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雷婉娜停在了島嶼的上空,指著下方說道:「就是這裡了。」

「你確定這是無為劍派的?」陸奇正色道。

雷婉娜輕嗯一聲,道:「千真萬確,我不會弄錯的。」

陸奇道:「那好,你現在這裡等我,讓我先破開此地的大陣之後,我們就去大殺四方。」

「嗯,」雷婉娜點點頭,內心隱隱有些擔憂,但她發現陸奇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便漸漸地放鬆了下來。

繼而,陸奇的身軀消失在眼前,下一秒直接從雲端降落下去,隨著

他神念微動,其身軀便遁入了地下。

此時,陸奇催動土術,緩緩地在地下潛行,他估摸著自己移動到那圍牆的下方之時才停了下來。

緊跟著,陸奇施展土術在地下大面積的搜索,不消片刻,他終於看到了一圈淡淡的光暈,而那光暈正好把整個無為劍派隔離開來,通過一陣觀察之後,陸奇便認定此地就是那護宗大陣的陣眼。

既然此地是陣眼,那麼定然有著靈石擺放,只要通過一些秘法挖出靈石,那麼此陣定能瞬間失效,這是因為混元聚靈陣乃是上古奇陣,陸奇通過對混元聚靈陣的摸索,便也能對其它的陣法略知一二。

於是,陸奇催動五行珠,直接釋放出了一道五行光束,向那片光暈之上射去,只聽唰的一身輕響,那五行光束所到之處,把光暈給沖刷的無影無蹤,片刻之後,那片區域便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

陸奇仍不停手,繼續控制著五行光束向周圍的光暈上射去,隨著空洞越來越大,陸奇所在的位置再也沒有一絲陣法光暈。

忽然,陸奇的眼前一亮,發現在那光暈消散之時,有一道微弱的亮光,那亮光呈現暗紫色,且忽明忽暗,陸奇見狀大喜,再次讓五行光束照射而去,果然又發現了那道亮光。

「就是這裡了,」陸奇興奮的說完,其身軀飛到那亮光之處,抬手一抓,便從那裡摸出了一塊雞蛋大小的中品靈石。

陸奇望著手中的靈石,發現其內的靈力已經被消耗了大半,估計是因為整日里運轉陣法所致。

而這片區域的靈石被拿出之後,那一圈光暈開始慢慢消逝,徹底成了漆黑的一片,由此可見,這塊靈石就是此地的陣眼。

陸奇一招得手之後,又如法炮製去各個角落挖出了陣眼處的靈石,最後,他整整收集了24顆靈石,才徹底把無為劍派的護宗大陣全部破壞。

而後,陸奇又重新出現在了雷婉娜的跟前,那雷婉娜望見陸奇歸來,疑惑的問道:「你剛才去哪了?」

「我去幹了一件大事,你快看!」陸奇說完指了指下方的島嶼。

雷婉娜順著陸奇所指方向望去,發現之前那種霧蒙蒙的景象早已不復存在,整個島嶼的建築已經清晰可見,只見那一棟棟閣樓及宅院林立,在那閣樓的中央簇擁著一座較大的宮殿。

離婚男神狠狠愛 見此一幕,雷婉娜滿臉的疑惑,問道:「你這是做了什麼啊?」

陸奇嘿嘿一笑:「當然是拆除了護宗大陣呀,若是陣法在這擋著,我們怎麼去大殺四方?」

聞言,雷婉娜內心吃驚不已,但她聯想起陸奇的種種神奇手段,便也漸漸地釋然了。

陸奇嘴角一抹壞笑:「開始吧,還等什麼呢?」

說完,陸奇的眉心凝聚出一顆巨大的靈氣團,向那地面上的建築瘋狂的砸了下去。

自從陸奇升至化神期后,釋放出的靈氣團都有小山那般巨大,只因這靈氣團原本就是修士最基礎的攻擊,以他如今的修為施展出來,那威力幾乎有著開天闢地之能!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那顆靈氣團直接砸在閣樓的頂端,把那閣樓給砸了個大窟窿,由於這些閣樓皆是木材皆瓦片所做,哪裡能夠承受得住化神期修士的靈氣團? 那雷婉娜見到陸奇出手之後,便也用眉心發出了一顆靈氣團,向著地面砸了過去,跟著便傳來一聲轟隆的巨響,一棟房屋瞬間被砸了個稀爛。

