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強大的力量……」

羅征淡淡的看著天空上的夏峰,他體內的力量也開始澎湃起來。

修鍊至今,他還未曾嘗試自己力量的極限……

荒神的力量遠遠大於真神。

在神域中,純粹的力量作用不是很大,所有的真神依仗的都是蚩尤布置在神域里的三千神道。

對於力量本源的運用,被放在了次席。

現在羅征從流放者的話中分析,即使是混沌之中,母世界中,荒神並不是主流。

母世界中的彼岸境強者,運用的都是大世界修鍊法門。

因為修鍊荒神,無法逾越彼岸。

現在羅征已修至中位荒神,體內沉浸了海量的荒神之力,除此之外,他還能運用神台九星的力量本源!

兩者相輔相成之下,瞬間爆發的力量將會非常可怕!

「羅征,快點避開這一刀!」

「再不跑來不及了!」

「不要硬接!」

蚩尤族人有些著急了。

面對這劈天斬地的一刀,羅征理所應當的避開,然後再徐圖反擊,可羅征竟站在原地巋然不動。

「試試吧……」

羅征的眼睛微微一眯,微微一側身,由下自上,如同一隻伏地猛虎。

同時他渾身上下的荒神之力爆發出來!

「咻」

翠綠色的劍芒劃破長空,發出一聲尖銳的呼嘯聲。

羅征竟然真的打算硬接這一刀! 夏峰自半空中急墜而下,刀鋒中更是夾雜著無匹之勢。

他發現羅征竟然打算硬碰硬,眼中閃爍出一刀異色,但嘴角很快泛出一絲冷笑!

若是如此,你輸定了!

羅征輕鬆無比的擊敗夏雲,夏峰心中自然有了忌憚。

實際上夏雲對大尺度的空間掌控能力非常厲害,化為數千丈后,她依舊能掌控入微,便能在劍招上取巧到極致!

這種能力,是非常克制夏峰這般大開大合的進攻的。

如果羅征也與夏雲一般,不與自己正面交鋒,一點一點的困死自己,夏峰敗給羅征的可能性極大。

現在羅征居然要與自己角力,夏峰還有什麼畏懼?

少頃……

那裹挾著億萬鈞力量的一斬,已當頭向羅征的長劍劈殺而來。

刀劍相加。

兩股力量交匯在一個點。

這傢伙的力量……

當夏峰這一劍砍下來之際,臉上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之色。

那柄貌不起眼的綠色長劍中,蘊藏的力量竟絲毫不弱於自己!

「哐!」

爆發的爆震聲朝著周圍迅速擴散,原本平整的荒地頓時被一層層掀起來,整合在荒地中的那些骸骨也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如同一道道利箭。

羅征斬出這一劍后,一連後退了七八步,在地上踩出七八個巨大的腳印才停下來。

而原本位於半空中的夏峰,則直接被掀飛了數萬丈的距離,在空中一個翻身之下,落在了地上,仍舊後退了十多步才穩住身形。

力量層面的較量,孰強孰弱,非常分明。

不少人都知道夏峰的力量強橫,運用的刀法更是霸道凌厲。

他們所想,羅征正面抵抗夏峰那一刀,恐怕會連人帶劍都會被斬成兩半,可現在看到的一幕,和他們所想的完全不同……

「不是吧,硬碰硬逼退了夏峰?」

「這傢伙在劍招上的掌控,幾乎是完虐夏雲,在力量上也不輸給夏峰?」

「真是太變態了……」

遠處圍觀的那些荒神們都傻眼了。

特別是追隨軒轅一族的那些宗門勢力,原本他們以為軒轅一族拿下天南骨塔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現在蚩尤族忽然冒出的這青年,為最終的結果平添變數,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

「哈哈,蚩尤族果然威武!」

「這青年日後必定光大蚩尤一族!」

「我還不知道此人的姓名呢……」

追隨蚩尤一族的那些荒神們,現在則是喜笑顏開。

看著蚩尤一族的子弟一個個敗給軒轅一族,他們心中也挺憋屈的。

原本他們心中已沒了希望,心中都在考慮著離開飛鐮城后的去向,羅征現在的表現重新燃起了他們心中的希望。

「很好!真沒想到你的力量也如此強橫!再來!」

夏峰雙眼中彷彿有兩團火焰在燃燒,他心中的鬥志也被徹底的激發了!

一股更加龐大的力量自他體內爆發出來。

「咚咚咚咚……」

隨後夏峰邁開步子,在荒地上朝著羅征狂奔而來。

這一次夏峰將荒神之力激發的更加徹底,他的軒轅荒體爆發出燦爛的金輝,彷彿一顆行走的耀日,耀眼的無法讓人直視。

那柄大刀拖在地上,在荒地上拖出一條深深地痕迹。

「呼」

「破天斬!」

犀利的刀鋒由下自上,向羅征正面傾瀉而來。

面對夏峰的第二刀,羅征的眼中閃爍出一抹慎重之色。

這一刀的確比第一刀更加強橫……

但羅征依舊沒有打算後退。

他的心念微微一動之下,體內的九星也開始滴溜溜的旋轉起來。

這一次他打算將荒神之力與力量本源同時爆發!

