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些被困住的日子,雖然林文寶的實力下降了很多,但是,林文寶的身體還能夠撐得住。

而且,他可是一個小聰明,還留着不少的真氣。

他當初修煉的時候,在體內還修煉出來了一個小小的氣旋,藏在膻中穴的位置。

“你在想什麼呢!”陸香玉攔住了還要往前面跑走的林文寶。

林文寶也跟着停了下來,問道:“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人家可是一個小丫頭,我們就這麼將一個下丫頭給扔在後面嗎?陸香玉問道。

“她是誰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他是夏不語前輩的後人。”林文寶很耐心。

他對於陸香玉有着極其強大的耐心。

陸香玉很吃驚!

林文寶繼續說道:“就是如此!所以,你覺得她會有事嗎?”

“你這麼一說,倒也是。”陸香玉緩緩點了點頭。

“不用倒也是就是如此!人家小丫頭救我們多不容易呀,我們現在還不趕緊離開,要是被追過來了,可就太對不起她了!”林文寶道。

旁邊的陸香玉點了點頭道:“要是如此,那我們是應該要走的快一些了!走吧!”

林文寶看周圍的情況很安靜,他趁機就在陸香玉的臉上親了一下。

陸香玉臉色微微一紅,斥道:“你做什麼呢,一會兒有人看到了。”

“看到了又如何,你是我老婆呢!他既然你是我老婆,我親一親又如何呢!”林文寶說着直接撲了過去。

一個吻,再一次落了過去。

“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這一輩子都親你不夠!”林文寶簡直不像是一箇中年人。

“都幾歲了你,小心我揍你!”陸香玉白了林文寶一眼。

“來呀,你揍我啊,你揍我一下試一試,我現在可想念你的揍了呢!”說話間,林文寶還真是把臉給湊了過去。

這傢伙簡直就是不要臉的厲害!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人竟然是林天的父親。

鬧了一小會兒,兩個人都知道眼下可不是這麼鬧着的時候,必須儘快離開這裏,找到林天,找到他們的寶貝兒子。

尤其對於眼下的陸香玉來說,一想到林天她就有一種就要流淚的衝動。

那可是她最愛的兒子,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因爲對兒子的虧欠,她對林天的愛比對林文寶的愛要更多。

這一點,林文寶也知道,他呢,心裏面有着其他的想法,這個想法他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一輩子最愛的兩個人是陸香玉和兒子林天。

爲了他們,他願意去做任何事,去做任何的戰鬥!

“走吧!”林文寶將陸香玉給背了起來。

“你怎麼還揹我了呢!不用,我不用你背!”陸香玉心疼林文寶太累了。

但是,林文寶卻也是搖了搖頭道:“我沒事,我體內的靈氣這會兒在恢復,你也知道,我恢復的速度很快,而且我有另外一個小氣旋,現在沒有了那個陣法的阻礙,可沒有人能夠阻擾到我的恢復了!”

聲音落下,林文寶不管三七二十一,將陸香玉猛地背起

來,加速度前衝了出去。

一路疾馳,速度越來越快!

林文寶能夠感覺的到哪個方向有強大的靈氣,只要順着強大的靈氣找過去,就能夠與遇到他自己的兒子了。

這是他對於兒子的自信!

如果不是兒子變的強大無比,又怎麼可能會來到這裏救他們呢!

他也猜到了,外面剛剛一定是經歷了一番惡戰,從之前的情況來看,他斷定,應該是他的兒子和陸長生打到了最後,而且是彼此轟擊對方的那一刻!

一轉眼之間,兩個人已經奔馳出了想當長的一段距離。

到了荒島的海邊,林文寶體內的靈氣已經蓄積的差不多了,一個加速跳躍,直接飛了起來!

飛速衝刺而出!

