月江離心底不妙的預感加深。

「你可知她有身孕。」

聽到月夜舒的話,月江離第一個反應是知道啊!不過霽華早就出生了。後面才後知後覺回過神,月江離微微愣住。月千歡懷孕了?

什麼時候的事?

不可能啊!月千歡自己就是煉藥師,醫術精湛能跟閻羅搶人。若是有身孕,她不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再者說了,這個時期月千歡和墨九卿肯定會做措施,不會懷上的。

月夜舒:「這個孩子是隨天機而誕生,所謂措施阻攔不了她的到來。而且才懷上不久,她自然自己都不清楚。」

「原來如此!」月江離點頭,臉上卻沒有笑容。

他從月夜舒的話里聽出來了,替代宿命的就是這個孩子!

「唯有至親骨血,才能替代宿命,瞞過天機。霽華已長成,且血脈不夠純。這個隨天機而生的孩子剛剛好,只要她在月千歡的體內待的足夠久,哪怕她體內另一半血脈是魔族帝血一脈,也能淡化最終只留下我月氏嫡血。」

聽到月夜舒的話,月江離臉色微微發青。他沉聲開口:「這是要那個孩子替歡兒去死?」

「沒錯。只有這個辦法!是保月千歡,還是保小孩。你心底應該有所抉擇。」

沒錯。月江離第一個反應過來時,就想到保月千歡!孫女孫兒還可以再有,但女兒只有一個!

可他難以想象,月千歡知道后的心情,反應。

問題太讓人頭疼。月江離不甘心看向月夜舒問:「父帝,為什麼一定是歡兒要為天道陪葬?」 「錯了。不只是她,四族血脈都要陪葬。這是萬年前種下的因,萬年後終究償還果。風氏風欲,花氏花元冬,雪氏雲夜,和月氏月千歡。天道死亡那一刻,他們也將凋零死亡。」

「為什麼?」月江離震驚了。

月夜舒看著他,告訴他這就是因果。時至今日四族的嫡血不是月千歡他們,是別人也會有同樣的結果。

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父債子償嗎?

但如今情況更加複雜。月夜舒說:「萬年了,天道比剛剛創造出來時更強。且當初四族都有出力,本來就和天道捆綁在了一起。想要殺死天道,徹徹底底毀滅他。四個人,都得陪葬。」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現在想後悔也遲了。

其他三族的後代,月夜舒並無多餘情感。他想留下月千歡,這個讓他頗為欣賞的後代。於是,月夜舒接著說:「我找到了一個丹藥。只要月千歡服下,就能一直隱藏她肚中的孩子。」

「隱藏?」

月夜舒點頭,「對。尋常孩子十月懷胎。這個孩子需要淡化他父親的魔族帝血,只能留月氏嫡血。所以,她必須在母親的肚子里短則三年,多則十年。這顆丹藥可以一直隱藏她的存在,月千歡自己也不會發現。」

月江離沒有回答。他看著月夜舒面前漂浮飛向他的盒子,也沒有伸手接過。

明白月江離此刻的心情。月夜舒也無奈,「吾兒,往好了想。這顆丹藥也能保護孩子,不被天道發現。還有三到十年的時間,或許可能還會找到別的辦法。」

「若最後能找到別的辦法。這個孩子一直留在歡兒肚子里,會對歡兒,對孩子有傷害嗎?」

「不會。」月夜舒搖頭。

他的本意是保護月千歡。怎麼可能傷害她?對那個孩子,月夜舒也有愧疚。所以他不會傷害母親還有孩子。

抬手又將盒子往月江離面前遞過去,月夜舒補充:「拿到吧。半月之內,必須讓月千歡服下。否則她就能感覺到孩子的存在,屆時再想用這個辦法,不可能。」

「好。」月江離終究接過了盒子。

他從月帝陵墓中出來,回到自己身體里。抬頭,月江離看到碎靈蒼白悲戚的神色。他附的碎靈身體,她自然也聽見了。

碎靈不敢開口,害怕被墨九卿他們聽到。她眼巴巴看著月江離,「主人,真的要這麼做嗎?」

「不是說了。還有三到十年的時間,再找別的機會嗎?現在,必須要保住歡兒。」保護月千歡,只能對不起那個孩子。月江離收起盒子,嘆了口氣。

他會竭盡全力想辦法,找到別的機會的!

