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臺鳳在心裡悄悄比了個手勢,便喜滋滋的將黑紋蛛扒皮去骨,動作熟練的取出內丹,將之隨意往戒指內已堆成小山的無數內丹中一扔。

此時的她現在頗有興緻,不僅悠悠的望了一圈四周,並且慢慢的伸開白皙的修長手指,兩手掌心相對。

「啪,啪,啪——」

拍手聲在靜謐的暗夜叢林中響起,聲音突兀而猛銳。

澹臺鳳將身體悠悠一轉,對準後方某處樹木暗影處,眯眼望了望,隨即如霸道總裁般勾起一個邪魅的微笑,聲音有些陰惻惻:「這位兄dei,你也跟了一路了,請問,好,看,嗎?」 「我不松。」

推著他進了盥洗室,慕少言靠在門框上,丟下一句,「送完圓圓,你要打要罵,都行。」

嘭!

盥洗室的門,在他眼前關上。

慕少言嚇得往後一退,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悻悻的道:「哥,快點啊。」

洗漱好出來,慕少璽臉色一直陰沉著,慕少言話不多說,拉開衣櫃,做了個請的手勢。

冷淡的瞥他一眼,慕少言勾唇一笑,「哥,請吧。」

時間不多,趕緊的。

慕少璽來到衣櫃前,並未急著挑衣服,而是對他下了逐客令,「出去。」

「行,那我先出去。你換好衣服,就趕緊出來。我們時間不多了,早餐呢,我已經讓傭人準備好了。一會兒我們在車上吃,這樣不耽誤時間。」

一邊說著慕少言一邊往外走,在慕少璽已經滿含不耐的目光下,把門關上。

手指從一排衣服上劃過,突然停了下來。

慕少璽煩躁的把衣櫃關上,徑自來到陽台上,清晨的風迎面吹來,理智被吹得清晰了幾分。

…………

京都國際機場。

已經託運好大件行李,辦好登機牌。

陸胤一手攬著林沁兒,走在前面,秘書和助理跟在身後,提著他們的隨行登機行李。

陸眠走得很慢,落到了隊伍末端。

她拿著手機,不時地張望,想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尋找著誰。

滿臉的失落,藏也藏不住。

陸胤停下腳步,林沁兒轉過頭來,溫柔的叫她,「寶貝兒,你怎麼了?」

聽到媽媽在叫她,陸眠暗暗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來,她笑了笑,搖了一下頭,「沒什麼,大概是昨晚酒喝多了,現在腦袋還有些懵懵的。」

因為就要離開S國了,昨晚的派對,同學和朋友們都來了。

大家盡情的玩鬧,盡情的喝酒,訴說著對她的不舍,還相約以後一定會去A國找她玩,到時候她可要給她們當嚮導。

林沁兒擔憂的問,「膝蓋疼不疼?」

昨天她回家,陸胤和林沁兒看到她受傷了,當即就要把派對給取消,是陸眠極力勸阻,才讓派對順利進行。

分別的氣氛,太傷感。

昨晚她喝得有點多,林沁兒和陸胤也就破例一次,讓她喝個痛快。

今天早早起床,趕最早的飛機回國。

她顯然不在狀態,整個人反應遲鈍,情緒也莫名的失落。

陸胤和林沁兒,心中都猜到了幾分,只是不忍拆穿她而已。

「在等你糯米姐姐和飯糰哥哥么?」陸胤淡淡的道,「昨晚他們不是說了么?今天就不送你了,過段時間會到A國看雲瑾,到時候又能見面了。」

陸眠悶悶的點頭,「我知道了。」

「走吧,小滿還在等你回去呢。」

提起弟弟,陸眠總算是心情好了一丟丟,她吸了吸鼻子,拖著受傷的膝蓋,走到陸胤和林沁兒中間。

強行擠在他們中間,一手挽住陸胤,一手挽住林沁兒,「我們回家吧!」

「好,回家。」林沁兒寵溺的捏了一下她的臉蛋。

一行人正準備去安檢。 然而,被澹臺鳳緊盯著的方向卻一片安靜,也沒有任何聲音和異動。

澹臺鳳挑了挑眉,嘖,小夥子這麼自信?

