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第二波劍雨接踵而至,這一次,不是切下雙臂那麼簡單,而是直接切下他們的腦袋。

噗,噗,噗!

接著,驚悚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一顆顆頭顱,紛紛掉落地上。

瞬間,幽雲廣場上,斷頭滾動,血水如河。

千名星雲盟修士,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都化成了無手無頭的屍體。

一顆顆頭顱,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而這一切,說來話來,其實也只是剎那之間的事。

因此,一群幽雲族人得救,還一個個發著愣,沒有回過神來。

剛才他們看到押解他們的星雲盟修士,紛紛手臂、人頭落地,他們都還以為自己眼花,出現了幻沉覺。

畢竟,這一幕太過驚人,讓人難以置信。

只是,由不得他們不信,因為,這時候,江寂塵已經閃身出現在天虛門大長老面前。

此時,天虛空門大長老面如死灰,只怕,他也絕不會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星雲盟的上千的強者,竟然瞬間被江寂塵滅盡,如此手段,簡直是逆天都不足以形容。

啪!

而這時候,江寂塵更是直接伸出一手,輕輕一拍。

天虛門大長老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直接被拍翻在地,然後被江寂塵踩在腳下。

待到所有幽雲族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便是江寂塵將天虛門大長老踩在地上之時。

「這…….我沒有做夢吧?」

「天虛門大長老,被江公子像一條死狗一樣踩在地上。」

「最不可思議的是,我們都完好無損,江公子以一己之力,解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

(本章完) 眾幽雲族人,震驚地開口道。

要知道,星雲盟的人都把他們當成奴隸的存在,而天虛門大長老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至少,在這一群幽雲族人的眼中,他是可以隨時決定他們生死的存在。

然而,這樣一個人,也不過是江寂塵腳下的一條死狗,想殺就殺的存在。

「你還有何遺言?」

江寂塵踩著天虛門大長老的頭顱,淡淡地開口問道。

此時,天虛門大長老感到極度的羞辱,但是,他感到更多的卻是恐懼。

「江公子,我不想死,求求你放了我,我願投降於你,從此任你驅使!」

天虛門大長老驚恐地大叫道。

他非常怕死,竟然為了活命,可以如此的求饒道。

「你這樣的人,本公子不需要!」

然而,江寂塵腳上突然發力,直接將他頭顱踩爆。

這樣的人,江寂塵懶得留,還是殺了一了百了。

何況,江寂塵只是問他遺言而已,對方既然不說,那就可以殺了。

看到這一幕,剛剛驚醒過來的幽雲族人,又被震住了。

因為,他們絕對沒有想到,江寂塵說殺就殺,如天虛門大長老這樣的強大存在,也毫不在意。

「江公子,太過逆天了! 我的粉絲男友 連天虛門大長老這樣強大的存在當手下,他都看不上。」

眾幽雲族的修士,發出如此的感嘆。

至此,隨著天虛門大長老的死去,幽雲仙星完全被收回。

嗡!

就在這時,噬毒珠浮現,驀然出現在虛空中,同時綻放出秘光。

接著,眾幽雲族人便看到雨兒扶著幽蘭從噬毒珠空間中出來,當然,還有幽雲族族長幽明也在一起。

「族長!」

「小姐!」

看到幽明和幽蘭父女,幽雲族人驚呼出聲,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激動與驚喜。

只怕,他們根本沒有想到,他們的族長和小姐還能在這個時候回歸。

而且,他們顯然沒事了。

如此,幽雲族便是逃過了被滅族的命運了。

正因如此,幽雲族族人才會感到無比的興奮激動。

幽明出現,開口對眾幽雲族人道:「這一次,我幽雲一族能取到我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並能逃過被星雲盟滅族的命運,一切多虧了江寂塵江公子。」

「他是我族的大恩人,所以,這份恩情,從此以後,你們要銘記於心。」

「對於星雲盟對我們的滅族之恨,我想,在江公子的帶領下,必能很快就千倍百倍的還回去。」

「所以,江公子從此就是這裡新的星雲之主。」

聽到幽明的話,所有的幽雲族人大聲叫道:「星雲之主,星雲之主,星雲之主…….」

現在,幽雲族人對江寂塵已經敬佩到五體投地,甚至還有一種狂熱的崇拜。

所以,幽明的提議,尊江寂塵為星雲之主,他們一萬個同意。

江寂塵倒沒想到,幽明一出來,就來這一齣戲,這顯得有些突兀,他完全沒有準備。

所以,江寂塵目光看向幽明和幽蘭處傳音問道:「幽蘭,族長,這是何意?」

這時,幽蘭欲要開口,但是,幽明卻制止了她道:「女兒,此事就由為父來說吧。」

「江公子,我們在噬毒珠空間中,醒來有一陣子了,自然看到了你所做的一切,以及展現出來的驚天實力。所以,我們商量,覺得這片星雲,唯你方可以稱霸。」

「何況,不止這一片星雲,甚至將來會是整個仙界。」

「江公子,你若想隨心所欲,做你想做的事,那就必須打下整個仙界。」

「若不然,你無論身在何處,必然都處處受制。」

「另外,江公子本要滅掉星雲盟,星雲盟若被滅,你不為星雲之主,誰有資格做?」

「而且,要滅星雲盟,當要師出有名,方為大義,你以新星雲之主的身份出戰,最適合不過。」

幽明此時暗中傳音,大義凜然地道。

聽到幽明的話,江寂塵倒是沉默了下來,他在暗暗的思索。

「幽明說得沒錯,我需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如此才能橫行天下。」

「那怕天地大亂,我也可以與之對抗。」

「若不然,單以我一人,要對抗十大仙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從這片星雲開始,擴建屬於我的勢力。」

