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伴隨著轎車緩緩停下,前面副駕駛上的年輕人,扭頭朝他看了過來。

「陳總,咱們到地方了,下車吧!」

「還挺快的。」陳浩隨口說著,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其實。

這副駕駛上的年輕人,是要幫他開車門的,但陳浩沒有給人伺候的習慣……

「哎不對吧,怎麼來這兒了?」陳浩站在車邊,見來到了機場。

他這一路上,滿腦子都是心事,根本都沒注意車往那邊開。

「哦陳總,是這樣的。」小王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他跟前。

「坐車太遠,怕您旅途太辛苦,所以蘇爺給咱選擇了飛機。」

這時。

陳浩猛的一愣,就從他這句簡單的話里,明白了兩件事情。

第一,出差的地方肯定特別遠,要不然也用不著坐飛機。

第二,眼前這姓王的年輕人,要和自己一起去出差。

「你,姓王是吧?」陳浩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看他道。

「嗯是,陳總您喊我小王就行,這一路上您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安排我去做。」

「好嘞,那咱們要去哪兒?」陳浩直接問道。

「這個……陳總,蘇爺不讓說。」

「咱們要去幹什麼?」陳浩又問。

「陳總,這個蘇爺也交代過。」

「還是不能說是吧?」陳浩苦苦一笑,「算了,我也不為難你。」

「不說就不說吧,問倆問題都不知道,要再問肯定還是一問三不知。」

「對不起陳總,我也是……」

「行了,趕緊拿行李,我先打個電話。」陳浩也懶得追問了。

反正等會兒拿到登機牌,隨便瞄眼上面的信息,就能知道去什麼地方。

他現在一門心思,還是蘇墨雪的影子,畢竟從家裡出來的時候,都沒能見到蘇墨雪最後一面……

「嗯?怎麼回事,小雪怎麼不接電話!」

陳浩沒能打通蘇墨雪的電話,頓時便緊張了起來。

很快。

他撥通蘇菲菲電話,又一次把手機貼在了兒邊……

「喂姐夫……」

「菲菲我問你,你老姐回家了沒有?」陳浩沒等她說完,就著急的追問。

「沒……咳咳有點幹嘛,老姐在洗澡呢!」

「真的?菲菲你別騙我。」陳浩聽她聲音有點異樣,就有點不相信。

「幹嘛要騙你,哎呀姐夫你煩不煩,不就是出個差嘛,怎麼都跟生死離別似的。」

「死丫頭別打岔,趕緊把手機給你姐,我跟你姐說句話。」

「說話……打老姐手機去,我都已經睡了!」蘇菲菲掛斷電話,快速拿小手捂著心口看陳小魚。

「小魚我,我剛才沒露怯吧?」

「應該沒有,可這大晚上的,嫂子能去那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能讓姐夫知道,他在外面出差就夠辛苦了,不能再為家裡的事情擔心。」

「嗯嗯我明白,那咱倆分開找,實在不行就報警!」

「放心吧,老姐比我靠譜多了,估計是因為姐夫出差,她心情不好一會兒就回來了呢。」

蘇菲菲跟陳小魚倆人,互相安慰著的對方,也滿小區的找蘇墨雪。

夜。

真是夠黑的,伸出兩把手,都看不見一根手指頭。

她倆著急找蘇墨雪時,陳浩也跟小王來到機場,換過登機牌卻沒心思看上面的信息。

儘管剛才,蘇菲菲已經說過她老姐在洗澡了。

但他這心裡頭,卻七上八下的根本安靜不下來,總感覺會出點什麼事情……

「小雪,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陳總,您有什麼吩咐。」小王跟在旁邊,沒有聽清楚。

「沒事兒,趕緊上飛機吧。」

陳浩緊走兩步,伸手把登機牌遞給空姐,就給帶到了頭等艙的一個座位跟前。

「先生,這是您的位置,有什麼事情可以按鈴。」

「知道了。」陳浩轉身坐下來,就欠著身子從褲兜里掏手機,想要再次撥打蘇墨雪的電話……

「咳咳帥哥,加個微信唄。」旁邊一個女孩子,主動搭訕道。

「沒手機,嗯不對,哈哈怎麼是你呀!」陳浩扭頭看過來,頓時就笑了。 「哎……」趙信剛要說話,見爐靈已經消失了,也只是敗興而止。隨後身形一轉就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了一個八卦爐在原地。

