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兒達密密重新回到了飯桌上,出乎楊一凡預料的沒有詢問他任何問題。達密密只是默默的把自己碗中的米飯吃了個乾乾淨淨,一粒飯粒都沒有剩下。

接下來的日子證明了達密密的猜測,雖然自己每頓一碗的米飯從來沒有少過。但是大叔的飯量卻是越來越少了,從五碗變成了一碗,然後又變成了大半碗、半碗、小半碗。。。直到最後大叔都不吃飯了,每頓只是吃點素菜,喝點濾飯剩下的米湯。

達密密也奇怪的沒有問楊一凡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每頓把自己碗里的飯吃的乾乾淨淨后就走回了卧室。倆人依舊睡在同一張床上,仍然是各睡一頭。

但有一次楊一凡半夜迷迷糊糊醒來上廁所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自己胸口竟然有很大一片水跡,把那裡的衣服拉到鼻子下面聞了聞,還帶著一種女人特有的芬芳,那居然是達密密的味道?!

日子就這樣又過了三天,楊一凡每天早上都能感受到胸口處淚水的痕迹和芬芳的氣息。時間來到了進入土門村的第十六天,而居然楊一凡死亡的日子只剩下一天多了。。。

比之前楊一凡自己預算的存活日期要長上倆天,因為他忘記計算自己在豐都小吃街,遇到神秘孟婆店喝了倆碗增加一天生命的孟婆湯。

從三天前開始,楊一凡每天吃過飯都會來到大槐樹下,努力的向著村外奔跑,儘管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跑累了就坐在槐樹下的石凳上,身邊陪著面無表情的達密密,在那裡冥思苦想出去的對策。休息一會兒後繼續走進那黑色的迷霧區,向著外面的光明全力的衝刺。

他卻沒有發現,在他跑進黑霧的剎那,達密密眼中的淚水瞬間就流出了眼眶,劃過她美麗的臉頰,像一顆顆晶瑩的珍珠摔落在地上,滲透到土裡。。。

「叮,宿主生命剩餘時間30小時,請宿主儘快找到符合的心法,修復身體虧空的元氣。如若不能在剩餘時間內練成心法,宿主將會在30小時后死亡。」

在楊一凡再次回到槐樹下,坐下石凳上思考的時候,腦海中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我知道!不需要你再提醒了了!!!」楊一凡被這突如其來的提示弄得心煩意亂,腦海中剛有的一點頭緒轉眼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忍不住憤然大聲吼了出來。

他的聲音卻把身邊一直看著他的達密密嚇了一跳。「大叔,怎麼了?你沒事吧!」

楊一凡這才發覺自己本想在腦海中的對話,被自己無意識的吼了出來。不過現在他也沒有心思再去編什麼謊言來瞞達密密了,敷衍的揮了揮手。「沒事,你別管我!」

達密密一下子沉默了下來,半晌才重新開口道。「我們回去吧。」

「回什麼回!還沒有想到辦法出去,我不回去!要回去你先回去,米菜我都放在樓上你的卧室裡面了,肚子餓了自己回去做飯吃,我還要想辦法。」

楊一凡直接轉身背對了達密密,不再去看她的表情。因為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如果還想不出辦法把達密密送出去。那麼,他們倆人都要死在這村子里,做一對亡命鴛鴦了。

「哦。。。那我先回去做飯了。你快點回來吃飯吧,我等你。」達密密語氣溫柔的說道,就像是一個叫丈夫回家吃飯的妻子一樣。

楊一凡背對著達密密揮了揮手,表示自己聽到了。達密密沖著楊一凡的背影嘴角綻放出一個美麗的笑容,再轉身時淚水再次洶湧而下,伴隨著她的腳步一滴滴灑落在村子黑色的土地上面。 又在槐樹下想了倆個多小時,楊一凡還是沒有什麼頭緒,心中有些不放心達密密一個人在住處,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向著住處走了回去。

等到楊一凡推開院門走進房屋的時候,正好對上石凳上達密密望著院門的期盼目光。達密密看到楊一凡回來,眼中頓時欣喜了起來,起身就要招呼楊一凡坐下吃飯的時候,楊一凡卻突然對他大罵出聲。

「哎哎哎,我去!達密密你這是咋了,今晚怎麼又做的火鍋?還弄了這麼多菜、肉,你知不知道今晚這一頓的菜都夠你吃一星期了啊!」

楊一凡看清石桌上翻滾的湯鍋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敗家娘們一點都不知道省吃儉用啊,到現在還沒有想到出去的辦法,等到自己一死,她的飯菜就沒有了補充來源,這桌上的每一點飯菜都是她生存下去的希望啊!只要她在這村子里活的夠久,說不定就能碰到一個路過的高手把她救出去啊!

