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他從進這裏的時候就有些壓制不住體內的血液!

可是,吞天功法可是老爹給他的啊!老爹不會害他的!


還交給了自己對抗惡靈最好的魂掌,還有跑路用的幽步。

老爹爲什麼沒事…… 江北微微側目,看着面色緊張的老爹。

此刻的江萬貫沒那麼嚴肅,神情也沒那麼專注了。

隨着江北的目光看過去,恰好老爹也轉頭在看着他。

四目相對,濃濃的感情透出,裏面包含着老爹對他的期望,滿意,他能感受到。

江北很激動,老爹好像覺得自己很強大了,可是……

不對!這更像是一種訣別!電視劇裏都這麼演的!

老爹這不會是要上去送人頭吧!人家那麼猛!

“爹,你要做什麼?”江北輕聲喚了一句,雙手死死地握着老爹的胳膊。

“放心,你老子還沒活夠呢,我可沒那麼想死!”江萬貫笑罵道。

可是這個笑容只持續了兩個眨眼間,就再次轉變成了嚴肅。

“記住我的話,阿北,如果可以,記得幫老爹完成我生前未完成的事!也幫我照顧好你哥和……”

“等你有了實力,就親自解開這道印記吧。”

江萬貫淡淡的說着,突然伸手!手指尖一道白光,點進江北的眉心,也印進了江北的腦海中,向着最深處飄去。

江北的雙眼瞬間合上,追尋着那道白光。

“小辣雞兒!這是什麼玩意!”

江北的神識也隨之鑽進了識海中,看着天空中漂浮着的白色光點吼了出來。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這是神識印記!只有您到了闢海境才能打開!”小魔靈弱弱的答道。

裏面這就是老爹交給他的事嗎!可是爲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啊!

怎麼打開啊?

他們說的闢海境又特麼是什麼啊!開闢識海嗎!他已經有了啊!

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嗎!要不你來個文言,我也可以試着理解一下!

“爹!”

“不對,再退!”江萬貫低喝一聲,一把拉住江北的胳膊,向後爆退。

徹底的讓出了這一塊廣闊的黑色大地。

江北和老爹落在空地的邊緣,緊張的看着裏面的變化!

伴隨着陣陣陰風的呼嘯聲,江北的心也揪了起來。

而此時,那紅色的靈力罩彷彿已經成了一個大網!

還在逐步擴大!在向着周圍擴散着!

最後,徹底籠罩住這一片黑色的土地,空氣的震盪讓江北感覺如臨末日一般。

空地在在顫抖着,他的心也在顫抖着,老爹的眉頭緊緊擰在一起。

江北一肚子的話想問,到了現在,不得不問了!

“爹!你年輕的時候到底對他們做過什麼!爲什麼現在要這樣,這不合乎常理!”江北強忍着風往嘴裏灌,還是問了出來。

江萬貫明顯的愣了一下,這才轉頭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江北。

微微搖了搖頭,繼續看向那陰風呼嘯的黑色大地,在等着幽冥的再次出世。

“爹!還有他們說的什麼萬魔宗,又是什麼東西,你又對萬魔宗做過什麼!”

“還有他們說的什麼魔主,爲什麼您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還有……”江北再次問道,一副不問出來不罷休的意思。

“你媽是萬魔宗的。”江萬貫淡淡的答道。

江北:???

此刻,江北的心中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這特麼是什麼事?這鬧得叫什麼事啊!

感情這都是一家人啊!

“爹,那我們……”江北猶豫的喚了一句,雖然老爹一副擺明了要乾的意思,但是不至於吧?一家人打什麼打嘛!

而且聽那勞什子幽冥尊者的意思,老爹好像是對他們做出了無法言語的事情。

等等,他媽?

“爹……我媽跟他們宗門,是什麼關係啊……”江北嚥了口唾沫,弱弱的問道。

江萬貫想給他一腳,話都特麼說道這個份上了,還不懂嗎!

其實江北真的有點懂了,可是這個感覺又特別難受,少魔主?

