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說:“沒有我指路你們能到這裏嗎?沒有我你們能這麼瞭解魚人世界嗎?我沒功勞總有苦勞吧,我雖然沒有你們法力高強,但是我勤奮、忠心、爲主人着想,永遠不出賣主人。”

李天霸說:“沒想到你這個小傢伙還真能說,主人你身邊好像還真缺一個喇叭。”

小白對李天霸說:“喇叭,你說誰呢?”

李天霸說:“我說你呢!”

頓時結界內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李天霸回過味來以後,掄起胳膊想打小白,小白立馬跑到了秦巖的身後說:“主人,救命呀!”

秦巖說:“天霸不要鬧了,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怎麼在魚人世界落腳吧。”

周小雨說:“我們五人走在一起太顯眼了,主人你跟九窈公主往前面走,我們三人偷偷的跟着你們吧。”

秦巖說:“好的,咱們分開行動。”

此時小白的肚子咕嚕嚕的叫了起來,小白對秦巖說:“兩天沒吃東西了。”

秦巖看了小白一眼說:“我這裏有金子,你們三人出去後先找地方吃飯吧。”

小白笑着拿着金子說:“在魚人世界只有貴族的人才有金子的,咱們拿着金子去吃飯肯定會被告官府的。”

李天霸說:“那怎麼辦?金子要是不能用,咱們接下來吃什麼住什麼呀?”

小白沮喪着低下了頭,本想着秦巖有錢他能跟着秦巖吃香的喝辣的,看來還得繼續餓着肚子了。

秦巖問:“魚人世界有沒有賭場?”

小白說:“我聽我爺爺說過,魚人世界有賭場的,當年他們發了軍餉一天輸完的人大有人在,咱們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去賭場做什麼?”

秦巖:“洗錢呀!”

小白不解的問:“金子洗了後它還是金子呀!難道它洗了以後就能變成珊瑚?”

珊瑚是魚人世界的通用錢幣,就跟人民幣功能一樣。

周小雨對小白說:“多問是好事,但是你不要總問這種三歲小孩子都知道的問題好不好?”

小白說:“別說三歲了,三十歲的人也不知道洗錢好不好?”

秦巖說:“好了,跟着我一會你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秦巖跟九窈在街上先走,兩人在前面溜達尋找着賭場,李天霸三人在後面跟着。

小白由於剛幻化成人形,對什麼都好奇,路邊賣的糖娃娃他看就看了,路邊賣的胭脂水粉他都上去摸一摸,李天霸實在是不想跟他走在一起。

他們三人因爲小白的原因,吸引了很多的目光。

李天霸小聲對小白說:“你能不能不要看了,什麼你都看,什麼你都摸,最後你還不買,你知不知道攤主會背地裏罵你?”

小白說:“我怎麼聽不到他們罵我?他們要是罵我,我也罵他們,誰怕誰呀?以爲誰沒長着嘴呀!”

周小雨說:“讓他看吧,這樣我們纔像逛街的。”

李天霸說:“這也太吸引目光了,我總感覺我帶着個智障出門了。”

小白聽見了李天霸的話,沒好氣的說:“好你個呆子,居然說我智障,我告訴你?”

小白邊說邊用食指指着李天霸:“我現在打不過你,等我以後法力高了看我不揍你。”

“你這輩子是沒機會超越我了,還是等下輩子吧。”李天霸霸氣的迴應。

周小雨說:“你們兩個不要跟小孩子似的了,快點跟上主人,不然跟不上主人了。”

秦巖跟九窈一起來到一家名爲賭石的場所,雖然跟人類世界的賭場有出入但是好歹有個賭字。

秦巖是照着普通大衆的樣子做的着裝,秦巖剛進賭石的大門,就被人喊住說:“哪裏來的要飯的,趕緊出去。”

原來賭石這種地方是貴族公子哥玩的地方,他們各自拿着各自的寶貝在這裏攀比,就跟私人會館一樣,沒有身份的人或者不是會館的會員根本進不了會所的大門。

秦巖問:“這裏不是玩的地方嗎?你哪隻眼睛看我像要飯的了?”