多活一天,總多一分希望啊!楊一凡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珍惜過時間,也許還有更珍惜的時候,那就是明天。。。他生命的最後一天。那時候他一定會把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當成一年來珍惜度過。

達密密欣喜的表情被楊一凡一罵,瞬間就僵硬在了臉上。眼眶微紅淚水就要再次滾落下來,達密密卻呼了呼鼻子,強忍住了委屈,把淚水重新憋了回去。

「我找到出去的辦法了。」

「蛤?」楊一凡聞言頓時愣在了那裡,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還是一副震驚的模樣。「你說啥?」

「我說我找到出去的辦法了。」達密密一字一頓的說道。

楊一凡這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頓時歡呼了一聲,衝過去一把幫達密密抱在了懷裡,摟著她的腰旋轉了起來。「真是太好了!想到辦法了就好,我們是應該好好地慶祝一下,對不起,密密,我錯怪你了。」

達密密抹了抹眼中溢出的淚水,這一次流下的淚水卻不是委屈,而是高興、幸福的淚水。

「沒事,我不怪你,你這陣子的壓力真的很大,我們今晚就放開肚皮吃吧,你好久都沒有吃飽了吧,今晚一定要敞開肚皮吃哈,你要不吃到走不動路,看我不收拾你!」達密密一邊說著,還一邊對著小一凡做了個喀嚓的動作。

楊一凡哈哈一笑,絲毫沒有理會達密密的威脅。心中放下了一個大石頭,開心的開始往鍋里加菜,還親自涮了幾塊新鮮的毛肚夾到了達密密的碗里。

「來來來,我們的大功臣要多吃點才對,今天你也要吃的飽飽的,不要在意身材長胖什麼的,使勁吃能吃多少吃多少!」

達密密看著碗中碼成小山般的飯菜,眼淚朦朧的在心中念到。恩。。。我以後再也不用在意身材了。

「恩,對了。密密你的辦法是什麼啊?」楊一凡一邊大口吃著五花肉,一邊想起了這個問題,輕聲向著達密密問道。

「你別管那麼多嘛,一會兒告訴你。你看,這裡還有十二瓶二鍋頭,咱倆把它們全部幹掉,敢不敢!?」達密密從桌下搬出滿滿一箱二鍋頭,大聲的向著楊一凡宣戰道。

楊一凡當然不能在女人面前服軟,豪氣若雲的吼道。「干就干!誰怕誰啊!!」

倆人就一邊吃著香辣的火鍋,一邊拼起了酒來。達密密身體素質不如楊一凡,但是她喝多了就吐,吐了又來喝,硬是沒有落下楊一凡多少酒,結果桌上的整箱二鍋頭還真就讓倆人給喝光了。

達密密是喝的徹底的暈頭轉向了,楊一凡也喝得有些暈了,也不管桌上的殘羹剩宴,倆人就這麼相互攙扶著走回了卧室。

把達密密扔在床的另一頭,楊一凡自己也倒在了床上。正要蓋上被子就呼呼大睡的時候,卻感覺床那頭的達密密有了動靜。

只感覺達密密忽然抱住了楊一凡的小腿,然後就順著小腿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小腿、大腿、小腹、腰部、胸部。。。楊一凡僵硬的怔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就這樣達密密從被子的那一頭,爬到了這一頭。楊一凡胸前的被子一陣翻動,達密密的腦袋就從被窩裡鑽了出來。

只見達密密趴在楊一凡的胸口,醉眼迷離的看著他的眼睛,吐氣如蘭的說道。

武逆 「為什麼要急著離開,房間里的飯菜省吃儉用不是還夠我們吃一個多月的嗎?還是說你不願意和我呆在這裡嗎?」

說道這裡達密密低下了腦袋,輕輕的靠在楊一凡的肩頭。「你知不知道,在這裡度過的日子是這麼多年來,我最開心的日子。我終於可以拋開父母對我的安排,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沒有工作的壓力,沒有李峻峰恩情的束縛,還有李叔叔的恩,爸媽的恩。這些年我真的活的好累,你知道嗎。。。」

