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罡境高階強者,果然不凡!

不過,林寒很清楚,若是自己踏入了地罡境中階,就算不激發龍帝戰體,都絕對殺這兩人如屠狗。

「或許,我能夠在與他們對戰的過程中突破。」

林寒突然心中閃過一個瘋狂的念頭。

現在,被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圍攻,自己最明智的選擇是逃跑。

但林寒踏入地罡境初階已經有了一段時日,瓶頸開始鬆動,若是有著一個外界的強大壓力,說不定能夠直接衝擊到地罡境中階。

說干就干!

大不了突破不了再逃。

蓋世仙尊 「殺!」

林寒將長劍背負身後,竟然赤手空拳朝著對面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衝去。

不過,此時龍帝戰體激發,林寒渾身都是純金之色。

「這小子看來是激發了血脈力量。」

「就算是血脈武者又如何,我們兩人一起出手,我不信殺不掉這小子。」

對面,年輕男子和中年大漢紛紛怒吼一聲,都是殺念如潮,與林寒搏殺在了一起。

「嘭!」

「嘭!」

「嘭!」

龍帝戰體狀態下,林寒只覺得渾身都是充滿力量,一股股源源不斷的氣力,在四肢百骸中湧出,讓林寒戰力增幅到了一個恐怖的頂點。

三人劇烈碰撞,鮮血飛濺,搏殺極為慘烈。

某一刻。

「啊!」

林寒將那中年大漢一條手臂撕下來,血腥狂野,讓中年大漢忍不住慘嚎一聲。

「滋啦!」

但下一刻,林寒避之不及,胸膛被另一個年輕男子手中長刀撕開一道巨大的血口,黃金色的血液流淌出來,拋灑大地。

「黃金色的血液!」

年輕男子和那中年大漢都是神色一驚。

這林寒,到底傳承的什麼血脈,竟然在激發血脈的狀態下,渾身血液都是變成了尊貴的金色。

但此時,他們已經無暇去深究。

因為,他們兩人感受到了,林寒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橫,越來越狂野,似乎,一股新生的力量,就要從林寒的體內破殼而出。

「不好,這小子一邊戰鬥,一邊在衝擊境界瓶頸!」

「恥辱啊!這小子原來是在拿我們當磨刀石!」

年輕男子和中年大漢都是紛紛怒吼,神色無比難看。

敢情,林寒一直沒有逃走,就是把他們兩個人當成了自己的磨刀石,要藉助他們兩人的力量,在生死一瞬間中完成突破。

「不能讓這小子突破,不然,我們不僅完不成任務,反而都要葬送在這裡!」

「沒錯,他一旦突破到地罡境中階,絕對要比現在恐怖無數倍。」

兩大殺手強者都是心中緊迫。

他們很清楚,像林寒這種級別的絕世天才,一旦突破,哪怕只是突破一個小階,其戰力也會有一個恐怖的提升。

到時候,他們兩人就算加在一起,都不會是林寒的對手。

「殺!」

狂雷刀法!

亂風劈殺!

年輕男子手中長刀緊握,瞬間在虛空中劈出九十九刀,一刀刀朝著林寒斬出,有雷霆在嘶鳴爆裂。

而那中年男子雖然失去一條手臂,但此時他取下背負的黑鐵大弓,瞬間射出三根染血的黑體箭矢,撕裂了空氣,產生了一股股音爆聲。

「一力降十會,一鼎破萬法!」

林寒大吼,此時龍帝戰體激發到巔峰狀態,他渾身金光大盛,如同一尊黃金戰神,將那黑色大鼎瞬間舉起,直接大踏步朝著對面的兩人衝去。

轟!

轟!

轟!

一股股力量轟擊到了那黑色大鼎之上,讓林寒黃金身軀上那一道道可怖的傷口,崩裂得更加嚴重。

但林寒死死咬著牙,發出狂野般的怒吼。

哐當!

黑色大鼎終於承受不住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的瘋狂轟擊,瞬間被徹底打碎,化為粉末。

「殺!」

林寒取出儲物靈戒中的一桿藍色大戟。

正是藍鱗戟!

這是當日從大炎城城主手中搶奪而來,品質可媲美那黑色大鼎。

此時被林寒握在手中,頓時綻放一股股凌厲無比的戟芒,幾欲撕天裂地,將周圍大地都是打得崩塌開來。

三人再次搏殺到了一起。

林寒背後,五團深邃漆黑的吞噬旋渦,在瘋狂吞噬周圍天地間的濃郁魔氣,不斷壯大自己體內的力量。

「嘭!」

某一刻,林寒被一刀斬中,黃金身軀上又新添了一道駭人的裂口。

「轟」

中年大漢一拳轟來,差點將林寒的黃金肌體給崩碎。

「殺!」

但林寒此刻黑髮狂舞,渾身氣勢如魔如妖,手中藍色大戟連連劈下,抵擋一切攻擊。

戰欲狂!

