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輛加長林肯或許不是家裡最貴的,但絕對是地位最尊崇的。

哪怕他身為雲家嫡系二公子,記事以來,這輛車也沒坐過幾回。

如此,儘管依舊不明白家裡為什麼這麼鄭重其事,可這並不妨礙他遵循家族的意思,「認真」對待江未雨。

是以,明明心裡十分不以為然,表面上他卻如從前一樣,掩飾得很好。

聽江未雨問,他笑著答道:「別怕,我帶你回家——」

很暖。

對於一個花季少女而言,大約沒有比這更加浪漫更加甜蜜的情話。

江未雨也不例外。

這話一聽,瞬間她眯起雙眼,輕輕將頭靠在雲陽肩上,內心裡滿滿的甜蜜與幸福,幾乎要溢出來。

即便如此,很快她還是忍不住忐忑道:「萬一你爸爸媽媽不喜歡我怎麼辦?

你們家這麼好,我卻……」

很不自信。

月下夜神 雲陽就笑:「小傻瓜,胡說什麼呢?

我爸媽沒你想的那麼嚇人,放心,他們一定都會很喜歡你的!」

說完見江未雨還是不安,又道:「真不用擔心,你想啊,若不是家裡面同意,我能這麼大陣仗在這邊等著接你啊?」

似乎很有道理。

豪門世家,規矩森嚴,若非有家裡人的許可,此刻過來的應該就只有雲陽,而不是這麼龐大奢華的車隊!

這麼一想,江未雨很快就心安了。

……

雲家很大。

原本以為林昊的明珠山莊已經很大了,可比起雲家還是小巫見大巫。

這裡是典型的蘇杭園林格局,亭台樓閣,藕池水榭,應有盡有。

雖在氣候環境上比之明珠山莊略遜,可布局之精,陳設之秀,可謂是匠心獨運,將蘇杭園林之秀美展現到了極致。

「雲陽,這就是你家啊?」

「好大,好漂亮,走進來跟走近戲裡面的皇家園林一樣!」

「……」

門楣不顯,內里卻是別有洞天。

下車,隨雲陽走進那兩側有鎮宅石獅還掛著大紅色喜慶燈籠的高牆綠瓦,很快江未雨就被鎮住了。

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周圍的一切都那麼新鮮精美,令她自慚形穢。

可情況比想象中好很多!

雲家園子里張燈結綵,一派喜慶。

彷彿專程在迎接她一樣,當雲陽引她到正堂,堂內,侍女掌燈,一大桌熱氣騰騰的酒席備好,許多人已經在等著了。

「是未雨吧,快過來讓阿姨看看?」

「哎呀,長得可真俊,再沒見過這麼毓秀的閨女了,難怪給我們家雲陽迷得死死的,連做夢都在喊你的名字。」

「開了這麼久的車,累了吧?

快坐快坐,專門吩咐下人熬的蓮子羹,是過去的宮廷做法,最是驅寒養胃了!」

「……」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剛跨過門檻,人群起身,一雍容華貴的中年美婦笑盈盈走了過來。

這是雲陽的母親!

一邊說,她一邊從手腕上褪下一枚通體晶瑩看上去碧幽幽的翡翠鐲子。

受寵若驚!

江未雨都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手已經被美婦拉住,鐲子也戴在她皓白的手腕上…… 幸福來得太快,讓人恍如身在夢中。

雲家眾人的熱情,讓江未雨心中大定,再無絲毫忐忑與自卑的同時,也讓她對未來充滿期待。

時間太晚,這頓飯沒吃多久。

大半個小時過後,宴席散場,她被安頓到雲家最尊貴的紫雲樓。

便在這紫雲樓,香薰沐浴過後,她憑窗望月。

「媽媽,你看到了嗎?」

「這件事,終究我對了,你錯了,跟雲陽比起來,林昊根本什麼都不是!」

「林昊,如果重來一次,你還會那樣對我嗎?

以你的閱歷跟眼界,大約永遠都想不到世間還有如此豪門大族吧?」

「罷了罷了,既然你什麼都不懂,我又何苦跟你一般見識?」

「……」

月光皎白,一如她此刻的心情,無限美好。

靜思片刻,回到房間中央垂著粉色圓頂紗帳的梨木蓮花床邊,她悄悄將關機的手機開機。

「媽媽,我很好,勿念——」

簡單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此後不知不覺,一覺天明。

睡得太晚,等她再次睜眼,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

剛洗漱完畢穿好衣服出來,外間,雲陽和他媽媽,也就是那中年美婦已經在等著了。

桌上擺著漱口的魚翅湯,然後還有作為早餐的燕窩粥以及幾樣精緻的糕點。

確定不是做夢,江未雨心情又好了許多!

簡單聊了一會,囑咐她別忘了吃東西,美婦告辭離去,只留雲陽相陪。

兩個人的世界自在多了,也甜蜜多了,連空氣中都飄滿愛心!