往前面的大陸地而去。

他們飛起來後,看到的全都是烏黑,等到落地後,繼續往前面衝,這會兒,在他們兩個人的周圍全都是燃燒掉的灰燼。

另外一邊,林天這會兒還沒有恢復過來。

葉婉清在一旁極其小心翼翼地照顧着林天,但是,急於快速恢復的林天,第一次遇到麻煩,竟然根本無法調整過來。

八荒讓林天冷靜下來,他現在的情況有些糟糕,如果越是着急,反而越是有可能無法調整的過來。

林天這才逐漸緩和了下來。

這會兒,在林天身旁的是葉婉清。

葉婉清略微調整了一下心情,她擔心過於擔憂的情緒會影響到林天,便溫和地開口道:“你放心慢慢養傷,叔叔和阿姨他們不會有事的!”

“對,我也會陪着你,將他們給救出來!”開口的是八荒。

當然,是意識上的交流。

林天緩緩點了點頭。

他開始更加認真地對待身上的傷,同時這會兒的他也想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小葫蘆裏面還有一個極其好的東西。

千年楓露!

這可是當初在海上,從柳堂主那一邊搶奪過來的好東西。

這會兒的林天,對於林天來說,再沒有比千年楓露更好的東西了!

有千年楓露在,絕地能夠讓林天康復!

林天的傷是因爲和陸長生的最後一擊,身體無法承受那一把神劍的壓力。

千年楓露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能夠最大限度地修補身體裏的各種問題。

林天拿了出來,一點也不猶豫地把千年楓露給服用了。

而後開始運功,開始療傷。

葉婉清和八荒兩個人守在一旁。

周圍這會兒雖然很安全,可是難免會有一些漏網之魚突然衝過來。

林天的身體很舒服,千年楓露讓林天整個人完全煥發新春,他眯起了眼睛,看向前方道:“有意思了,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體內,活力四射,活力不斷!

而與此同時,在外面突然之間有情況出現!

在不遠處的樹林裏面,極其強大的氣息涌了過來!

八荒和葉婉清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覺得極其的意外,竟然還有其他的高手! 兩個人開始蓄積內力,準備那裏面衝過來的人趕到,立即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現在可是林天養傷的關鍵時候,容不得任何人來打斷,任何想要過來打斷的人,必然是心懷叵測!

要是林天沒有能夠將傷給養好了,就不要提其他的了!

他們三個人,眼下足以爲強大的人還是林天!

林天只有在健康的情況之下,握着神劍,才能夠救出來父母!

所以,他們不容任何人來打斷林天的恢復!

眼看,那兩個身影趕到,八荒已經靈氣完全爆炸而出,隨時就會如一記光波拳一般,轟擊而出。

“轟隆”一聲響,八荒還是轟了過去!

當即,一記耀眼的光芒,一道光,入一個拳頭一般,飛射而出。

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要灼燒起來。

“好厲害啊!”林文寶的聲音響了起來。

而後,林文寶彷彿是一個漂亮的翻身,就揹着老婆陸香玉,落在了八荒和葉婉清面前。

葉婉清一愣,他覺得眼前的這兩個人有些熟悉,原本要動手的想法一下子就給卡在了那一邊。

等到回想過來,葉婉清立即快步衝了過去,喊道:“兩位是……”

八荒有些摸不着頭腦,愣在了那裏。

其實,這不能怪八荒,畢竟他沒有看到過林天父母的照片,但是葉婉清看到過,之前爲了找到林天的父母,她很早就看了照片,然後四處找尋,如今,終於是找到了。

不,是遇到了!

但是,她剛要開口,卻是就被他們給攔住了。

“不要大聲說話,他在療傷,我們先安靜着。”陸香玉太疼愛林天了。

其實,沒有人能夠比她這會兒內心還要激動,但是,爲了林天的傷,爲了能夠讓林天更好地恢復,她可以強行忍住,把所有激動的情緒給壓在心底裏!

此時的陸香玉,她的臉上開始有淚花灑落下來,而且不是一顆兩顆,而是很多顆,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她捂住了嘴,看着林天,越來越難以相信!

