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嘗試使用《吞天魔功》?

梵聖功》是他現在身上最強的神通,哪怕現在使用《梵聖功》,依然無法突破到第八層,因為他現在沒有第八層的修鍊方法。

如果將這些五彩之光轉化成魔氣,或許可以讓自己的《吞天魔功》快速進階。內世界的魔氣越來越多,甚至可跟《梵聖功》相比。

但是,這樣做,會非常危險。

因為,他的《吞天魔功》還非常弱,只有區區五層。

以五層的《吞天魔功》,煉化如此多的外來元氣,能成功煉化嗎?

萬一煉化不成,被這些外來的元氣反噬,麻煩就大了。

「大不了撐不住的時候,再使用《梵聖功》,反正內世界裡面,還有佛氣在看著。」

峙著藝高人膽大,葉雄開始煉化那些進入內世界的五彩之光,將其轉化為魔氣,衝擊《吞天魔功》第六層。

這又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如果使用佛元,葉雄很快就能煉化。

但是,使用魔氣,那就難得多了!

在飛升台上,葉雄足足盤坐了一個月。

周圍的修士又是震驚,又是不解。

他們還從來沒見過,飛升突破境界需要這麼長時間的。

一個月之後,葉雄身上突然湧出兩鼓強悍之極的道魔元氣,進入內世界的五彩之光終於被全部煉化。

只不過,他並不是所有外來元氣都用《吞天魔功》煉化,魔功只煉化七成左右,剩下的三成,不得已用梵聖功煉化了。

《吞天魔功》,進入了第六層。

內世界的元氣全部填滿之後,一股飛升台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氣勢,從他身上出現。

剎那間,整個飛升台,乃至法則叢林,都黯然失色。

「合體境界,他做到了。」幽冥喃喃自語。

「不但成功飛升,還成功突破到合體境界,萬年來飛升台沒出現過了。」

「不愧是葉雄,不愧是飛升台第一人。」

「他的名字,將載入史冊。」

四下的圍觀修士,紛紛出聲,各種情緒,在臉上出現。

此時飛升壇附近,已經聚集了數萬修士,比起飛升壇舉行的飛升令挑戰賽,一點都不遜色。

畢竟葉雄在飛升壇逗留太長時間了,知道的人都趕來圍觀,他想低調都低調不了。

正在此時,飛升台上空出現一扇五彩之門。

那裡,就是前往神界的通道。

「老婆,我先行一步,在神界等你。」葉雄說道。

幽冥點了點頭,很是平淡的模樣。

雖然她心裡很激動,但是她還是不習慣在眾人面前,表達自己的情緒。

「去到神界之後,低調一點,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呢!」幽冥道。

「我明白,我這次不知道會降落在什麼地方,咱們在那邊,再想辦法見面吧!」葉雄說道。

幽冥又是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葉雄目光在人群之中,掃了一輪,看到了任逍遙。

「任逍遙,我在神界等你,加油。」葉雄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任逍遙點了點頭。

接下來,葉雄跟無心和尚,劍晨,還有北虛,金伊,這些認識的朋友打招呼。

最後,他的目光,這才落到火炎身上。

「火姑娘,你們族的神通,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放心。」葉雄保證。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了。」火炎點了點頭,不敢表現得太親密。

畢竟,葉雄的正牌妻子幽冥就在身邊。

正在他說話之間,頭頂的五彩之門傳出嗡嗡的聲音,顯然在提醒他,時間已經到了。

飛升台本質上還是屬於仙界的。

合體境界修士,無法逗留在仙界,這是眾所周知的。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塊玉牌,拋給任逍遙,說道:「我記憶之中雖然有神界的記憶,但是時間過去太久遠了,也不知道現在神界是什麼情況,等我前往神界,會將上面的事情跟你說說。」

任逍遙將玉牌收了起來。。

接下來,葉雄再交待了幾句話,這才衝天而起,朝那扇飛升之門飛去。

神界,老子來了。 神界。

無盡宇宙之中,一架巨大的飛船在星空中飛行。

飛船數百米長,外表紅色,看起來特別耀眼。

甲板之上,站著三名男子,一前兩后。

為首男子,合體中期,外貌四十歲左右,留著短短的鬍子。

身邊兩名男子,合體初期,一左一右站立。

三人後面站著數十名隨從,修為從元嬰到煉虛境不等,大部份都穿著侍衛衣服。

除了侍衛之外,還有數十名身穿花花綠綠衣服的侍女,每名侍女都穿得很喜慶。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一艘迎親飛船。

「佐督統,前面就是綠蘿星。」

「綠蘿星星主住在綠林城,咱們直接去迎親就行了。」

佐督統身邊,兩名督衛一前一後地說道。

佐林目光望著遠處那顆墨綠的星球,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笑容。

「傳聞,綠蘿星公主,有著傾國傾城容貌,不知道是真是假。」

「肯定不假,不然的話,咱們的統領大人怎麼會看上。話說,這向陽命真是好,生了這麼一個漂亮女兒,不然的話,他被判定為保守派,恐怕整顆星球都被波及,誅連九族。」左邊督衛說道。

「是保持派還是改革派,還不是咱們統領大人一句話說了算。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這向陽已經連續五千年,修為沒有絲毫突破,這可是頑固派,如果真實骨齡被報上去,他十條小命都不夠。」佐林說道。