簡簡單單一個早餐,一不小心就吃了快一個小時。

完事後也不用收拾,雲陽帶著她四處參觀。

「太漂亮了!」

戰疫之守護我的城 「以前只能在電視里偶爾看到的場景,今天卻無比真實的出現在眼前,感覺好幸福!」

「……」

天氣不錯,陽光普照,暖風和煦。

明勁清晰的世界,夜裡看去就覺驚艷秀麗的園子,此刻看上去更加的鐘敏毓秀,精緻絕倫。

雲陽就笑,莞爾道:「這就幸福啦?那要是以後都能生活在這樣的地方,豈不幸福得要死?」

「本來就是啊!」江未雨也笑,說罷眨了眨眼,道:「其實都無所謂啦,對我來說,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

情真意切。

不過有些扯淡。

「若我沒有這些,你會看得上我?」

雲陽心裡嗤之以鼻,嘴上卻笑道:「我也是,對我來說,你就是天堂。

我什麼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

這就是情話。

或許將來某一天會覺得幼稚,可能未來某一日會覺得肉麻,可此時此刻,感覺真的好,如飲蜜糖,甜到心裡。

江未雨此刻就是這樣!

想想昨天明珠山莊發生的事,想想來到杭城之後雲家的態度,恍然間,她感覺自己一下子就從地獄步入天堂。

此刻她什麼都不想!

此刻,她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需要想!

她只是靜靜與陽光下俊秀挺拔的少年對視著,目光充滿甜蜜與愛戀。

雲陽也靜靜看著她,仿如痴了一般。

正常情況下,他應該低頭吻下去,他也知道,若他那樣做,江未雨只會羞澀欣喜,絕對不會拒絕。

但他沒有!

「有沒有感覺這樣特別狗血,特別肉麻?」

他不敢!

想起家裡的交代,對視良久,他只能這樣機智而不失幽默的破除氛圍。

聞言,江未雨呆了一下,而後飛快臉紅,羞澀不已。

「討厭,你才狗血,你才肉麻……」

白了一眼,她嗔道,說罷青絲微揚,狡黠歡快道:「雲陽,可以告訴我你家裡到底做什麼的嗎?

這麼大的園子,裡面設計布置得這麼好,你們家應該很不一般吧?」

早就想問了,不過一直沒什麼機會開口。

雲陽也沒避諱,笑道:「百年王朝,千年世家,明白這話什麼意思嗎?」

「不明白!」江未雨搖頭,想了想,又笑道:「是說王朝通常短暫,常常改朝換代,但世家卻往往能延續數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不衰嗎?」

還算聰明。

雲陽點頭微笑。

「差不多就是這樣,華夏上下五千年,上古有三皇五帝,後有夏商周,再后,有秦漢唐宋元明清。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一次次改朝換代之後,所有王朝皆已作古。

世家卻不然!

我們雲家說來你可能不大能理解,那我說個簡單點的,齊魯之地,文華之府,孔聖人所在的孔家,這樣說你能理解么?」

「孔聖人,孔子,孔家,自先秦戰國,后歷朝歷代,皆尊儒術……」

江未雨凝眉,想著想著,便明白了。

大約明白雲家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了,也沒再深入細問,她笑道:「那柳家呢?

跟你們雲家比起來,柳家算什麼?」

「柳家?」雲陽笑,面露不屑:「若非出了個林大師,區區柳家算什麼?

不是看不起他們,要沒有林大師,給他們一千年,他們也入不了我雲家的眼……」

很自負。

陳述的卻也是事實。

百年王朝,千年世家,這話絕不是說著玩的。

別看現在都巴結柳家,可事實上,各家根本沒怎麼把柳家放在眼裡。

哪怕有林昊的存在,各家依舊不曾真正看得起柳家!

「原來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神秘的林大師!」

「這樣說來,不光林昊比不上雲陽,連他依仗的柳家,也遠遠比不上雲陽所在的雲家!」

「既然相差這麼遠,我幹嘛跟他一般見識呢,分明都不是一個層面的人啊!」

「……」

開心。

聽完雲陽的話,江未雨心裡莫名其妙又舒服了許多,原本丟掉的傲氣又一點點拾起來了。

接下來也沒再說這些,她轉而問道:「老聽你們說什麼林大師林大師,這林大師到底什麼人啊?

他就真那麼厲害,讓你們這些千年世家都忌憚啊?」

閃婚蜜愛 說著頓了頓,又道:「是了,我記得在紫禁山莊的那天晚上,你還說要去拜訪他呢,就是那個林大師嗎?」

一臉好奇。

雲陽輕嘆,滿臉惆悵。

「沒錯,就是那位林大師!

那天晚上我特意前去一號別墅門前求見,可惜大師不肯見我……」 惆悵只是暫時的,很快雲陽又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