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嘉小姐,你這話上次說過了。”她說道,“奴婢不僅樣子像,名字也跟江鈴姑娘差不多。”

謝柔嘉瞪眼張大嘴恍然。

“哦。”她看着她說道,“哦,是你啊。”

侍女低頭施禮。

“奴婢小玲。”她笑道。

那時候去京城擺脫周成貞後和東平郡王共乘船時,東平郡王特意送來伺候自己的那個丫頭。

“哎呀,我說呢,我看着你面熟,竟然沒想起來。”她笑道。

“柔嘉小姐這一晚多少事,您還能說笑如常,奴婢就佩服不得了,再一眼就認出見過許久不見又並沒有相處多久的奴婢,那小姐您就成神仙了。”小玲說道。

謝柔嘉哈哈笑了。

“你不用替我解圍。”她笑道,“我就是記性不好。”

“小姐記性不好都這麼厲害了,要是記性好了,那真成神仙了。”小玲又說道。

謝柔嘉再次哈哈大笑。

在外院書房裏的東平郡王說話聲停頓了下,看了眼窗外。

面前坐着的文士和黃藥不由也跟着看出去。

“殿下?”文士還詢問道。

東平郡王收回視線。

“都戒嚴了是吧?”他問道。

這個問題還用問嗎?

文士含笑應聲是。

“城門當時就關了,四面都有人把守,他出不來。”他說道,“咱們這裏也都圍好了,殿下放心。”

東平郡王嗯了聲。

“時候不早了,明日還要起程,都去歇息吧。”他說道。

文士和黃藥起身施禮告退,看着東平郡王卻沒有起身,而是向書房內走去。

黃藥走出去還忍不住回頭看了幾眼。

“看什麼看,今晚殿下在這裏睡,有什麼稀奇嗎?”文士說道。

“這還不稀奇?洞房花燭夜呢。”黃藥說道。

文士笑了。

“洞房花燭夜才稀奇呢。”他說道,挽住他的胳膊,“走走,我們去喝一杯,酒席都沒顧上吃。”

黃藥點點頭,也挽住他的胳膊。

“好,我正有一事要問你,爲什麼我聽說殿下斥責我呱噪?好像是說我寫信該說的不說,不該說的亂說,我就想不明白了,我亂說什麼了?”他問道,看着文士,“是不是有人在殿下面前敗壞我什麼了?”

還不是那次寫信說彭水的情況,講到大小姐和二小姐鬥巫又穿插招婿的事提到爭男人三個字。

其實倒不是黃藥寫了這三個字,這三個字前後的幾句話連起來念一點問題都沒,但因爲自己故意停頓打岔引東平郡王失態,郡王纔會對這三個字不滿,自己也就順水推舟斥責黃藥頭上了。

文士打着哈哈笑着抽回手。

“我想起來了,我還要準備明日啓程的東西,這酒啊等明日歇腳的時候再喝。”他說道。

黃藥揪住他。

“老白,你有什麼東西收拾,一本破書,兩件舊袍子,被擔心,你喝醉了,我替你收拾。”他笑道。

二人拉扯說笑打諢在夜色裏遠去了。

…………..

“你這個蠢貨廢物,吹的那麼厲害,卻原來本事就是裝死嗎?”

漆黑一片的城門下,八斤揣着阿土罵道。

阿土不理會他,跪着抓住周成貞的衣袖。

“世子爺,老奴不是裝死,是被他們打暈的,老奴奮力反抗……”他說道。

話沒說完,周成貞低頭看他。

“奮力反抗。”他說道,聲音如同夜色一般陰鬱,“你也會奮力反抗啊?那你怎麼先前不奮力反抗一下就歸順我了?”

鎮北王府奉命說是協助其實也監視的阿穆等人都被周成貞殺了,逃跑的阿土偷偷回來看情況的時候被八斤抓住,表明了歸順周成貞。

“世子爺,因爲您是老王爺的血脈啊。”阿土喊道。

周成貞嗤笑。

“那我爹就不是老王爺的血脈了?”他說道。

“不是,不,不,是,不是這個意思……”阿土語無倫次的說道,話沒說完被周成貞一腳踹開。

“我知道你怕死。”周成貞說道,“沒把握的事,你當然不會去做,不怪你,怪咱們,比不上人家,人手衆多。”

他說着笑了。

“我有什麼啊,一個隨從晚上怕鬼,一個怕死的巫師,還有在他們眼裏可笑的謝青雲!”

他說着笑着,猛地向城門衝去,人直直的撞了上去。

“開門!開門!”

一下又一下,城門被撞的在暗夜裏發出一聲聲悶響。

開門!謝柔嘉!

開門!謝柔嘉!

