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塌陷處,一張巨大的白骨座椅緩緩伸起,上面坐著一具巨大的骨屍,又或者說,這是由不知多少具骸骨形成的,它從上到下,竟然有數百顆人類與獸類的頭顱。

就在這時,那十八道凝聚了陰靈的黑煙驟然沒入了這具巨大的骨屍內。

「咔嚓,咔嚓」這具巨大的骨屍再度響起了磨牙的聲音,與此同時,它那巨大的眼眶裡驟然亮起了兩團黑色的火焰。

「好強大的靈魂氣息,我喜歡。」這具骨屍開口了,聲音如同一把把鋸子在靈魂上鋸著,那眼眶中黑色的火焰爆閃,流露出貪婪之意。

「這什麼鬼東西」楚南問小白。

「陰靈化聖,聚骸骨為軀,倒是稀罕。」小白道。

「它身上有什麼好東西」楚南問。

「滅了它,它會凝聚出一顆聖靈珠,而它眼眶裡的黑火看到沒有,那是幽冥靈火,起碼是七級靈火了。」小白道。

靈火沒理由我感覺不到啊,楚南目光灼灼。

軍婚誘愛:老公,快來 「最重要的是,這裡那麼多屍骨,這東西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寶貝了。」小白接著道。

剎那間,楚南的目光更亮了,而玉蓮兒俏臉也微微發紅,顯然是激動了。

「那還等什麼,滅了它,拆了它的骨,碎了它的靈,奪了它的寶。」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楚南大叫著,揮手間成數十陣,轟向了這具骨屍。

這骨屍手掌赫然出現了一柄巨大的紫黑色骨劍,狂暴的斬下,一道巨大的黑色刃芒閃現,整條巨大的峽谷鬼影重重。

楚南的數十個陣法在僵持了一下后,突然被撕裂開來,那黑色刃芒被抵消了大半,剩下的依然朝著楚南三人斬來。

小白輕哼一聲,一步踏出,一指帶著七色光芒點了過去。

那殘餘的黑色刃芒陡然如冰雪般消散,而那點七色光芒卻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剎那間撲天蓋地籠罩向了這具巨大的骨屍。

這骨屍連帶那巨大的骨椅,頓時碎裂坍塌。

但是就在下一秒,又有無數屍骨聚集,憑空凝聚成了一具巨大的骨屍。

「死」這具骨屍憤怒了,一手舉著巨劍,一手舉著骨盾,它沒有發出聲音,但在楚南三人腦海里卻聽到了這個憤怒的字眼。

「原來是靠一根靈骨為本源,楚南,你上還是我上」小白美眸一閃,掃了楚南一眼開口問。

「我上你上還不都一樣嗎不過這次還是我來吧。」楚南說了前三個字,突然頓了一下,又快速將話說完,聲音末落,人已消失。

小白閃過一絲茫然,總覺得楚南的話有點不對勁。

這時,玉蓮兒紅著俏臉,輕輕說了一句話,小白頓時暴跳如雷。

那邊,楚南拿著破殺刀,再度將這具骨屍斬碎,他的一隻手帶著金光,死死的抓住了一根漆黑的骨頭。

剎那間,楚南被一股濃郁的黑煙吞噬,而後,有熊熊黑色火焰朝他灼燒而來。

「哈哈哈,幽冥靈火,快到碗里來。」楚南大笑,小銀扇著銀焰之翼顯形。

那幽冥靈火如同遇到了天敵,快速收縮,就欲逃遁。

小銀咯咯一笑,小手一抬,這幽冥靈火頓時就被吸了過來,眨眼間就化為了一顆靈火珠,而它直接抹去了其中那骨屍的一絲靈魂印記。

楚南手中的這根黑色骨頭瘋狂的掙紮起來,凄厲的叫聲此起彼伏。

層層禁陣印在了這根漆黑的骨頭上,漸漸地,黑煙散去,一切恢復了平靜。

這隻達到玄聖境界的骨屍,在楚南手下幾乎沒有像樣的反擊,那靈體就被禁錮在這根黑色骨頭內。

這根黑色骨頭是一根神骨,而且是一根十分不凡的神骨。

楚南眸中星辰閃爍,胸口七星天陣印記滾燙,特別是光明聖龍所點亮的星辰反應更是強烈。

「楚南。」小白一聲冷喝將楚南的思緒打斷。

楚南一抬頭,就見得小白神色不善。

「怎麼了」楚南問。

「你想上我」小白冷冷開口。

楚南張著嘴,一臉驚愕,要不要這麼生猛

「小白,你在說什麼什麼上上下下的。」楚南閉上嘴巴,一臉疑惑。

「哼,給你十個膽子你敢嗎」小白高冷道,隨即跳入了中央那大坑中,那裡面有這具骨屍收集的寶藏。

楚南翻了個白眼,他妹的,又被鄙視了,小白,你給老子等著,惹惱了楚爺我,楚爺還非就上了你。

這時,楚南瞅見了神色有異的玉蓮兒,她似乎有些心虛,莫不是這丫頭將那隱語告訴小白的。

… ?玉蓮兒見得楚南望過來,低著頭也跳入了中央大坑中。,

楚南嘀咕了兩聲,嘴角露出一絲壞笑,跟著跳了下去。

這大坑很深,下面有一個全是骨架子搭起來的密室,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東西,鎧甲武器,藥材礦材,還有一些散發關寶光的寶物。