趙信能夠活到現在還是因為半年多以前爐靈的一句話,那個時候自己已經馬上就感覺到壽盡了,血脈根源幾乎都已經乾枯了,原本是想找爐靈說人生最後的一會兒話,但是爐靈無意間的一句話卻讓趙信覺得自己又有了希望。那就是它提及了五帝時期,一個只有各界的頂層人士才知道的一間事情,那就是虛空中還有更廣闊的世界,那裡與五大世界不同,有更強大的人,更精純的能量,有人們勘破天道的方法,突破生命的界限。

但是這種說法也都只存在於傳說,因為當初這個想法就是三皇之一的燧人提出的,他也為之付出了行動,可是也就是那個時候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以至於後來女媧頂替了燧人的三皇之位。

趙信聽到這個消息后,最開始懷疑的是八卦爐的身份,但是最後是無功而返,因為爐靈什麼都不肯對他說。接下來就是想要去嘗試尋找一下,一開始也只是想著死馬當活馬醫,可是沒有想到當自己真正的在虛空中遊盪了幾刻之後,居然真的發現了一個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那是一根類似於草的東西,在一層一觸即破的氣泡中漂浮著。但是在趙信吃了那跟根草之後,自己的血脈根源居然又好了許多。

但是好景不長,那個東西也維持了一個月的時間,趙信的血脈根源又即將枯竭,所以趙信又進去了,在漫無邊際的虛空中呆了一刻鐘的時間差點都沒有回來,終於又發現了一根草,並且比上一根還要大一些,時間也更長了一些,可是因為尋找的時間太長差點沒有回來,死在其中。不過就這樣趙信一共遇到了四根草,讓自己撐了半年的時間,可是現在自己又要完了,只能選擇再進去。

不過這一次趙信想的不一樣了,那就是一定要有一些大的收穫,虛無中呆的時間越長,危險也就越大,自己也不能保證自己一定能夠活下去,但是這一次自己一定要拼一把,不成功便成仁。所以趙信再次來到八卦爐中一是為了休息,二則是跟小龍告別的。

兩天後,趙信準備就緒后,拿上了八卦爐破開虛空之後,一股腦的扎了進去,一片寂靜的黑暗中,趙信遊盪在了其中。之前趙信試過很多次,每一次在這片虛無中最多的時間就是小半柱香的時間,因為虛無中的的壓力十分的大,時間長不僅會迷失方向,就連身體都可能扛不住。

沒有一絲的聲響,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感受到了趙信不知道時間,只能穩住心胸,數著呼吸這樣才能算到時間。趙信曾經計算過,自己平穩的一百個呼吸大概是一刻鐘,也就是小半柱香的時間,也是十五分鐘。這已經是趙信的極限了,如果超過這個界限,趙信可能就要拼一下了。

「十二,十三……」虛無中是非常無聊的,什麼聲音都沒有,就連自己的心跳也聽不到,趙信其實也不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有別的人生存,可是自己之前得到的草也沒有辦法解釋。

「三十二、三十三……」趙信現在不需要動彈,就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動,雖然這種感覺十分的細微,但是人就是這樣,比如一個人在失明之後耳朵就會特別的靈敏,在失聰之後鼻子就會特別的敏感,當所有一切都用不到的時候心算就會有很大的提高。趙信現在就是這樣,或許在外界的時候自己的神魂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打擾,但是在虛無中沒有任何的東西能夠打擾到自己,反倒能夠讓自己提升會心力。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現在已經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了,自己一下也不動就這樣靜靜地戴著,在天界待過的自己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叫做地球,而地球是以自轉存在的,只不過地球的自轉人並感受不到,而這虛無中趙信能夠感受到而已。最關鍵的一點是,按照壓力越來越大的理論來說的話,趙信目前不是在平行移動,而是朝著一個極端移動。

「七十九、八十、八十一」這個時候趙信的腰已經直不起來了,四面八方來的壓力已經就像是一座座大山不斷的朝自己擠壓,而自己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九十七、九十八」這個時候趙信已經有些缺氧的情況出現了,傳承者的心臟承受能力要超過普通人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一般的情況下不會出現缺氧的情況,但一旦要是出現這種情況,說明屍體已經接近崩潰了。

「拼了……」

趙信咬緊牙根,憋住一口氣,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能動,半年來的經驗讓趙信明白一旦要改變這個軌跡的話,那自己就沒有機會接近這片虛無的核心了。

「嗡」

窒息的感覺愈發的強烈,趙信感覺自己的肺部已經要爆炸了,即使看不到任何東西,可是趙信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雙眼已經充血。終於在這巨大的壓力下,自己的第一根血管出現爆裂,接下來是第二根,第三根,還有自己的肺已經漲成了一個圓球,心臟幾乎已經要跳出身體了。