旁邊的林文寶走了過去,摟住了她,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裏,給予她一個溫暖的臂彎。

他們兩個人這是第一次見到林天的真人,而在此之前,他們見到過林天的照片。

當初和乾坤她們做的交易,其中又一條就是他們可以看到林天各個時期的照片。

後來,也就是它們最好一次看到林天的照片是在林天二十歲那一天!

“真好,太好了!”林文寶的眼淚也都快要涌動而出。

好一會兒過去,林天的眼睛慢慢睜開了。

對於林天來說,他剛剛雖然是在療傷,可其實是在享受,剛剛的林天可是享受到了許久都沒有能夠享受到的睡眠。

千年楓露就是有這麼一個功效,能夠補充一個人所有的精力,方方面面全都給修補過來,包括不足的睡眠。

而今全都是修補回來了!

林天在眼睛完全睜開後,笑了

起來道:“這千年楓露可真的是好東西啊!要是能夠隨時都能有着那麼幾瓶,可就真的強大了!”

“千年楓露,一千年可都有不了幾瓶,你要知道,那可是耗費了許許多多人,許許多多的時間才承接下來的露水,而這一些露水卻是還有進一步的提煉,最後還要再加藥進行炮製。”

開口的是陸香玉。

這千年楓露可是他們最爲重要的一種藥材了,收集起來,十分之麻煩,很多人一輩子可能都收集不了多少。

“你……”林天看向了陸香玉,很快,他就愣住了。

而在看到陸香玉身旁的人時,他也點了點頭。

林天看着那個中年男人,幾乎是直接吼了出來道:“父親……你是我的父親……你是我的父親!”

聲音落下,他即刻快步衝了過去。

林文寶聽到這一聲父親,已經是眼淚縱橫了,而當看到林天衝過來,給了他一個的擁抱時,他的心比任何人,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溫暖。

“孩子……”林文寶走了過去,緊緊地抱住了林天。

此時,陸香玉也捂住了嘴,很緊很緊地捂住!

“她是你的母親,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比我都要愛你!”林文寶道。

這一句話可就有些嚴重了。

林天卻是接受了下來,因爲他能夠強烈地感覺到母親的愛。

林天走到了母親的面前,就差直接給母親陸香玉跪了下去。

在他要跪下去的時候,母親一下子拉住了他的雙手,其實,母親的雙手有些顫抖。

但是眼下,林天也顧不上那一些了,先給了母親一個擁抱,而後就是痛哭流涕!

其實,在此之前,林天想到了他會怎麼救出來母親,而在看到母親的時候會怎麼哭,他也想過了會怎麼剋制一些,畢竟不想讓母親第一次見到就一直在哭。

可是,他沒想到,母親和父親竟然從魔窟裏面出來了,而且,兩個人雖然看起來十分的蒼老,可是其實並沒有其他衰老的痕跡。

當然了,林天心疼他們兩個人的體重,從他們兩人的身形來看,他們沒少受罪。

“孩子,是夏秋冬救了我們。”陸香玉開口道。

她說着原本要說夏秋冬是怎麼怎麼喜歡林天,是怎麼怎麼暗戀林天,但是被旁邊他的男人給打斷了。

林文寶還是比較有眼力見的,他已經看出來了,葉婉清纔是林天喜歡的人,而且兩個人彼此也非常地恩愛,否則不會靠的那麼近。

這就讓陸香玉有些心疼夏秋冬那個小丫頭了。

不過,很快,她就搖了搖頭,心中告訴自己,自己的孩子所想的最重要!

她還是十分相信林天的,相信自己的孩子會是那一個知道想要什麼,包括愛情這一方面的人。

既然如此,她也就沒有再多說了。

林天這會兒也看向了那一座孤島的方向,在他這一刻的腦海裏面,他所想到的就是那個夏秋冬了,那一個十分可愛的丫頭。

沒想到,她竟然會那麼地拼命,她到底是爲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