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些期待羅征砸碎這黃金葉的武者,這時候卻又不怎麼期待了,他們反而希望羅征失敗,人就是這樣矛盾的動物。

「再來!」

羅征魁梧的身影再次彎下來,雙拳再次重重的砸下!

「嘭!」

第二道裂紋在黃金葉片之上顯露出來,這條裂紋是順著第一條裂紋延伸出來的。

萬事開頭難,當黃金葉上出現了第一道裂紋之後,這條裂紋就成為了它最大的破綻,羅征便是順著這條破綻砸出更多的裂紋。

「嘭!嘭!嘭……」

一拳又一拳砸在這黃金葉之上,一條條的裂紋還是顯露出來。

當那些裂紋越來越多后,羅征的目光一凝,微微顫抖的雙拳之上,驟然出現了一道道真元,緊接著那些真元便是化為一點點星光籠罩在羅征身上。

「星沉,地動!給我碎!」

羅征咬著牙齒擊出了最後一拳。

「轟隆……」

「乒……」

眾人忽然聽到一道尖銳的斷裂聲,羅征腳下的這黃金葉從中間驟然裂解,而在這葉片裂解的同時,這黃金葉的葉莖也轟然斷掉!

那黑星礦鎬則從萬千碎片之中跳脫而出! 儘管在場的不少神級天才都明白,自己絕對不是羅征的對手,但是看到這把黑星礦鎬,他們臉上的神色再也無法淡然。

莫說是一把至尊神器,就算是一把普通的神器,也會引動無數神級天才鋌而走險,即使是付出生命的危險,他們也勢必要出手,因為這誘惑已經大的不可想象。

「嗖……」

「嗖嗖嗖……」

在這一瞬間,三十六層的葉片之上,便是有七八位神級天才飈射而出!雖說離開葉片之後,他們就會被一股無形的引力扯下去,但是離開葉片的瞬間,他們卻可以有限度的調整自己的方向!

當然,他們的方向自然都是瞄準了那把礦鎬!

不僅僅是三十六層,三十七層之上也有數位武者也一躍而下,加入了爭搶這把黑星礦鎬的行列。

王爺只要我查案 而三十四層,三十三層的武者們,也是伺機待發,只等到那黑星礦鎬墜落下來,他們也會義無反顧的加入爭搶之中。

當那黃金葉被羅征崩碎之後,所有的碎片包括羅征和那把黑星礦鎬隨著慣性被拋了起來,緊接著便是被那巨大的引力扯了下去。

「天行兄,小心!」燕王站在不遠處的葉片上出聲提醒道,燕王距離羅征尚且有些距離,卻是無法靠近羅征這邊,這時候也只能出言提醒了,而月盈,火允兒也是同樣的情況。

羅征看到那些飛掠而下,朝著那黑星礦鎬衝刺而來的武者,臉色便是一沉,自己可是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黑星礦鎬弄到手,這些傢伙倒是懂得撿便宜!不過他羅征的便宜,又豈是那麼容易佔據的?

「搶我的東西?找死!」羅征冷哼一聲,在這一瞬間,羅征腦海之中的靈魂威壓驟然爆發!

此前羅征釋放靈魂威壓,其實還是有相當程度的保留,否則憑藉他融合了世界意志的靈魂,這些虛劫境武者根本連靠近他都不可能。

這黑星礦鎬對羅征十分重要,羅征又如何能夠容忍他人染指?

所以這一次,羅征的靈魂威壓便是完全爆發出來!

羅征下墜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與那黑星礦鎬,還有那黃金葉片的碎片一起從三十五層掉落在二十層左右,這時候距離火允兒和燕王他們已經不短了!

但即使相隔十幾層,羅征這靈魂威壓爆發出來,也是讓燕王和火允兒,以及其他沒有離開葉片的武者們臉色煞白!