荒神之力依託於肉身,而力量本源則依存在體內世界,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時運轉起來,羅征身體散發出一股難以言語的氣勢。

遠處的紫玉,刁遠,還有杞昶等長老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這三個月的歷練,他們對羅征的進境很滿意,畢竟他的表現不遜色蚩尤族中任何一位天才。

足夠的荒骨,加上羅征的天賦,可以用進境神速來形容。

可現在羅征體內忽然爆發出的那股力量,還是讓他們感到了怪異。

這股力量散發的氣勢太龐大了。

以中位荒神根本是不可能施展出來的,除非羅征再一次經歷肉身劫,修成上位荒神才有可能。

可如此不合理的一幕,就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

出現在了夏峰面前……

實際上羅征爆發出這股力量的瞬間,夏峰就明白,自己已經輸了。

他不可能戰勝如此強大的怪物。

羅征的力量和他已經不是一個層面!

夏峰與他妹妹一樣,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

即便是敗,也要敗的有原則。

他這一刀一經斬出,勢必不會停手。

「轟……」

劇烈的轟鳴聲鋪天蓋地朝著四面八方散去。

兩人交手的瞬間,將地上的砂石煙塵捲起萬丈之高。

即使兩人身高千丈,依舊被那些煙塵淹沒其中……

「嗖!」

煙塵滾滾而起的同時,一個巨大的身影也在煙塵中穿梭,倒飛而去。

很快,那身影穿過了煙塵,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人正是夏峰。

第二次力量的角逐,他毫無懸念的敗了。

而這一次他敗的更加徹底!

「咻咻咻咻……」

與此同時,自煙塵中還有一把七八百丈長的大刀高速旋轉出來,「唰」的一聲,插在了夏峰一側的荒地上。

失去了荒神之力的灌注,大刀插在地上后,迅速縮小,化為數尺……

眾人的目光在夏峰身上停留了一會兒,目光再度挪到滾滾的煙塵之上。

等到煙塵散盡,羅征的身形也悄然顯性出來。

他半邊身子矗立在一個大坑之中,依舊緊握著翠綠色的長劍,滿臉平靜的眺望著遠處的夏峰。

夏峰緩緩從地上爬起來,臉色異常的複雜。

若是羅征取巧勝了自己,他心中還能稍有安慰。

偏偏羅徵選擇與自己正面交鋒,同時還能擊敗自己,這讓自己情何以堪?

不過他終究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鬱悶了一會兒后便是釋懷了,這世上終究有全面超越自己的人,他不得不承認羅征便是這樣的傢伙。

他心中安慰著自己,旋即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朝著羅征遙遙一拱手,「技不如人,甘拜下風!我輸了!」 軒轅一族的大族長姬麋,也用複雜的眼神看著羅征。

夏峰一敗,他們就只剩下仙澤了。

雖然姬麋對仙澤很有信心,可若是仙澤也敗了呢?

要知道天南骨塔是蚩尤一族勢在必得的,如果就此失去了天南骨塔,姬麋無法承受這個後果。

夏峰緩步走了回來……

這時仙澤那陰陽怪氣的聲音又飄了過來。

「都說了,派你上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嘿嘿……」

此前仙澤可是很猴急的要上場,現在他卻絲毫不著急了,一副穩如泰山的樣子。

夏峰走到仙澤跟前,雙目逼視著仙澤。

夏雲看哥哥那樣子,怕他會暴怒之下和仙澤動手,連忙上前來說道:「哥,不要和他計較了!」

夏峰平靜的搖搖頭對仙澤說道,「你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仙澤撇撇嘴巴,眉毛輕輕一揚,懶洋洋的說道:「不要用你的想法來代替我,我可不像你這般廢物。」

「羅征依舊沒有用盡全力,」夏峰警告道,「你別忘記了,他身為蚩尤族人,還不曾運用蚩尤荒體!」

羅征連續兩場戰鬥,都沒有將自身的蚩尤荒體激發出來。

這說明他真正的實力完全保留下來。

即使面對夏峰,羅征也僅僅運用了神台九星中的力量本源!

畢竟羅征出戰的真正目的之一,還是要磨練自己的荒神之體。

聽夏峰這麼說,仙澤頓時不高興了。

他原本就是嬗變之人,雖說夏峰警告自己,是為了讓自己不掉以輕心,可高傲的仙澤聽來,是如此的刺耳。

「嘿嘿嘿,那傢伙好強大啊,我仙澤好害怕,這一戰我看還是免了,我們軒轅一族認輸咯!」仙澤忽然換了一副口氣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