終於,一股新生的力量,開始在林寒的體內生出。

對面,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頓時覺察到了這股新生氣息。

「不好,這小子要突破了!」

「快施展最強大的一招,將其扼殺,千萬不能讓他突破!」

兩大強者紛紛怒吼,竟然開始燃燒體內罡元,要轟擊出最強橫的絕殺之招。

但就在他們踏步到林寒身前的一瞬間。

「轟」

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頓時從林寒的體內擴散而出。

沙沙……

沙沙……

周圍,飛沙走石,地面開始崩裂。

「哈哈哈,地罡境中階!」

林寒猛地狂笑出聲,本是黯淡的眸光,驀地變得燦若星辰。

轟!

他渾身的氣勢,這一刻攀登到了頂點。

「完了!」

這一刻,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紛紛神色大變。 她背過身去,後背寂寥悲傷。

「我和他沒有什麼。」

她毫無情緒的說完這話,便轉身走出了大門。

她站在他房子的大門前,等了一分鐘。

他沒有追上來。

林北望垂眉,眉眼裡是一股憂傷。她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服,看了四周,發現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靠著腦海里的第六感,林北望往前走了幾步,竟然發現了不遠處就是自己的新宅。

她莫名的轉身又看了一眼陸寒徹所住的房子,這……兩個房子之間的距離竟然不過是數米之遠,早知道相隔的這麼近,昨晚就應該直接回家了。

這個陸寒徹還那麼腹黑的故意繞了一些路,讓林北望沒有發現和自己回家的路是一樣的!

林北望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那件陸寒徹的白色襯衫,嘆了口氣,大步走了幾步,徑直往自己的家走去。

門口的守衛們看到林北望身上的這件男裝,面面相覷了一下。

林北望翻了個白眼,心中嘀咕了句,這韓墩帶出來的人也都沒個正形的!

「看啥看啊,我一個大名鼎鼎的美少女,有男朋友很正常的吧!?」

守衛們立刻低下了頭,「是,是,二小姐。」

林北望仰頭,只差長嘯一聲了。

她拖著身子,翻著死魚眼走進了屋內。

她心情不好的時候,特別煩別人叫她「二小姐」,聽著就特別的「二」氣十足。

進了屋子后,林北望徹底放飛了自我,把鞋子隨意一扔,身體重重的往沙發上一躺,也不管這襯衫會不會露出她的底褲。

她慵懶的陷在了沙發里,閉上了雙眼。打算今天一天都不聞窗外事了。

突然手機響了。

「林北望,你在哪裡啊!你知不知道你掛科了啊!!!」

蘇萌萌咆哮的聲音,怕是站在門外的守衛們都聽得到了吧?

如果聲音能殺人……

打戰的時候派蘇萌萌上前線,一定能斬殺對方千百個將士……

林北望本來就鬱悶的心情,此刻更加的絕望了,她想就此按掉蘇萌萌的電話,卻轉念一想,蘇萌萌這種百折不撓的性格,她按掉了,絕對她再以千百倍的攻擊力來回擊林北望的。

所以……

「蘇萌萌你還是適合上戰場……」

「什麼!!!」

林北望意識到剛才自己把心裡的話都給說了出來。

她諂笑著坐起身,對著電話那頭柔聲細語的說到,「沒有,沒有,我剛才說夢話呢……我們萌萌最好啦,我怎麼捨得你上戰場呢?!」

「你掛科了你知道嗎?!你可是我們學渣心中的大神啊!我們可都是仰望著你的啊!你怎麼能掛科呢?!你不知道今天這個消息在學校里有多震驚嗎?!有多少曾經崇拜你的人,都躲在廁所里默默的哭泣啊!你現在是不是因為恢復了千金小姐的身份,是不是人就飄了啊?就不想繼續再努力上進了啊?」

林北望在腦海里努力回想,才發現自己竟然忘記了補考這一事…… 「轟」

一股可怖的新生氣息,強大而浩瀚,從林寒的體內轟然爆發而出,瞬間鎖定住了不遠處的兩大地罡境高階強者。

「不好,這小子突破了,我們快點撤退!」

那失去一條手臂的中年大漢頓時吼了一聲。

但就在這瞬間。

「鏘!」

一道劍鳴陡然響起,那中年大漢還沒來得及逃到遠處,他視野中頓時看到了一道驚天的烈日劍光。

「噗」

下一刻,中年大漢甚至是來不及慘嚎一聲,他整個頭顱頓時被斬斷,連捏碎令牌傳送出去的機會都沒有。

「這麼強?!」

看到中年大漢被林寒一劍斬殺,那剩下的最後一個年輕男子頓時神色狠狠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