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獸家族人丁稀少,但是神獸強大,足以彌補數量上的不足。

而且神獸家族大多不參合人類的事情,只要人類不要招惹到他們,一旦招惹到了,即便是封天家族,他們也得討要一個說法不可。

蒼問渾身顫抖,心裡就像是日了一條哈士奇似得。

一路碾壓對方,一點傷也沒受過,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突然跑出來這麼一個彪悍的存在,二話不說就給自己沖成了這幅模樣。

自己招誰惹誰了?

滿腔的憤怒,只能從姜亢身上去發泄了!

他一回頭,卻發現一個蒙面人已經來到了姜亢面前,頓時大怒。

「好不要臉,我的血汗,竟替你徒做嫁衣不成!」

自己弄成了這麼個鬼模樣,竟然還被別人捷足先登了,讓他如何不怒呢?

「嘿嘿,別急嗎,是你說的,寶物能者居之,你看看你現在可能得到呢?」

蒙面人陰陰的笑著,走到了姜亢的面前。

隨後他抬起了自己的腳,沖著面前的姜亢踩了下去。

「是時候,結果你了。」

蒼問眼神一閃,揮刀一砍,沖著霸王鼎飛了過去。

「恩?」

蒙面人皺眉,不敢取出自己的武器,以防止會暴露身份,只是抬手成拳,沖著刀罡砸了過去,接著向蒼問發動了攻擊,攔住他奪走霸王鼎!

「呵呵,眼下的你,可沒有能力取這鼎了。」蒙面人冷笑了起來。

「卑鄙小人,何以不敢以真面目視人?」蒼問怒吼了起來,眼神在場中眾人臉上掃了起來,他要看看,對方到底是誰!

「一個明著搶,一個暗著搶,你哪裡來的資格說我?」

蒙面人搖了搖頭,隨後無情嘲諷:「要說你就是腦子不好,做了這出頭鳥,註定為他人出力的。」

蒼問一聽,氣的渾身發抖,怒吼連連,拔刀而起,欲要逞凶。

轉念一想,他現在的狀況確實不是對方的對手,要想拿走此鼎的話估計有些困難。

再加上如今自己身上有傷,就算有了寶鼎,也難以保證其他人是否會在半路截殺自己。

若是像眼前人這般蒙面行事,到時候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如此想著,蒼問眼神竟然變得清明了起來,怒火緩緩消退。

他微一點頭,道:「好吧,今日我認栽了。」

蒙面人都愣了一會兒,這傢伙怎麼突然就這麼好說話了呢?

「鼎可以給你,但看在我如此辛苦的份上,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然我一定要拼你個重傷!」蒼問冷哼道。

蒙面人眼神閃爍,最終點了點頭:「你說吧。」

嘴角艱難的扯了扯,指著地面上的姜亢道:「我受這一身的傷,都是因為這小子,你幫我把他殺了,這鼎就是你的了。」

蒙面人笑了。

「好一個禍水東引的法子,不過我可以答應你!既然打算出手了,就要面臨風險,奪鼎就是得罪了項家,又如何在乎殺個後輩呢?」

他笑了笑,抬起了手,就沖著姜亢拍了下去。

一道凌厲的掌風化作了手掌的形狀,沖著姜亢的腦瓜子上劈了下去。

「項羽!」

赤靈終於站了起來,嬌聲呼喊,滿臉都是不忍心之色。

「哎,我儘力吧。」

女神嘆了一口氣,渾身金色能量如同潮水一般涌動起來,正要往戒指外面撲去,卻突然收了回來。

「好小子,運氣不錯,用不著死了。」

聽到女神喜悅的聲音,帶血的眼角瞥到了空中出現那一道身影。

空氣瞬間凝固,落下的掌力竟然在半空之中停住了。

「嗯?」

蒙面人突然就愣住了,這他么的是個什麼情況,玄氣也能罷工不成?

「周圍的能量被控制了,有了不起的人物來了!」

扁巫驚呼了一聲,四處張望著。

那道凝固的掌力突然向上,啪的一聲落在了蒙面人的臉上。

沉重的聲音,卻沒有讓籠罩著臉面的黑布落下,非常巧妙的控制。

嘶!

四處都是倒吸涼氣的聲音,眾人一下子給這一手嚇蒙了。

一個合道境界高手放出來的招,竟然反手給自己來了一巴掌,這到底是什麼操作,對方又是什麼境界?!

「是誰!」

他驚恐的喊了一聲,而後抽身狂退!

「我項家的東西,豈是你能夠覬覦的?」

淡然的聲音響起,一道灰色的人影緩緩的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

雙手背負,灰發披散,刻在英俊臉龐上的滄桑眸子當中,閃爍著難以平息的怒火。

正在爆退的蒙面人,突然膝蓋一軟,一股莫名壓力壓了下來,直接就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眾人呆若木雞。 「這……」

扁巫等人像是被卡主了喉嚨,盯著緩緩落下的那道身影,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這種手段,實在是太恐怖了!