魚人世界的人穿着是有講究的,普通人的穿着是麻布青色的衣服,紫色黃色白色則象徵貴族的身份。

貴族府內的奴隸穿着都是上等的黑色,此時只見身着黑色長袍的一個人說:“你看看你的穿着,你膽敢進我們這裏?我們這裏是魚人世界達官貴人來的地方。”

九窈小聲的問:“魚人世界難道還分等級?”

秦巖看了一眼賭石工作人員的穿着,再看了看自己的,此時恰好有穿着紫色衣服的人從裏面出來。

工作人員立馬點頭哈腰的說:“蔣少爺好,蔣少爺您慢走!”

蔣少爺從衣服內拿了幾小塊珊瑚給了這個工作人員,蔣少爺經過秦巖跟九窈身邊的時候,順手給秦巖手裏塞了一大塊的珊瑚,徑直走出了賭石。

工作人員說:“我說你們是要飯的吧,你們還不承認,蔣大少爺給你們錢你們怎麼就拿了呢?”他一邊說一邊眼睛發亮的盯着秦巖的珊瑚。

九窈笑了一笑說:“原來這位蔣少爺把咱們當要飯的了,難得呀遇到一位大善人。”

工作人員說:“你們兩人把珊瑚給我放下,你們趕緊滾出去。”秦巖他們在這裏,他得到的賞錢就會大打折扣。

九窈說:“憑什麼給你?又不是給你的,我們出去給了要飯的也不會給你的。”

工作人員哈哈大笑說:“你們兩個要飯的,還想着賞給其他人,真是可笑,賭石裏的東西都是我的,你們識相就把珊瑚放下趕緊滾,不然我要你們好看。” 啪啪聲響起,只見秦巖神速的站在了工作人的面前扇了這個工作人員兩巴掌。

秦巖冷冷的說:“你再敢說我是要飯的,就不單單是打你兩巴掌這麼簡單了,我要了你的命。”

工作人員被秦巖的動作嚇到了,能這麼快速揍他的人,法術比他高的肯定不是一點半點,此時這個工作人員也不敢再瞎嗶嗶了。

工作人員說:“大俠饒命,大俠你來我們這裏到底是想做什麼?”

秦巖說:“我以爲這裏是賭場,所以想進來玩一圈。”

工作人員問:“大俠難道是外地人嗎?”本地人誰不知道大玩家呀,魚人世界最大最出名的賭場,普通人也可以賭。

秦巖說:“當然不是本地的,如果我對這裏熟悉今天怎麼可能見到你。”

此情纏纏纏纏纏 工作人員顫顫巍巍的說:“出門東走六百米有一家名爲大玩家的賭場,大俠可以去那裏面。”

秦巖說:“今天的事情不準傳出去,如果我要是知道你告訴了其他人,我保證你骨頭都不剩聽到了嗎?”

工作人員說:“我聽到了,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秦巖帶着九窈走出了賭石,此時周小雨李天霸三人剛走到賭石的門口,他們三人本想進賭石,腳還沒進去呢秦巖跟九窈就出來了。

李天霸問:“主人,你不是打算在賭場玩一會嗎?怎麼這麼快出來了?”

契約萌妻掌心寵 九窈說:“這裏根本就不是賭場,而是類似於人類世界的會所。”

小白有點着急的說:“那怎麼辦呀?我這肚子實在是忍受不住了。”

秦巖把他手裏的珊瑚扔給小白說:“拿去買吃的吧。”

小白第一次摸到珊瑚,瞬間高興的嘴都合不上了,小白樂呵呵的問:“主人,你從哪裏弄的珊瑚呀?你太厲害了,這麼一會的功夫就弄到錢了。”

秦巖說:“一個傻子把我當要飯的了,主動給的!”

周小雨問:“什麼人這麼有意思,咱們看着像要飯的嗎?”

