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陳強明顯感覺到了丹田的震動,丹田的邊界在快速坍塌,丹田空間以難以想像的速度在擴張,坍塌擴張停止后,整個丹田空間擴大了十倍有餘。

丹田擴張結束后,更多的霧靄在瀰漫,向著丹田內的金丹蜂擁而來,未等那些霧靄靠近金丹,便被紫雲刀凌冽的刀芒驅散,更多的紫色光華透射而出。

金丹震顫,紋路亮起,那些紫芒被一掃而空,更多的紫芒湧來,金丹來者不拒,將所有紫芒捕獲吸納,只是這一小會,金丹便長大了一倍有餘。

一股舒爽到極點的感覺襲遍陳強的全身,從內到外,從頭到腳,從血肉到隱匿的靈魂,每一個細胞,每一絲意識都極為舒適暢爽。

……

丹室內陳強行險突破壁壘,外面驕陽似火,丹鼎峰上熱氣蒸騰。

在陳強突破的一剎那,丹鼎峰上元氣暴動,往日極為平靜的元氣,猶若煮開的沸水一般沸騰起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浩淼的氣勢瀰漫開來,這股氣勢於神魂期而言只是尋常,但對築基期來說卻極為壓抑。

「師兄!」

付芷卉蹙著眉頭,捂著心口,有些難受的喊了上官哲一聲。

「沒事,這是有人剛剛突破到靈竅期,還不能控制自身氣勢。」

上官哲握著付芷卉的手,輸送過去一縷真元,幫著付芷卉抵擋這股氣勢。

「會是他嗎?」

付芷卉心中煩悶稍減,不知為何心頭突然浮現出了陳強的身影。

「應該不會,師兄說他幾個月前還是築基中期,應該不會是那個陳強,即使他再天才也不可能修鍊這麼快!」

隨即,付芷卉又搖了搖頭。

「還難受嗎?」上官哲柔聲問道。

「不難受了!」付芷卉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眼中儘是柔情蜜意。

而此時正在丹室內煉製靈丹的秦成宇,被這股氣勢所累,突然手一抖,一爐將要完成的丹藥,盡數報廢。

「這是誰?」

對於報廢的靈丹,秦成宇心中無一絲在意,當即走出丹室,獨目神光綻放,凝視元氣暴動之源,氣勢起始所在。 「….鉗子說的沒錯啊!…草TMDB!那裡面真是又緊又熱!還帶吸動的!我草!…真TMD舒服啊!…」「哈!….估計這老娘們多少年沒人草了!….今天她可是過足隱了!啊享福了啊!整整一個半鐘頭啊!…方腦殼的武器可不小啊!我草!把這老娘們搞得白眼亂翻啊!….是不是方腦殼!」

「哦!…鑽子哥!那個小洞好多水啊!好舒服啊!我等一會還要玩!現在JJ沒反應了?….」

「…哈哈哈…我草!鉗子!你弟弟方腦殼原來是個色鬼投胎吧?….」

「.嘿嘿嘿.…哈哈哈…..」

幾個人肆無忌憚,下流之極的調笑和玩笑,讓耳朵並沒聾,也沒暈過去的母女兩人,恨不得現在就有個地洞馬上就消失一般,這些人太下流了啊!

這些人真是膽大包天之極啊!

要知道現在正是快中午下班了,他們這種住宅樓,根本不隔音,要是鄰居回來了的話,他們這些人的惡行絕對會被人發現的。

可惜,不知道是周一平,梅紅軍是該有這一劫,還是如何,反正這段時間,就是沒一個鄰居回來。

不過,這幾個人死活想不到,就在科技廳院內,對面7棟五層樓上的房頂上,有一個人,把他們幾個的禽獸惡行看得一清二楚,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關友明!

此時,他手裡正拿著一個長焦距的照相機,這種照相機還是目前最先進的德國貨,自然是駱林給他的,平時,駱林上班后,關友明就開始跟蹤,監視,順便保護下顧志明。

不過,他還是沒想到,對方會在下雨天開車行兇,而他那天正好出來晚了點,所以也算是錯過了時機,也不能怪關友明,誰能知道,對方這麼快想要顧志明死呢?

