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許久,臉上突然慢慢地浮現出一抹笑容來。

真的很高興,小寶,我又重新見到了你。

回了家,羅可自然又捱了羅母一頓批,不過這事兒是她理虧,也只能乖乖地坐在那裏,垂着頭任由羅母批鬥,最後還是a開口,才哄好了羅母。

吃過飯之後,a和羅可一起下樓去散步,a看着羅可心不在焉的樣子,於是便詢問道:“又遇到誰?”

“哥哥。”

“嗯。”

“真不知道下一次還能再碰到誰。”

羅可咕噥道。

一個假期很快便過去了,羅可和a準備返回s市,羅父羅母囑咐了他們兩人一大堆,直到火車快開了,纔將兩人送上了車。

看着站臺上的父母,羅可突然覺得心情有些沉悶。

“a。”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嗯?”

“今年過完年,我們便回來吧。”

“好。”

a並沒有意見,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的親人,羅可在哪兒,他就在哪兒。

“你真好。”

三個月後,羅可和a辭了職準備回父母所在的城市,結果臨行前羅可買了一注彩票,中了個不大不小的獎,她一時高興,突發奇想地想去西班牙旅遊。

a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兩人很快便辦好了一切手續,前往西班牙。

旅行很順利,在羅可他們準備回來的時候,卻遇上了兩個人。

“媽媽!”

羅可正在低着頭看着櫥窗裏精緻的禮品,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羅可並沒有在意,依舊低着頭繼續挑選着。

“媽媽,媽媽,爲什麼你不理我?”

身上的衣服突然被人抓住,羅可皺眉,然後便轉過身來,身後站在的是個陌生的女人,羅可皺着眉看她,用西班牙語說道:“你是……”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個女人變直接撲到了她的懷裏,嗚嗚地哭了起來:“媽媽,媽媽,我是莉莉啊,媽媽,你不認識我了麼?”

原本要推開女人的手頓住了,莉莉擡起頭,緊張地看着她,一雙大眼中蓄滿了淚水



“媽媽,媽媽,你不記得我了麼?我是莉莉,我是莉莉啊,媽媽。”

女人一聲聲的呼喚讓羅可的心瞬間柔軟了下來,眼前的女人依稀還有幼年時的模樣,羅可伸出手,撫摸着她的臉,感慨道:“沒想到你已經這麼大了。”

此時剛剛出去買水的a也趕了回來,一看到這情景,他也知道,羅可必定是遇到了那些人了,只是不知道,這次是姐姐妹妹還是別的什麼。

莉莉抱着羅可哭了半天,羅可已經感覺到那個店主看她的眼神都變了,想來也是,兩個差不多大的女人,一個叫一個媽媽,那個叫媽媽的還哭得這麼慘,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羅可好說歹說,莉莉這才止住了哭聲,只是眼睛依舊紅彤彤的,她看到那店主的表情已經不能用驚悚來形容了,莉莉頓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揉了揉眼睛,拉着羅可出了那家禮品店。

莉莉原本打算帶羅可到她家裏面去的,只是羅可說他們馬上就要回去了,莉莉無奈,只能去了對面的一間咖啡廳坐了下來。

a知道兩人有話要說,自覺地去了不遠處的另一桌坐下,點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喝着。

莉莉拉着羅可的手,說起了這些年的發生的事情,她說羅可離開之後,叔叔嬸嬸對她還是很不好,然後姨媽來了,把她接走了,從那之後她就開始跟着姨媽生活,而維多利亞則繼續跟着叔叔嬸嬸。

說道維多利亞的時候,莉莉眼中閃過濃濃地恨意,即使已經經過了這麼多年,她依舊忘不了,當初就是維多利亞害死了媽媽。

羅可感覺到了莉莉的恨意,她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摸了摸莉莉的頭髮:“莉莉,維多利亞是你的姐姐。”

“可是她卻害死了你,我永遠不會原諒她。”

這麼多年,莉莉一直沒有辦法忘記那一幕,媽媽在自己面前化爲灰燼,每每想到那一幕,那便覺得痛不欲生,她不斷地告訴自己,是維多利亞造成的這一切,是她殺死了媽媽,她這一輩子,下一輩子,永永遠遠都不會原諒她。

哪怕現在媽媽已經回來了,她都不願意原諒她。

“莉莉。”

羅可突然不知道如何去勸說莉莉,對於維多利亞那孩子,說恨那是談不上的,只是不喜歡而已,可是她和莉莉畢竟是血脈相連的姐妹,當年的事情誰對誰錯已經說不清楚了,莉莉總不能一直活在仇恨之中。

