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就是蠻獸封境中只有尉遲奇才是南宮堂皇的對手,又或是說只有南宮堂皇才是尉遲奇的對手。

南宮堂皇和尉遲奇是最強大的兩個人。

但現在南宮堂皇與方昊天正面交戰,方昊天沒有流血,反而南宮堂皇流血了。

這意味著什麼?

方昊天比南宮堂皇強大?

如果是,那方昊天豈不是超越了南宮堂皇?

如果方昊天超越了南宮堂皇,也許也已經超越了尉遲奇。

超越了這兩個人,方昊天豈不是變成了蠻獸封境的第一高手?

看到虛空中滴落的那一滴血,薪火城的人念頭萬轉。

對南宮堂皇滴下的血,方昊天猶如未睹,也沒有勝者的姿態。

他很平靜,他沒有繼續攻擊南宮堂皇,更沒有想著趁機殺死南宮堂皇的意思。

他只是很平靜的問南宮堂皇:"還要戰嗎?"

其實方昊天很清楚,他確實越超了南宮堂皇。但他殺不了這個人,也殺不得。

不管怎麼樣,方昊天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殺南宮霸衣。

方昊天不想兩堂開戰。

他不想因為他報仇而讓兩堂的人血流成河。

如果這樣,最終得利的是魔族。

如果今天兩堂不顧一切的開戰,將會元氣大傷。

魔族一旦得知,定然不顧一切瘋狂進攻,到時死傷的就不僅僅是兩堂的人。

也許,是整個蠻獸封境。

"好,好,好!"

南宮堂皇當然也不想兩堂開戰,因為誰都沒有好處。他也不可能為了兒子而將整個天龍堂搭進去。

只是殺子之恨,此時他無法報,他恨。

嗖!

南宮堂皇突然射出天龍殿,聲音激蕩出來:"方昊天,我必殺你!"

"我等著,你什麼時候來殺我,我隨時應戰。但你要快點,不然的話,再過一段時間你連跟我一戰的資格都沒有了。"

方昊天不懼。

"噗!"

掠入天龍殿的南宮堂皇身形微滯,一口血噴出來。

不知道是因為剛才與方昊天一戰而受了傷,還是兒子被殺他卻打不過兇手而怒極攻心所致。

但不管怎麼樣,南宮堂皇今天敗了!

敗給了方昊天。

"方昊天,第一高手!"

全城這一刻都有了一個共識。

"你們還不走?"方昊天挾帶著擊敗南宮堂皇的凶威,目光往天龍堂的人一掃,平緩有力的聲音撼動著他們的心靈,"如果想與我一戰的,來!"

霸宮霸衣已死,南宮堂皇受傷退走,天龍堂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個個都回到天龍殿中。

每一個人臉上都是一臉的挫敗。

不管怎麼樣,方昊天今天能殺了南宮霸衣,便是天龍堂與元武堂的一次大對決中輸了,輸得很慘。

在遠處高空激戰的南宮霧寒,田沖,韋殺青和古長卿也罷戰。

田沖和古長卿飛落到方昊天的身邊。

南宮霧寒和韋殺青飛過來,兩人的目光都很複雜的看向方昊天。

特別是南宮霧寒,他此時真不知道如何看待他與方昊天的關係。

他敬佩方昊天,想跟方昊天當兄弟。

可是方昊天卻殺了他的親哥。

雖然這個親哥很混蛋,但畢竟是親哥,方昊天現在是他殺兄大仇啊!

對南宮霧寒,方昊天也是有特別感情的,也是視為兄弟。現在他也很心痛,他知道他失去了一個兄弟。

但又能怎麼樣?

陳望,也是他兄弟。

他不殺南宮霸衣,他如何對得起兄弟?

"我沒有選擇。"方昊天想了想,忍不住說道:"我不殺他,我師兄陳望一家無法瞑目。"

南宮霧寒沒有說話,只是目光更加複雜了。

好一會,他痛苦的閉上眼睛,說道:"也許……"

話,突然說不下去,因為他沒有勇氣說下去。

嗖!