「我靠,這一堆便是女人內衣,這具骨屍還有這癖好」楚南看到一堆小山般的女式內衣后,不由愕然無比。

此時,玉蓮兒與小白已經開始掃蕩那些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的寶貝。

眨眼間,那些寶貝就被瓜分一空。

楚南的目光在這巨大的密室里掃了一遍,最終目光卻依然定格在那一堆如山般的女式內衣上,他眉頭挑了挑,帶著一絲探究走了過去。

玉蓮兒看著楚南的動作,紅唇輕張。

而小白站在原地,盯著楚南。

楚南開始在這堆女式內衣里翻找起來,有許多內衣上都留著斑斑血跡,而他的舉動,就像是一個重口味的變態。

就在這時,楚南拿著一件半透明的黑紗內衣站了起來。

這件黑紗內衣看起來十分性感,上面有一根根血色的絲線在中央綉成了一朵花朵的圖案。

楚南盯著內衣上的這朵花,愣愣的出神。

「你不會吧,你竟然對著一件內衣想入非非而且還是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女人身上的內衣」玉蓮兒驚聲道,最後那一句是嘀咕著說的,但以楚南的耳力也不可能聽不見。

只是楚南卻是沒有理會玉蓮兒,他自不是重口的變態,只是這花

「彼岸花」楚南心中震驚莫名,這彼岸花的樣子,與他喝了彼岸花之酒後,朦朦朧朧中看到了的花一模一樣,如果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讓他震驚,他震驚的是這勾勒的血色絲線上傳來的令七星天陣印記猛烈顫動的能量。

難道,之前讓七星天陣印記發生反應的就是它

「擎天一柱,彼岸花開」七星天陣印記劇烈震蕩間,楚南隱隱聽到了一個渾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楚南一陣恍惚,但很快就清醒過來。

擎天一柱,彼岸花開

我還一柱擎天呢

「怎麼回事」小白看出了一些不對勁,一個閃身來到楚南的面前,問道。

「有點怪。」楚南盯著手中的黑紗內衣,那上面血色的彼岸花竟然消失了。

「哪裡怪」小白問。

「這剪裁有些怪,你看這裡,不應該是這樣的,這領口應該再往下開大點。」楚南胡謅著。

小白眼角抽了抽,俏臉一寒,不再理會他了。

楚南摸了摸下巴的鬍渣,意念往自己胸口的七星天陣印記上一掃,赫然看到了其中一個暗沉的星點上,竟然盤著一朵血色的彼岸花。

意念探過去,竟然探到了虛處,似乎不存在一樣,但是,這朵血色彼岸花又確確實實的存在於天陣印記上。

「找到什麼好寶貝,分點唄。」楚南腆著臉道。

「做夢。」小白哼道。

楚南聳聳肩,將手中的黑紗內衣丟到一邊,那朵彼岸花已經進入他的七星天陣印記里,於他而言自是沒有用了。隨即,他的身形一閃,從這白骨密室中電射而出。

頭頂黑雲依然在翻滾咆哮,千丈寬的屍骨大道通往峽谷深處。

再往前,就是一大片的屍靈花,剛剛玉蓮兒的探路玉蜂,就是在這裡全軍覆沒。

屍靈花,初始是長於屍體上的,汲取屍體中的死氣為養分,之後,屍體上的腐肉散盡,它們也長成了,開始自主汲取空氣中的死氣。

所以,也只有這種極端環境才能長出屍靈花。

屍靈花有極強的排異性與攻擊性,對於生靈會自主攻擊,它們的花蕊會如同蜘蛛一般射出一根根絲線,將生靈洞穿,就算不洞穿,也會纏得無法動彈,絲線中的死氣會迅速將生靈致死,而死亡的生靈也就成了屍靈花的養分。