只是無論羅可怎麼勸說,莉莉依舊是不鬆口,羅可無奈,兩人好不容易見到,總不能一直在說維多利亞的事情,她們姐妹兩個的事情,她也管不到了



莉莉說起這些年的事情,一直說了三個整整三個小時,直到a過來催促,說他們馬上就要趕不上飛機了,莉莉這才停止了訴說。

眼看着媽媽走進了登機口,一直忍着的眼淚又一次滑落下來,莉莉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失聲痛哭。

媽媽,我終於又見到了你。

回去的飛機上面,羅可的情緒一直不高,a沒有說話,就那麼一直靜靜地坐在她身邊,握着她的手,像是在傳遞着勇氣一般。

“a。”

“嗯?”

“我們結婚吧。”

“好。”

羅可和a回去之後,直接打包了行李,回到了羅家父母所在的城市,在得知自己的女兒不會再離開的時候,羅父羅母心裏說不出的高興。

然後,羅可說了自己即將和a結婚的時候,羅家父母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因爲a沒有父母親人,婚禮的事情都是羅父羅母一手操辦的。

羅可不喜歡西式婚禮,a順從了她的意思,婚禮選擇的是中式的,她穿着特別定製的鳳冠霞帔,和穿着漢服的a站在一起,迎接着到來的賓客。

羅伯特,莉莉,秦時都到場了,維多利亞也來了,只是她卻沒有進場,只是遠遠地看了羅可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媽媽現在很幸福,她的愧疚感終於少了一些。

洛可可帶着她那一堆人也趕到了,她看着羅可,笑着說道:“可兒,沒想到,你比我結婚要早。”

羅可笑得很甜,她看了一眼跟着羅可背後的那些人,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地說道:“要不,你也結一個試試,你這人可都是縣城的。”

洛可可揮揮手,說道:“可兒,你可別,這羣人都夠我受得了,我可沒打算結婚。”

說完,洛可可便直接率領着那一羣人走進去了,羅可看着她們的背影,無奈地笑了。

那麼一堆混亂的關係,也虧得洛可可才能忍得下去,要是她,早就被折騰瘋了。

a牽住了她的手,羅可擡頭看着他,a在她臉上輕輕落下了一個吻。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今生今世,相依相伴。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計冉是個小宅女。現年29歲。

大學畢業後,去加拿大學了幾年的管理學,在國外的日子很逍遙,雖然很累,事情很多,課業繁忙,人生地不熟等等,

可是這也是計冉最開心的日子,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總是一件讓人快樂的事情。計冉喜歡着這個比自己大5的男人。更精確的說應該是暗戀。風度翩翩。智珠在握的樣子總是讓她沉迷。

可惜,家人不贊成,理由也是現成的,這只是你自己的一廂情願,男人並沒有表示,看着對你很好很溫柔,可這份好,溫柔並不是獨獨對你,他對很多女人也這麼好,這麼溫柔,可見這個男人是多情,也是清冷的人。不適合從小有點小聰明但是沒有大智慧的計冉。

計冉被家人打擊一通,又鼓勵了一通之後,狠狠的抱着閨蜜哭了一場,她覺得自己的感情都隨着這場暗戀的完蛋都漂走了。之後她再也沒動心過,就算是男人跟她表白都沒讓她心動起來,行動自然也沒有。只是越來越宅。家人越來越擔心她,經常鼓勵出去參加名爲聚餐,實爲相親的活動。哥哥姐姐的男同學,男同事什麼的也約她,只是她總覺得缺點什麼,打不起精神來應對這些。一次兩次的,之後就再沒有下文了,父母雖然着急,但是也不再逼她,覺得就這樣也行,反正現在還年輕,等等也可以,於是計冉越發的放任自己宅在家裏。在網上接些單子,養活自己。然後就是玩玩網遊,看看小說的過了。

撿到一個神光棒 看着時下流行的穿越啊,重生啊什麼的她從來沒有心動過,自己吃的飽,過的好,別人的好不好,悲不悲她看着就挺好,但是從沒有參與的想法和衝動。

生活就是這樣,別人的悲苦歡喜你可以當做下飯菜去同情,去高興,但是絕對不想要把那些喜樂苦甜都加諸到自己身上,計冉覺得自己就是時下一個自私的小姑娘,沒有那麼多偉大的心思去拯救啊,去體會別人的生活,那樣子的感情太激烈,對她來說,負擔太大了,她承受不起也不想承受。