「相隔這麼遠,這靈魂威壓竟然還這麼恐怖,這一次羅征恐怕是真的怒了!」燕王淡淡的說道。

月盈在不遠處冷哼一聲,「天行哥哥拼了命才打開這葉片,這些該死的傢伙還要坐享其成,使他們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

火允兒坐在葉片的邊緣,晃蕩了一下雙腿,目光淡然……

若是以往看到這一幕,不管是誰,她都會試圖勸阻對方住手,這般靈魂威壓之下,那些人恐怕難以活命……但是在這一刻,她心中的天平已經完完全全傾斜了,心中卻是想著,羅天行做得對,誰叫你們去搶奪那黑星礦鎬,這也算你們活該了。

在葉片之上還有一些武者,臉上也流露出慶幸之色,方才他們也想衝下去拼一把,不過要麼距離羅征的葉片太遠,要麼是克制住了,尤其是克制住自己衝動的那些武者,感受到這靈魂威壓的同時,心中如何不慶幸?這般靈魂威壓之下,虛劫境武者之中恐怕就沒有能夠活命的!

相隔這麼遠,都被羅征的靈魂威壓所壓制,那些追逐著黑星礦鎬的上十位神級天才,距離羅徵才不過一兩丈而已,最近的那幾位便是連一丈都沒有,其中有一位更是距離黑星礦鎬只有咫尺之遙,那位神級天才已經將手伸向了黑星礦鎬,只是此時此刻,他的手便是定格在這樣的距離之上,再也無法寸進……

這上十位神級天才在這一瞬間,被羅征的靈魂威壓所侵蝕,他們的口中,鼻中,耳中,雙目之中盡皆流淌出一條條血痕,在墜落的過程之中,從其中流淌出的血液還在揮灑,從他們的身上,已經感受不到了任何生機。

很快,羅征與黑星礦鎬落在了底部的光圈之中,而那些神級天才也緊隨其後。

金字塔的一側,光圈不斷地閃爍之下,羅征穩穩的站在先前砸出的大坑之中,而那把黑星礦鎬則是穩穩噹噹的釘在了地上。

一個呼吸之後,羅征頭頂的光圈不斷地閃爍,隨即便是一具具屍體重重的砸在地上。

「噗噗噗噗噗……」

宛若下雨一般,那上十具神級天才的屍體便是砸在了羅征的周圍,而羅征站在屍體的中央,手已經扶在了那把礦鎬之上,宛若一尊現實中的死神,矗立在大坑的中央。

並不是所有的神級天才都進入了礦樹之中,畢竟一個葉片只能夠容納一位武者,若是距離太遠了視野被擋住,也看不到什麼,所以絕大多數神級天才都留在了金字塔外面。

現在這些神級天才看到眼前一幕,一個個也是嚇的不行,同時臉上也流露出戒備之色,不會是這羅征狂性大發,在瘋狂的屠戮他們這些神級天才吧?倘若真是如此,這裡還真沒有人能阻攔他!

「他殺了這麼多人!羅征為何要殺人?」

「他手邊的是,是什麼!那好像是……」

「三十五層埋藏在黃金葉中的黑星礦鎬,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

「他、他、他怎麼弄到的……」

當金字塔外的神級天才注意到黑星礦鎬的時候,已經將那上十具屍體跑到九霄雲外了!

殺掉一些神級天才不算什麼,可是弄到這黑星礦鎬就太可怕了,這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東西,儘管這礦鎬就包裹在那葉片之中,可是又有誰有這個能力取走?

這個問題曾經在四大神國的武者之間口口相傳,現在答案已經昭然若揭,誰能?羅征能!

羅征提著這把黑星礦鎬,便是朝著大坑的外面走去,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那些人身上,這些神級天才對於羅征來說,根本不足畏懼,他已經將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手中這把礦鎬之上!

礦樹之中,看著下方的光圈緩緩消失之後,燕王微微一笑,隨即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出去看看!」

當燕王邁出了這一步后,其他的武者也跟在燕王的身後,紛紛縱身躍起,朝著下方墜落而去。

黑鐵神國的周寧臉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這羅天行,早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意料,可是這傢伙總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超出意料之外。

周寧先前是感受到了燕王的競爭的危機,他便是開始打壓燕王,一直以來他都佔據著絕對的優勢,而現在,便是因為羅征一人,周寧恐怕就要被周知花壓的無法翻身……

但是說到底,他們還是兄弟,或許並不需要這般針尖對麥芒的競爭,周寧的臉上流露出釋然之色,隨即也離開了葉片。

所有的人都回到了金字塔的外面,而羅征一人,則站在不遠處,手中抓著黑星礦鎬,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

這黑星礦鎬是用什麼材料打造,羅征完全看不出來,最關鍵的是羅征翻來覆去觀察這黑星礦鎬,都沒有看出這把礦鎬有什麼特殊之處!

