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可是了,今天下午過來,就是代表市區教育局正式地通知你們馬上停止週六的補習。你們要抓好高考,就從課堂的質量抓起吧!”

劉局平時對自己不是挺親切的嗎,並且私下說多次無論一中怎麼搞,他都是全力支持自己。今天下午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就在最尷尬的氣氛中,篤篤篤,校長室響起了敲門聲,然後走進了一個手捧狗尾草的帥氣年輕人。

“秦……校長,你的會議結束了嗎,我們下午不是約好去逛街的嗎?”楚南對着衆人,微微一笑,然後彬彬有禮地說。

關於剛纔會議室裏面的對話,其實和21世紀的某本網絡小說中描述的是一樣一樣的。


看起來是一個永遠是討論不完的話題,中高考要出成績要不要在節假日補習呢,其實在網絡小說的描述中,故事的結局其實很簡單,甚至有點滑稽,等會不妨教秦韓試試,現實中是不是真的也是如此演繹呢?


總之,楚南認爲校長室的話題已經不宜在公開場合再進行下去了,再說下去,年輕的秦大美女不知道做出什麼事來。比起文馨她們,秦韓當然成熟多了,但是成熟並不等於世故了。

“劉局,我下午有個約會,能不能先走了?”秦韓不知道是一看到楚南,還是一看到狗尾草,春~心就盪漾起來了,莞爾一笑,俏~臉轉向劉局問道。

“那個啥……會議,以後可以繼續開,約會呢,絕對不能錯過。再說會議哪有約會重要呢,大家說是不是啊?”劉局訕笑一下,說道。

“是,是,劉局說的非常對!各位主任,意下如何呢?”王副校長首先接龍下去。


“對,對,劉局英明!”幾位主任又繼續接龍下去。

“秦校長,關於會議的內容,我們有空可以電話聊,你先約會去吧。”劉局親切地說,在劉局的觀念中,說到文件精神時必須句句有出處,應該嚴肅講解,宣傳到位。

而秦韓約會已經不再是文件的精神了,可以輕鬆點,校長也是人嗎,何況是二十五歲的女人了,約會當然是頭等大事。自己這樣處理也是人性化的一個體現嘛,要不然,王副校長和幾位主任怎麼會誇自己英明呢!

“那……王副校長,學校的事情就勞煩你了。劉局,我先走了哦。”秦韓笑意盈盈地站了起來,挽起楚南的手,嫋嫋娜娜地走出了校長室,只留下一片白白長長美~腿的倩影。

當白色奔馳像一陣白煙駛出了一中時,苗春華也出去了,剛纔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於是她又把看到的和聽到的一切都告知了那個陰沉着臉的男人。

在此同時,市區某房間專門在監督一系列視頻的一個男人也把看到的和聽到的一切,打電話向他的老闆彙報了。

當然這一切秦韓都不知道,她此刻只是坐在白色奔馳的副駕駛上問:“你怎麼在我們開會的時候闖了進來,幸虧劉局他們還是留了點面子給我,不然豈不是尷尬死了。”

“其實……剛纔的一切都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楚南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說,“並且你剛纔的會議已經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什麼?”秦韓愕然,瞪大俏目望着楚南。

“關於補課的事情,你怎麼可以承認呢?”楚南問,同時腹黑, 私房小木匠

“不承認能行嗎,劉局已經把投訴的資料都拿來了。”秦韓不解地問。

“有人投訴了,他自然又去你們學校走走場,你也不可當場承認,只能敷衍一下就可以了。”

“劉局平時和我們秦家都走得挺近的,對我更是親切,說過在市一中我無論搞什麼,他都力挺我。剛纔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他竟然會說出那些嚴厲的話,可是在面對我們約會時,他又來了個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

“剛纔那是在公開場合,你又承認了補課的事實,他不擺擺樣子不行啊,畢竟他是局長。”

“哦,你好像很熟悉官場一樣。”

秦韓有點難以置信地看了看眼前這個男人,不就是二十歲左右嘛,有時候怎麼給人一種三十多歲的感覺呢?

“嘿嘿,沒有了,我……只是經歷多了,小說也看多了,很多情況自然就熟悉了。”

去,這啥口氣啊,好像是一個蒼老的老者一樣。

“那麼……請問老神仙,現在我該怎麼做呢?週六的補習要不要取消呢?”