所以當名爲系統的穿越君告訴自己要去體悟別人的世界時,她第一反應就是今天是不是愚人節,第二反應是應不應該去找大哥(大哥似乎是在那個有名的生物研究院的教授)把自己的腦袋切片研究下,看哪裏出了問題。

但是當系統一副“你好沒見識,好土”的表情時,她只想狠狠揍它一頓,然後走人。雖然這個想法很不靠譜,但是這真的是最想做的事情。雖然系統小朋友長的還蠻可愛的,雖然眼睛小了點,鼻子塌了點,但是絕對是脣紅齒白啊。看起來撒嬌賣萌神馬的絕對不在話下。

於是她義正詞嚴的拒絕了這位據說是最可愛,最紳士的系統君。

“沒見識的小丫頭。哼。我是石頭。”他歪着腦袋,邊打量我的房間,邊自我介紹着。

“石頭小朋友,你出門給你媽媽留紙條了麼?她會不會因爲你走丟了而報警?我可不想因拐帶幼兒去警察叔叔那喝茶。”

“哼。就知道你沒見識,本大人成年了。哼。最少比你大的多。少見多怪。”石頭有些傲嬌。嗯。看着這麼小的孩子說自己成年了,計冉有種苦笑不得的感覺。不知道哪裏出錯了。她也沒找誰招惹啊。怎麼會有這麼個玩意兒找上門來。甚至自己也沒做過此類的夢。

葉天帝傳奇 “爲什麼是我?”計冉頗有些苦惱的問道。

“因爲我看你順眼。看那些人不順眼。所以找你去欺負他們。”

“。。。。。。”計冉無語的盯着系統。

“好吧,好吧。現在不能告訴你。等以後再說。你想去哪?我這裏有很多選擇”石頭一臉的幸福。

這是遊戲麼?還許多選擇。就算是遊戲,她也不想去。關她什麼事。

石頭看着她不說話,就自顧自的繼續唸叨:“吼。你不選,那我就幫你選了啊。嗯。明天見。晚安。我要去睡覺了。 壺中酒杯中緣 睡得少了就長不高了。嗯。明天見。” 好吧,好吧。對於一閃就不見了的石頭。計冉也沒太當回事兒。這年頭什麼事沒有,出現個智能機器人還是可以的。要知道人類科技的極大進步給人類帶來了越來越多的科技產品。智能機器人算是其中之一而已。所以計冉就當是誰跟自己開的玩笑。自以爲的秒懂了。然後就放下了稍微有些擔心的思緒。爬上牀,做完夜晚護理,着了。

當計冉在一張King size的席夢思牀上醒過來的時候,她一時之間有些呆滯。這個絕對不是自己可愛舒服的水牀,也不是自己不可愛但是絕對舒服的房間。啊啊啊。她想尖叫,但是多年的良好教養讓她抑制住了自己的驚恐。

看到牀頭鏡裏面的沒人,她知道這絕壁不是自己。自己雖然隨着美人媽媽也算是小美人一個,但是絕對沒有美到這個地步。

只見美人眉間微蹙,有點愁容。但皮膚很白。嫩的似乎能掐出水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嬰兒肌。僅着一件絲綢睡衣,披肩的長髮似青鍛般柔順(嗯,請參照飄柔的廣告。真心覺得裏面模特的頭髮長的真好。)嗯。頭好疼。接着一大堆陌生的記憶涌了過來。一個女孩子少女時代的甜蜜,困惑,煩惱,夢想。這個僅23歲的女孩子的過往。

再有2個月就是公演了。她每天忙於排練,跟舞社團的成員們磨練着默契,找着靈感,琢磨着細節,力求完美。每天覺得自己累的骨頭都斷了,但是對於即將來臨的公演又是十分的期待着,這是自己即將登上更大舞臺的開端,這是對自己十幾年舞蹈生涯的肯定。

付出然後纔有回報。這是她信奉着的道理,所以她就努力付出,她有着幸福完美的家庭,身爲長姐,她力求完美給自己的妹妹一個很好的榜樣,結果事與願違,似乎妹妹與她是另一個極端,妹妹是個夢想家,全家都疼着,寵着。她也是極羨慕的,可是更因爲是妹妹,所以就謙讓着。內心深處還是渴慕着什麼時候爸爸也能像寵着紫菱那般寵着自己。媽媽雖然嘴上嚴厲着,卻對紫菱的百般要求都一一兌現。