意外,這個詞,那就是這樣出現的不是?駱林又不是真神仙,哪能啥都算得到?照相機里裡面的內容已經把一切都說明了,關友明震撼了!

的確,那個年代的人都沒看過啥「毛線劇」哪受得了這個啊?關友明那是挺著「小帳篷」把照片拍完的,差點沒「葫蘆娃」了啊!沒想到啊!

不過,駱林的意思是叫他進行監視,所以他也不存在去救人什麼的,罪證已經到手了,關友明就撤了。

第二天,附二醫院,高幹病房重症監護室,傳來了好消息,顧志明脫離了生命危險了。

***********************

江川市的唯一一家號稱五星級酒店的白天鵝賓館內,張堅強,嗯!大家還記得這位省長公子吧!就是在火車上遇到的那位!

「…呵呵….小虎子!MD!你小子這段時間混得不錯啊!一身名牌的說啊!…」

「嘿嘿….老大!誇獎了!…我現在可慘了啊!…」

張堅強帶著淡然傲氣的口氣,看著自己的小弟段小虎,還有那個跟著段小虎混的兩個小弟,笑罵著說。

「…怎麼了?….」

段小虎的確這段時間很鬱悶,在家裡被老爸罵的要死,最疼愛他的老媽,多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你說他糾結不?

張堅強跟段虎還是親戚的說,他親姑姑就是蔣晴了,段虎也是他的親表弟了,不過,蔣晴是跟她母親的姓氏。

所以,一般外人是不可能知道這裡面的內幕的,省長可是屬於封疆大吏啊!

「…一言難盡啊!我草!…就是因為江川公司的事情…..」

對於段虎表弟這個江川公司的事情,張堅強還是清楚的,不過具體一些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只是知道段虎弄了個來錢的收入,對於他們這個年代的高幹衙內來說,搞錢那都是有局限性的,怎麼說,很簡單,畢竟這年月很多老派,思想守舊的東西都存在,比如說,你想搞個走私電子錶,錄音機,甚至彩色電視機等等,所謂的緊俏貨物,特別是在內地,這種情況就很特別了。

那年月說是以上說的那些東西,全都是「緊俏物質」,也就是需要憑藉一種叫外匯卷的東西購買。

(外匯卷全稱為「外匯兌換券」(foreignexchangecertificate)是炎黃國銀行於1980年4月1日發行的一種在炎黃國境內流通可與外幣兌換的特殊人民幣憑證,1995年1月1日停止使用。

共有7種面額:分別為一百元、五十元、十元、五元、一元、五角、一角;其中100元、50元有「1979」和「1988」兩個個版別。

外匯券正面為炎黃國的風景名勝和中文「炎黃國銀行外匯兌換券」的字樣及金額;背面則為英文「BANKOFCHINAFOREIGNEXCHANGECERTIFICATE」和炎黃英文字「本券的元與人民幣等值。

本券只限在炎黃國境內指定範圍使用,不得掛失」的字樣及金額。在物質匱乏的年代,外國人到炎黃國可用外幣兌換「外匯券」,併到特殊的地點,如友誼商店,購買當時人民幣無法購買的緊缺商品,同時外國人在離開炎黃國時可以將沒有使用完的外匯卷換成美元帶出境外。

這是一定歷史時期的短暫事物,隨著炎黃國經濟的發展,商品的增多以及國外投資不湧入,外匯卷的作用也越來越小。

1995年1月1日,外匯券停止市面上流通,炎黃國銀行開始進行兌換回收,同年6月停止收兌。

外匯券設計精美,而且作為一種特殊的票據,現在已成為收藏的對象)私人要想賺錢,在那個年代那就是搞這些。

當然還有一種,那就需要很強的實力了,那就是立項批文了,簡稱,批文。

是對項目建議書的批複,立項是指計劃管理部門對《項目建議書》或《預可行性研究報告》以文件形式進行同意建設的批複。因此立項批文是對項目建議書的批複。

也有一些比如說,緊俏物質的購貨條子,也叫做批文,比如,鋼材,化肥等等國家重要的基礎物質等,這種批文那就是權力的體現了,一般人是不可能搞得到的,而張堅強就是專門搞這種批文賺錢。

不過說實話,他這種東西沒有段虎這種做實體的賺錢,很簡單,一張批文人家難道還能給你上百萬?幾十萬?就算是給你,你也不敢拿是不是?

