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脫下腳底的拽鞋,抱著小蠻朝樓梯步去,沿著樓梯朝下邊走了好幾個台階,聲響終究清晰了很多。

然卻讓我沒料到的是,除卻申闊,申優優竟然亦敢過來!

昨夜的慘狀還歷歷在目,今日她便大剌剌地進了付家正門。

瞧她那副模樣,壓根兒便沒負傷!

我內心深處驟然竄起一陣惡寒,瞧著那仨人坐成一團,貝齒即刻咬的嘎吱嘎吱響。

沒料到這輕微的聲響還是驚到了人。

申闊倏的抬眼,沖我的名置望來。

他一眼便掃到了我,面上露出一個淡微微的笑意,朗聲道:「那是小蠻罷?」

我脊背驀地竄起一陣寒氣兒,緊忙把小蠻抱緊了些徐,身體驟然朝倒退了退,徑直倚靠在牆上,心臟怦怦跳個不住。

台階下邊不遠處站立著一個傭人,我徑直衝她招了招手。

她不明因而地走過來,恭謹地沖我彎著腰。

我垂頭在小蠻腦門上親了口,叮囑道:「小蠻乖,媽媽即刻便回來。」

隨後要小蠻遞於了傭人,要她抱著小孩上樓,把他瞧好了。

傭人緊忙點頭,抱著小蠻匆匆走上。

小蠻眼巴巴地瞧著我,輕聲叫道:「媽媽。」

我瞧了他一眼,緊忙道:「小蠻聽話,不要哭,曉的沒?」

他還啥全都不明白,僅是淚珠掉下,然卻我如今已然顧不了這般多了。

我深呼息一口氣兒,徑直跑下樓。

付若柏驟然見我下來,即刻站起身來,半是阻攔地擋在我跟前,輕聲道:「幼幼,你怎不穿鞋便下來啦,凍著怎辦?」

「我不冷。」我搖了搖頭,徑直抬掌,撥開他的身子,幾眼看住了申優優。

她面頰兩側腫的不像模樣,把秀髮披散下來,勉qiang遮擋住了一點耳光印。

我感覺左側小腿又開始隱約作疼,心中像有把火在燒。

申優優抬眼,怨恨的目光自我面上掠過。

心中那根兒火苗霎時給她點著啦,我尋思起小蠻昨夜嚎啕大哭的模樣,尋思起她舉起鐵棍兒,毫不猶疑朝付媽砸過去時的狠勁,亦尋思到我小腿上那樣猙獰的創口。 「若柏,你閃開。」我眼圈發熱,瞠圓了眼瞧著付若柏。

他表情滯澀,捉住我一僅手腕兒,輕微地搖了搖頭。

申優優離我僅是幾步的距離,我身子朝邊上一歪,付若柏即刻來扶我。

胳臂恰好搭在他手掌上,借著他給的勁道,勉qiang用左腿支撐著混身的重量,抬起右腳,沖申優優兇狠地踹了過去。

申優優猝不及防,給我一腳踢在腦袋上,霎時倒在真真皮沙發上,發出「呀」的一下疼乎。

「幼幼!」付若柏驟然低喝一下,抱著我的腰把我拽到背後,厲聲道,「不要胡鬧。」

我張大眼瞧著付若柏,心中有數不清句想講,可是卻是不曉的自哪兒起個頭。

付媽可是照料了他21年的人,昨夜給人一棍兒打斷了腿,今日他竟然可以跟那兇手掌心兒平氣兒與地坐在一塊談事兒。

他到底怎作到的?

我幾近快要不認識他了。

付若柏霎時噎了下,面色相當難堪,失卻了慣有的冷靜與風度。

申闊瞥了我一眼,慢優優地笑道:「若柏,人你要帶走,我不反對,可既然卻然是你的人,好歹你亦要瞧好了。這般橫衝直撞,便是我這作父親的,亦瞧不下去了。」

「呸!」我惡兇狠地瞠著申闊,氣兒忿道,「你跟我一點關係全都沒,有啥臉講你是我父親?」

僅是在我家中呆了一年不到的時刻,便有臉充當我的長輩,我全都幫他反胃!