「用一個女兒換來百年命,也不虧。」右邊的督衛說道。

……

綠蘿星,城主府,後院。

一間下人房間之內。

床上,躺著一名男子。

男子眼睛緊閉,陷於暈迷之中。

床邊坐著一名年紀二十歲左右,身穿豪華,長得國色天香的女子。

女子眉清目秀,丹鳳眼,柳葉眉,瓜子臉上沒有一絲瑕疵。

雖然不能說是傾國傾城,但也是修士之少少見的美女。

「木頭,我今天就要出嫁了,以後再也不能來看你了,你要好好珍重。」

「你放心,我已經交待小媚,讓他隔一段時間就給你喂吃,不會讓你餓死。」

「我這次離開之後,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你。」

少女聲音幽幽,帶著無盡的不舍。

撒旦奪情:我的女人我拯救 面前的男子是向燕兒一個月之前,在外面玩耍的時候,無意之間遇到的。

那時候,他躺在一個巨坑裡面,身上滿是血跡,不知道是被人打傷,還是從別的空間傳來的。

向燕兒把他救回來,帶回家裡,小心照顧,這一照顧就是一個月。

向燕兒經常來看他,發現他長得眉清目秀,是少見的帥男兒,一時之間,居然產生的親切之情。

平時,有事沒事,向燕兒就會來看他,跟他說一些心裡話,秘密什麼的。

反正他也聽不到。

漸漸的,向燕子習慣了這種對一個暈迷的修士說話的感覺。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男子睜開了眼睛。

向燕兒嚇了一跳,整個人跳了起來,一連退了幾步。

看著面前的少女,葉雄暗暗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哭還是笑。

飛往神界的通道,空間法則之力,比葉雄想像中還要厲害得多。

等他來到神界,受空間撕扯之力,受傷不輕,只好在坑底修鍊,恢復元氣。

哪知道,這個女人居然以為自己暈迷,強行將自己帶回家。

葉雄想著,反正自己在飛升過程之中,受了些小傷,去她家休養一番,也是好事。

神界對於他來說,畢竟是一個陌生的世界,在沒了解之前,實力沒恢復之前,裝暈迷也是個不夠的選擇。

一周前,葉雄已經窮醒了,只是他沒有醒來。

讓他沒想到的時,這個叫向燕兒的公主,居然把他當成一個傾訴筒,每當心情不好,或者有什麼心事,甚至雞毛蒜皮的小事,都來找他說一通,甚至有時候一說就是幾個小時。

葉雄原本以為這是一種幸福,誰知道變成一種折磨,最後實在沒辦法,他只得封閉五識。

「姑娘,這是哪裡?」

葉雄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裝成剛醒的模樣。

「這裡是綠蘿星向府,我父親是綠蘿星星主。」向燕兒回道,眼神之中還是有種提防。

這種感覺就像,一個習慣平時拿在手中的布娃娃,突然活過來一樣,那種心情十分複雜。

「原來是向姑娘,我怎麼會在這裡?」葉雄繼續問。

「你暈倒在一個坑裡,受傷了,我把你救了回來。」向燕兒繼續道。

「原來是姑娘救了我,多謝姑娘。」葉雄坐起來,拱了拱手。

「你沒事了吧?」向燕兒歪兒腦袋問。

早就沒事了。

葉雄當然沒敢這麼說,搖了搖腦袋,說道:「應該沒什麼事情了,就是頭還在點暈。」

「沒事就好。」

向燕兒鬆了口氣,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說什麼了。

他暈迷的時候,她什麼都喜歡對他說,什麼都不用顧忌,現在他醒了,她反而不知道說什麼了。

就在這時候,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一名高大的人影走了進來。

向燕兒轉身一看,連忙恭敬喊道:「父親大人。」

「我就知道你在這裡。」向陽說著,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有些意外道:「合體修士?」

「晚輩葉星辰,見過星主。」葉雄拱手,客氣地打招呼。

向陽點了點頭,說道:「燕兒說救了個人,我還只道是普通的修士,沒想到是合體修士,你是哪個勢力的?」

「晚輩只是一介散修,暫時沒有加入門派。」葉雄回道。

「合體境散修,這倒是少見。」向陽嘴上說著,但是也沒有細想,目光落到向燕兒身上,說道:「迎親隊伍就要到了,你去準備一下吧!」

向燕兒臉上露出悲哀之色,但還是點了點頭,準備走出房間。

「燕兒,為父沒用,對不起你。」向陽嘆了口氣,眼色黯淡。

他沒想到自己會淪落到一天,要靠女兒來保命的地步。

「父親大人,你別自責,這是燕兒自願的。」向燕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等她離開之後,向陽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說道:「陸星辰,燕兒救你一命,你是否願意護送她一程,去到統領府?」。

葉雄剛飛升上來,本來不想淌這混水,但是這段時間,向燕兒待她不薄,如果拒絕,太不近人情了。

「晚輩願意護送公主一程。」葉雄點了點頭,答應了。 對了,你現在的骨齡多少了?」向陽問。

葉雄可不敢說自己的真實骨齡,以他現在千歲不到的骨齡就來到神界,說起來太逆天了。

「七千左右。」他隨口說了一個中規中矩的骨齡。

「七千左右,還很年輕,不用著急,距離兩萬年還遠著呢!」向陽目光之中,露出羨慕之色。

葉雄非常疑惑,以向陽修為,已經到了不死不滅的境界,除了要應付天劫,根本就不用擔心,為什麼他臉上會有如此凝重之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