南宮霧寒突然轉身,射入天龍殿中。

韋殺青輕輕一嘆,尾隨南宮霧寒進入天龍殿中。

一場因為陳望的死,方昊天要殺南宮霸衣而爆發的兩堂大戰隨著南宮霸衣的死而結束。

"回去。"

袁青宗大手一揮,喝起。

他的喝聲,隱約有幾份興奮。

元武堂團結一致,今天雖然只是"小戰",但也元武堂第一堂的威風打出來了。讓天龍堂的人知道元武堂還是元武堂,並不是你們天龍堂難夠欺負,試圖超越的存在。

元武堂眾高手退走,每一個人離開時臉上都帶著興奮。

"處理好陳望的後事後來找我。"

袁青宗看向方昊天,說道。

"謝謝大長老。"

方昊天點頭。

袁青宗笑了笑,轉身離開。

方昊天看向古長卿,由衷道:"大執事,謝謝。"

古長卿擺了擺手,笑道:"我們是一家人,誰死了我們都難受,都應該報仇。你做了該做的事,我也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說到這裡,他神色微黯,輕輕嘆了口氣后說道:"你們先去陳望家,我隨後就到。"

方昊天點頭。

天龍堂殿前大廣場很快就變得冷清了下來。

方昊天的身邊,齊聚了劍道盟的人。

"我們走吧!"

田沖一臉悲穆,聲音哽咽。

方昊天點頭,然後張眼四望。

人群中沒有劉寧衣的身影。他的感應力中,居然也沒有劉寧衣的存在。

於是他忍不住問身邊的田沖:"田師兄,劉寧衣在我們元武堂是什麼職位?"

"劉寧衣?"田沖一怔,"我們元武堂有這個人嗎?我從來沒聽說過,你突然問這個人是為何?"

方昊天愕然。

田沖是元武堂的大執事之一。

以劉寧衣的實力,在元武堂定然是大名鼎鼎,身居要職,是元武堂的核心人物才對。

但田沖現在說不知道,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劉寧衣給方昊天的感覺更增加了幾份神秘!

……等方昊天等人到達陳望家時,領居們已經處理好一切,就等著陳望一家入棺了。

鄰居的動作無謂不快。

方昊天他們很感激,很感動。

田沖二話不說,當場就給幫忙的鄰居每人一萬兩銀子的銀票。

將人入棺后不久,古長卿就帶人來了。

來的人許多。

有陳望生前的好友,有敬佩他的人。

當然,也有一些是因為方昊天的原因而來的。

方昊天成功挑戰堂門戰,今天更是在天龍堂殺了南宮霸衣,打敗了南宮堂皇,已經不可爭議的是元武堂乃至整個蠻獸殿的第一人。

雖然現在元武堂還沒有說方昊天是什麼職位,蠻獸殿那邊也一直沉默,但就憑方昊天的實力,是什麼職務已經不重要。

實力為尊,有最強的實力,那就是至尊。

所以很多人前來也是有討好方昊天的意思。

方昊天是元武堂第一人,要是有機會讓他對自已有點印象,這對自已以後在元武堂的發展絕對有好處。

陳望和他的妻女都葬進了元武堂的英靈園。其他的人另覓地下葬。

按照慣例,只有陳望才有資格葬進英靈園,但現在他的妻女竟然也有資格葬進去,無疑就是因為方昊天的面子了。

無人有異議,就算有,也只能老實的藏在肚子里。

方昊天知道會遭人非議,但又如何?

讓兄弟一家團聚,他個人被人非議又如何?

有實力,就有享受特權的權力。

落棺,埋土。

方昊天排眾而出,將南宮霸衣的腦袋放在了墓碑前。

當南宮霸衣的腦袋放下時方昊天這才悲從心生。

他永遠也忘不了跟陳望喝酒的情形,永遠也忘不了陳望死在他懷裡的情形。

"師兄,我替你報仇了!"

方昊天對天而吼。

聲音激蕩,衝天而起,要穿透蒼穹,讓陳望一家知道。

身後,元武堂鞠躬,表示哀悼!

元武堂其他的人漸漸離開,最後只有劍道盟的人留下。

他們就在陳望的碑前坐著。

說好了今晚晁天白請客喝酒,豈能少了兄弟你?

"陳師兄,幹了!"

"陳師弟,幹了!"

方昊天等人舉杯,一飲而盡。

新碑之前持酒聽,英雄魂斷夢幾時?

近黃昏,傷流景,往事後期,雲破月來花弄影,明日天上再言歡!

酒喝到了第二天天亮。

"好好安息,我們會時常來看來。如果不能來看你的,那就是直接到你身邊陪你了。等著,我們還能相見!"

方昊天等人懷著沉重的心情依依不捨的離開。

回到元武殿,方昊天直接去找大長老袁青宗。

"節哀!"

大長老一看到方昊天,臉色也是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