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點了點頭,擺了擺手說:“今天晚上我就不留你了,你趕快去吧!那邊是個重鎮,需要你這樣的高手把守。”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對了,你順便派人將婉君送來。”

婉君是秦巖提升實力的重要人物,他可不能將婉君放在天罡城。

“遵命!我一回去就將婉君姑娘送來。”說罷,卞良虎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轉過頭向狐小仙和九窈望去:“地煞城和無極城你們倆去鎮守吧!”

地煞城是之前姬將軍所在的府邸,無極城是武將軍所在的府邸。

九窈首先搖了搖頭:“不行,我不去,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好不容易修煉到了天尊巔峯,我纔不要離開你呢!”

狐小仙緊接着也說:“我也不要離開你,我也不願意去這些地方。你還是派別人駐守吧!”

“這樣不好吧!我把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了你們,你們如果不去,那我只能將軍隊的指揮權收回來了。更何況,我現在即便收回來也沒有合適的人選派出去,莫非你們兩個忍心看着這兩座城池被其他侯爺趁機奪走嗎?”

聽到秦巖這樣說,狐小仙和九窈對視了一眼,她們也十分犯難,她們既想幫助秦巖,也不想和秦巖分開。

“秦巖,那你答應我,半個月就來看我們一次,好不好?”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問題,每半個月我就去看你們一次。”

聽到秦巖答應了,九窈和狐小仙才算是放下了心。

“對了,你們在地煞城和無極城的時候,好好的注意下我們小世界的人,如果遇到他們一定要第一時間將實情告訴他們,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來找我報仇了。因爲紙是包不火的,我很擔心我們的身份會泄露出去。到那時候我們再想在這裏立足就很難了。”

“秦巖,你就放心吧!不用你說,我們也會時刻關注的。”

九窈和狐小仙不約而同的說。

其實在秦巖還住在天罡城的時候,她們就一直關注着城中的動態。她們也怕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

“好了,你們今天晚上就出發吧!我擔心其他侯爺如果知道了我們這邊出事,肯定會趁虛而入的。”

在這裏,將軍和將軍們競爭,侯爺和侯爺們競爭,王爺和王爺們競爭,總之永遠都沒有停下來的時候。即便你變成了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帝王也不行,因爲你還要時刻擔心有沒有人造反。

“好的,我們知道了。我們一會兒整頓完人馬就走。”狐小仙戀戀不捨的說。

其實秦巖也不想這樣做,但是他沒有辦法,他爲了在這裏生存下去,只能暫時和狐小仙以及九窈分別,等他再培養出其他人,就能將九窈和狐小仙調回來了。

這讓秦巖想起了他在小世界的一些事情,很多父母爲了掙錢養家,明明知道孩子一個人在家會非常孤單,但是他們卻不得不外出打工。這就叫做無奈。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狐小仙剛剛來到無極城,就遇到了南陽侯帶着大軍殺來了。

幸虧狐小仙回來的及時,並且開啓了無極城的陣法。

“南陽侯,不知道你來我們無極城有何貴幹?”狐小仙站到城池上大聲的問。

“哎呦,想不到你們新侯爺居然派了一個女將軍來把守無極城。美女,你貴姓啊?”南陽侯看到狐小仙的樣子,立即動了心。

狐小仙冷笑起來:“南陽侯,我叫狐小仙,如果你沒有什麼事,就請回去吧!”

說罷,狐小仙轉過身走了。

看到狐小仙遠去的背影,南陽侯眯起了眼睛,他在心中冷笑起來:小妮子,你給我等着,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的胯下求饒。

“我們走!”南陽侯對身後的士兵大聲說。

大家轉過身離開了。

其實南陽侯並沒有真的走,他只是做了一個樣子,他這麼做是想讓狐小仙放鬆警惕,徹掉無極城的無極陣法,然後他趁機將自己的士兵一個一個的送進城中,最後裏應外合一舉將無極城拿下。

如果是以前,南陽侯肯定不敢這樣做,因爲那時候建安侯兵多將廣,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建安侯死了,姬將軍變成了新侯爺,經過這一輪大戰,姬侯爺手下人才匱乏,根本不是他南陽侯的對手。