那時候,有幾萬塊錢,那就是大富豪般的恐怖存在了,那就不要說你有個幾十萬,上百萬的富豪概念了,這種觀念起碼在國內是這樣,那年月可是長期封關鎖國啊!

人們的意識中根本沒有什麼需要多少錢,發什麼財之類的概念,要是誰有這種想法,,那麼這個人絕對就是資本主義思想了,給人知道了,那是要被掛牌子批鬥的。

所以,就算張堅強自認為自己利用他老爸的關係,買賣了一些批文,結果還沒自己這個表弟一年的收入多,那簡直是沒啥可比性,段虎一年的收入可是六位數來的,而張堅強呢?

作為省級衙內來說,他在賺錢方面和段虎真是沒得比,當然,段虎有郭偉,而張堅強沒有一個像郭偉這樣的「謀士」,他當然搞不過這個表弟不是。

「…呼!…草!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你們還真能搞啊!…這個新來的市委書記很牛比嗎?…」

張堅強聽完了表弟段虎的敘述,內心是妒忌的,這個表弟一向都是傻乎乎的,誰知道,他竟然有個這麼好的賺錢門路?

我擦了!等這件事情結束后,得加進一分子的說。

對於張堅強來說,一個市委書記,還是一個從外省空降來的,一個無根無底的幹部,雖然,對方的確是個正宗的正廳,國家的高級幹部!但是,作為他一個封疆大吏的衙內要收拾一個市委書記,也不是沒可能的說。

所以,張堅強有這種想法也不是無稽之談,要知道,那個時候,整倒一個官員無非就是讓這個官員在工作上失誤,還有就是在男女關係上的問題了,在那個年代,男女關係問題是很嚴重的,特別是在國家幹部身上,這種事情體現的尤為明顯。

「….嗯!很牛比!…他想利用顧志明的江川公司的事情,把我老爸搞下台!….我看他這是做夢!….顧志明!哼哼!….現在好像還在醫院躺著吧?….我看他醒來也差不多了吧?….」

果然,段虎說起顧志明的事情時,一臉的狠毒之色,要只奧這些所謂的官二代,那就是這副嘴臉,好像都是被人欠他的,出了什麼事情,錯誤也都是別人的,而他們自己那都是正確的,你說,這種人那就沒什麼道理跟你說,因為,他們說的話就代表著道理,你能說啥?

「嗯!…江川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不過呢!暫時你也要安分點!不要過得太過火了!…我還去看看姑父呢!…我說你小子也太讓人*心了…呼!…」

張堅強看了眼一臉無所謂的段虎,搖了下頭,抬手看了下手碗上的一塊金色歐米伽,站了起來,揮了下手,段虎也跟著站了起來,跟著張堅強走出了包廂門口。

這次張建強帶了兩個保鏢,似乎這兩人比上次那兩個在火車上被關友明廢掉的保鏢,更加的強悍,也更加的陰沉,兩人像影子一樣的跟在張堅強身後的左右。

街道外面的空氣很清新,車輛也不多,行人倒是不少,今天沒下雨,張堅強他們是開車來的,他的車也是一輛進口車,黑色的皇冠,這可是那年月在國內最好的私人小汽車了,一般能開這種車的人,那絕對是有身份的人。

///////////////////////////////

(…冰天雪地…跪倒滑行,拜早年!!!祝諸位親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老白在這….淚奔狂呼….拱手拜求各位親們打賞!再打賞!…求花!在求花!求訂閱!求宣傳!…本書不會太監!…..新書也在開始寫大綱了!也是精彩紛呈的故事!…絕對是與眾不同的!故事新穎而獨特過癮!….絕對不會讓親們失望!新書絕對會大爆發!接著大爆發!…看正版威武!看盜版猥瑣!…汗…..) 「這就是靈竅期嗎?!」