申闊面色驀地一寒,手掌中的瓷杯驟然攫緊,發出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

我氣兒的肺全都開始痛,太陽穴一鼓一鼓的,腦子似要暴炸似的。

我張大眼瞧著申闊,質問:「我問你,華天桀到哪兒去啦?是否是你害的他?」

申闊朝付若柏瞧了一眼,面上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漫不經心道:「華天桀污衊我自事兒非法勾當,在和巡查方的混戰中失蹤,你應當問巡查方他去了哪兒,怎來問我?再者,這可是申家與付家兩家的生意,你來問我,不若徑直問若柏,或徐他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小蠻哭成了個淚人,淚珠沿著面頰拚死命地往下liu,才兩日的時刻,他面頰上的肉已然少了一圈兒,眼圈中還泛著血絲,是長久哭泣造成的。

付若柏沖我這邊兒走來,輕聲道:「又醒啦?」

我怔怔地點了些徐頭,轉頭瞧去,僅見申優優安謐地坐在真真皮沙發上,兩手摳住真真皮沙發邊沿的布套,瞧著我時,她唇角上揚,毫不畏懼地沖我笑了起來。

腫脹的面頰要她的笑意可怖又丑鄙,即使這般,卻是依然氣兒的我全身全都在發抖。

她把我兒子嚇成這般,偏偏不覺的自個兒有錯,反而挑釁的瞧著我。

莫非我便唯有這般任憑她欺壓?