她一招得手之後,竟然滿臉的興奮之色,旋即又打出一記更大的靈氣團,向另一棟閣樓打去,只聽得轟隆隆一陣聲響,不消片刻,那地面上的建築轉眼就被破壞了大半,看著是一片狼藉。

與此同時,陸奇也不甘示弱,仍舊以靈氣團轟擊地面,對付這種普通的建築物,只有靈氣團才是最有效的攻擊方式,當然了,若是釋放大範圍靈技的破壞力會更強,但他倆都是化神期的修為,對於釋放靈技或者靈氣團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隨著那些建築被破壞之後,從房屋裡面傳來了一陣陣的哀嚎之聲,緊跟著便有數名修士遁了出來,估計是從靈氣團的轟殺之中倖存的一些修士。

陸奇忘了過去,發現他們穿著清一色的道袍,頭部扎著丸子頭,標準的道士打扮,這也許就是無為劍派的標誌。

與此同時,那些修士中有人吼道:「有敵襲,速速通知長老!」

話落之後,那些修士開始四散逃竄,直接亂成了一鍋粥。

陸奇見狀微微一笑,旋即神念微動,直接釋放出了化神期的獨有技能,

度化領域!

忽見一圈四色光環從陸奇的體內迸射而出,向那些逃竄的修士籠罩過去!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些被光環籠罩的修士,其慌亂的神色瞬間消逝,轉而化作一副柔和的面容,且慈祥無比,就跟那大善人一般。

繼而,他們緩緩地向著陸奇走了過來,猶如多年未曾謀面的老友一般,對著陸奇微笑不止,陸奇毫不遲疑,旋即用神念鎖定這些被度化的修士,低喝一聲:「收!」

霎那之後,這些修士便消失在眼前,繼而全被陸奇給收進了五行珠之內,進入了真極秘境。

見此一幕,那雷婉娜的面上儘是震驚之色,忍不住的問道:「你把他們弄到哪了?」

「我這裡,」陸奇指著自己的腦門,笑吟吟的道。

聞言,雷婉娜的一雙美眸瞪得溜圓,一臉的不可思議。

陸奇道:「趕緊出手啊,讓我看看你的領域之力!」

「嗯!」雷婉娜輕嗯一聲,從其周身散發出一圈三色光環,向那地面上的修士籠罩而去!

快穿女王:男神,求黑化! 只聽刷的一聲輕響,那些被光環籠罩的修士,其面色開始轉入衰老,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衰老的速度越來越快,這其中有一些女修,她們特別在乎自己的容貌。

只聽一名女修驚呼道:「師姐你的臉!」

聞言,那師姐趕緊摸向了自己的面龐,竟然發現起了很多褶子,如刀削一般深刻,同時,她的手臂也慢慢的出現了很多皺紋,如那枯樹皮一般粗糙。

見此一幕,她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啊……我不要就此老死!」

言畢,她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口、鼻、嘴、耳等七竅全都滲

出了鮮血,估計是氣急攻心而亡!

隨著她死去之後,被領域所罩住的修士也盡皆而亡,但死亡之時皆是黑髮變為白髮,一張臉皺紋滿布,看起來頗為滄桑。

雷婉娜看著那些死亡的修士,一張俏臉成了煞白之色,她原本是一個心慈之人,卻沒想到自己辛苦悟出的領域會如此狠辣,直接讓人老死,這跟她行事的風格有些不符,但這領域的威力卻很霸道,讓她是喜憂參半。

陸奇雖是殺人無數,見慣了很多生死,但也被此景給深深地震撼了,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對那雷婉娜說道:「你這領域叫什麼名字?」

此話一出,雷婉娜才回過神來,低語道:「衰老領域。」

陸奇問道:「你一個女子,怎會領悟出此等領域呢?莫非是你很喜歡衰老嗎?」

「不是,」雷婉娜搖搖頭道:「我也是無意中悟出的領域,想不到還是這般狀態,要不是今日跟著你出來的話,我還不知道自己的領域是這般功效。」

「原來如此,」陸奇道:「既然是這樣的話,就讓我們大開殺戒吧,反正你已經殺了一個,也不在乎多殺一些,對嗎?」

「也許吧,」雷婉娜輕嘆一聲,便從其體內再次迸射出了一圈三色光暈,向那些逃竄的修士籠罩而去……

就在這時,從那中央宮殿內飛來一眾修士,皆是身穿褐色道袍,且整體修為較高一些,大部分都在出竅期左右,只有兩人的修為在化神期,且他倆和陸奇的修為平級,對此陸奇毫不擔心。