就在自己已經迷離之際,一個巨大的眼睛在腦海中閃過,趙信不知道這是自己看到的,還是想到的,或許只是幻覺。總之那雙眼睛感覺十分的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而具體是哪裡自己又記不住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趙信忘卻了時間,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所有的血管都如井噴一樣的爆裂開,心臟也出現衰竭的情況,趙信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的報廢了。鳳凰神魂揮動翅膀,趙信要做一個大膽的嘗試,那就是神魂和血脈根源融合成命源,脫離這個身體,但是沒有了身體的支持,命源能不能在這片虛無中繼續存在只是一個未知數,可是眼見這個身體已經不能用了,如果不離開的話也沒有別的辦法。(未完待續。) 「哎小雪,你怎麼過來了!」

陳浩是真沒想到,他心心念的蘇墨雪,竟然就坐在自己的旁邊。

她穿了件黑色弔帶半身裙,腦袋後面扎著個馬尾,乾乾淨淨的滿眼含著笑意……

「帥哥,你也太不給面子了,加個微信都不同意!」

「一邊兒去,我可是有老婆的人。」陳浩見她還在開玩笑,索性也就裝起了樣子。

但這時候。

旁邊卻跑過來一個年輕人,嬉皮笑臉的攥著手機,直接伸到了蘇墨雪跟前。

「美女,要不你加我個微信?」

「啊?哦行……」

「行什麼行,滾蛋。」陳浩見蘇墨雪掏手機,伸胳膊把她給摟到里懷裡。

「哎你這人,趕緊把手拿開,怎麼能隨便摟人家!」

「先把你手拿開。」陳浩搶過他手機,揚胳膊扔出去好遠。

「找揍,還是加微信,兩樣你選一個,這是我老婆!」

「啊?哦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原本還不相信,甚至都想著跟陳浩干一架,畢竟都把手機給扔了好遠。

可眼下呢?

看蘇墨雪捂嘴咯笑,還拿腦袋靠在陳浩懷裡,才明白是人小夫妻開玩笑。

沒成想自己一摻和,倒成了一飛機人的笑話。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哎老公,你剛才真霸氣!」蘇墨雪靠在他懷裡,抿著嘴巴咯笑。

「霸氣什麼霸氣,小雪不帶你這樣的,剛才為什麼讓他加微信。」

國民老公太兇勐 「誰讓你不加的,你都不要的東西,別人想撿起來還不行呀!」

「不行!」陳浩蹭的伸出手,輕輕捏她鼻子道。

「你就算是化成灰,那也只能屬於我……啊呸呸呸,什麼就化成灰了。」

陳浩話沒說完,就給懊惱的低頭往地上吐口水。

這時。

蘇墨雪見他這樣,就再一次笑了。

其實她剛才,也沒準備加那陌生男人的微信,只不過是在跟陳浩開玩笑罷了……

「哎小雪,你不是在家嗎,怎麼跟過來了。」陳浩皺著眉頭看她眼睛道。

「嗯,這叫夫唱婦隨,我主動陪你出差還不樂意呀!」

「乖別鬧,你要不說,我可耍流氓了。」

「耍就耍才不怕呢,反正我是你老婆,平時在家耍的流氓還少呀!」

「小雪,你確定不說?」

「哎呀笨蛋,你幹嘛呀,人家說還不行嘛,還真想在飛機上耍流氓啊!」

蘇墨雪見他伸出個大手,直接瞄準了自己心口,還滿眼壞笑的模樣。

這一刻。

她真是幸福到了極點。

「嗯,事情是這樣的。」蘇墨雪坐直身子,習慣性的抱上了他胳膊。

「晚上小王來家裡,說爸爸安排他和你一起出差,我就從小王的嘴裡,知道了你們的航班信息。」

「不會吧,我剛才問航班信息,小王說不能說。」

「笨蛋呵呵,小王不敢違背爸爸的意思,更不敢惹我生氣,問個航班信息還不簡單。」

「嗯也對,你可是蘇家大小姐,那然後呢。」

「然後呵呵。」蘇墨雪輕碰紅唇,就又一次樂了。

「然後,我就把你騙回家拿行李,偷偷訂機票過來了唄,哎老公驚不驚喜!」

驚喜個毛線!

只有驚,不過倒也挺喜歡的!

陳浩在心頭樂著,隨便看自己老婆一眼,再朝空姐看過去那都不願意睜眼……

「勉勉強強,還算驚喜吧。」陳浩故意逗她道。

「不驚喜呀?那算了,我還是回家好了。」

「回什麼家,飛機都開始滑行了。」

「嗯?老公我突然發現,你好像變聰明啦!」

「給你傳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