陳強臉上露出享受迷醉之情,進入靈竅期后,他感覺整個世界都不同了,天地間充斥的元氣不再模模糊糊,而是能夠清晰感應到每一絲元氣的存在。

心訣運轉,他體內的一絲真元浮出體外,這絲元氣在他指尖躍動,受他掌控。

陳強心念一動,天地間的遊離的元氣開始向那絲真元匯聚,本是毫不起眼的一縷真元,漸漸的竟然如同嬰兒手臂粗細。

靈竅期不僅僅是能夠真元外放,控制自如這般簡單,竟然還能夠聚攏天地間的元氣收為己用。這是陳強未進入靈竅期前,不曾想到的。

這一刻,陳強才明白,當初何嶄山那個元氣大手,並非完全是自身的真元凝聚而成,而是以自身真元為基礎,匯聚天地元氣而成。

「靈竅……」

散去手上那縷真元,陳強開始內視剛剛打通的那處靈竅,這靈竅正好處於經脈相接的節點,如同天穹倒扣,又如水脈當中的湖泊節點。

經脈中流轉的真元每次流經於此,便會有一部分沁潤到靈竅當中,而剩餘的真元則像是獲得某種升華一般,更加凝練,也更加的富有靈性。

「這靈竅莫非是人體中隱藏的穴位?」

陳強心中有幾分猜測,卻又不敢確定,畢竟他不是學中醫出身,於人體穴位知識所知甚少,連一知半解都算不上。至於事實真相如何,他不得而知。

他嘗試運轉心訣,修鍊萬象真籍,發現體內真元的增加速度,與過去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體魄的強化速度也有了極大提高。

一旦沉浸到修鍊當中,陳強便有些難以自拔,漸漸的,那處剛開啟的靈竅之內,開始瑩潤一股水澤,這水澤並非單純的真元匯聚而成,而是真元經過靈竅洗鍊而形成的一種生命能量。

靈竅期武修,若非是先天缺陷,便沒有一個是殘疾,也不會受尋常疾病所困擾,其原因便在於這股生命能量,斷肢重生,臟腑破損,皆可依賴這種生命能量修復。

「嗯?」

正在修鍊的陳強微微一怔,他又感應到兩處靈竅所在,皆在經脈想接之處,且與他已經打開的那處靈竅相鄰。

「莫非每一處經脈想接之處,都隱藏著一處靈竅?」

不由得,陳強心中冒出這種猜測,這也是他沒有系統學習,全憑自己摸索,才會生出這種猜測。

人體有多少靈竅?比較權威的一種說法是一百零八靈竅,還有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七百二十靈竅,這是得到普遍承認的兩種說法。

一百零八靈竅,這是指人體的主要靈竅,想要進階神魂期,必須要成功開啟一百零八靈竅,才能破入,至於原因與金丹紋路天圖有關。

至於七百二十靈竅,那是有志於在武道之路上走的深遠的武修,才會選擇的道路。畢竟想要將一百零八靈竅完全開啟,對於很多武修來說,都要耗盡整個生命時光,更何況是開啟七百二十個靈竅!

產生與陳強相同想法的人也有,更是親身嘗試過,並且成功開啟了八百二十個靈竅,不過,那人並沒有堅持到最後,因為他發現開啟靈竅超過七百二十個以後,對實力便沒有增強了,而且越到後面,開啟靈竅便越為困難,而且想要感應到那些隱藏極深的靈竅,也極為艱難。時光有限,最終他選擇了放棄。

靈竅壁壘,最難打開的有兩處,一是第一個靈竅的壁壘,另外一個是細小經脈節點處的靈竅壁壘。而七百二十個靈竅以外的每一個靈竅,都處於細小經脈節點處,每一個靈竅壁壘的打破都極為艱難,甚至比第一個靈竅壁壘還難以打破。

感應到靈竅,再打破壁壘,每一項都極為耗費時間,想要將所有隱藏極深的靈竅全部開啟,絕非容易之事。

而且,那種時間的耗費,往往是在武修本人無知無覺中度過,很可能一次閉關修鍊,便成了死關,這便顯得尤為恐怖了。

例如現在,陳強再次感應到兩處靈竅,想要繼續牽引來一絲地火,以助他破開靈竅壁壘,卻發現那打開地火通道的鑰匙『嗖』的一聲不見了,原來,他租賃丹室的時間已經到了。

「這時間過的也未免太快了!」

在陳強的感覺中,還沒過去多少時間,不曾想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天。這兩天,絕大部分都在他打開靈竅壁壘時度過的,修鍊所用時間僅僅不到一個時辰而已。

