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峰神情很平靜,他目光落到遠處朱青的身上,語氣冰冷問道:「你確定你要這麼做?」

朱青臉上帶著一抹得意的笑,目光落到周峰的身上,手上抓著的是那塊屬於周峰的令牌,此刻令牌在朱青的手中掙扎,想要掙開束縛然後飛向周峰,不過朱青死死地握著這塊令牌,令牌掙脫不了。

「我這麼做了又如何?」

「你能奈我何?」

朱青語氣之中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有著一抹嘲諷的味道在其中,他似乎並不怕周峰。

「轟!」

炙熱狂暴的火焰在周峰身軀之上升騰起來,一股炙熱的氣浪爆發而開,令得周遭空間之中的氣溫都是直線上升,那炙熱的火焰甚至將周圍空間都是炙烤得扭曲起來。

「你想殺我?」

朱青在周峰身上感受到了絲絲殺機,那種殺機極為冰冷,幾乎是令得這周遭的空間之中的溫度都是微微下降了不少。

「你猜對了!」

冰冷的聲音自周峰口中緩緩流淌出來,在說話的同時,周峰手中火焰粘稠如岩漿,一滴滴如同液體一般的岩漿滴落下去,屋頂琉璃瓦直接炸開。

「那你可能做不到。」

朱青掛著那種1自信的微笑,儘管周峰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很駭人,但是朱青好像並不懼怕,只見到在從懷中取出一塊令牌,這塊令牌是屬於朱青的令牌。

嗡嗡嗡!

那塊屬於朱青的令牌此刻劇烈震動起來,耀眼至極的光芒散發出來,這種光芒直刺得人眼睛都是睜不開,仿若是一顆神陽在爆發光芒一般。

在那光芒爆發出來的時候,朱青身前的空間竟然開始扭曲起來,而後一個漩渦空間門在他身前凝聚了出來。

「這個空間門直通江河島,只有令牌才能打開這個空間門,只要我踏入這個空間門,便能被直接傳送到江河島之上,就算你想殺我,也殺不了我了。」

「你的令牌被我搶了,你更是沒有機會進入江河島了。」

朱青的臉上那種得意的笑容愈發強盛,此刻他死死握著手中那塊屬於周峰的在劇烈震動地令牌,不讓這塊令牌掙脫自己的控制。

「是嗎?」

周峰眼神一凝,手掌之上那種如同粘稠岩漿一般的火焰,化為一個岩漿火球,一滴滴如同岩漿一般的火焰滴落下來,一股極為暴躁的破壞力氣息不斷自那岩漿火球之上散發出來。

咻!

火球自周峰手中拋射出去,在空氣之中劃過,留下一道璀璨的光痕,而後重重的朝著朱青所在位置暴力轟擊而去。

「沒用的。」

朱青的沒有做出任何要抵擋和躲避的動作,他臉上帶著自信,笑著說道。

而後。

轟隆!

岩漿一般的火球還未轟擊在朱青的身上,便是轟然爆炸而開,一層層一層層的火浪掀起,一圈圈可怕的衝擊波蕩漾而開。

然而這些火浪,這些衝擊波,在將要推進到朱青身軀之上的時候,好像在朱青的身軀周圍有著一層透明的光罩一般,將這些火浪,將這些衝擊波都是擋住,無法波及到朱青身軀半分。

「我已經激活了空間門,現在我受空間門保護,你的攻擊傷不到我的。」

朱青的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現在的他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受到傷害,這江河島的令牌激活的空間門非常強大,給予他的保護也非同一般,周峰若是要想傷到他,在他看來,那是不可能的。

「周峰,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搶你的令牌嗎?就是因為那天你在練武場太狂了,今天我要給你個教訓。」

「你若是現在給我跪著道歉,我就將令牌給你,若是你不肯,那就不要怪我了,我只能踏入空間門,帶著你的令牌去江河島之上,讓你得不到你的令牌,無法進入江河島。」

朱青掛著得意的笑容,用威脅的語氣對著周峰說道。

「你儘管把我的令牌拿走吧。」

「不過我會讓你親自把令牌給我送回來的。」

周峰神情平靜,嘴角甚至還掛著一抹自信的微笑,他看著朱青,淡淡說道。

「我會親自把令牌送回來?」

「哈哈哈···你是在做夢嗎?」

「既然你要做夢,那你就繼續做吧!」

「我朱青就不陪你玩了。」

說罷,朱青朝著遠處望了過去,在那遠處有著一道魁梧的身形站在那裡,那道魁梧的身形就是唐狂。

望了唐狂一眼,朱青收回目光,然後踏入身前的空間門之中,身形快速消失不見,空間門緩緩在空氣之中消散,最後消失不見。

周峰看著朱青先前站立的位置,嘴角浮現出一抹殘忍的微笑:「朱青是吧?我倒要看看你的家族夠不夠硬。」

冰冷的聲音自周峰口中傳盪出來,這種冰冷令得空氣之中的溫度都是微微下降不少。

轟!