「而在這裡,我不用再去管他們,不用報他們的恩,只需要報你的恩就足夠了。呵呵。。。」說到這裡達密密忽然痴痴的笑了起來。「你救了我這麼多次,要不是你我早就喪生在殭屍口中,或者直接餓死了。你說,我該怎麼報答你呢?要不。。。以身相許吧!」

楊一凡被達密密的真情吐露震的外焦里嫩,這是美女要倒貼的節奏了嗎?想到這裡楊一凡吶吶的說道。「那啥,這有些不太好吧。。。」

卻沒想到達密密嗤的笑出聲來。「你還是這樣有色心沒色膽,你要是不想要,下面抵著我幹什麼?」

楊一凡老臉一紅,自己可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那生理反應自己也控制不住啊。如果它的雄偉嚇到了你,那我替它向你道歉。至於幹什麼。。。這裡除了你,它還能幹什麼?

「咳咳。。。」雖然心中心思百轉、齷齪下流。但面上楊一凡卻只是咳嗽了一聲,掩飾內心的尷尬。

達密密忽然伸手撫上楊一凡蒼老的臉,把自己的臉輕輕的貼了上去,用自己豐碩擠壓著楊一凡的胸膛。「大叔。。。愛我!」

這句話是世界上最催情的chun葯,沒有之一。比什麼可樂加味精,西班牙蒼蠅水都要厲害上百倍。楊一凡只感覺一團火焰猛的在心中炸開,然後燒遍了自己全身上下,又順著自己的雙手向著身下的達密密燒去。

正當楊一凡做好了全部為達密密獻身的準備,腦袋裡卻再次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宿主生命剩餘時間24小時,請宿主儘快找到符合的心法,修復身體虧空的元氣。」 24小時!這幾個字像三九天里一盆冰涼的冷水,對著楊一凡當頭澆下。

對吶。。。 花間物語 自己只剩下不到一天的生命了,這個女孩子出去后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仙娘婆可說過她能活到一百歲的。自己現在又怎麼能要了她的身子,給她留下這永遠的悲痛。

要知道女孩子的心裡永遠都會對她的第一個男人留下一個位置的,而且如果達密密以後嫁人了,她老公嫌棄她不是完璧怎麼辦。自己不應該為了一時的爽快,耽誤了她的幸福生活。。。

想到這裡楊一凡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提起自己褪到一半的褲子面色尷尬的向著達密密說道。

「那啥,密密你出去的辦法到底是什麼樣的,趁著我還有點時間,我們現在就出去了吧。」

達密密被楊一凡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都懵了,傻乎乎的躺在那裡,外露的春光都想不起掩蓋。

「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咳咳。。。褲子都脫了來跟你說這個是有點不地道,不過自己也不是沒有辦法了哎。

「對不起,我現在有一點問題,你還是先把出去的方法說一下好嗎?」楊一凡顯得有些急躁了,畢竟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多拖一分鐘達密密就多一分留在這裡的危險。

達密密卻是意外的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在拍了拍自己身邊的床鋪,對著楊一凡笑道。

「你先坐到這裡來我才告訴你方法。」

坐過去就坐過去唄,有什麼大不了的,你達密密還能把我吃了不成。

誰料到楊一凡剛剛一坐下,達密密一雙白嫩的玉臂就繞到了楊一凡的脖子上,然後紅唇就像雨點一樣的向著楊一凡的臉上落了下來。

楊一凡也有些懵了,這達密密看樣子還真想把自己吃了啊!也不知道華國的QJ罪裡面,保護男同胞的那部分出台沒有。。。

自己現在是從了?還是從了?還是從了??

楊一凡經過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戰、思想掙扎,最後。。。還是又做了一次聖人表。

看著站在床下離得自己遠遠的楊一凡,達密密挽起自己凌亂的秀髮,對著楊一凡凄苦的說道。

「難道你最後一次機會都不肯給我嗎?」

「神馬?」最後一次機會?這是從何說起,難道達密密知道只能只能活一天了嗎?想到這裡這裡,楊一凡趕緊問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達密密卻是低下了頭,任憑淚水滑落浸濕了潔白的被單。「你不是想要出去嗎,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什麼辦法嗎,去村頭,我現在就去告訴你!」

說完達密密一下子從被窩裡坐直了身子,任由被單從她潔白的嬌軀上滑落,毫不在意的撿起地上的衣物,就這麼當著楊一凡的面穿了起來。楊一凡在一旁看的是瞠目結舌,臉紅心跳的。可是春光很快就掩印在了衣服下面,而這都是楊一凡自己的選擇。就在一分鐘之前,他還可以輕易擁有這個動人的女孩的。