「距離秘境開啟僅有不到八天時間了,我要盡量在秘境開啟前,打開更多的靈竅。」

靈竅每開啟一個,實力便會增強一分,陳強要儘可能的增強實力以圖自保,而修為提升是增強實力最有效的手段之一,遠古秘境雖然限制修為高深者進入,但秘境本身也會蘊含很多未知的危險,這些都有先例在前。

靈竅期實力劃分,同築基期一樣,也分為前期、中期、後期。

靈竅前期,便是開啟靈竅的過程,開啟了一個靈竅,是靈竅前期,開啟了一百個靈竅,也是靈竅前期,同樣是靈竅前期,這實力可是天差地別。

靈竅中期,這是一個續靈養元的過程,所謂續靈便是使每一個靈竅內的靈水滿溢,靈水便是那種充滿生命能量的水澤。而養元,指的是蘊養真元,使得真元充滿靈性有若活物。如今陳強的真元雖然也有些靈性,但距離這一步還差得遠。

靈竅後期,則需要煉化靈材,萃取靈材精華,用以凝練金丹,使金丹混元如一,紋路自成天圖。天圖圓滿,則紫府顯現,此時才有可能進軍神魂境。

三個階段,最熬時間的便是靈竅前期,最平穩的便是靈竅中期,沒有瓶頸可言,而最有可能被卡住不前的便是靈竅後期,絕大多數被卡在靈竅後期,無法突破神魂期的武修,都是因為天圖不圓滿,無法使紫府顯化。

至於天圖不圓滿的原因,多種多樣,但最主要的還是靈竅問題,一百零八個『主』靈竅全部開啟,這是金丹天圖圓滿的前提條件,很多人的問題便出在那個『主』上面。 「…呼!…草!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你們還真能搞啊!…這個新來的市委書記很牛比嗎?…」

張堅強聽完了表弟段虎的敘述,內心是妒忌的,這個表弟一向都是傻乎乎的,誰知道,他竟然有個這麼好的賺錢門路?

我擦了!等這件事情結束后,得加進一分子的說。

對於張堅強來說,一個市委書記,還是一個從外省空降來的,一個無根無底的幹部,雖然,對方的確是個正宗的正廳,國家的高級幹部!

但是,作為他一個封疆大吏的衙內要收拾一個市委書記,也不是沒可能的說。所以,張堅強有這種想法也不是無稽之談。

要知道,那個時候,整倒一個官員無非就是讓這個官員在工作上失誤,還有就是在男女關係上的問題了,在那個年代,男女關係問題是很嚴重的,特別是在國家幹部身上,這種事情體現的尤為明顯。

「….嗯!很牛比!…他想利用顧志明的江川公司的事情,把我老爸搞下台!….我看他這是做夢!….顧志明!哼哼!….現在好像還在醫院躺著吧?….我看他醒來也差不多了吧?….」

果然,段虎說起顧志明的事情時,一臉的狠毒之色,要知道,這些所謂的官二代,那就是這副嘴臉,好像都是別人欠他的,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滿臉的傲氣,其實除去他們父母的官環外,他們屁都不是!

一旦出了什麼事情,錯誤也都是別人的,而他們自己那都是正確的,你說,這種人那就沒什麼道理跟你說,因為,他們認為他們說的話,那就代表著道理,正義!你對這種人能說啥?

「嗯!…江川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不過呢!暫時你也要安分點!不要過得太過火了!…我還去看看姑父呢!…我說你小子也太讓人*心了…呼!…」

張堅強看了眼一臉無所謂的段虎,搖了下頭,抬手看了下手碗上的一塊金色歐米伽,站了起來,揮了下手,段虎也跟著站了起來,跟著張堅強走出了包廂門口。

這次張建強帶了兩個保鏢,似乎這兩人比上次那兩個在火車上被關友明廢掉的保鏢,更加的強悍,也更加的陰沉,兩人像影子一樣的跟在張堅強身後的左右。

街道外面的空氣很清新,車輛也不多,行人倒是不少。

今天沒下雨,張堅強他們是開車來的,他的車也是一輛進口車,黑色的皇冠,這可是那年月在國內最好的私人小汽車了,一般能開這種車的人,那絕對是有身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