可惜,最近自己以爲的自己幸福完美的家並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美好,自己的爸爸竟然不愛媽媽。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在周圍眼中,爸爸媽媽屬於模範夫妻。而且媽媽也愛慘了爸爸。可是爸爸竟然不愛媽媽。綠萍一時憤怒難過,再加上最近太多勞累就一命嗚呼,不知道消散在了那裏。

現在的計冉忍着頭疼,氣急敗壞的,咬牙切齒的叫道:“石頭,死系統,你給我出來。”

“哼,是不是很崇拜本大人啊?”看起來一歲多點的智能機器人又萌又傲嬌的說道

“說吧,把我弄過來幹嘛?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否則……”

“哼。現在纔來問,早幹嘛去了?本大人就是看着這裏的人不順眼。想讓你來欺負他們。”

“這是什麼白癡理論?關我什麼事?這是別人的人生,你有什麼資格來插手別人的事情,你以爲你是誰?救世主還是瑪麗蘇?”

“我還不是爲了你”系統君蹙着眉,撅着嘴,眼淚要掉不掉的嘀咕道。

“爲了我好什麼的不應該事先徵求我的意見你憑什麼認爲你做的就是對我好的?你憑什麼認爲我就應該接受你所謂的安排?”雖然看着有些不忍心,但是計冉還是板着臉說。

“哼。因爲你夠清冷。反正你現在也回不去,乖乖的,在這裏去教訓那些我看不順眼的人。我很不爽。”

說完就閃人的石頭還不忘扔過來一張紙,上面羅列着他看不順眼的人。

汪家

楚家

費家

Oh~老天。你殺了我吧。

計冉覺得自己現在快恨死這所謂的系統了。可惜,完全沒辦法。只能按着他說的辦,小笨蛋石頭,別讓我有機會報仇。計冉在心裏給系統狠狠的記了一筆。有機會的話她會回報一二。否則對不起自己的這番擔驚受怕。

計冉在牀上發了回呆,整理好了思緒。理清了狀況。現在重要的事就是公演,排練是首當的。而且就算自己是有舞蹈基礎的,也有了綠萍的記憶,這並不代表自己就能替綠萍跳好舞。所以當下應該好好練習,自己隨沒有綠萍的十分功力,但是八分還是有的。

不再發呆了。計冉起牀了,洗漱過後,換了衣服,一身粉色抹胸的小短裙襯的綠萍皮膚越發的白了。滿意了,綠萍就下樓吃早飯了。等她按着記憶吃完飯,快要離開的時候李舜娟跟汪展鵬也出現了。

“爸媽早上好”

“綠萍早上好”兩口子異口同聲。

“嗯。綠萍起的好早。要去舞蹈室?最近這麼辛苦有沒有好好吃飯?媽媽中午給你煲湯,好好補補,都瘦了”舜娟看着綠萍清麗的容顏,十分滿意的說道。

“嗯,是該補補。紫菱也要補補。”汪展鵬是個十分儒雅的中年男人。

“紫菱,紫菱。這孩子真是讓人不省心吶。她要是有綠萍兩分的努力,成績也不至於差成那樣,”

“好了。好了。你別對紫菱太過嚴苛了。她還小。”

“綠萍快走吧。我去看看紫菱。說好了讓楚濂幫他補習”

說着便一陣風地走了,徒留汪展鵬跟綠萍大眼瞪小眼。兩人皆無語的搖搖頭,汪展鵬看着容貌越發亮麗的女兒,也忍不住心中一陣驕傲,雖說沒有兒子,可是自己的兩個女兒都十分出色,大女兒更是其中翹楚。長的好,成績優異,舞蹈也很有成就。更是和隔壁的楚濂青梅竹馬,打算公演完就訂婚。小女兒雖然成績不好,但是長的乖巧可愛。嘴甜的要命。而且對於自己這個爸爸也是十二分的依賴,所以相較於獨立能幹的大女兒,他更偏疼小女兒幾分。更何況紫菱跟隨心有些像,想起隨心,汪展鵬心裏就有幾分不好受,自己夭折了的愛情。默默的嘆了口氣。

等汪展鵬這廂發完呆,看見綠萍已經快走出大門的身影,又有了幾分感慨,綠萍的成績也是她自己一日日辛苦得來的。雖然更寵紫菱,但實際上他更看重的卻是綠萍。以後自己的家業都是要交給兩個女兒的。紫菱沒有這份能力,也不勉強她。交給綠萍,讓紫菱吃股份就好,省的將來紫菱的丈夫藉着省事,給綠萍添堵。 3公演前夕