今日一更。() 耳邊似乎有嘈雜聲,又似乎很安靜,謝柔惠覺得熱,又覺得冷,就在這裏一冷一熱間人也漸漸的醒來。

她有一瞬間的恍惚,入目是紅色的帳子。

紅色。

她的視線又落在身下,亦是大紅的被褥,她伸出手,摸到了一顆幹桂圓。

謝柔惠蹭的坐起來,面紅耳赤心跳如擂鼓。

這是婚房!

這是婚牀!

她,她成親呢!

她記得她有些累了,就跟東平郡王說先睡下,東平郡王就讓她先睡了,還體貼的讓她吃了碗粥……

已經過了一夜了?

她低下頭看着有些凌亂的衣衫,還有隻搭了半邊隨着起身滑落的錦被。

重生之異能狂妻 她又猛地躺下來,扯住被子,視線慢慢的看向身旁。

身旁空無一人。

是,已經起來了吧?

謝柔惠看着帳外紅光亮亮。

天亮了。

她伸出手要掀開簾子,手伸過去又停下,忍不住深吸幾口氣,又用手摸了摸頭髮將它理順,至於衣衫……

謝柔惠伸手解開兩個釦子,露出雪白的脖頸。

好了,她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伸手掀起簾子,一步邁下牀。

“喂…”她拔高聲音喊道,才張口視線就看到屋子裏坐着一個人。

男人。

她的聲音就頓了下。

這個男人背對她,似乎正在慢慢的吃茶。

謝柔惠被燒灼一般收回視線,人也向牀上退去,就如同受驚的兔子,她又深吸幾口氣。伸出一根手指掀起簾子一道縫。

“喂。”她說道,聲音拔高,但因爲音顫顫,顯得有些故作的鎮定。

桌前的男人笑了。

“行了謝柔惠,別裝出那副樣子。”他說道,一面轉過頭,“令人噁心。”

謝柔惠如同雷轟。手幾乎將帳子扯下來。

“周成貞!”她喊道。“你怎麼在這裏?”

周成貞看了眼屋子。

“廢話,這是我屋子。”他說道,“我不在這裏。在哪?”

你的屋子?

謝柔惠從牀上跳下來,不可置信的環視四周。

胡說!

這明明是新房!是婚房!

看那邊的龍鳳喜燭,看那邊的龍鳳吉服,看這裏到處一片的新婚之氣。

“你。你幹什麼?殿下呢?”她喊道,臉色煞白。“你,你大膽,快滾出去。”

周成貞一臉厭惡的站起身,將茶杯扔在桌子上。

“沒有什麼殿下。這裏是謝家,你醒醒吧。”他喝道,“都告訴你了。這是我的屋子,你滾出去!”

這是謝家?

這不可能!

謝柔惠看着他衝過去打開門。撲面而來的熟悉讓她一瞬間幾乎昏厥。

這不可能!她一定是在做夢!

謝柔惠跑了出去,院子熟悉,那院子外呢?不可能,怎麼這裏也有桂花樹? 總裁前夫,我懼婚 怎麼這裏也擺着花壇?

那幾個下人,怎麼也跟過來了?是母親安排陪嫁的嗎?

“大小姐。”

大小姐?

什麼大小姐?她現在郡王妃,要喊她夫人。

院門外的下人們目瞪口呆的看着只穿着裏衣披頭散髮的謝柔惠跑過去。

“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大小姐要去哪裏?怎麼這麼急?”

“哎呀,不好了,大小姐是向大夫人的院子去了。”

“那怎麼就不好了?”

“你們忘了,昨晚的事…..大小姐是知道了吧?”

昨晚….

喝了喜酒回來的新婚大少爺出現在謝大夫人的屋子裏,被丫頭撞見…..哎呀,不堪入目。

當然後來說是謝大夫人身子不好暈過去,大少爺進孝心攙扶呢。

不過,大小姐是不是不信?

她當然不信,她不信,可是當看到謝大夫人的宅院時,謝柔惠徹底的絕望了。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明明已經成功了嗎?怎麼一覺醒來,什麼都發生過一般?她還是她!

“母親!”她嘶聲喊道,衝了進去。

院子裏的丫頭們嚇了一跳。

“大小姐。”大家紛紛上前,“夫人還沒起呢。”

“滾開!”謝柔惠喊道,將丫頭們趕開,直衝進屋內,“母親,這到底怎麼回事?”

聽到這問話,要跟進去的丫頭們頓時面色驚恐的紛紛退開。

謝大夫人已經醒了,只是精神萎靡。

“母親。”謝柔惠衝到牀邊,抓着帳子,“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你乾的?”

明明把她困在家中,困住的不僅是人還有魂,怎麼最後竟然還是逃脫了?

除非她跟祖母一樣燒死了。

她抓住謝大夫人的胳膊,眼神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