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香入洪荒界域探險時深入龍穴,覓得兩枚冰雪龍蛋。

因此被冰雪龍王追殺,險死還生,逃回眾香國后修養了數百紀元才恢復實力。

兩枚龍蛋孵化成龍,一直由清香撫養。

清音看見清香從府里抱出來的孩子其實就是這兩枚龍寶寶。

一直誤會,竟成生死之恨。

當真是用情需慎重,切不可讓嫉妒與衝動遮蔽了理智。

現在這兩條長大的冰雪龍王乃戰神境中級巔峰實力。

徐茂公的判斷還是有誤,低估了冰雪龍王的戰力。

宇文CD與楊林兩人均為戰神境初級初階實力,兩人聯手應付一條冰雪龍王堪堪敵住。

可這風雪漫天的環境對冰雪龍王太有利了。

所有的雪花都成了利刃,一道一道的風暴利刃卷向宇文CD與楊林。

宇文CD的本命宿尊方天畫戟出手,整個人宛如風車一般在急速舞動兵器,擋住銳利的冰雪。

楊林亦是如此。

溺愛成婚:帝少寵妻如狼 雙戟棍連成一根長棍,上下翻飛,也舞成了一輛風車。

另一邊,雙僧對冰雪龍王,倒是持了平手。

佛光閃現,竟然能夠遠程融化冰雪。

二十米內,竟然冰雪無法進入。

裡面濃密的佛光如一鍋蒸騰的熱水。

時間一久,雙僧的佛光的高熱竟然形成了一輪小太陽。

小太陽的熱度讓冰雪龍王十分不適應。

有些畏懼這高熱如火的光明。

雙僧逐漸逼退冰雪龍王。

而那邊冰雪龍王卻力壓宇文CD與楊林。

另兩名神僧與徐茂公、李密亦戰得不相上下。

論實戰經驗,徐茂公絕對是當場所有人中最為豐富的一位。

而李密決斷極快,該攻時毫不手軟。

該守時立即全力防守。

兩人的配合竟然與那從小在一起練習的五台山神僧相差不大。

也正因為如此,兩人才能與兩名和尚戰了個旗鼓相當。

程咬金一看,自己不能閑著啊。

早就看楊廣不順眼了。

儲物空間中的板斧迎風一晃,摟頭就砍了過去。

人還沒到,那斧影氣勁已成一條白線卷著風雪劈向楊廣。

「哼,這點道行,還不夠看!」

血龍「唰」的從身後飛出。

龍尾兜過來橫抽斧柄。

那驚天一斧竟然就此歪了。

程咬金哇呀怪叫一聲。

順著斧勢一轉身。

大斧劃了一圈,橫著斬向楊廣的腰部。

血龍這回不管大斧去勢了,血盆大口甩著龍涎猛然咬向程咬金的頭顱。

楊廣血凌劍出手。

一點斧頭,右腳往後一撐,卸去大斧之勁。

然後右腳一發力,劍交斧柄,成十字架削向程咬金握斧的雙手。

兩下一起發動,程咬金只好仰身避開血龍之口,鬆掉大斧。

噹啷一聲,大斧落地。

兩招。

楊廣逼落程咬金引以為傲的兵刃。

楊廣得勢不饒人。

血凌劍卷著凌亂的雪花,刷刷刷的數十劍刺向程咬金的胸口。

這就是楊廣的君王之霸道:

當我者死!順我者未必生!

眼見程咬金要命喪楊廣血凌劍下。

從旁雪花劍輕輕的一挑,將血凌劍給擋了下來。

來人正是風雪俏佳人蕭紫瓊。

只是此時的俏佳人內心悲苦。

面對青梅竹馬的師兄,天下之主的君王——原本應該非他不嫁的未來——竟然因為一場夢全部破碎了。

「好,妹子,你們師兄妹好好切磋,我來宰了這條臭龍!」

程咬金撿起板斧,一斧一斧的怒砍血龍。

血龍的實力與楊廣一樣,為戰帝境高級巔峰實力。

程咬金只兩三斧就被血龍一尾巴給抽飛了出去。

正好跌在單雄信的身旁。

「老單,行不行啊?快醒醒,再不醒,咱倆可就一起見閻王去啦!」

程咬金剛說完,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半個時辰的單雄信忽然睜開了眼睛。

那雙眼睛的神采是程咬金從沒見過的。

單雄信與程咬金兩人經常在商道上見面,彼此交好,十分熟悉。

這一雙眼,怎麼可能是老單的?