“很簡單,你打個電話給劉局,他肯定會給你明確的說法。”

既然秦大美女都尊自己爲老神仙了,自己能不幫她嗎。

秦韓倒真的聽話,馬上拿出了身邊的大哥大撥通了劉局的電話。

“劉局,我是秦韓啊……”

“你稍等。”

劉局應該在找一處方便講話的地方,一會,電話那頭又響起了劉局的聲音。

“秦韓,我的大小姐啊,老王沒有教你嗎?關於補課的事在公開場合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

劉局口中的老王自然就是王副校長,算是經驗老到的學校領導。

秦韓當校長後,劉局曾私下叮囑老王:“此次雖然沒有提拔你當校長,但是你別埋怨什麼,人家是什麼身份你也知道,完完全全是根正苗紅的富二代。所以以後你更應該好好輔佐秦韓,她年輕只是一時興起,貪玩而已,過兩年,她膩了,這校長的位置自然就是你的。”

“他說過……我……”秦韓支吾了一下,這個是校長室裏面的劉局嗎,怎麼說變臉就變臉了呢,“你不是已經把舉報材料都帶來了嗎,不承認能行嗎?”

“舉報材料也是匿名的舉報而已,又不是什麼證據。只是……既然有人舉報上來,我們教育局就必須過過場,你們來一個徹底的否認就可以了,然後我們就回去打份報告,一切就沒事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劉局打着官腔說道。

“哦,那我懂了。”秦韓說道。

“真的懂了?”劉局反問,“那……你們一中週六補課的事情,你該怎麼處理呢?”

“你都在公開場合說停了,我能不停嗎?”秦韓沉吟一下,回答道。

“看來你還不是真懂,哈哈……”劉局笑了起來。

“劉叔叔,你還是給我作一個明確的指示吧!”秦韓在家裏的時候其實都是稱呼劉局爲劉叔叔的。

“既然你在公開場合都承認了,那就先停停吧。”電話中的劉局始終以叔叔的口氣教秦韓做人做事,“過一兩週後,風聲過去了,該幹嘛繼續幹嘛!”

車上的秦韓瞪大眼睛點了點頭,這次她真的懂了。 其實有很多的故事,自古至今都在大同小異地重複着,只是主角換了而已。

通話結束的秦韓高興地把劉局的話複述了一遍,楚南心頭絲毫不起波瀾,只是在一處轉彎處來了一個漂移,惹得秦韓尖叫起來,算是爲秦韓助助興。

“我們現在幹嘛去?”秦韓張開雙手問道。

“剛纔你的劉叔叔不是已經說了嗎?”楚南笑着說,“該幹嘛繼續幹嘛,我們當然是去幹些男女朋友乾的事情。”

“別老是幹、幹、乾的,我們又不是去開房。”秦韓白了楚南一眼。

“一般男女戀愛不外乎是四部曲,開房屬於第四部了!”楚南挺有經驗地說。

“那……前三部是什麼呢?”

“購物、吃飯和看電影。”

“那非一般男女呢?”

“那就是六部曲了,寫信,寄照片然後再見面;牽手,接吻然後再試婚!”

“去,說得自己像愛情專家一樣!好吧,聽你的,我們先去新世紀商城吧。”

秦韓又狠狠地剜了楚南一眼。看不出來,這小子比自己更有經驗,難道他從幼兒園就開始戀愛了嗎?

一聽要去新世紀商城,楚南首先心裏一咯噔,那可是A市最高級的商城,聽說裏面的衣服絕對沒有三位數的。

“秦老闆,在去新世紀商城之前,有件事情我們要先說在前頭。”楚南認真地說。

一聽楚南叫她老闆,秦韓哪裏不知道楚南在打什麼主意,秀眉一蹙:“這畢竟是我們第一次出來,你可不許小氣哦。”

“哪裏的話,我肯定也要表現一下,不如……到時候我請你看電影。”楚南極爲豪爽地說。

“去!看電影能算幾塊錢呢?也算是表現。”秦韓馬上吐糟。

“我說秦大美女,很多時候我們不能看往錢看哦,得看裏面賦予的非凡的意義,譬如說看電影吧,雖然老套了點,但是經典的往往都是老套的……購物呢,只是滿足一時之爽;吃飯呢,只能滿足一頓之飢,看電影呢,最起碼能成就一輩子美好的回憶!”憑楚南的口才,他完全可以把看電影說成神聖崇高的戀愛裏程碑。

就如很多人一看到螞蟻搬家,就說那是團結的象徵,一看到《紅樓夢》,就說那是封建社會沒落的縮影,一看到蒙娜麗莎的微笑,就說那是神祕的微笑。

好老套啊,但是……好經典啊!

秦韓是何等人物啊,A市正宗的白富美,只要她微微一招手,想陪她逛街購物的肯定可以組成一個團。即使是一窮二白的廢柴也能先去賣血、賣腎,然後再去豪貸一把,即使以後的日子要像《項鍊》裏面的女主人公瑪蒂爾德一樣,花上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還債,那也是值得的。

而楚南只是想出數十塊錢請她看電影而已,是不是有點不解風情呢?