南陽侯帶着自己的大軍悄悄的躲在無極城外十里的地方。

狐小仙之前統領過妖族,和不少其他的勢力產生過沖突,一眼就看穿了南陽侯的把戲,她當即派出探馬外出調查。

探馬回來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狐小仙。

狐小仙不屑一顧的在心中冷笑起來:想和我玩瞞天過海的把戲,南陽侯你太嫩了。

爲了對付南陽侯,狐小仙立即將這裏的情況通過通信符告訴了秦巖。

秦巖此刻正坐在牀上練功,當他收到狐小仙的通信符後,立即打開了。

看完通信符,秦巖擰起了眉頭,他雖然覺得其他侯爺會對自己下手,但是沒有想到南陽侯的速度這麼快。

秦巖思索了片刻,立即又給九窈和卞良虎發去了通信符,讓他們火速趕到建安城。

一天後,卞良虎和九窈都來了。

“侯爺,你找我們什麼事情?”卞良虎好奇的問。

“是這樣的……”秦巖將狐小仙那邊的情況告訴了卞良虎和九窈。

九窈聽說狐小仙被南陽侯圍住了,她十分擔心:“侯爺,那咱們趕快去救狐小仙啊!狐小仙現在只是天尊巔峯高手,根本不是南陽侯的對手。”

經過這些天的生活,九窈也知道侯爺的實力一般都達到了天仙中期。

天仙中期高手對付天尊巔峯,那簡直是易如反掌。

秦巖點了點頭說:“這個我知道,不過現在對我們虎視眈眈的人很多,我們一旦離開,其他人極有可能會趁虛而入。”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所以我們必須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可以擊退南陽侯,又讓別人不敢趁虛而入。”

聽到秦巖這樣說,九窈和卞良虎都覺得非常有道理:“侯爺,那你想到辦法了嗎?”

秦巖搖了搖頭說:“我還沒有想到,所以我把你們兩人叫來,想問問你們有什麼辦法?”

卞良虎苦笑起來:“侯爺,我能有什麼辦法,我是一個粗人,只知道帶兵打仗,對於計謀一竅不通。”

九窈也苦笑起來:“侯爺,這裏面最聰明的人就是你了,如果連你都想不到辦法,我們更沒有什麼辦法了。”

秦巖想了想說:“這樣吧,你們先下去,讓我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九窈和卞良虎對視了一眼,同時轉過身走了。

秦巖坐在房間裏一個人苦苦思索着。

一個多小時後,秦巖終於想到了一個瞞天過海的辦法。

他當即將九窈和卞良虎叫來。

“你們兩人聽聽我這個辦法怎麼樣?”說罷,秦巖將自己的辦法告訴了兩人。

聽完秦巖的話,九窈和卞良虎眼中頓時綻放出道道精光,他們覺得秦巖的辦法太好了。

不過九窈有個疑問:“侯爺,按照你這個辦法,時間會不會太緊?萬一狐小仙那邊撐不住怎麼辦?”

“你放心吧!無極陣經過了加持,絕對可以擋得住南陽侯的攻擊。我估計狐小仙堅持半個多月沒有問題。”

聽到秦巖這樣說,九窈頓時放心了。

第二天上午,秦巖帶着九窈和卞良虎率領大軍向建安城外出發。

不過當天晚上秦巖帶着他們又返回了建安城。

在秦巖他們走後,城中的細作還以爲秦巖帶兵去救狐小仙了,立即給周邊的另外一個侯爺發去了通信符。

當這個侯爺帶領大軍趕到的時候,他發現秦巖居然又回來了。

這個侯爺非常生氣,不過也只能回到他的領地。

第三天,秦巖帶着九窈和卞良虎再次從建安城出發。

城中的細作看到秦巖走了,當即又給他們的侯爺發去了通信符。

但是令這個侯爺氣憤無比的是,當他帶着大軍來到建安城的時候,發現秦巖他們又回來了。

第四天,秦巖照樣按照這個辦法帶着大軍離開了建安城。

細作接連兩次報告失誤,這一次他不敢再隨便報告了,當他等到晚上發現秦巖回來後,在心中感慨幸虧自己沒有報告給他們侯爺,否則自己肯定又要被侯爺痛罵了。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秦巖每次都是在大清早帶着大軍出城,然後在晚上帶着大軍回來。

細作此刻已經習慣了秦巖的做法,沒有再給他的侯爺報告。

當第八天的時候,秦巖帶着九窈他們直接殺去了無極城,這一次秦巖可是真的去了無極城,並沒有在傍晚回來。

當細作看到秦巖沒有回來,他原本想將這裏的情況報告給他的侯爺,但是他又怕自己報告錯誤,受到侯爺的責罰,所以就一直等到了天亮。

可是天亮了,秦巖還是沒有回來。這個細作就知道自己上當了。

與此同時,秦巖則帶着九窈他們來到了無極城,和南陽侯見面了。 當南陽侯見到秦巖後,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姬侯爺,你真是一個傻瓜,居然跑到這裏來了,你難道不怕你的建安成被其他人奪走嗎?”