周峰身後一對火焰龍翼猛地伸展而開,氣浪掀開。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而後龍翼扇動,周峰身形直接飛上天空,化為一道流光朝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周峰飛到一處城池之中。

這個城池也是三級城池,但是著一座城池不是由某個家族掌控的,這座城池乃是由一個勢力掌控,這個勢力名叫天機樓。

天機樓是在江河之地之中靠著搜集消息和售賣消息的勢力,在江河之地有著很大的名聲。

周峰走到天機樓那座三層的木樓之前,抬眸看了一眼天機樓的牌匾,然後收起目光,邁出腳步,踏入天機樓之中。

剛剛踏入天機樓,周峰便是能感受到周圍有著數道目光在不斷的打量著自己。

周峰沒有去理會那些目光,而是直接找了個座位坐了下去。 周峰剛剛落座,立馬是有穿著天機樓服飾的人朝著他走了過來。

「閣下來我天機樓不知道是要賣消息,還是要買消息。」

來人乃是一位中年男子,這個男子在天機樓之中的身份極為不低。

先前周峰進入天機樓,這個中年男子便是注意到了周峰,他能感受到周峰身上的氣息極為強大,同時他還在周峰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危險的波動。

中年男子能夠感受得出來,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人絕對不簡單,所以中年男子親自出馬接待周峰。

「我既要買消息,也要賣消息。」

周峰坐在那裡,神色平靜,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他緩緩開口,淡淡說道。

聽到周峰的話,中年男子臉上表情明顯的楞了一下,他很意外周峰的回答,不過男子也是老江湖,臉上表情在剎那之間又是恢復自然,若是先前沒有仔細觀察,根本不會發現男子先前表情的不自然。

「若是你要買消息,那你就要拿出能購買消息的東西。」中年男子背負雙手,語氣平淡,聽不出情緒的波動:「當然若是你要賣消息,只要你的消息價值足夠大,我們會給你讓你滿意的東西。」

「我要你們給我一個人的信息,這個人叫朱青。」

周峰抬眸,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銳利,盯著中年男子,說道。

「消息我們可以給你,但是你要拿出能交換這消息的東西出來,比如靈藥、靈器又或者是其他珍貴的東西。」

被周峰用那種銳利的眼神盯著,中年男子背脊有些發寒,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怯場,依舊背負雙手,身形筆直,顯得不卑不亢。

「我用一個消息來換。」周峰說道。

「那就要看看你的消息價值夠不夠了。」中年男子說道。

「關於『天心青蓮』的消息,價值足夠了嗎?」周峰那銳利的目光死死盯著中年男子的眼睛。

這一次,中年男子顯然被周峰的話驚到了,神色震驚,急忙說道:「此事重大,閣下跟我來。」

說罷,中年男子帶著周峰進入一處包廂之中。

「閣下所說知道『天心青蓮』的消息是真是假?」中年男子心中明白『天心青蓮』事關重大,再次詢問周峰,想要將此事再次確定。

前些日子,『天心青蓮』出世,引起了真箇江河大地諸多大勢力震動,無數修士湧向『天心湖』要搶奪『天心青蓮』,但是那些修士卻死傷無數,沒有帶回『天心青蓮』,據說『天心青蓮』被一個少年帶走了。

江河大地諸多大勢力都在調查那個少年和『天心青蓮』的下落,但是一無所獲。

已經有許多大勢力花重金請求天機樓調查神秘少年與『天心青蓮』的消息,經過多日調查,天機樓沒有找到任何消息。

他們只是從經歷過『天心青蓮』搶奪大戰之中倖存下來的修士們口中得知,那個少年身後有一雙火焰龍翼,能飛行,其他的便是一無所知了。

天機樓高層對於此事很是頭疼,許多大家族重金已經花出來了,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天機樓卻沒有調查出什麼消息來,若是再這樣下去,他們天機樓的招牌可能就要砸了。

而就在今天,一個少年走進天機樓,說他帶來了『天心青蓮』的消息。

「我所言定然是真的。」周峰平靜說道。

「既然如此,閣下要用『天心青蓮』的消息換取什麼東西?」中年男子小聲問道,這個時候中年男子對周峰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變化,比起先前的那種淡漠,現在多了幾分熱情。

「我要朱青和他家族的消息。」周峰說道。

「那好,閣下你稍等。」說罷,中年男子走出包廂。

過了大概盞茶功夫之後,中年男子重新回到包廂,不過現在他的手中多了一份捲軸。

「這裡面有你想要的消息。」中年男子將手中的捲軸遞給周峰。

周峰接過捲軸,將捲軸打開,開始閱覽起來。

惡魔老公 周峰非常人,一目十行,過目不忘,僅僅是掃了幾眼,便是把這捲軸之中的消息全部了解清楚了。

忘婚負愛 「呵呵,朱城,朱家。」周峰冷笑一聲,眼底有著寒光閃爍。

他將捲軸合起來,然後遞給天機樓中年男子。

而後,周峰神情變得冷漠,大聲說道。

「『天心青蓮』就在我這裡,我就是搶奪了『天心青蓮』的那個少年,我叫周峰。」

「你可以把我的消息散布出去,告訴江河之地所有修士,若是有人覬覦我周峰的『天心青蓮』讓他們來搶就是了,不過你可要告訴他們,搶我周峰的東西,那就要做好丟掉性命的準備。」

