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謙心裏一動:“你說什麼?”

男人死死的盯着他,然後一把摘下來了掛在脖子上的一個小金佛:“別過來!別靠近我!我不怕你!”

張謙快步走了過去,男人嚇得連連後退,但是當發現張謙走近之後小金佛沒有半點反應的時候,男人一愣:“你不是鬼?”

“廢話我當然不是!”張謙說,“你說的那是什麼鬼?”

“那你們到底是誰?”男人問。

“回答我的問題!”張謙大聲問,六個分身刷的一下瞬移出現在男人身邊,男人嚇得渾身哆嗦:“我…我說的是經常出現在這裏的那幾個鬼!”

“什麼樣的鬼!”

“有…有男鬼有女鬼,女鬼頭髮很長…”

張謙鬆了手,然後不死心的又用通靈眼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這個男人,還是沒有一點毛病,但他還是不確定,於是又問了一下系統,系統說:“你有通靈眼啊,你看不出來?”

“這不是找你確定一下嘛。”

“我確定個屁,”系統說,“你覺得沒事就行了。”

張謙盯着男人:“你知不知道那些鬼在哪?帶我去找他們!”

“我…我…”男人說,“你們爲什麼要找他們?…哦我明白了,你們是道士吧?”

“嗯,我們是道士。”

男人立刻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難怪你眼睛會放光,終於等來有點本事的道士了!請進請進!”

張謙和分身們跟在這個男人的身後走向別墅,他們不停的用通靈眼掃視着別墅,目前來看,這座別墅也沒什麼問題。

但是始終有一個疑問在張謙的心裏,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怎麼會有別墅的?誰會選擇住在這種地方?

難道就是因爲有錢任性?

但是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張謙停住了腳步說:“不用進去了,趕緊把該說的都說出來!”

男人有些心神不寧的四處看了看:“還是在去客廳說吧,我怕在這裏說它們會聽到。”

“聽到也沒事!說!”

科技巫師 經過一番交談張謙知道了,這個男人是b省l市一家大公司的董事,有錢,像許多有錢的城裏人一樣,他不想在住在喧鬧的城市裏,覺得城市環境不好,對健康不利,所以就在這個看起來比較偏僻,實際上距離城市也不算遠的郊區買了這麼一塊地蓋了一座別墅。

但沒想到的是他被賣地的人坑了。

別墅背面原本是一片有年頭的老墳地,後來賣地的人爲了賣出去這塊地就把這片老墳地給推了。

別墅雖然沒有直接蓋在墳地上,但是也碰到了墳地的邊角,所以這一段時間以來,他們家就經常出現各種恐怖的靈異現象,甚至他們家的狗都死了好幾條,保安也一個接一個的出事,家裏人也備受折磨,之前這座別墅有十幾個保安,現在走的就還剩下五個了。

“各位,雖然你們不是我請的那幾個道士,但是不管怎樣,只要你們能幫我們家解決這些鬼,要多少錢都沒問題!”男人說。

“那我就奇怪了,你們爲什麼不搬走呢?”張謙問。

男人哭了:“我們非常想搬走,但是他們根本不讓我們走啊!我們根本走不掉!我們連大門都出不去!”

“有一次我兒子出門去玩,剛推開大門,他推門的那隻手臂就突然被莫名其妙的整整齊齊的切掉了!”男人哭着說,“當時還是大白天!可憐我原本健健康康的兒子,就這麼變成了殘廢!一輩子就這麼毀了!”

“我也已經很久沒去公司了,公司現在都亂套了!要不是這裏有大冷櫃,能保存很多食物,而且保安傭人他們不受限制,還有人定期送食材過來,否則我們早就餓死了!”

“所以不是我們不想搬!也所以請你們一定幫幫我們,求你們了!要多少錢都沒問題!真的!”

張謙也懶得問類似有沒有報警這樣的蠢問題了,直接說:“那片墳地在哪,指給我看!”

生活系巨星 男人立刻說:“我帶你們去!” 男人帶着他們走到了別墅的西北角,指着西北角這裏擺放的一張很簡陋的供桌說:“這裏就是老墳地的衣角,正好也處在我們院子的範圍內。這個供桌是之前一個老道士指點我們擺放的,擺放了之後就有了點用,只可惜那個老道士……”

www¤тtkan¤℃O

張謙一點頭。

男人接着往牆外面一指一劃:“這一片,都在墳地的範圍內。”

“好,知道了,回去睡覺吧。”張謙說,“另外,那幾個保安和那幾條狗都沒死,只是暈過去了,別擔心。”

“求求你一定幫幫我們!”男人說。

“放心,回去吧!”說完張謙領着六個分身騰空而起,往牆外飛去。

男人看到他們憑空飛了起來,頓時嚇得驚叫了一聲跌坐在了地上!