還有半個月時間。他唯有等月千歡出關!一件又一件棘手的事,讓月江離頭疼不已。他沒有忘記,他的兒子月瀾星喜歡的人云夜,也有那個該死的宿命!

不殺天道是不可能的,殺他,代價太大了。

月江離:「碎靈,今日之事不能告訴任何人。若你違背,我會親手摺斷毀了你。」

「是。」碎靈跪下行禮,淚眼婆娑。 隨著王浪的話音落下,他就很簡單的把台上正在體驗的眾人的遊戲給關了。

至於為什麼說很簡單,並不是斷電,因為登錄器自身可以儲存大量的電能,作為能源消耗,所以斷電並不能直接關閉遊戲。

而之所以能關掉他們的遊戲是因為台上的二十個登錄器是林辰讓系統改裝后的體驗版,可以無限使用金幣,為所欲為,但是別忘了林辰是誰,許可權帝啊,沒有什麼事情是許可權不能解決的問題。

二十個人逐漸的從衝擊椅裡面站了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驚訝,好奇,興奮。

特別有一個美國的美女記者,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走向前去就抱著了王浪,把自己的飽滿狠狠地擠壓在王浪的胸膛上。

只見那個女記者激動的對著王浪說到:「王,你們公司真是太令人驚訝了,這個『彼岸花』的研發人員簡直是一群天才,我能不能見見他們,他們居然能做出如此神奇的遊戲。」

台下的記者和觀看直播的觀眾也眼巴巴的等著王浪的回答,畢竟能設計出這麼一個遊戲,肯定是一群不簡單的人。

王浪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在心裡默默的想到:這你丫的回家會不會被跪鍵盤啊,不過這是人家主動的,應該可以解釋解釋,到時候如果不能上床應該也能睡地板。

那個記者看見王浪在原地發獃忍不住又問了一句:「王總裁,我能見見你們的科研團隊嗎?」

王浪回過神來,看著台下的鏡頭說道:「這件事情恕我不能答應大家,因為『彼岸花』是由我們公司的一個研究人員經過自己的努力,創造出來的,並沒有什麼人幫過他的忙。」

說完王浪看著發獃的眾人,笑了笑,接著說道:「對,你們沒有聽錯,『彼岸花』就是一個人研究出來的,不可否認,他是一個無人能比的天才。但是由於各方面的原因,我們的這個天才不想在舞台上露面,所以在這兒我只能說聲抱歉。」

聽到王浪的話眾人失望的搖了搖頭,台下的林辰笑了笑,不就是一個遊戲嘛,大驚小怪的。

這時候林辰旁邊有一個長的很漂亮的極品美女蘿莉很奇怪的看著林辰:「大叔,你難道不感覺到失望嗎?一個能做出如此超前的遊戲的天才,你難道不想見見?」

林辰看了看,發現這個蘿莉的年紀和自己現在差不多大,臉色一黑,你丫和我差不多大,居然叫我大叔?

林辰認真的盯著那個蘿莉說到:「小妹妹,你是怎麼怎麼進來的,不是得收到邀請函才能進來嗎?」

只見那個蘿莉看著林辰不屑的說到:「哼,不就是一張邀請函了嘛,能難的住我這個宇宙超級無敵聰明的林雨萌?」

林辰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蘿莉,「唉,可惜了,雖然長得很極品,名字也好聽。不過你他丫的不僅不分大小,而且還是一個嚴重的中二病患者,這就可惜了。」

看了林雨萌一眼,林辰沒有再去說話,繼續的閉目養神,這再說下去估計智商都會被拉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