周峰的聲音很冷,在包廂之中響徹起來。

中年男子被周峰的話震驚到了,膛目結舌,露出一副很誇張的表情。

「閣下就是那個神秘少年,可是傳言之中,那個神秘少年身後有一雙火焰龍翼的啊。」中年男子問出心中的疑惑。

「是這個嗎?」

周峰冷漠一笑,身後一雙火焰龍翼伸展而開,一股炙熱的滾滾熱浪擴散開來,令得房間之內的溫度直線攀升。

中年男子瞳孔驟縮,死死地盯著周峰身後那一雙火焰龍翼,心中無比震驚,這一刻他確定了眼前這個少年就是傳言那個搶走了『天心青蓮』的神秘少年。

光憑著火焰龍翼散發出來的可怕靈力波動,中年男子都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擁有這樣一雙恐怖火焰龍翼的少年,能夠搶奪到『天心青蓮』這一點也讓人不驚奇。

咕嚕!

中年男子吞咽一口唾沫,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收起了了,臉上的那種震驚之色,中年男子接著說道:「閣下帶來很驚人的消息,光是朱青的消息還不夠與你帶來的消息相抵,閣下還可以詢問一個感興趣的消息。」

本來周峰準備離開了,但是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周峰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望著中年男子,說道:「你們這江河之地,有哪些很厲害的天才。」

知道了周峰就是那個神秘少年之後,被周峰直勾勾的盯著,中年男子感受到了莫大壓力,他額頭都是有著汗珠浮現出來。

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中年男子緩緩開口了。 周峰望著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就這般簡單的望著,便是給了中年男子莫大的壓力,男子額頭上的汗珠愈發明顯起來。

畢竟先前這個中年男子已經知道了周峰的真是身份,那個將殺得無數大勢力折戟的神秘少年。

這樣的一個少年,如何不讓人感到恐懼?

「在江河大地之上,有著很多大勢力,其中一些大勢力掌握了三級城池,也有一些勢力沒有並沒有掌握三級城池,但是並不代表那些大勢力就比起掌握三級城池的那些勢力要弱。」

「江河大地有很多大家族大勢力的子弟,其中天才無數,但是顯露出來的超一流天才,僅僅只有四位。」

「林羽,秦天,羅紫煙,沐青青,這四位是如今江河大地已知最強的四位天才,他們天賦如妖,實力駭人,已然趕超不少老一輩強者。」

「至於這四位天才準確的實力,現在還沒有定論,畢竟從未有人見過他們使出全力,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每一個都有著能比肩天靈宗的可怕實力。」

「當然,也有可能還有其他能與他們比肩的天才,但是還沒有發現,畢竟江河大地很大,其中隱世的家族勢力也不少,說不定那個家族之中就隱藏著逆天天才,能橫掃一切,橫推江河大地所有天驕。」

「比如說閣下你,你就是一個很神秘的存在,雖然現目前表現出來的實力可能還不如那四位天驕那般耀眼,但是誰又能知道你的真實實力是不是足以與那四位天驕叫板,又或者比起那四位天驕還要強呢。」

中年男子在談論江河之地四大超一流天才的時候,還不忘吹噓周峰一番。

「除了四位超一流的天才,剩下的就是一流天才了,一流天才在江河大地之中,數量還是不少的。許多大家族之中都是有著這樣一位天才,比如說閣下詢問的朱青,他就是一流天才。」

中年男子在不斷說著,周峰在一旁聽著。

對於這江河大地的一些情況,周峰心中已然有了一些了解。

不由地,周峰心中有著一些震驚,江河大地之上卧虎藏龍,四大天驕能實力至少能比肩天靈宗,這般實力對於年輕人來說,那已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了啊。

而且如唐狂、朱青這樣的天才,在江河大地之上數目還極為不少,不得不說,江河大地之上果然不簡單。

在了解了之後,周峰也不再停留。

他走出天機樓,身後火焰龍翼伸展而開,滾滾熱浪朝著四周蔓延開來。

而後,周峰身後龍翼猛地扇動。

接著,周峰飛上天空,化為一抹流光,朝著某個方向飛射出去。

「叫幾個高手跟著這個少年,我有預感這個少年會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出來。」

「記住,不要距離這個少年的太近。他的實力很可怕,一旦這個少年反感你們的跟蹤,馬上放棄跟蹤,畢竟我們天機樓得罪一個這樣的人物,後患無窮。」

在周峰離開后不久,中年男子馬上下令,接著,天機樓之中,幾道身形駕馭飛行靈器,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光痕,朝著周峰離去的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