九窈說:“魚人世界根據衣服顏色來確認社會地位,咱們現在的衣服顏色是最普通最下等的人,達官貴公子見了肯定覺得咱們是要飯的。”

李天霸說:“那主人你再做幾身社會地位等級高的衣服出來吧。”

秦巖說:“不能太明目張膽了,魚人世界的貴族大多都認識,咱們換了衣服又能怎麼樣,該不認識咱們的還是不認識,說不定還會給咱們招來麻煩。”

李天霸說:“我們穿什麼無所謂,只是你也穿這樣我們覺得你太屈了。”

秦巖說:“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多想了。”

周小雨問:“那咱們現在去哪裏?”

秦巖說:“賭石裏面的工作人員說前方六百米的地方,有個大賭場,我們去看看吧。”

周小雨說:“那主人你跟九窈公主先過去,我們緊跟着你們進去,我們人多,一起去就太惹人注意了。”

秦巖走後,周小雨問李天霸:“小白人呢?”

李天霸說:“主人給了他錢後,立馬就跑去買吃的了。”

周小雨說:“你怎麼不跟着他呀?他對這裏也不熟,萬一出事情了怎麼辦。”

李天霸說:“那小子猴精猴精的能有什麼事。”

周小雨說:“好了,我們趕緊找找他,然後再去大玩家找主人。”

此時的小白見了包子買,見了米線吃,只要是吃的他都不放過,最後進了一家很大的酒樓。

小白對錢沒什麼概念只知道珊瑚越來越小了,此時的他就感覺自己能夠把整個魚人世界吃遍了,他進酒樓後亂點一通,甚至還點了一瓶子千年窖藏女兒紅。

小白吃飽了喝足了衝着店家喊:“老闆結賬。”

小白點菜的時候,專門撿着貴的點,店主還以爲小白是哪位達官貴人家的家丁呢,因爲小白的穿着就是普通人的穿着,一點等級都沒有。

店主笑呵呵的問:“這位公子您吃好了?這是您的賬單請過目。”說着把小白的賬單給了小白。

小白根本就不識字,小白假裝看了一眼賬單,直接把賬單放在了餐桌上,小白從衣服兜裏拿出了他那隻夠買兩包子的小珊瑚放在了賬單之上,小白拿出小珊瑚的時候,店主的臉立馬黑了下來。

小白對店主說:“不用找了。”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店主雙手按着小白的肩膀,把他從新鎖定在了椅子上,小白問店主:“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已經吃飽了,你還讓我坐下幹什麼?”小白看着桌上他剩下的大量的食物心想:難道魚人世界點多少吃多少?不能剩下?這可怎麼辦呀?我實在是吃不下了。

小白覺得他已經付錢了,店主又把他按在了椅子上,他能想到的原因那就是不能浪費了。

店主生氣的問:“你拿我當白癡是嗎?你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你拿着吃饅頭的珊瑚吃了我八兩珊瑚的酒席,你還想走?”

小白頓時明白了,原來是他的錢不夠了。

小白笑嘻嘻的對店主說:“店主,你看你生什麼氣呀?要是把你氣出毛病那可是我的錯了,我真不知道是我的珊瑚不夠,我還以爲我的珊瑚能吃遍整個魚人世界呢?你大人有大量,您看我能不能先走了,回頭我再把珊瑚給你送過來。”

店主冷哼一聲:“你這樣吃霸王餐的人我見多了,看你的穿着我就知道你沒錢,我真該在你進門的時候就把你趕出去。”

小白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本來吃包子都吃飽了,你看我的肚子如果我想吃霸王餐的話,我不會把肚子吃飽了才進來吧,你看看我剩下的這一些飯菜。”說完小白指着桌子上的剩飯剩菜。

店主看了一眼小白大的出奇的肚子,店主心想:難道我是遇到精神病了,頭一次見人把肚子吃這麼圓的。

店主說:“我開門做生意從來不做賠本的生意,你今天要麼把飯錢拿出來,要麼把命留下來。”

小白問店主:“還有沒有第三條路選了,前面兩條我一樣都不想選。”

小白說完後,店主生氣的拍了拍手,店主身邊立馬站了兩位高大威猛的大漢。 就算不是高大威猛的人小白都不會是人家的對手。

此時小白多麼希望秦巖等人在他的身邊呀,大不了直接把金子拿出來給店主一塊。

小白對店主說:“老闆和氣生財,你千萬不要衝動,我有錢,我有朋友在賭石門口,他們有金子,你們跟着我去找他們拿好不好?”