而這兩人則是一男一女,那男的對著陸奇喝道:「閣下是何人,為何無緣無故殺我門人,毀我道宗根本?」

他之所以要與陸奇理論,實則是發現陸奇與那雷婉娜皆在化神期,正好與他的他們旗鼓相當,倘若陸奇沒有援助的話,倒是可以戰上一戰。

陸奇冷聲道:「我乃是殺你掌門之人,今日來此就是要把你們無為劍派給滅掉!」

男子聞言怒道:「原來你就是那個賊子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尋思著正要為掌門報仇呢,想不到你就來自投羅網了,今日就讓你葬身在此,血祭我無為劍派,以慰掌門的在天之靈!」

話落之後,其身後的一眾修士皆是戰意濃濃,且一個個咬牙啟齒,恨不得把陸奇給抽筋扒皮似得。

陸奇嘿嘿一笑:「一起上吧,省的麻煩。」

那男子大喝一聲:「賊子快快受死!」

說完,從其周圍迸射出一圈領域光環,向著陸奇覆蓋而去!

陸奇被那光環籠罩之後,頓覺自己的恨意滔天,有種想要把世間所有屠戮乾淨的想法,這瞬間的變化,讓他發現此人的領域有這般功效。

於是,陸奇不慌不忙的釋放出了自己的度化領域。

忽見一圈四色光環從其體內迸射出來,瞬間把那仇恨領域給淹沒,繼而那領域之力被沖刷的無影無蹤,但陸奇的四色光環仍未衰減,繼續向著地面的一撥人覆蓋而去!

那男子見狀,面上一緊,大聲呼叫:「諸位快逃,此子的領域正好克制我!」

眾人聞言,盡皆施展瞬移四散逃竄,但他們的修為大部分都在出竅期左右,哪裡是陸奇的對手?

不消片刻,這些人全被那四色光環籠罩在內,即便相隔較遠的逃竄之人,也被領域的力量給波及,其眼神和面色瞬間變得極為安詳,似乎這世間再無爭鬥!

繼而,這波人開始向著陸奇緩緩走來,且面上皆是洋溢著燦爛的微笑,猶如親人相逢一般。

由於那一男一女是化神期的修為,所以他倆被度化的影響較為緩慢,即便他們把自己的領域釋放出來,可仍是無法抵擋陸奇的領域之力,漸漸地變為一臉的慈祥模樣。

與此同時,陸奇果斷用神念把這些人鎖定,大喝一聲:「收!」

這些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盡皆被陸奇給收進了真極秘境。

…………

在那秘境之內,一下子多出了幾十名修士,而且他們皆是身穿清一色的特製道袍,面上的祥和之意盡顯,這些都是被度化之後的修士,由於陸奇收服的比較倉促,根本沒有時間安排,只好讓他們在原地待命。

在這些人中間,有著一男一女,他們的修為皆在化神期左右,所以被度化的程度也不算嚴重,此時剛被陸奇送進了真極秘境,便緩緩地恢復了神智。

男子望了望周圍,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感覺如此熟悉?」

「難道是真極秘境!」那女子若有所思道。

聞言,那男子向著周圍細細查看,果然發現這裡與真極秘境一般無二,由於他早些年來過此地,所以對秘境之內有些印象,通過此番對照之後,已經百分百確定這裡就是真極秘境。

都市最強仙尊 於是他對著女子說道:「張師妹,這秘境之內不是對修為有所限制嗎?怎麼連我們都能進來了,莫非這些全是幻覺?」

名為張師妹的女子道:「劉師哥,我剛才試驗過了,我們這裡的確是真極秘境,而且這都是真實的存在的,並非幻覺。」

名為劉師哥的男子說道:「那就奇怪了,剛才我倆正與那個賊子戰鬥,而且宗門也差點毀在那人的手中,可忽然就被傳送到了這裡,難道是某位大神對我們暗中相助?」

「也許吧,」張師妹一臉的茫然之色,陷入了沉思……

此時的陸奇懸在空中,遙望著整個無為劍派,且神念鎖定著下方的每一個修士,只要是活的,都被他度化之後給收進了真極秘境,那地面上雖然是一片狼藉,但卻有著很少的血跡,而那些血跡都是被雷婉娜擊殺之後所留下的,由於雷婉娜殺人太過凄慘,導致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願再殺一人了。

就在這時,從地面上傳來一聲怒吼:「大膽賊子,真當我無為劍派無人嗎?」

話音落下,從那宮殿的頂端飛出一名老者,但見那老者年約七旬左右,穿一身灰色長衫,白須白眉,面若嬰兒,一雙虎目炯炯有神,看其修為大概在化神後期左右。 陸奇面色淡然,問道:「不知閣下是……」