達密密穿好了衣物,從床底下拖出了一個不大的包袱,也不理會楊一凡,直接走出了門。楊一凡有些無奈的摸摸自己的鼻子,只能尷尬的跟著她向前走。就這樣,倆人再次來到了村頭的大槐樹下。

達密密把手上的包袱放在地上,揭開了上面的結扣,包袱裡面的東西便暴露在楊一凡的眼前。那是一大團棉線和倆個紙杯,楊一凡有些疑惑,這棉線不是達密密拿去做衛生棉的嗎,怎麼現在把它拿出來了?還有那倆個紙杯又是用來做什麼的。

忽然,楊一凡的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他不由得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那麼簡單的辦法自己都沒有想到,真是愧為池岳中學第二人了。

果然不出楊一凡所料,達密密拿起包袱裡面的三件東西開始組裝起來了。只見她在倆個紙杯底部各扎了一個小洞,再把棉線穿了進去系好一個疙瘩。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個最簡單最原始的電話傳音筒就做好了。

「辦法就是這樣,我告訴你了,你滿意了吧!」達密密的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掉了下來,似乎她今晚的淚水就沒有止住過。這時她對著楊一凡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

「本來還想在你臨走前把自己交給你,可你倒好,死活都不要。我達密密有那麼差嗎?倒貼給你你都不要。還是說我達密密的命就是這麼賤,一輩子都找不到一個真正愛我的人。。。」說到最後達密密已經癱坐在了地上,無助的捂住自己的臉頰。

楊一凡在看到傳音筒的剎那就明白了事情的全部經過,達密密早就想到了這個辦法,也一直在偷偷的製作棉線。但是她明白這個辦法只能有一個人出去,而她,選擇的是讓楊一凡出去,她自己留在這個地方等死。所以她今晚才會做出那麼怪異的舉動,甚至是主動獻身給楊一凡。

楊一凡對達密密的選擇有些感動,沒想到她居然和自己做了同樣的選擇。自己是因為本就沒有多少時日可活,還不如犧牲自己把達密密救出去。若不如此,楊一凡更多的可能會是自私的為自己考慮,哄騙達密密指揮自己先走出去。。。

因為倆人畢竟還沒有認識多久,楊一凡對達密密更多的是可憐她,調笑她輕薄她也更多是男人的慾望作祟。但是達密密就不一樣了,她只是簡單的因為楊一凡救了她幾次,就要報答他把最後生的機會讓給他,甚至還把自己的純潔的身子交給他。

多麼可愛又可恨的傻姑娘啊。。。前半輩子為報父母恩情而活,中間為報李峻峰父子恩情而活,下半輩子就為報楊一凡恩情而死。

想到這裡楊一凡眼眶也有些發紅了,他感覺有些對不起這個傻姑娘。而這一切,也更加的堅定了他要把達密密平安送出去的信念!

「傻密密,我先送你出去吧,大叔隨後再想辦法出來,我可是龍組的人呢,這點事還是難不倒我的。」

「騙子!你就是一個騙子。你全身上下哪裡看都不像是龍組的人,而且還騙我參加了抗RI的,真當我歷史是體育老師交的嗎?雖然不知道這段時間你在哪裡找到的食物,但你的食物除了房間里那些,再也沒有了吧,你也不是萬能的,留在這裡你一樣會餓死啊!」

達密密抽泣了一陣子,不待楊一凡回話接著說道。「而且我也不想回去了,這段時間我在這裡很開心。不想再去面對父母殷切的目光,不想看見李叔得知峻峰死訊后傷心的目光。」說著說著達密密的眼神就灰敗了下來,裡面都看不到什麼求生的意志了。 楊一凡看見后心知不妙,再這樣下去就算自己強自把達密密送了出去,她也只是一具喪失靈魂的行屍走肉罷了。想到這裡楊一凡一下子衝到達密密的面前,雙手摟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著她。

「傻密密你這算什麼,逃避嗎?那個一見面就遞給我零食的熱情女孩子、那個幫助她她還倒打一耙的潑辣女孩子去哪裡了?李峻峰的死和你毛關係都沒有啊,完全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自己找來的禍事,就憑你一個弱女孩子能夠救的了他嗎?還有你父母對你的殷勤還不是因為他們愛你啊!你這樣悄無聲息的在這裡死去,你能想到他們會有多傷心嗎?如果他們想不開做了傻事又怎麼辦,難道讓你們一家三口在地獄里團圓嗎?!」