關於這個問題,楚南自己其實也想過,但是他始終認爲,自己勤儉持家慣了,不解風情就不解風情吧!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擡頭一看,新世紀商城已經到了。

一進商城,楚南和秦韓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熟悉的香奈兒耳環就在那搖啊搖,既嫵媚又可愛,咦,小魔女秋詩音怎麼會在這兒呢,難道也戀上了,也在進行戀愛三部曲?

可是……楚南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秋詩音的男伴。

這個時候秋詩音也發現了他們,她瞪大難以置信的眼睛,就如發現新大陸一樣,任她想象力多豐富,也想不出來,一天沒見面的楚南就把矜持有加的秦大校長約了出來。

在秋詩音的印象中,她這個好姐妹從不翹班,也不太喜歡逛商城,整天就一身職業裙子,黑色的或藍色的裙子,白色的襯衫。

當然她這個好姐妹在金錢方面完全沒有壓力的,但是她除了工作,平時深居簡出,別說逛街買衣服,就連吃個飯也嫌麻煩。這樣的人,身上當然穿得越簡單越好,更不會去追求什麼潮流,貪圖什麼名牌。

可是秦韓今天被楚南約出來了,還是上班的時間,並且是來購物,難怪秋詩音會揉了揉幾次眼睛。

“傻瓜,你是不是在秦姐身上用了什麼**啊?”這是秋詩音第一反應,她心直口快,想到什麼馬上脫口而出。

楚南還沒開口,秦韓反而先白了秋詩音一眼,嗔怒道:“你這小妮子,秦姐就不能逛逛街嗎?”

“嘻嘻,逛街好,關鍵是秦姐怎麼不找我逛街,怎麼會找上這個幾乎從不逛街的傻瓜呢?”

在秋詩音的印象中,楚南和大多數男人一樣,只要不是衣不蔽體,就很難對買衣服產生興趣的男人。即使偶爾會購買一身,也是淺嘗即止,似乎不是爲了穿得美觀得體,而是爲了出席某些場合的需要,如主持節目,假扮男朋友什麼的。

這……也許就是窮人和富人的區別。

窮人總是認爲錢是勤儉節約出來的,而富人總是認爲錢是先花後賺出來的。

我就不信這傻瓜這這個新世紀商場捨得花錢?!

秋詩音一問,倒是把秦韓問住了,有些話又不適合在這個場合解釋。

在秦韓尷尬的時候,楚南反而挽起了秦韓的芊芊玉手,笑道:“我們閃戀上了!”

“什麼,閃戀?”秋詩音似乎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有點懵了。

“現在人家都流行閃婚,我們就不能來一個閃戀嗎?”楚南振振有詞地說,“這就是一個足球教練愛上一個美女校長的愛情故事。”

以秋詩音的智慧當然不會相信秦韓和楚南是在談戀愛,她又想了想楚南平時最喜歡的職業,這小子應該又在扮演男朋友的角色賺錢,可是秦姐爲什麼也需要找人打掩護呢,她不是挺渴望結婚的嗎?

難道秦老伯爲她找了長得太有特色的,或者年齡跟他差不多大的男人?

秋詩音也不點破,只是眨了眨眼睛,俏皮地說:“那……就讓我噹噹電燈泡吧!”

“你該幹嘛幹嘛去,我們之間還用什麼電燈泡嗎?”這次輪到秦韓主動了,她摟了摟楚南的挺拔的腰。 秋詩音翻了一個大大白眼,這個秦姐,真是見色忘友,想踢開我,門都沒有!

“論公,我是來爲一中足球的十名拉拉隊員買套統一的服裝的,你們一個是一中的校長,一個是足球隊的教練,不知道還也罷,既然知道了,能置身其外嗎?”

秋詩音一個閃身,也挽起楚南的手,不慌不忙說道,“論私,整個A市幾乎知道了,這個傻瓜呢,在紫狐山莊連贏了八場擂臺,已經是紫狐幫名正言順的姑爺了,我能允許你們在我面前單獨搞曖昧!”

其實就是打一下擂臺,搞一下掩護,除了參與其中的人認識楚南,A市中沒有幾個人知道。

原因很簡單,輸的人臉上無光,誰會去宣揚呢,贏的這方,幫主秋月白又說低調點,那些堂主誰敢往外面說呢。

可是現在在秋詩音的口中竟然成了A市都知道的事情,好像楚南已經成了A市的公衆人物一樣。

秦韓頭馬上大了,被秋詩音這麼一說,如果自己撇下她,自己好像……不但不仁不義,而且還不倫不類了。很顯然,秦韓拿秋詩音沒辦法了。

楚南見狀,靠近秋詩音的耳朵輕聲說:“小魔女,我只是在執行任務而已,希望你……高擡貴手。”

秋詩音也輕聲說:“其實我是在幫你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