「小蠻乖,聽話,媽媽幫你復仇。」

我在小蠻腦門上親了口,微微地把他面上的淚珠擦乾淨,把他遞於付若柏。

付若柏困惑地瞧著我,問:「幼幼,你要幹啥?」

我沖他一笑,抬步走至清茶几旁,捉起付若柏之前用過的瓷杯,徑直把中邊清茶水朝申優優劈頭潑了過去。

申優優全無防備,給熱水澆了一腦袋,登即崩潰地發出一下慘喊,腦袋向後仰去。

我攥著瓷杯,使勁在清茶几上一叩,陶瓷杯剎那間四分五裂。

掌心捉著最是大的那塊碎片,我徑直撲到申優優身子上,碎瓷片奔著她的頸子便捅了過去。

申優優慘喊一下,發出殺豬般的嚎喊。

鮮紅的血液自她頸子上淌出,我掌上下了狠勁,使勁把瓷片往她頸子上扎去。

她匆忙來推我的手掌,嚇的像僅鵪鶉般的,不住撲棱。

申闊在最是初的震驚以後,一把捉住她的胳臂,把人向後一扯。

申闊面色陰沉地瞧著我,倏的沖我走過來,高高地舉起胳臂。

「申叔叔。」付若柏抱著小蠻擋在我面前,寒聲道,「你答允過我,決對不會碰我的人。」

「可她方才傷的,是我女兒!」

付若柏面無神情地瞧著他,諷笑道:「你女兒昨日晚間,砸了我娘親住了十年的家。這件兒事兒,她預備怎給我個交代?」

一句好像定身術般的,徑直把申闊瞧在原處。

他有些徐泄氣兒地瞧著付若柏,輕聲道:「若柏,這件兒事兒……」

「我啥全都不想聽,快要大夫來處理創口。」

傭人早便把大夫叫來。

他們不敢挪動申優優,徑直把她摁在真真皮沙發上便開始給她的創口消毒。

我陰著一張面孔站立在一側,瞧大夫的意思,申優優是死不了了。

碎瓷片割下去時,沒傷到她的動脈,頂多要她淌了些徐血,痛的慘喊出聲罷了。

全然的大夫全都沖她沖了過去,我楞楞地站立在原處,感覺右側的胳臂有點生麻。

付若柏旋過身來,瞧著地下的血漬,忽然抬起我的胳臂,慌張道:「負傷了怎樣亦不講,大夫呢,過來一個!」

那邊兒的大夫這才反應過來,惶張地沖我這邊兒跑過來,低著頭不住跟付若柏賠不是。

「浪費口水少講,快幫她包紮!」

付若柏要我到真真皮沙發上坐下,他咬著牙坐在一側。

我麻木地瞧著他,留意到小蠻的目光一直瞧在我身子上,緊忙道:「別要小孩瞧著。」

付若柏的眼中滿滿是冷漠與譴責,視線中帶著無音的責備。

又見梨花成雪 終究,他還是把小蠻的帽子戴上,把他的腦袋轉了個方名。

消毒水自創口上擦拭而過時,我硬是咬著牙,沒要自個兒亨喊出來,腦門上竄了一層熱汗,衣裳亦給汗水打濕了。

反觀申優優那邊兒,響動卻是相當的大。

偏偏在付家這兒,卻是裝出一副父女情深的模樣。

想了下亦是,我打了這根兒狗,卻是沒瞧他這主子的面色,他自然不快快活。

掌上的創口比起較好處理,包紮亦非常方便,大約十幾分鐘便處理完畢。

申優優那邊兒便疼苦多啦,長長的一道創口,不單無法清理,更為無法包紮。

付若柏瞧了我一眼,轉臉對申闊道:「申叔叔,我先處理點事兒,大夫全都在這,有啥須要,儘管命讓他們。」

隨後他深切地瞧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他上樓。

人已然傷啦,心口堵著的惡氣兒亦吐出。

我無意留下來聽申優優那凄厲的慘喊音,慢騰騰地跟隨著付若柏上了樓。

到了卧房,他把小蠻放到床上,隨後沉默地站立在一側瞧著我。

我找尋了張椅子坐下,盡可可不要左腿吃力,仰頭瞧著他道:「華天桀失蹤的事兒,跟你有沒關係?」

莫非整件兒事兒,他全都是幕後的推手?莫非和申家困窘為奸的人,不單僅是他的父親,連他亦參和當中?

「幼幼,你如今情緒不穩定,有啥事兒我們明日再講。」

付若柏輕輕低下頭,輕聲講了句。

他轉頭要走,我緊忙起身叫住他:「付若柏,你給我站住!」

他身子驀地一滯,脊背綳的筆直,身型落寞又鋒銳。

自來沒哪兒一個舉動,可以在我眼睛中回放那樣長的時刻。

我感覺時光好似要停滯般的,唯有付若柏點頭的舉動,在我臉前不住重複,緩慢而又堅決。

心中彷彿給挖了個大窟窿,初春的風帶著絲絲涼意,不住地往那窟窿中鑽,痛的我想放聲尖喊。

可是張開嘴兒,才發覺原來已然失卻了講話的可以耐。

喉嚨好像不是我的,居然一丁點聲響全都發不出來。

我怔怔地瞧著他,第一回發覺這人離我那樣遙遠。

自一開始,他便在蒙我。

華天桀失蹤的事兒,他鐵定早便有了結論,僅是隱瞞著我。

乃至於,還有更是可怖的結果。

我怔楞地瞧著付若柏,指腹戰抖著問:「你……你跟我說,他還活著么?」

「幼幼,你的手掌!」付若柏徑直衝我走過來,一把捉住我的胳臂。

我垂頭瞧了眼,後知後覺的發覺,掌心摁在椅子倚靠背上,竟然淌了那樣多的血,一整塊白凈的紗布竟然給染紅了。

「大夫!大夫!」

他高聲喊著,不片刻,外邊便傳出急促的步伐音,緊接著卧房的門給人打開,大夫惶中惶張地拎心急救箱闖了進來。

「快過來幫她自新包紮,創口又流血了。」

付若柏qiang行把我摁到椅子上坐下,我鼻翼聞著陣陣血腥味兒,腹中突然泛起一陣反胃。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失血要我全身全都沒啥氣力,身子軟綿綿地倚靠在椅背上,怔怔地瞧著付若柏,面上滿滿是苦笑。

他正趴在大床上,沖我這邊兒爬過來,眼瞧著便要自床上跌下來。

付若柏舉動迅疾,徑直撲過去,一把把小蠻撈起來抱在懷中。

小蠻非但不覺的駭怕,還嘎吱一下笑出。付若柏亦勉qiang扯出一個笑容,倆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笑作一團。

我倚靠在椅背上,掌心傳出一陣輕微的痛疼感。

瞧著小蠻啥全都不曉的的天真真模樣,我真真是羨慕極了。

可是他愈來愈明白事兒,如今還小,話亦不會講幾句,等再過一段日子,倘若華天桀還不回來,我應當怎告訴他,他的爸爸去哪兒啦?

我崩潰地閉上眼,幾近不敢想象往後會有的生活。

大夫非常快幫我處理好了創口,千叮嚀萬囑咐,要我肯定留意,千萬不要再要創口流血。

我點了些徐頭,問:「樓下那倆人走了么?」

大夫瞧了眼付若柏,付若柏點頭,他才跟我講:「那名小姊的創口已然處理好,人亦離開了。」

我諷笑一下:「受了那樣重的傷,她全都死不啦,你們可以耐還挺大的。」

大夫困窘地沖我一笑,兩手攥在一塊搓了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