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接下來,就讓你看看我任飛的實力!」任飛也沒想到自己會被羅無生給先擊退,這讓他在內門弟子之中,丟了面子,這是不允許的。

既然丟了面子,自然要狠狠的找回來。

「將你的實力,全部展現出來,否則你會敗得很快,而且也會很慘!」羅無生雙眼冷冷的看了任飛一眼,然後一臉霸氣的說道。

讓四周的弟子,忍不住的再次震驚驚嘩起來。

這句話,原本是之前任飛,對著羅無生說的。

現在沒想到,這羅無生,居然敢對任飛說,不知道羅無生,還隱藏著什麼強大的力量。

「既然你找死,我那任飛就送你一程,槍無影!」

任飛沒想到羅無生敢如此對他說話,神色一個猙獰殺意,就直接暴喝而出。

喝聲剛落,一道刺眼的銀色光芒乍現,跟之前的劍光影,有些相似,但威力上,這一招,更加的強大。

而且那槍的攻擊速度之快,讓影子都無法顯現。

砰!

但可惜的是,他面對的是羅無生,還是跟之前的一樣,五指緊握,捏起龍印,爆轟而出。

聲音響徹,靈力狂暴,整個槍影爆裂。

同時,羅無生右腳一個跨步,身形急速的出現在任飛的身前。

同時,背後隱約猙獰的龍形浮現。

那一瞬間,虛空微微一顫,好像爆發出很強大的力量一樣。

任飛見此,臉色出現驚慌,手中的銀色長槍,在一個刺出。

可是剛到一半,一股如山河崩碎的力量,轟在槍尖之上。

讓他在一瞬間,手臂震顫,有些握不住。

但可惜的是,他沒有機會再握穩了,一隻帶著強大力量,還有怒意,轟在他的胸口之上。 雲卿原先還懷疑司徒釗是想做什麼其他事情,可是身後的的確確無人追來。

她也顧不得司徒釗在想什麼,捂著中箭后流血的肩頭,一路朝外急走。

剛出了九皇子府的巷子后,就遇到了騎馬疾行而來的許一。

雲卿聽到馬蹄聲時連忙停下來,手中抓著銀針就想要疾射出去,可當看清楚人面貌時,連忙收手。

「雲先……姑娘?!」

許一一句先生還沒出口,反應過來雲卿是女子的身份后,連忙上前:

「雲姑娘,您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受傷?」

這裡就在九皇子府附近,四周應當都有九皇子府的人。

照理說雲卿的身份特殊,又和九皇子司徒釗有師徒關係,誰敢在這個地方傷她?

雲卿捂著肩膀,沒有回答許一的問題,只是對著他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許一聞言這才想起正事來,連忙急聲道:「雲姑娘,我是來找你的。」

「我家殿下突然昏迷,好些大夫都診斷不出來他到底怎麼了,我沒辦法只能來求您,想要您幫忙救救我家殿下。」

「昏迷?」

雲卿臉色一變,沉聲道:「怎麼可能?」

她之前在玉霞觀的時候,就已經替司徒宴壓制住了體內寒毒。

後來在鷹禿崖下十日,她替司徒宴療傷的時候,也曾經數次幫他緩解體內寒症。

不久前她見到司徒宴時,還留意過他的氣色,比之最初見他之時氣色已經好了許多,照理說他體內寒疾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複發才是,他怎麼會突然昏迷?

許一急聲道:「是真的,雲姑娘離開之後不久,殿下就突然昏迷了,大夫說他不是寒疾爆發……」

「雲姑娘,還請您救救我家殿下!」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雲卿緊抿著嘴唇。

她和司徒釗翻臉,原本是不打算再接觸司徒宴。

雲卿心中很清楚,司徒宴的存在於她和司徒釗來說,只不過是誘因而已。

他們之所以決裂,司徒宴在其中所佔的原因不過只有一小部分,而更多的只不過是因為司徒釗從來都沒有信任過她,而且早就已經對她心生忌憚,有了疑心。

雲卿不打算再繼續輔佐司徒釗,卻不願意坐實了他口中她心有異心的話。

可是司徒宴昏迷,而她之前突如其來的心悸,還有她手臂上藏著的那東西……

她恐怕還要去見司徒宴一面。

雲卿開口道:「我和九皇子已經翻臉,他定會對我不留情面,我這個時候去二皇子府,只會連累你們殿下,或許更會讓九皇子惱羞成怒對你們下手……」

許一聞言愣了下,不在意道:

「雲姑娘說笑了。」

「我們殿下跟九皇子本就是仇敵,玉霞觀外之後更是不死不休。」

「他想除掉我們殿下的心思也不是一日兩日了,就算多加您這一樁也無所謂。」

反正有沒有雲卿,司徒釗怕都不會讓司徒宴安生。

雲卿看著他是真的不在意麻煩,而且想了想司徒宴和司徒釗的關係,以及司徒釗屢次朝著司徒宴下殺手,甚至連表面關係都不想維持的急切模樣,點點頭道:

「那好,走吧。」 第八十四章守擂台戰

其實任飛的實力,還不止如此,但可惜的是,有些大意自負了。

何況羅無生的實力,同樣不止如此。

至於結局,跟之前那兩個被他轟出去的,沒有什麼兩樣。

既然跟洪松他們有關的,那麼現在就是他的敵人。

整個身形,被轟飛出了擂台。

這一幕,讓四周的弟子,嘴巴一張,有些難以置信。

原本他們還想看任飛,將羅無生狠狠的打趴下,但沒想到,一個眨眼間,任飛被羅無生轟了出去。

隨之足足過了三息之後,才反應過來,然後整個靈武院,充斥在震天的驚嘩聲下。

古琰笑笑,看來之前羅無生想要進入前十,看來不是說說的。

畫扇青年原本笑容的臉,整個一僵,然後雙眼一凝,浮現出一抹寒光。

秦空雙眼微凝,直直的看著擂台上的羅無生。

好在羅無生突破靈穹境沒有多久,否則他這一次的壓力,將會非常的大。

都市之兵王歸來 至於封武,整個人難以置信。

而洪松,整個臉黑了下來,沒想到連任飛都不是羅無生的對手。

這小子的天賦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這才進入內門修鍊五個月而已。

在那麼一瞬間,有些動搖,感覺比陳武順的天賦,還要更加的恐怖。

沒想到他們會招惹到這麼強大的存在。

但是下一秒,很快反應過來,這羅無生,絕對不可能比陳武順更加的厲害。

任飛強忍著胸口的劇痛,從地上起來,雙眼血戾猙獰殺意的,向著羅無生看去。

他居然會敗在羅無生的手上,這絕對是他修鍊為止,最大的恥辱。

同時,他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輕視了,羅無生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更加的強大。

明天的守擂台戰,他要再次挑戰這羅無生,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狠狠的將他擊敗。

想到這,雙拳緊握,神色寒厲之極。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看來這小子的手段,就是他的肉身,只是不知道他的肉身,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孟何反應過來,再次一臉滿意的笑笑道。

「一力降十會,肉身力量一旦達到一個程度,同階基本上很難有對手!」傅雲對此,同樣也滿意的說道。

「如果這小子能進入前十,我到可以破例,讓他進入核心弟子的行列!」孟何再次看了擂台羅無生一眼,開口道。

「或許這小子的實力,不只是能進入前十這麼的簡單!」傅雲聽此,雙眼微眯,再次開口道。

因為從第一次見到羅無生,就看出,他絕對不甘落於人后。

或者,這一次,震驚整個宗門也不一定。

雖然這個想法,有些大,但還真的有那麼一絲可能。

擂台上的灰衣老者回過神,再次搖搖頭,然後頒布羅無生勝利。

但是羅無生的實力,同樣再次讓他震驚,看來明天要非常的精彩了。

羅無生聽到灰衣老者說他勝利,身形一動,出現在古琰的身旁。

「羅兄,好樣的,叫他們敢欺負我們!」

古琰見此,連忙一臉笑容的大聲叫道。

「呵呵!」

羅無生對此,嘴角笑笑。

至於接下來,還是孟何說話。

另外,明天的守擂台戰,不需要令牌。

只要能守住一個擂台,就是前十。

對於明天的守擂台戰,所有人都期待之極。

有些期待明天的前十是誰,有些則期待羅無生能不能進入前十,還有些,則期待洪松等人能不能將羅無生給狠狠的打一頓,報今天這個仇。

既然這樣,羅無生和古琰,回到了向著閣樓之中。

羅無生還是一樣,不浪費任何一點時間,快速的修鍊。

至於羅無生擊敗任飛的事情,在整個宗門傳遞了開來。

這一消息一傳遞,外門震動,核心弟子,也同樣震動。

羅皓雙眼神色有些厲色猙獰,這代表著,他永遠也不可能追上那羅無生,現在連羅月筱都將他甩開了。

他不服氣,不甘心。

不,他一定可以變得更加的強大。

白浩天整個臉色,也同樣難看之極。

這麼長的時間,突破到靈穹境,而羅無生已經在內門大放光彩。

這麼一來,連他姐姐白凌雪,都要被他給追趕上。

不,不,當了三個年的廢物,怎麼可能追上他的姐姐。

核心弟子處,陳武順大怒,這羅無生簡直就是在挑釁他。

既然挑釁,自然要將其的面子,給狠狠的打掉,否則真當他陳武順好惹了。

白凌雪神色凝重之極,對於羅無生的這一系列表現,她根本就沒有去想過。

原本她認為,在浩然仙府能闖出一點小名聲,就非常不錯了,畢竟浪費了三年。

但是她錯了,現在整個宗門,都在談論那羅無生。

就算此次大比,沒有進入前十,也足以證明其強大的天賦,之後進入核心弟子,沒有絲毫的問題。

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的心中,對於羅無生的逆天表現,心中有那麼不是滋味。

方無極冷笑一聲,現在的他,就見觀其變。

至於絕天崖的易恆,聽到傳來的笑笑,嘴角笑笑。

「好久沒有這麼激動了,明天去看一下!」

一個晚上的時間,再次快速的過去。

羅無生和古琰再次來到靈武院之中,這次來的,還有羅月筱。

雖然身上的傷勢,沒有完全恢復,但沒有太大的影響。

而且今天的比斗,她一定要來看一下。

因為那洪松他們,肯定還會針對羅無生,她的心中擔心不已,想要恢復,也沒有那個心情。

這時,洪松等人出現羅無生三人身前。

「羅無生不錯,不錯,是我太小看你了,但可惜的是,今天就沒有那麼好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