原來他不是大魔王,而是大魔王的兒子?不對啊,老爹也不是大魔王啊!

那麼問題來了,他媽是大魔王?


“你媽跟他們沒什麼關係了,勢不兩立。”江萬貫淡淡的答道。

“哦……”江北答應了一聲,好像明白了什麼。


勢不兩立?

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我信你個大頭鬼!我媽要不是大魔王,那還誰是!我做夢可都夢到了!

“桀桀桀!少魔主!本座今天真沒想到還能見到你!你也二十有二了吧!”地下的幽冥咆哮着。

天空之中竟然出現了縷縷的霧氣,逐漸濃郁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

而那骷髏的雙眼,竟然還散發着綠光!

綠光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江北的心。

你聽聽,你聽聽,又來了!

“爹……我……我的親爹是不是他們萬魔宗的那個什麼魔主?”江北突然轉頭問道。

江萬貫的表情瞬間凝固住,滿腦袋的問號,這敗家玩意胡說些什麼呢?

“你特麼是老子親生的!”江萬貫怒道。

“哦……”江北答應了一聲,略帶深意的看了老爹一眼,親生就親生的唄,這麼暴躁幹啥?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333

真好,又加了三百,還差六百多了,馬上就能晉級了,再努努力!

事實證明,關鍵時刻,他還是得拿老爹開刷!

“那他們叫我少魔主……”江北嚇得一縮脖,有點難受,老爹這麼兇。

雖然鐵了心要刷他,但是也沒想到這樣啊,話說,真是親生的誒?

“呼~”江萬貫長出了一口氣,雙眼暴睜,看着空中煙霧匯聚而成的骷髏頭。

“幽冥!你要是想死的快點就直說!少在這裝神弄鬼!”江萬貫怒道。

這一聲爆喝,差點把那骷顱頭都吹散了。


江北微微張了張嘴,好強的獅吼功!

氣氛一時陷入了沉寂,只有耳邊呼嘯的陰風還在作祟着。

半晌,地面終於開始再一次的暴動起來。

“好啊!很好啊!桀桀桀!江閣主,今天我不把你捉回去面見魔主,我幽冥誓不爲人!”地下傳來暴怒的大吼聲。

江北明白,人家這次是真怒了,都給人家氣笑了,老爹太猛了點吧?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太辣雞兒了。

如果給老爹來個同款的超級修煉小系統,估計早就牛逼到宇宙去了吧?

俗話說的好,虎父無犬子!江北微微上前一步,輕咳一聲。

“咳咳!那什麼幽冥!你少在這裝犢子!信不信本尊讓你死的很有層次感!” 隨着江北的話音落下,整個天地再沒有人能說出來一句話了。

江萬貫也在傻愣愣的看着這敗家玩意,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大家都在考慮着一個問題,包括受到直接威脅的幽冥尊者……

死的很有層次感,到底是怎麼個死法?

大地的暴動還在繼續着,只有一連串的悶哼聲,但是幽冥久久沒有說一句話。

江北的心涼了,看着小面板上的數字。

來自幽冥的怒氣值+3+4+2+6+5……

這絕對是個讓人絕望的數字。

“爹,這小崽子什麼境界?”江北疑惑的問道,要真的只是聚氣境的話,對於現在的他還能有點怒氣值就不錯了,還可以忍忍。

但是哪可能嘛!

江萬貫疑惑的看了江北一眼,這小崽子?

江北跺跺腳,意思就是下面封着的這個小崽子。

江萬貫懂了,嘴角有點抽筋。

“不知道,以前跟我差不多,但是十七年了,再加上破開封印,估計也就天境大圓滿吧。”

也就?天境大圓滿,還得加個“吧”字?

江北狠狠吞了口唾沫,在風中點燃一根靈煙,這火機決是不錯,防風的。至於這招式的名字,江北自己起的……

這一刻,爲你我受陰風吹。

“爹,那他爲什麼叫我少魔主?”江北再次問道。

江萬貫皺了皺眉,看着紅色靈力大網上空的骷髏頭,雙眼的綠光好像是在訴說着種種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