“居…居然會飛!看來他們是有真本事!”男人喃喃自語着,隨後一臉的希冀:“希望他們真能幫上忙!”

張謙和六個分身飛過高牆,落在了男人說的那片墳地的範圍內。

他來這裏驅鬼可不是爲了幫這個男的,更不是爲了錢!

牛壯說這裏有小狐狸的一絲蹤跡,但是牛壯卻失蹤了,而且還有那個用頭髮撩自己脖子的東西,還有慘死的兩個分身,很有可能都是這些鬼乾的!

必須得搞清楚!

眼前這裏已經是一片平地了,根本看不出之前是墳地的樣子,張謙和分身們開啓通靈眼四處查看,果然看到了地面上蒸騰的黑色陰氣。

“這裏的陰氣不少,怨氣也挺大。”系統說,“你那個牛什麼,搞不好就是被這些東西給弄死了。”

張謙點頭,大喊了一聲:“出來!”

沒有任何迴應,只有嗚嗚的夜風吹過。

“不出來是吧,行!”張謙冷聲說,“老子掘地三尺也把你們挖出來!”

說完他扔出一把象棋棋子,棋子落地之後帶着通通的聲音變成了一個個高大的棋兵!

這些棋兵揮舞着各自的武器開始瘋狂的挖地,很快,地面就被它們撅的坑坑窪窪!

御宅 陰氣開始變得狂躁了,張謙和六個分身飛到半空,用通靈眼掃視着地面。

突然,一道迅猛的黑氣從地下衝了出來,組成了一道黑色的氣柱迅速的在各個棋兵中間穿插,被它碰到的棋兵都會瞬間定格,然後轟隆一聲化作殘片!

張謙和六個分身齊齊掐起劍指,刷刷!一陣空氣被割裂的聲音響起,整整七對陰陽劍從他們的身後竄了出來,對着黑氣插了過去!

十四把劍!

帶出的劍氣洶涌而又澎湃!

黑氣被十四把劍圍攻,頓時叮叮噹噹的響了起來,好像這黑氣裏面包裹着金屬一樣,但是打了一會,黑氣似乎是覺得打不過這十四把劍,於是呼嘯一聲,再次鑽進地下。

張謙剛要繼續放出棋兵,突然改變了想法,拿出了五行旗。

五行旗雖然是人間法寶,但是好歹能在一定程度上操縱人間的金木水火土這五行能量。

五行旗飛到半空,張謙掐起劍指,旗子上瞬間爆發出了五色光芒,緊接着五色光芒中的黃色光芒大盛,隨着這股光芒的越來越強,地面上的泥沙土塊開始翻涌了起來。

很快,泥沙土塊慢慢的漂浮聚集到了半空,隨着張謙的意念又被拋向了遠處,正片地方的土越來越少,地下的一些東西漸漸地露了出來。

然後張謙就看到了棺材。

很多很多的棺材。

這些棺材有的還密封的很好,但有的已經打開了,露出了裏面的白骨,也有的是空的,白骨也不知道去了哪,張謙冷聲說:“再不出來,我就放火少了你們這些屍身!”

幾道黑氣迅速的從地下鑽了出來,六大分身迅速的迎了上去,黑氣說話了:“你到底是什麼人,本領挺大,但爲什麼心腸這麼狠!”

“我心狠?”張謙冷笑,“你們騷擾那家人,把人家小孩子的胳膊切了,你們不心狠?”

“是他們先毀掉了我們的墳塋!”

“那我問你們,牛壯呢!”

這五道黑氣一聽,頓時一愣:“牛壯?什麼牛壯?”

“就是之前來到這裏的那個會道術的男的,禿頭,長得挺壯實,一看就像是個殺人犯的一個人!”

“有你這麼形容的嗎?”系統沒忍住笑了起來。

黑氣同時說:“我們從沒見過什麼禿頭!這裏除了那家人,幾乎就沒有什麼活人來了。”

“那你們有沒有見到過一隻小白狐狸?”

黑氣又說:“從沒見過。”

張謙皺起眉毛,突然擡起右手:“喪魂鍾!”