「這就是所謂的至尊神器?問題是這玩意到底神在哪裡了?」

無論是火允兒胳膊上的那件半神器,還是劉秀的天雷戰戟,其中蘊藏的氣勢和威力都遠不是一般的聖器可以比擬的。

但是這黑星礦鎬,除了材質十分堅硬之外,羅征也看不出來它哪裡像是一柄神器了?而且還是至尊神器……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眾人都死死的盯著羅征,雖說其中不少神級天才臉上都流露出貪婪之色,可是大坑之中的諸多屍體歷歷在目。

搶奪羅征手中的東西?那不是鋌而走險,那是純粹的找死!

所以大家也只能和羅征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般遠遠看著。

這把黑星礦鎬十分短小,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一柄小小的鎚子,就這般觀察來觀察去,羅征始終無法瞧出其中的門道。

「這礦鎬需要真元激活么?」

想到這裡,羅征的手中便是出現了一縷真元,朝著這礦鎬之中灌注而去。

一般來說,真元可以很輕鬆的侵入武器,兵刃之中,可是他隱隱感覺到這礦鎬對真元似乎非常排斥,那真元根本無法灌注其中……

「感知……」

接下來羅征利用自己靈魂的感知,但是剛剛接觸到這黑星礦鎬,同樣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絕在外。

「需要滴血認主么?」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手指輕輕一挑,一縷鮮血便飈射出來,可是血珠還沒有濺射在這黑星礦鎬之上就朝著兩邊滑落而去。

這……

望著這油鹽不進的黑星礦鎬,羅征頓時產生一種入得寶山空手歸的感覺,他拿這東西毫無辦法。

衣香 羅征無奈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遠處那些神級天才們,這時候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也不能指望從他們口中得到方法。

便是在羅征一籌莫展之際,腦海之中一個幽幽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黑星礦鎬,嘿嘿,至尊神器……我知道它被埋藏在大地之樹中,沒想到你真的將它取出來了……」青龍的聲音幽幽的飄蕩過來。

「你醒了!」羅征的臉上流露出驚訝之色,他原本以為青龍要沉睡許久。

青龍淡淡的聲音飄蕩過來,那聲音之中還流露出一絲疲憊之色,「我感受到了這柄至尊神器。」

羅征現在也正急著呢,聽青龍的口氣,它似乎對這顆礦樹,對黑星礦鎬都很了解的樣子,臉上頓時流露出喜色,「我似乎無法運用這柄礦鎬。」

青龍嘿嘿笑道:「至尊神器,若是得到就能使用那才是奇怪了!」

「那我應該如何去做?」羅征連忙問道。

這龍脈一族,屬於真龍一族的分支,擁有半龍半人的血統,而青龍乃是真龍界中超級神獸,是貨真價實的真龍一族,若是連青龍都不清楚這黑星礦鎬如何使用,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我教你認主唄,」青龍倒是輕鬆的說道。

「容易嗎?」羅征問道。

「按照我的方法去做,自然不會太難,」青龍又說。

聽到青龍的花,羅征頓時鬆了一口氣,他現在可是在四大神國的地盤上,而且聽燕王他們所說,那些神海境大能還要來羽皇秘境抓噬礦蟲,希望從噬礦蟲的肚子里取走「魂核」,倘若自己無法將這黑星礦鎬認主的話,這東西必然會被那些戰皇戰帝所奪走。