老者道:「我乃無為劍派的太上長老!」

聞言,陸奇笑吟吟的抱拳道:「原來是太上長老啊,失敬失敬。」

老者傲然道:「知道就好,你們為何要殺我門人,毀我宗派?」

陸奇仍是帶著笑意,說道:「我們只是一時興起,所以才拿你的門人練練手而已。」

足球之世界第一等 老者冷聲道:「練手也不看看場合,想我無為劍派屹立多年,豈是你說欺負就欺負的!」

陸奇故意裝作一副懼怕的模樣,無奈的道:「那我已經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呢。」

老者冷哼一聲:「看在你態度頗好的份上,老夫就給你們一個痛快的死法,你們是選擇自裁呢,還是選擇被我所殺?「

聞言,陸奇嘴角露出一抹輕視的笑意:「好大的口氣,你不就是一個區區的化神後期嗎,也敢大言不慚。」

「呵呵,」老者冷笑一聲:「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老夫的歷害!」

說完,從其身上迸射出一圈赤色光環,向陸奇和雷婉娜覆蓋而去!

見此一幕,陸奇不敢大意,旋即釋放出了自己的領域之力,用來對抗這赤色光環,而那個雷婉娜同樣如臨大敵,果斷釋放出了一圈領悟之力,來對抗這老者的領域。

只聽嘩嘩的一陣輕響,三種領域在空中不停地衝撞,竟然是不相上下,那老者輕咦一聲,便在那領域之上施加了少許的力度。

而陸奇見狀之後,也跟著在光環之上增加了力度,終是扛住了那老者的領域之力!

就這樣,三人整整僵持了一盞茶的功夫,誰也奈何不得對方。

忽然,陸奇突發奇想,旋即催動火術,釋放出了火術的終極技能,

轉換奧義!

忽見一個體型龐大的朱雀站在陸奇的身旁,那朱雀全身由火焰組成,尾部拖著一根長長的尾巴,直接把此地炙烤的酷熱無比。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朱雀的身軀便陡然消失,下一秒出現在老者的面前,用那長長的鳳尾向著老者狠狠地掃去!

那老者大驚失色,趕緊施展瞬移躲了過去,那鳳尾終是掃了個空,但其體內迸射出一圈暗紅色光環,直接向一片空地覆蓋而去!

陸奇見狀有些狐疑:『那裡明明是空無一物,為何朱雀會朝著那裡攻擊呢?』

就在這時,老者的身軀竟然出現在那片空地上,正好被暗紅色光環給籠罩。

只聽啊的一聲!

老者發出一聲慘叫,陸奇凝神望去,發現那老者只剩半截軀體,至於那下半截則是被火焰全部燒沒,而且那火焰泛著藍光,估計是詭異的虛空冥焰!

隨著老者的身體受到重創之後,他的領域之力也變得微弱了許多,就在這時,陸奇的領域勢如破竹,直接搗毀了眼前的阻礙,向那老者僅剩的半截軀體覆

蓋而去!

霎那之後,那老者便徹底被度化,其眼中儘是慈祥之色,且開始緩緩地向著陸奇飛來……

忽然,一旁的朱雀發出一聲鳴叫,其口中飛快吐出了一道火焰,直接把那老者的半截軀體給淹沒……

陸奇見狀大急,想要立刻阻止,卻終是晚了一步,只因那朱雀的速度太快,即便陸奇對它發號施令,也快不過朱雀攻擊的速度,對此陸奇頗為惋惜,因為那老者的手上還帶有儲物戒,若是就此消失的話,將會損失一大筆財富。

但事已至此,陸奇也只能順其自然,唯一讓他慶幸的是,這朱雀的能力頗為強大,一出手就是最狠的殺招,以後陸奇再與敵人交戰的話,將會成為陸奇的最強助手,可見這火術的終極技能非常實用。

那雷婉娜看到陸奇輕鬆的擊殺了老者,其面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但陸奇的手段一直層出不窮,她已經徹底麻木,見怪不怪了。

隨後,陸奇望著一臉震驚的雷婉娜,淡淡說道:「走吧,咱們下去掃蕩一番,看看這無為劍派有沒有寶物留下。」

說完之後,陸奇從天空中緩緩地降落下去。

聞言,那雷婉娜輕嗯一聲,緊緊跟在了陸奇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