‘當!’一聲,一道無形的波紋從張謙右手的那個黑色小鐘上面爆發了出來!

這就是張謙一直沒用過的喪魂鍾,也是當初從賈五通手裏搶來的那一批寶貝中的其中一個。

這個法寶很特殊,不能攻擊身體,但卻能直接攻擊人的靈魂,對於鬼魂這種沒有肉-身的靈體有着很強的殺傷力。

果然,無形的波紋擴散出去之後,這五道黑氣立刻當空顫抖了起來!

其中兩道還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張謙收起喪魂鍾,六大分身卻齊齊的掏了出來,繼續敲擊。

這五道黑氣更是痛苦的大聲嚎叫了起來!

張謙快速的飛到他們身邊,拿出打妖鞭一通狂砸然後全部吸收了。

他們到底知不知道牛壯和小倩,張謙要親自看看他們的記憶。

吸完魂,張謙落地盤腿坐下,六大分身圍攏在他身邊保護着他。

就在他打算查看這五個鬼的記憶的時候,突然,一個分身看到了不遠處的地面上隱隱約約有一個凸起的東西。

這個分身立刻跑過去查看,張謙通過他的視角看到了,那個凸起的東西居然是一具屍體。

而那具屍體,正是牛壯。

張謙立刻起身,也不查看這五個鬼的記憶了,快速飛了過去。

牛壯死的很慘,整個身體從頭頂到老二被整整齊齊的劈開了,鮮血和內臟流了一地。

“真的死了?”張謙皺起眉毛,剛要俯身仔細的查看一下他的屍體,手機突然響了。

他接起來一看,頓時眼睛一瞪!

來電顯示:牛壯! 牛壯?!

張謙低頭看着牛壯的屍體。

已經死透了的人打來了電話?

有意思!

張謙立刻接了起來。

“喂?首長?您到了嗎?”電話那邊,牛壯問。

是牛壯的聲音一點都沒錯,而且這個聲音聽起來很平常,並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張謙又低頭看了看牛壯的死屍,死屍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死死的看着張謙的腳,腦子滑落了出來,沾上了很多的泥土。

“喂首長?您聽到我說話了嗎?”電話裏牛壯繼續問。

“聽到了。”張謙說。

“哦哦,首長,那您到了嗎?”

“到了,”張謙說,“我之前去了你說的匯合地點,但是沒見到你人。”

牛壯驚奇的說:“怎麼可能?首長您別逗了,我一直在這邊等着您呢。”

“是嗎?”張謙說,“但是爲什麼我在我這邊看到了你?”

“啊?”牛壯一愣,“您那邊?您現在在哪個位置?”

張謙說:“你別管我在那了,你說你在哪吧。”

“我還在咱們之前說好的那個地方。”

“好,你在那等着我,別亂動。”張謙說。

“好的。”

“另外!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不準掛電話!”張謙說着,把手機交給了一個分身,分身接了過去繼續和牛壯聯繫着。

張謙思考着要不要留下兩個分身看着這具死屍,但是轉念一想看着一具死屍沒什麼意義,所以他讓分身搜索了一下牛壯的屍體,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而且,他的手機果然也不在他的屍體上。

這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正在跟張謙分身通話的‘牛壯’,有可能就是綁走小狐狸的那個傢伙。

事不宜遲,張謙立刻帶着分身朝着最開始和牛壯約定的那個地方飛去。

飛過別墅的時候,張謙隱隱約約聽到了身後有人喊叫的聲音,似乎是住在別墅裏的那個男人,但是張謙沒理會他。

一路疾飛,很快他們就飛出了樹林,再次回到了那片荒草叢生的荒地上,但是仍舊和之前一樣,沒有看到牛壯的身影。

張謙從分身的手上拿過手機大聲問:“喂!牛壯!你在哪!”

“首長,我就在咱們約定的…”

“放你的屁!”張謙說,“老子到地方了,根本沒看見你!”

“不可能啊,首長,我就在這!”

張謙和分身們全程開着通靈眼四處查看,但是哪裏有牛壯的影子?

“聽着!”張謙沉聲說:“我命令你,現在立刻馬上出現在我面前!”

“可是我就在這…哦,我知道了,首長,我在您頭頂上呢,難怪您看不到我。”牛壯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詭異。

張謙和分身們立刻擡頭看去,卻見到一些黑乎乎的東西從天而降。

他們趕緊躲開,這些東西吧嗒吧嗒的掉在了地上,張謙看清楚了,這些東西居然是一些殘碎的屍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