南陽侯覺得秦巖簡直是蠢透了。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南陽侯,你帶着人來了我的無極城,難道就不怕你的老窩被端掉嗎?”

“哼!誰敢對我動手,我就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是嗎?我就敢對你動手,你很快就會知道你的老窩要被我攻下來了。”秦巖笑眯眯的說。

原來秦巖在來的時候他兵分兩路,一路直接殺去了南陽侯的老窩南陽城,一路則來到無極城幫助狐小仙解圍。

“哈哈哈!你以爲我是傻子嗎?你以爲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南陽侯根本就不相信秦巖的話,他覺得秦巖在誆騙他。

“好啊,那你就等一等,看看你會不會收到南陽城的求救信。”秦巖不屑一顧的說。

南陽侯沒有再理會秦巖,繼續圍困着無極城。

他覺得秦巖這樣和他耗着,簡直就是找死。等到其他侯爺知道建安城空虛後,必然會帶人殺進建安城。

到時候他就可以趁機奪下無極城。

等了一個多小時,南陽侯突然收到了一張通信符,南陽侯特別詫異,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收到南陽城的通信符。

當他打開通信符後,發現上面說南陽城居然被神祕勢力圍攻了。

奇怪?我來的時候封鎖了一切消息,不可能有人將我的消息告訴別人,莫非這是一張假通信符。

想到這裏,南陽侯立即又給城中的親信發去了通信符。

他的幾個親信都將南陽城的實際情況告訴了南陽侯。

當南陽侯看到這些人都說南陽城被圍困後,這才相信南陽城真的被人偷襲了。

畢竟這麼多人不可能都說謊。

該死的,到底是誰,被我知道了,我絕對饒不了他。

南陽侯憤怒的在心中暗想。

“所有人聽令,和我回南陽城。”南陽侯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無極城,只能帶着人飛速趕回南陽城。

如果南陽城丟了,那南陽侯的大本營就沒了。

在回南陽城的路上,南陽侯突然遭到了埋伏,爲首之人不是別人,居然就是秦巖。

看到秦巖後,南陽侯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裏會見到秦巖。

他記得清清楚楚,剛纔在無極城的時候,他就看到了秦巖。

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秦巖再次出現在他的必經之路上,他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姬寧,你爲什麼在這裏?”南陽侯忍不住大聲的問。

原來在無極城的那個秦巖是假秦巖,他是九窈假扮的,只不過因爲秦巖施展了鬼匠之術,所以南陽侯根本分不清真假。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南陽侯,你小子居然敢偷襲我的無極城,我今天就在這裏殺了你。”

說罷,秦巖飛身而起揮掌向南陽侯拍去。

南陽侯不甘示弱,同樣大喝一聲,揮掌也向秦巖拍去。

“轟”的一聲,兩人雙掌相交,同時向後飛去。

不過南陽侯的實力差了秦巖一些,被秦巖打的多退出一段距離。

秦巖笑眯眯的說:“南陽侯,看來你的實力很一般啊!”

南陽侯冷哼了一聲:“姬寧,你不要得意,看我怎麼殺了你。”

說罷,南陽侯拿出了自己的法器,這是一個女人的簪子,簪子上面散發着古樸的氣息,似乎歷盡了上萬年的滄桑。

南陽侯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將簪子扔出。

簪子帶着滔天的氣勢,向秦巖刺去。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你有天仙級的法器,難道我就沒有嗎?”

說罷,秦巖從身上拿出兩件法器向南陽侯扔去。

其中一件正是之前的那把雨傘,雨傘張開後,立即將簪子吸進了雨傘內。

另外一件則是建安侯之前只用過的那頂帽子。

帽子直接將南陽侯壓成了矮小的侏儒。

不等南陽侯反應過來,秦巖已經飛身而起一掌拍在他的頭頂上。

只聽見“砰”的一聲,南陽侯當即被打的七竅流血。

不過南陽侯實力超羣,居然沒有被秦巖這一掌打死,如果是其他人被秦巖打了這麼一掌,早就魂飛魄散了。

“好傢伙,居然還不死,既然這樣那就再來一掌。”說罷,秦巖再次揮掌向南陽侯拍去。

南陽侯想躲過秦巖的攻擊,不過他此刻已經身受重傷,根本無法躲避秦巖的攻擊,再次被秦巖一掌拍在頭頂上。

“砰”的一聲,這一次南陽侯當場被秦巖殺掉了。

看到南陽侯已死,南陽侯的手下紛紛四散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