這一大片屍靈花的攻擊還是很具有威脅性的,但是要毀滅它們卻也不難。

就在小白準備將這一片屍靈花毀去時,楚南開口道:「慢著,這麼浪費幹嘛,這屍靈花可是好東西。」

「好東西你想拿來煉丹不成這屍靈花極度排異,沒有可能與其它材料融合的,反而會毀了其它材料。」小白道。

「小白,你別忘了我是誰,我楚南可是古往今來第一天才的丹師,區區屍靈花,別人不能用,不代表我不能用。」楚南哈哈大笑。

小白想了想,卻是點了點頭,道:「倒是,你當初就能替我解了虛空綠蘿的毒,屍靈花對你來說或許確實不算什麼。」

楚南聽到小白正經的回答,卻是有些無奈,好吧,小白的身上天生缺乏一種叫幽默的細胞。

楚南一個閃身,竟是直接沖入了這一片屍靈花的中央。

剎那間,這片屍靈花齊齊綻放,花蕊綻開,無數根絲線在花蕊中就欲衝出。

但就在這時,這一大片屍靈花齊齊被定格。

玄陣光芒一閃,千萬朵屍靈花被連根拔起,被楚南收入了空間戒指中。

玉蓮兒小嘴張了張,儘管他知道楚南很厲害,但看他如此雲淡風清的將這一片屍靈花採摘,仍是忍不住心中里的震顫。

小白心中也有些訝異,因為楚南那一下,連她都沒有看清楚。

楚南剛才不由自主的動了時間之力,時間有剎那的暫停。

而就在這時,峽谷深處突然隱隱傳來一聲聲獸吼。

小白眸中頓時精光一閃,道:「是一隻九級玄獸,它正在生產。」

玉蓮兒的神情變得激動起來,九級玄獸的幼獸在御獸宗的弟子看來,也是分層次的,而剛剛出生的幼獸就是其中最高層次的,因為這種剛出生的幼獸能夠百分百的靈魂契合,控制起來就如同第二個自己。

但是,九級玄獸一年之內的幼崽已經極其難尋了,遇到剛出生的九級玄獸幼崽,就是可遇不可求了,況且,遇到了,還要成功的將之從母獸那裡搶過來。

楚南仔細聽了聽,是能聽到獸吼聲,但是他怎麼聽不出來這是一隻在生產的母獸吼聲

… ?陰風峽谷的深處,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穴。

在這附近,卻是連蟲子都看不到一隻,只是已經能夠清晰的聽到洞里傳來的獸吼,獸吼聲帶著滾滾音潮,實力低微的玄兵玄將,直接就會在這音潮中粉身碎骨了。

這裡之所以沒有其它玄獸存在,因為這裡是這隻九級玄獸的地盤,平時或許有一群小弟在,但它現在正處於生產期,為了保護後代,本能的會在生產前將附近的玄獸完全驅離。

但是,這並不是說他們要搶這剛生產的幼獸就會輕鬆。

九級玄獸生產時,必定會尋一個隱秘而且危險之地,最關鍵的是,一旦九級玄獸它無法保護好後代,它會寧願將自己的孩子殺死,也不願意它的孩子被人奪去。

「小白,你一直這麼自信,想來是胸有成竹,要我們怎麼配合,省得到了裡面我們添亂。」楚南道。

「我現在在洞外,洞里的情形一概不知,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小白沒好氣的道。

「額,那我們該怎麼做」楚南道。

「先進洞再說。」小白道,說完,她一步踏出,腳下赫然有七彩花瓣顯現,人已如同一縷清煙飄入了那巨洞中。

小白站在洞口,目光警覺地掃了一圈,然後沖楚南和玉蓮兒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進來。

楚南和玉蓮兒齊齊飛身而起,落在這巨洞邊緣。

這巨洞大得驚人,裡面竟不時有瑰麗的光芒閃爍,洞壁不知是哪種岩石,即硬得出奇又冷得出奇,散出的寒氣似來自幽冥。

「吼」又有那母獸的吼聲從洞里深處傳來,帶著極度壓抑的痛苦。

這時,小白一揮手,有數十隻小甲蟲迅速沒入地里。

楚南訝然的一挑眉,這洞內岩質如此堅硬,這些甲蟲竟然如同鑽入了一塊豆腐之中。顯得如此輕鬆。

不久之後,小白目光一閃,道:「看到了,在這巨洞里竟然還有一個斷層,那隻母獸就在下面,你們跟著我,得抓緊時間。」

小白說完。一馬當先,朝著巨洞深處掠去。

楚南與玉蓮兒緊隨小白之後。一路過去,竟然沒有遇到一點危險。

不多時,這巨洞的前方如小白所說的那樣出現了一個極深的斷層。

「吼」

楚南剛剛站定,那斷層之下的一聲獸吼的聲浪沖了上來,竟是化為了一個猙獰的獸頭形狀。

楚南急忙退了兩步,但身旁的玉蓮兒卻是臉色慘白,身體搖晃了一下,竟是要朝著斷層墜下,他急忙一道能量包裹住她。將她拉了回來。

玉蓮兒一口鮮血噴出,拿出一顆玄丹服下,直接盤腿坐了下來。

「你神魂受了傷,就留在這裡吧,我和楚南下去探一探。」小白見狀對玉蓮兒道。

玉蓮兒閉著眼睛點點頭,要面對的是九級玄獸,她被那音潮傷了神魂。跟著下去只怕成為拖累。

那隻九級玄獸生下幼崽后,雖然身體處於虛弱狀態,但其凶戾卻比平素更盛,拼起命來,無論是小白還是楚南都要忌憚三分,這種情況確實不適合讓受傷的玉蓮兒跟去。

楚南和小白朝著斷層一躍而下。身體以極速墜下。

「吼吼」接連著幾波音潮由下至上衝擊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