接下來的兩個月,綠萍忙的腳不沾地。給力文學網要熟悉綠萍的一切,要爲將來的變數早作準備。如果紫菱跟楚濂不挑釁她,大家相安無事就好,她才懶得管他們的小鴨子還是青蛙的故事。隨他們折騰,

通過這段時間來看,雖然父母跟偏疼小女兒,但是對於綠萍,父母的期許更大,汪展鵬打算以後把公司交給她,這是綠萍沒想到的,對於這位愛情至上的大叔的觀感並不好。可是到底是父女天性。汪展鵬對自己的大女兒很看重。讓計冉對他的看法好了很多。

雖然不知道以後怎樣,但目前來看,汪展鵬還有救,這樣子她也就那麼牴觸了,畢竟這是綠萍的父親,她也渴望着自家圓滿的吧。雖然知道爸爸不愛媽媽,可是總有親情,總有責任在的。那麼她不介意讓這個家保持完整,也算是圓了綠萍的心願。

什麼系統看誰不順眼就讓她來報仇的鬼話,她是0.5都不相信,走一步看一步,總會漏出尾巴的。她做事想來只隨本心,算計人心什麼的雖然不拿手,可汪家這幾個人還是不在話下的。人活在這個世上,就要在規則下想法讓自己過的更好,更舒心。雖然不知道自己來這裏是爲了什麼,但是既然佔了人家的身子,就得做點什麼,雖然沒有愧疚什麼的,可總還是不要那麼理直氣壯的好,自己做的不虧心就好,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汪綠萍的身,計冉的心。在計冉進入的那一刻就合二爲一了,計冉想通了事就越發的從容。越發的得心應手。她不是綠萍這種象牙塔裏的小公主,在國外,在社會上的這幾年裏,她的棱角被磨的越發平了。越發圓潤了。她一步步,不着痕跡的疏遠着楚濂,聯絡着屬於自己的人脈關係,排練空閒的時候也跟家人聯絡感情。紫菱這種有幾分小心思,但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就不夠看了。曾經的自己也是小公主啊。家人的疼寵讓她有些得意忘形,很快就摔的鼻青臉腫,幸好自己也不是完全的蠢人,收起了滿身的鋒芒,變得內斂圓滑。總要自己經歷了纔會懂得,纔會珍惜。纔會知道天高地厚。

紫菱現在這樣子那完全是被寵出來的,扔到社會了半年就知道自己所思所想,所作所爲有多不靠譜了。小姑娘還小,好好教育引導未必不會變好。可是綠萍沒有那個想法,雖然是綠萍的妹妹,但是不是計冉的妹妹,可以看着綠萍的份上順手幫一把,但是絕對不會專門去做這種事。跟她有什麼關係。她是綠萍。可是又不完全是綠萍。面對這麼一個會傷害自己的人,計冉做不到心無芥蒂。總覺得那不對。膈應的慌。

所以雖然在改變跟家人的關係,但是她也沒刻意想要改變紫菱。就這麼不瘟不火的處着。

紫菱雖然覺得姐姐變了,而且還有點不怎麼喜歡自己了。(百度搜索給力文學網更新最快最穩定)但是又覺得自己可能感覺錯了。姐姐太忙了。已經有一個月沒有跟楚濂約會了,似乎要公演了。楚濂也忙,就自己一個人,成績不好,還沒聽都被媽媽唸叨,補習考大學什麼的,最煩了。她最大的夢想就是一簾幽夢。她的每一顆珠簾裏有個美麗的夢。唉。楚濂是姐姐的男朋友,大家公認的一對兒。自己還是別想了,那是自己未來姐夫呀。綠萍那麼優秀,楚濂是不可能喜歡自己的。還是別做夢了。自己是醜小鴨啊。變不成天鵝的。

按了按餓的癟癟的肚子,紫菱決定去樓下覓食。明蝦什麼的味道不要太好。自己可以偷偷去廚房。然後在自己的心腹阿秀招待下吃個飽飽的。稍後出去“遊蕩”下。放鬆下自己最近因爲媽媽嘮叨而繃緊的神經,然後去找爸爸,上次自己看到了個美美的珠簾,正好買回來。

嗯、就是這樣的。紫菱安排好自己的行程,躡手躡腳的下樓了。

吃飽喝好的紫菱出門了,可在門口就遇到了楚濂,聽見他說“紫菱。我是來找你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你跟我走”

看着他像小時候那樣牽着自己的手,走到了他們經常一起去玩的小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