直接利用威壓將一位合道境界的強者給壓跪下了,這位大哥您是開著掛過來的嗎?

大家雖然卑鄙無恥,但是可沒有誅仙的本事啊。

一看到這手,剩下那些想要出手還沒來得及的人,頓時就收起了自己的鬼心思。

「大長老!」

半死的項龍和項成看清了那道落下來的影子,嘴角出現了一絲笑意,而後放心的暈了過去。

他們幾次要出手,但是渾身上下都讓對方給打斷了,手腳的骨頭都已經錯位,短時間根本無法恢復,只能眼睜睜看著。

當他們看到大長老來到的那一刻,他們知道,一切都可以結束了,沒事了。

「項家還有這等強者!?」

一人驚駭的喊了起來,忍不住低呼道:「即便是上次露面的幾位家主,也沒有這等實力啊!」

他們雖然境界趕不上,也看不出底細,但是大長老那渾身澎湃的氣息,還有一出手就跟開了掛似得既視感,給人的視覺衝擊實在是太強了!

重要的是,人家壓根就沒有出手啊!

那一雙手,始終背負在背後啊!

「你……你是什麼人!」

蒙面人抬頭,驚恐的看著落在了自己面前的大長老,額頭上汗水滾滾。

大長老距離他不過是幾步之遠,當他開口說話的時候,大長老的眼神立馬落到了他的身上。

「啊!」

他突然慘叫了起來,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臉上滿是疼痛之色。

「什麼情況?」眾人一陣懵逼,別人只是看了你一眼而已,難不成眼神也能殺人?

姜亢躺著,雖然不能動,但是神識還算清醒,想要偏頭看一下大長老那邊到底做了什麼。

「你不要命了!」女神喝了一聲,急急道:「不要去看他的眼睛,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姜亢一愣,而後乖乖的聽話了。

「沒想到項家還有這等人物,而且沒有依仗血脈之力,完全依靠的是自己的天賦和努力,人傑啊!」

女神再度嘆了一聲,讓姜亢心神震動、

似乎被女神讚歎過的人物,一般都是至尊級別的啊,沒想到大長老能夠得到她的肯定,到底是什麼級別?

合道之上么?

「你要奪我項家的鼎?」

他輕輕的問了一聲,算是道明了一切,也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確實是項家的高人不假!

「不……這是誤會啊!」

蒙面人慘叫著喊了起來,額頭上冷汗滾滾。

大長老往他面前走了一步。

「噗呲!」

蒙面人吐血,黑色的蒙面布變得濕噠噠的沉重了起來。

「你還要殺我項家的人?」大長老又問了一聲。

蒙面人身體顫抖,此刻想要站起來,卻是難以未及,急忙搖頭起來:「不不不!不是我要做的,是蒼問讓我乾的!」

大長老不聽他解釋,接著再往他面前走了一步。

呲!

蒙面的臉上立馬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密布,十分嚇人,像是碎裂的瓷器瓶子,鮮血飆飛。

眾人心驚不已,這是什麼手段!?

沖著人走一步就能傷人,這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眼前一幕,看得不少人滿頭大汗,大氣都不敢喘。

而蒼問自知自己倒霉,身子一轉,就要就此離去。

卻吃驚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能掌控周圍的天地靈力,身體壓根無法騰空。

隨即他一咬牙,體內的玄氣凝聚出了一雙翅膀。

百年前,他突破了合道境界之後,就沒有用過這一招了,沒想到今天還拍上了用場!

「他……」

眾人有些疑惑,接著扁巫眉頭一皺,道:「我們周身的天地靈氣被控制了,根本無法自行騰空!」

眾人一試,發現果然如此,臉上駭色越發的濃重了。

不用說了,這一切,一定是眼前那個恐怖存在所造成的、

蒼問更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如此可怕的人物,讓他覺得自己的性命危在旦夕一般!

翅膀一展,衝天而起,就要逃走。

「你還想走?」

大長老豁然回頭,目光直視著蒼問。

飛起的蒼問突然一身慘叫,周身血脈爆炸,身後的玄氣翅膀瞬間渙散,隨後如同死狗一般從半空中落地!

所有人都眼睛睜的大大的,眼前人到底還有多少恐怖手段未出呢?

「不!」

蒼問掙扎著,卻發現自己手腳不知道何時已經斷了去,根本無法立起,頓時惶恐無比,連忙喊道:「不要殺我,我是草原汗族的人,殺了我成吉思汗會找上項家的!『

「那便讓成吉思汗來找我吧。」

大長老淡淡的說了一聲,輕飄飄的,似乎一切都不再他心上。

隨後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沖著蒼問所在的位置一手捏去。

「不!」

嘭!

蒼問慘叫了起來,接著轟然一聲響,竟然炸成了一團血花。

連同靈魂在內,都化作了過往。

滴答!

無數冷汗順著鼻尖落在了地上,眾人評論都不敢發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