程咬金內心一凜,彷彿看見了無上的神明。

單雄信不說話,單雄信只是用手撐起身體,然後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

單雄信邁步上前,此時血龍已到,血盆大口囂張的張開撲了過來。

賊船,等我一下! 單雄信弓步,握拳。

低頭不再看,彷彿天地間就這一拳,轟出。

對面是不成比例的血龍頭顱。

單雄信一拳,然後……

然後,沒了。

血龍沒了。

血龍似乎成了一道風雪中斷掉的繩子,瞬間淹沒,沒了。

單雄信依然保持這一姿勢,弓步,低頭,右手直拳,角度向上,剛好45°。

那邊楊廣慘叫一聲。

血龍乃他本命宿尊,血龍重創,化為元靈回歸自身。

如同楊廣被人對著心窩狠狠的搗了一拳。

頓時臉色慘白,踉蹌退後。

身後兩名神僧扶住楊廣,出掌逼退蕭紫瓊。

宇文CD與楊林一看楊廣受傷,頓時翻身一躍回來護駕。

四名神僧亦收了神功,回到了楊廣身邊。

蕭紫瓊也不進逼,喝止冰雪雙龍。

程咬金呆了,單雄信何時有了這等本領?

那可是三下兩下就把自己給抽飛的血龍啊!

戰帝境高級巔峰啊!

老程摸了摸腦袋,驚呆了!

「撤!」

宇文CD與楊林兩人對望一眼,看見楊廣臉色慘白,雙眼緊閉。

明顯受了嚴重的內傷。

六人駕著楊廣凌空而去。

兩匹馬則留在冰河的風雪中,顯得有些寥落與孤寂了。

眾人沒看見保持出拳姿勢如雕塑的單雄信右小臂已經完全漆黑。

此時正在慢慢褪去。

程咬金過去拍拍單雄信的背:

「喂,大炮,人都被你轟走了,別拽啦。」

「老程知道不如你,不跟你搶機會了。」

「以後這漂亮妹子歸你老單了,老程不和你搶了。」

蕭紫瓊臉一紅。

「程二哥,你瞎說什麼呢?」

正說著,單雄信那雕塑轟的一下撲倒在地。

徐茂公與李密大驚,連忙去扶單雄信。 過了良久,單雄信才悠悠醒轉。

睜開眼,看見程咬金等人俯身看著他,霍然坐起。

「那個人呢?」

「你們見沒見到?」

單雄信一躍而起,絲毫沒有受傷的樣子。

宇文CD那一掌便是巨石也要拍碎了。

單雄信身體底子好,但也被宇文CD拍得是骨骼碎裂,經脈寸斷。

半邊身子當時就廢了。

單雄信硬是撐著一口氣,從冰窟窿里爬出來,還說了幾句場面話。

之後又被神僧一掌擊中胸口,一條命應該去了九成。

現在怎麼跟沒事人似的?

徐茂公是能感覺到當時單雄信的狀況的。

所有人裡面只有他能察覺每個人的能量狀況。

這跟夏洛奇的世界多稜鏡的能力差不多。

徐茂公的天賦之一「天機辨」,讓他天生能感受周圍物體能量的各種變化。

當時他感覺單雄信快掛了。

沒想到昏睡了半個多時辰,現在感覺單雄信體內充滿了龐大的生機。

元力似乎又提升了一級。

戰尊境初級中階了。

「什麼人啊?大炮?」程咬金悲憫的看著單雄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