楊一凡說著說著自己的眼淚也掉了下來,因為在說到達密密父母的同時,他也想起了在家裡仍然毫不知情的父母。他們還以為自己在雷老師家補習,卻想不到自己過了今晚十二點,就會悄無聲息的死在外面,再也不能回去侍奉在二老左右。。。

達密密聽到楊一凡真心的話語,灰暗的眼底也浮現起了一絲亮光。看向了楊一凡的眼睛,和他滿臉的淚水。達密密伸手溫柔的擦拭掉楊一凡臉上的淚水,抬頭輕輕的吻在了他的嘴角。

「大叔,既然是這樣,就更應該讓你先出去了。只有你先出去了,才能找到人回來救我。你這裡留的食物,還夠我生活一個多月的,我就像紫霞仙子一樣,就在這裡等著你,因為我相信你會踩著七彩祥雲回來救我的。」

可紫霞仙子只猜中了前半部分,你也一樣。。。

自己今晚就算是在達密密的幫助下逃出去了,也會在24小時后死去,哪還有時間找來幫手救她出來?所以唯一的選擇只能是幫達密密逃出去。

「傻密密,你就先出去吧。我真的有辦法自己出來的,之前還一直呆在這裡就是擔心你,現在能把你送出去了我就放心了。我發誓,只要你出去了我一定在半個月內出現在你的面前,如違此誓,天打雷劈!」因為

楊一凡並不擔心自己會違背誓言,y半個月後也不知道自己的屍體腐爛了沒有,老天爺不至於那麼狠的還要鞭屍吧?

本以為發誓這一招一出,達密密就算不像電影里那樣搶著捂住自己的嘴,但怎麼著也該相信了吧。卻沒料到達密密這一次卻是前所未有的堅決,她被楊一凡騙了好幾次了,這一次她是無論楊一凡說什麼都不會相信了。只見她堅定的搖了搖頭,緊咬的嘴唇都沁出了細密的血珠。

「我絕不會先你走的。」

楊一凡聞言心中大急,這傻密密怎麼忽然這麼聰明了哎,這可讓自己很難辦啊!想到這裡他焦急的像達密密走進了幾步,想要靠近點再好好勸勸她。

誰知道達密密忽然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頸上。「如果你不答應先出去,我就死在你面前!」

楊一凡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就要上前奪下她手中的刀,沒想到達密密見到他的動作,手中小刀微微一動,鋒利的刀鋒便割破了細膩的肌膚,一連串的血珠就順著她雪白修長的脖頸流了下來。

「你再前進一步,我立馬死在你面前!」

尼瑪。。。這下子該怎麼辦?

要答應達密密的要求,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似乎也沒辦法拒絕她了,一時間這就成了一件兩難的事了。楊一凡只得緩緩向後退了幾步,向達密密示意自己後退了,讓她放輕鬆一點不要再傷到自己了。

達密密看見楊一凡的後退,果然把脖子上的水果刀遠離了自己的皮膚一點。楊一凡見狀趕緊一個治癒術向著達密密罩了過去,看到她脖頸上的血液不再流出,傷口飛快的癒合這才放下心來。

心中這才開始思考對策,其實憑楊一凡現在遠超常人10倍的速度,能夠輕而易舉的在達密密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奪走她手中的水果刀。但那又有什麼用?達密密不願意出去,自己就是怎麼強迫她都沒用啊,畢竟在黑霧裡還是要她自己去走的。

要不。。。這樣?楊一凡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簡而言之就是——你狠?我比你還狠!

「傻密密,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是出不出去!」楊一凡對達密密下了最後的通牒。

達密密卻是傲嬌的撇過了臉,手上的水果刀就一直沒放下來過。「你不先出去,我就不出去!」

「好好好,你不出去是吧,你看我的!」楊一凡大喝一聲吸引了達密密的注意力,然後從包裹里掏出了朴刀,用盡全力的朝著自己的大腿扎了下去!只聽見撲哧一聲,楊一凡整根大腿直接被這一刀給捅了個對穿,腿上的鮮血彷彿電影里的番茄醬一般不要錢的往外湧出。