「看到這礦鎬鎬頭上的三道神紋沒有?」青龍繼續說道,「只需要激活這三道十星神紋,你就可以認主了,」

羅征點了點頭,這黑星礦鎬上的三道十星神紋,傳承與真龍一族,與人族沒有任何關聯。

此前羅征也想過,是不是要激活三道十星神紋才可能認主?所以他才試圖將真元灌注在這黑星礦鎬之中,奈何他將真元灌注之後,這柄黑星礦鎬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應,羅征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你只要按照這三道十星神紋繪製出另外三道相反的神紋就可以了激活它,」青龍笑道。

「另外三道相反的神紋?」羅征的臉上流露出愕然之色,「不會也是十星神紋吧?」

以羅征現在的靈魂之力,極限也只能夠繪製五星,乃至於六星神紋,七星神紋他個根本無法繪製,至於十星神紋,那是想都不敢想。

青龍淡淡的說道:「嘿嘿,倘若是十星神紋的話,能夠將這黑星礦鎬認主的生靈,整個寰宇之中恐怕也沒有幾人……你自己想象一下,將這些神紋反過來就明白了。」

「反過來?」羅征的眉毛一挑,那三道十星神紋便是映入羅征的眼帘。

他便是在腦海之中構築著相反的紋路,隨即羅征的臉上流露出愕然之色,「這,竟然是三道一星神紋,而且是當初我修鍊神紋的時候,練慣用的冥想神紋!」

這十星神紋反過來繪製,竟然就是一星神紋……

羅征也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設計神紋的大能故意為之。

「對!不過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太少了……就算這黑星礦鎬被人取走,不知道其中的玄妙,也根本無法將之認主,」青龍說道。

羅征點點頭,隨即說道:「我明白了,那我現在就來認主!」

到了這一步,羅征也是急不可耐,不過抓著這柄礦鎬掃視了一眼,看著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羅征冷冷一笑,便是驟然揮舞著這柄礦鎬,朝著地上狠狠的砸下去!

雖說沒有認主,但是這黑星礦鎬的硬度可不一般,在羅征這般揮舞之下,地上頓時就被他挖出了一個深坑,隨後羅征就一躍進入那深坑之中,釋放出真元將周圍籠罩起來。

畢竟只需要三道一星神紋就能夠解開這黑星礦鎬上的十星神紋,四大神國之中也有神紋術的傳承,也有神紋師存在,他可不願意這個秘密泄露出去。

在這大坑的底部,羅征就將一些材料掏出來,雙手靈巧的製作的符文墨水。

一星冥想神紋的製作難度並不高,當初羅征還有一些材料剩下,便是三下五除二就已經準備完畢,隨後他鋪開一張神紋紙后,一縷靈魂自他眉心之中抽出來,與符文筆連接之後,就開始在紙面之上揮舞起來。

以羅征現在的功底,製作一星神紋不過是頃刻之間的事,幾十個呼吸的時間之後,三張冥想神紋已經準備完畢。

他拿著這三張冥想神紋,和黑星礦鎬上的十星神紋對比了一下。

的確,若是反方向繪製這一星神紋,幾乎就是十星神紋的走線……

原本羅征覺得十星神紋的構成會非常複雜,現在看來遠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如此看來,真的有一種大道之間殊路同歸的意思。

「現在呢?」羅征在問到。

「用真元將這一星神紋激活,然後拓印在上面就可以了,」青龍又說道。

按照青龍的指示,羅征便是將一張神紋拓印在上面,就在羅征拓印上去的瞬間,這黑星礦鎬上的一道神紋驟然釋放出了光芒。

羅征沒有再問青龍,繼續將第二張神紋拓印上去,接下來又是第三張……

「嗡嗡嗡……」

到了這個時候,這黑星礦鎬終於被激活了!

在那礦鎬的表面浮現出一道瑰麗的色彩,那種色彩宛若一層油潑在水中,迎著光照綻放出來的顏色。

「好漂亮!」羅征讚歎了一句。

「別感嘆了,血,認主,不過提醒你一下,這可是至尊神器,它擁有獨立的意識去判斷自己的主人,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它認主,」青龍說道。

「嗯!明白!」羅征點點頭。

忙活了這麼久,就算他真的無法認主,羅征也認了,畢竟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