有金子的人大多是貴族等級的人,小白說他朋友在賭石門口,店主有些不相信,但是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店主吩咐身後的人說:“跟着他去找人拿錢?如果拿不到就殺了他。”

小白在兩位打手的中間往賭石方向走,恰好遇到了滿大家找小白的李天霸周小雨兩人。

李天霸見到小白後立馬走到小白的身邊問:“你這小子死哪裏去了?我跟周小雨找了你半天。”

小白對身邊的打手說:“他是我的朋友。”

打手見李天霸的穿着跟本不像是有金子的人,生氣的對小白說:“你居然敢耍我們,看樣子你是不想活了。”說完伸手想打小白。

李天霸眼疾手快立馬拿住了打手的小臂,阻止了打手。

李天霸問:“兩位怎麼回事,當着我的面打我的朋友,不好吧。”

此時周小雨也走到了李天霸身邊,隨時準備打這兩傢伙一頓。

打手一說:“你朋友在我們酒店吃了霸王餐,他說賭石有朋友,我們是跟着前來取錢的。”

此時在他們幾人身邊不斷地有人停下來準備看熱鬧。

路人甲說:“居然吃人家的霸王餐,打死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其他人都附和着說。

李天霸跟周小雨聽了打手的話後也覺得很沒有面子,他們哪裏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呀。

小白對李天霸說:“李哥千萬不能讓我死呀,主人不能離開我啊。”

李天霸問:“主人怎麼會離不開你,你有什麼過人之處?霸王餐這種事情你都能幹出來,太丟主人的臉了。”

小白有些焦急的解釋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又不知道我的珊瑚到底能買多少東西,我也不知道我吃完了以後珊瑚不夠付款呀?”

周小雨笑着對兩位打手說:“兩位大哥可否借一步說話?”周小雨本想打這兩個打手一頓的,但是她沒想到是小白有錯在先,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給店家金子,容易暴露,這個時候只能是偷偷摸摸的給了。

兩位打手不知道周小雨什麼意思,問:“借一步說做什麼?現在當着衆人的面說不是更好嗎?”

周圍的人也起鬨說:“就是呀,偷偷摸摸的到底想做什麼?”

周小雨說:“如果你們想拿到錢,就跟我來!”

說完周小雨往路邊的小衚衕內走去,其中一位打手給另一位打手點了下頭後,跟着周小雨進了小衚衕。

周小雨笑着問:“小兄弟,我朋友吃了你們多少珊瑚?”

打手說:“整整八兩珊瑚!”說完擺出了一副你拿不出錢來的那種臉給周小雨。

愛恨之約 八兩珊瑚對普通人來說確實是一筆鉅款,但是對於周小雨來說,她跟了秦巖這麼久,秦巖怎麼說也是世界風雲人物,財富值可以說是世界首富,她自然對錢沒多少概念,她只知道她有用不完的錢。

周小雨從身上拿出了一錠金子問打手:“夠不夠。”

打手笑呵呵的點了點頭說:“夠了夠了,就算再吃十頓都夠了。”

說完伸手想要從周小雨手裏把金子拿過去,周小雨立馬把金子緊緊握進了手裏,微笑着對打手說:“我們主人比較低調,所以金子給了你,不能告訴其他人金子是我給你們的,如果我們主人知道我穿成這樣花了金子,他會怪罪我的。”

打手說:“你放心,我誰也不說。”打手此時想偷偷的把這錠金子昧起來,然後自己拿出錢來把酒錢給老闆補上。

周小雨就是利用人們貪心這個心理,所以纔會把打手叫到無人的地方給他金子。

周小雨把金子扔到了打手的身上,走到李天霸小白身邊說:“我們走。”

呆在李天霸身邊打手看向另一位打手,那位打手給了他一個好了的手勢,兩人直接回去覆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