「到是,再解封丹器山,丹器宗煉製的丹器就有用武之地了,用來強化我的勢力。」

江寂塵心中暗暗思考著。

因為,他現在已經認識到建立自己勢力的重要性。

比如他現在要找幽、夜幽夢他們,那就需要通過瑤嫣這個途徑去找,但是,若是擁有自己的勢力,建立的情報部門遠比醉風樓還要強大,要找人,自然輕而易舉了。

「好,那我便當了這星雲之主。」

「你們先做好整頓,三天之後,幽蘭當我軍師,前去掃滅星雲盟等勢力,幽明族長,你就坐陣幽雲星,給我們提供各路信息。」

江寂塵聲音一落,幽明激動地道:「是,謹遵星主之命!」

而江寂塵則拉著幽蘭問道:「幽蘭,你現在狀態如何?」

畢竟,之前幽蘭傷得太重了,按理說,她不應該會這麼快的恢復。

總裁別怕:混混甜心太囂張 但讓江寂塵意外的是,幽蘭現在的狀態不錯,已經恢復了一半。

這種恢復速度也太過驚人了,要知道,之前幽蘭差點殞落,重傷到一個很驚人的地步,但現在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便已恢復了一半。

醫道版玄幻 顯然,幽蘭必定有奇遇,說不定,就與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有關。

被江寂塵當眾人之面拉著手,幽蘭嬌美容顏一片羞紅地道:「公子,這是因為幽蘭消化了古幽雲族的部分傳承,所以,現在已無大礙,若是我再閉關幾天,不僅完全恢復,只怕還會有大突破。」

聽到幽蘭的話,果然與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江寂塵為幽蘭感到由衷的高興,並豪氣地道:「很好,那你這就閉關幾天,待你出關后,我們再前去掃滅星雲盟。」

幽蘭點點頭道:「星雲盟差點滅我幽雲族,我恨不得殺光他們。」

「公子且等我三天,三天之後,幽蘭與公子一起,前去滅星雲盟。」

(本章完) 接下來的時間,小灰、江靈兒、沈三相繼歸來,他們獵殺了不少星雲盟的修士,同時帶回了數千幽雲族人。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軌跡 至於幽雲仙星上,所余的幽雲族人已不多,因為,他們幾乎被星雲盟的人屠盡了,因此,幽雲族人對星雲盟恨之入骨。

不過,幽雲族人存活下來的,已經不多,但好在,幽蘭帶回了古幽雲的至高傳承,有些這些傳承在,加以時日,他們必然可以回到曾經最輝煌的時代。

何況,現在有新星雲之主江寂塵帶領,他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第三天,幽雲族府邸突然有一道秘光,衝天升起。

轟!

同時,一道巨雷之音,震蕩天穹。

眾修抬頭看去,只看到無盡劫雲,紛紛凝聚在虛空之中。

顯然,這是仙道雷劫將至的樣子。

江寂塵本是閉目打坐中,此時,心有所應,驀然睜眼。

「這仙道雷劫,威能好驚人,莫非是幽蘭突破了。」

江寂塵心中立刻生出這樣的念頭,然後,他便飛出密室,出現在虛空之上。

「公子,小姐在突破了,正在渡仙君雷劫。」

這時候,雨兒飛到江寂塵身邊說道。

仙君雷劫?

江寂塵倒是吃了一驚,他可是知道,幽蘭之前還只是五品仙將後期境。

不想,才短短三天的時間,她便作出了如此驚人的突破,直接踏入仙君境。

「這仙君雷劫很不簡單,只怕幽蘭會有危險。」

江寂塵看著虛空之中,恐怖的劫雲正在凝聚,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這時候,幽明、瑤嫣、依雲、依雪等人也紛紛出現在江寂塵的身邊。

「星主,幽蘭會不會有危險?」

幽明擔憂在問道。

江寂塵道:「幽蘭沒有任何的準備,突然面對如此仙君雷劫,只怕會有危險。」

「不過,有我在,我會看著的,一旦不妙,我便出手。」

聽到江寂塵的話,幽明才放心下來。

而不得不說,幽蘭的仙君雷劫,非常強大,幽蘭所在的院子,直接被第一道雷電轟滅。

隨後,所有的人可以看到幽蘭盤腿坐於地上,一雙玉手,快速的幻動,結出一道道印結,抵擋雷霆。

幽蘭動用的,正是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神通,威能絕倫,若不然,這樣的雷劫,她根本無法接得下來。

轟,轟,轟!

無盡雷霆落下,幽蘭艱苦的對抗著。

噗!

終於,幽蘭被擊飛,口中吐血,嬌顏失色。

但是,她依舊咬牙在堅持,與可怕的仙君雷霆對抗。

現在,她已遍體鱗傷,狀態非常不妙,隨時都有可能要殞落於雷劫之中。

「星主,幽蘭她……」

幽明看著,非常擔心,此時,他顯然希望江寂塵出手相助。

而江寂塵也在一旁,看得非常心痛,但是,他忍住了沒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