楊一凡疼得也是齜牙咧嘴,尼瑪,這自己扎自己的感覺還真不好受啊!而且第一次扎自己還沒啥經驗,剛才那一刀直接就扎進了大腿動脈里,照現在這個噴血速度,根本就等不到達密密服軟走出土門村自己就要掛了。於是楊一凡右手一抖,一道治癒術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噴血的速度這才漸漸地放緩了下來。

達密密也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看著楊一凡腿上洶湧而出的鮮血,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她反應過來后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手中的水果刀也遠遠地甩開了。撲到楊一凡的面前,拚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然後用碎布捂住了楊一凡大腿上的傷口。

「你怎麼這麼傻啊,我那也只是嚇嚇你逼迫你啊,你怎麼能真下手扎啊,還把腿都扎穿了,痛不痛啊?」達密密一邊哭一邊還用沾滿楊一凡鮮血的小手抹眼淚,不一會兒小臉上就弄的鮮血淋漓的了。

楊一凡聽見達密密的哭聲卻慘笑了起來。「哈哈。。。和我比狠是不,傻密密你還差幾年火候!你看我腿都斷了,走都不能走了。你現在願意先出去了嗎?」

達密密聞言遲疑了,在她心中楊一凡的安危比她自己可重要多了,自己是早該死的人了,得虧他的救助才倖存到現在。

楊一凡見達密密坐在自己旁邊不說話,心裡一橫,右手中的朴刀再次揮舞,左手也被他自己扎了一個通風孔。「現在我連爬都爬不出去了,你要是還不同意,我下一次就扎心臟了,那就讓我們倆都死在這裡吧。」 「不!」達密密一聲驚呼,沒想到楊一凡這麼果斷,自己遲疑了不到一分鐘,他就又扎穿了一條手臂。看到楊一凡血肉模糊的手腳,心中的堅持瞬間崩塌,她使勁的搖著頭大聲的哭喊道。

「求求你,我求求你別再這樣了!只要你別再傷害自己,你叫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求求你了。。。大叔。」

楊一凡聽到達密密的哭喊,心中一軟都想要蹦起來把她摟在懷裡好生安慰了。但是自己不能,現在她都已經答應了,可不能功虧一簣啊。

「那好,現在你就往外面走,我就在這裡看著,然後從傳音筒中提示你。」楊一凡抬起自己完好的右手,指著槐樹外的方向說道。

達密密眨了一下淚眼朦朧的雙眼,看著楊一凡那因為動了一下,就不停流血的傷口。「可是你傷勢這麼嚴重,再不止血的話你會死的。要不然。。。我們就一起死在這裡吧。也許後人來到這裡看到我們相擁在一起的骨架,還會讚歎一句——好一對痴情又可憐的情侶啊!」

楊一凡看著有些陷入幻想的達密密,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你再這樣磨嘰下去,說不定我還真就流血而亡了。心裡雖然這樣想,但口中卻是安慰達密密道。「我流這點血沒事的,馬上就能止住的,沒有什麼危險。你現在先出去,我一定會安全出來的。」

達密密忽然直立起了身體,不顧楊一凡渾身的鮮血,捧著他的腦袋對著嘴唇用力的親吻了下去。親的那麼的深情、那麼的熱烈、那麼的不顧一切。。。

直到五分鐘后達密密喘不過氣來才放開了楊一凡的腦袋,達密密臉上露出了一個凄美的笑容,強自對著楊一凡做出一個惡狠狠的表情。「記住我們倆的約定,我等著你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到時候我再送你這樣一個熱吻。你要是敢不出現,哼哼,你懂得!」說著手上比劃了一個割割割的手勢。

楊一凡看著達密密一步三回頭的走到黑霧的邊緣,再也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的對著達密密喊到。

「傻密密!以後你給我自私點,不要再報答這個報答那個了,別動不動就以身相許了。別太在乎身材,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要害怕長胖。以後。。。以後找個對你好點的男朋友,不要再找李峻峰那樣的傻比了。再找個你自己喜歡的工作,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好好跟父母解釋,我相信他們能夠理解支持你的!」

達密密從開始走過去就一直捂著自己的小嘴,眼淚無聲無息的流下沒有絲毫的間隙。她沒敢轉身,只是背對著楊一凡狠狠的點了點頭。她害怕自己一旦轉身就再也捨不得離開了,害怕自己會不顧一切的撲進楊一凡的懷裡,害怕看見楊一凡渾身鮮血嘴角仍帶笑容的模樣,害怕自己轉身楊一凡就再往身上扎一刀。。。

因為那一刀刀不止扎在他的肉上,還扎在了自己的心上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