可在她神識感知方圓一圈以後,明顯能感覺到前方那處,呼吸綿長而平穩,靈力渾厚卻不釋放,說明這位兄dei正雙手抱著胸,平靜淡定的吃瓜圍觀。

兄dei,你可真有意思呵。

不過,澹臺鳳現在可沒有興緻和他繼續磨磨唧唧下去,悄悄垂下的右手掌心赫然多了一片柳條狀的樹葉,運上五成淡金色靈力想也不想便裹著樹葉朝那兄dei方向射了過去。

「這位道友,在下只是路過。」

因著澹臺鳳猛烈的攻勢,陰影處的人便是想躲也會被發現,無奈之下,只能現身。

嘖,睜眼說瞎話起來倒是一套一套的。

澹臺鳳冷笑不語,冷冷的望著現身的人。

原來是一名劍修,也是一身黑色勁裝,容貌冷峻,比男裝的自己也不遑多讓,身後背著一把毫不起眼的劍,修為卻比自己還要高上幾個階級不知。整個人氣息看似平和,卻讓澹臺鳳感覺有一絲危險。

「為何要一路跟著我?」

澹臺鳳神情也緩和不少,倒是有些警惕的盯著這名劍修。她在玉簡上看過對劍修的描述,這是一群嗜劍成狂的瘋子,將自己的劍看的比自己的命還重。

劍修大都有一種錚錚的傲骨,如劍鋒芒,在修劍一道上不屈不撓,比一般的修士更耐得住修鍊之苦,實力也比同等修為下的修士要強上許多。

比如中部的崑崙,據聞匯聚了整個古武大陸所有實力頂尖的劍修,亦被所有的宗派奉為修仙界的領頭宗門。

這人不會是從崑崙出來的吧?

澹臺鳳看著這位兄dei目光驚疑不定,要是惹了崑崙那群瘋子,那她還不如直接一刀自我了結算了。

俊美的兄dei臉色頓時有點糾結,似又有點猶豫,最後在澹臺鳳注視的目光下,不得已吶吶道:「在下雲之離,乃崑崙弟子,此次下山歷練,因跟隨的兩位師妹受傷,剛好看到道友路過,所以……」

得,還真是崑崙出來的。

「所以,看到我這麼一個大好青年,先一路觀察實力和人品,剛好我全都符合,決定邀請我一起歷練。」

不過澹臺鳳聽他前面幾句話便猜出了下面的內容,上下打量著耳尖有些紅紅的雲之離,頭一次見到這般,嗯,單純而害羞的劍修,可真是大開眼界。

「咳,大概就是這樣,不知道友可否一起同行?請放心,待歷練結束,在下一定會予道友豐厚的報酬。」

剛才的不好意思一過,接下來的交談便讓雲之離從容多了,看向澹臺鳳眼裡滿是期待。

「在下譚鳳,不二價,五萬下品靈石。」

澹臺鳳微笑的看向雲之離,伸出一根手指頭搖了搖,送上門的肥羊不宰是愚蠢。

「沒問題,譚道友一路自己所得的物品也歸你自己。」

雲之離一看澹臺鳳答應,立刻拍著胸脯連連答應,大方的模樣讓澹臺鳳懷疑是不是自己把價格開低了。

崑崙的大腿果然又粗又壕,澹臺鳳不禁暗自吐槽。

於是,澹臺鳳便跟著雲之離到了他兩個師妹受傷休憩的山洞,山洞位於滄瀾山內圍邊上。

雲之離站在山洞口,手掐著訣一點,周圍靈力一陣波動,淡藍色的防護結界也顯露了出來。

結界隨著雲之離進入開了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口子,澹臺鳳不疑有他,也緊跟著跨入。

只見山洞裡面一片明亮,最裡面坐著兩名女子,手裡握著劍,一臉警惕的看著洞口,待看到來者是雲之離和另一位陌生的男子后,才鬆口氣放下心來。

雲之離指著左邊英氣秀美卻帶著蒼白臉色的藍裳女子道,「這位是蘇眉蘇師妹,」,接著又指了指右邊一位容貌艷麗卻並不妖冶的紫裳女子道,「這位是我師叔的弟子,澹臺婧澹臺師妹。兩位師妹,這是我剛結識的道友,譚鳳譚道友。」

澹臺婧?

澹臺鳳初次聽到這個名字,下意識的望向著紫裳名為澹臺婧的女子。 陸眠突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第一聲,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沒在意。

直到第二聲響起,她才轉頭去看,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了三個如光芒般耀眼的存在。

周遭的人,似乎也驚訝於三個高顏值的人同時出現,紛紛放緩了腳步,側目打量。

叫住她的,是慕少言。

他噙著笑,揮了揮手,加快步子,朝著他們走去。

跟在他身邊的,有喬小諾和慕少璽。

視線落在慕少璽臉上,陸眠的心,咯噔了一下。

說不上來什麼感覺,就是酸酸澀澀的,像是咬了一口沒成熟的青澀小果一樣,酸澀得讓人異常難受。

「姐姐,飯糰哥哥。」話音一頓,她才低低的叫了一聲,「少璽哥哥。」

慕少言揉了揉她的腦袋,笑著打趣她,「怎麼樣,驚喜么?」

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腦袋上亂揉一通,陸眠也沒生氣,傻乎乎的沖他笑,「哥哥不是說今天不送我們么?」

「我就隨口那麼一說,你還真信啊?」

「飯糰哥哥騙人!」

「是你太單純了。」

喬小諾一手拍開慕少言的作亂的手,嗔他,「別欺負圓圓。」

「天地良心,我沒有!」

三人沒有收到離別的悲傷情緒影響,笑鬧成一團。

直到慕少言輕咳兩聲,他一手攬著喬小諾的肩,「我們跟粑粑和姨姨說幾句話吧,找個地方喝杯咖啡,時間還早,不急。」

喬小諾看了一眼始終一語不發的慕少璽,瞭然的點頭。

陸胤沒有立即接受他們的提議,而是尊重陸眠的選擇,問她,「圓圓,你要一起去喝咖啡么?」

「我,我不用了。」

陸眠目光遊離,不敢看他的眼睛。

陸胤輕輕頷首,帶著林沁兒和秘書還有助理,跟著喬小諾和慕少言一起走了。

眾人散去。

只剩下面對面站著的兩人。

陸眠心跳如擂鼓,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突然心跳就不受控制了起來。

等了一會兒,慕少璽還是沒有開口,她鼓起勇氣,故作無所謂的笑著問,「少璽哥哥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么?比如祝我一路平安啊什麼的。」

「不是說過兩天走的么?」慕少璽沒接她的話,目光始終淡淡的落在她臉上。

那神色,跟以往沒有什麼兩樣,卻讓陸眠感到心酸。

她也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離開。

原以為,辦理手續需要幾天才可以,沒想到,校領導得知后,直接加急給她辦理好了。

手續已經辦理好,她似乎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父母也在催,她沒辦法,只能聽從。

她聳了聳肩,用玩笑的口吻說,「大概是校領導覺得我給學校拖後腿了,得知我要轉校,所以開心的給我加急辦理手續,讓我儘早離開吧。」

慕少璽眸色淡淡,掠過她的手和膝蓋,「傷怎麼樣了?」

「啊?」他話題太跳躍,陸眠差點跟不上,反應過來后,吶吶的說,「還好吧,不嚴重。」

「別碰水,知道么?」

「這些醫生都叮囑過啦,我記著呢。」 「譚道友,你認識澹臺師妹?」

雲之離見澹臺鳳盯著澹臺婧看了片刻,莫名道。

澹臺鳳想也不想便搖搖頭,「不認識,只是聽說澹臺府乃是醫修家族,不知澹臺道友是否出自澹臺府。」

她其實對澹臺婧還真沒什麼興趣,只是覺得很驚訝,醫修家族內竟然能出現一名劍修。

「我確實來自澹臺府,既然雲師兄能把譚道友帶進來,說明譚道友確實是可信之人。其實這也不是什麼隱秘的事,因我乃變異雷靈根,被崑崙的太清真君收為真傳弟子。」

澹臺婧見澹臺鳳這般問道,便也張口就回答道。

澹臺鳳倒是沒想到澹臺府出了個不錯的天才,模樣和性情看起來也頗對自己胃口。而澹臺婧自小離家,想來是不曾知道澹臺府有自己這麼個私生女的,當下也放下心來。

「在下譚鳳,最講一個信字,既答應了雲道友照顧蘇道友和澹臺道友,便一定會承諾做到,若有違此誓,從此心魔纏身。」

澹臺鳳見著三人如此信任自己,雖有一些防備之心,此時也確是消失了大半,當下便發天道誓約,這是古武大陸最為常見也最靈驗的誓約,心魔纏身是誓約里相當嚴重的一個懲罰了,不僅有礙修為進階不得進步,甚至還會損失壽元。

此時,雲之離等三人加上澹臺鳳四人相處的還算融洽。

最讓她想不到的是,雲之離居然是崑崙掌門君問塵的嫡傳徒孫,也是古武大陸中部新秀榜榜首,傳說中身懷極品上品靈根,是可與超品靈根相併肩的天靈根,

比起這等天縱之資來,無論是誰,皆被秒成渣渣,哪怕是現在身懷超品靈根,卻不斷朝某隻雲大腿看去的某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