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記憶里很久很久之前的一隻小炸毛獅子有驚人的相似,生氣的時候眉毛豎起來、唇瓣抿得緊緊的,生怕別人不知他在發脾氣,自己不高興非得把周圍的人也弄得不安生。

那隻小炸毛獅子是她小時候的鄰居,那個從小就愛黏著她,自己也是小豆丁的他非得抱著小小豆丁的她,抱著她時小手臂力氣不夠搖搖晃晃路還走不穩,偏生死活不撒手,去哪都得抱上她,看在眼裡的兩家大人總是又好氣又好笑。

小時候的回憶總是帶著點小溫暖,轉身走進『今迷』,臉上的輕笑緩緩散去。女孩進去后徑直找了接待的工作人員不知說了句什麼,工作人員就帶著她往某個方向走去。

半透明的雅緻煙灰藍的長袖外套裡面搭配白色小背心,下身淺色緊身九分牛仔褲,白色高幫帆布鞋,簡單休閑的穿著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可是在『今迷』這樣另類的穿著所過之處還是偶爾讓人側目。

隨著服務員的帶領來到酒吧樓層的118號房,女孩輕輕敲了敲門推開而入。

抬眼就看到一個性感妖嬈的美人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黑色抹胸緊身超短裙下的修長美腿架在桌子上,不顯粗魯反而撩人芬芳。

女孩心裡嘆息,一向清冷的嗓音帶著思念的暖意喚了聲:「沁沁。」,淡然的雙眸也融入了一抹淺笑。

誰知,這一聲叫喚,沙發上的性感女人『唰』地一下放下了長腿,隨後重重地放下酒杯站起身面向女孩,兇巴巴地瞪著她:「死女人,捨得回來了嗎?」

……。

果然,性感妖嬈什麼的,不存在的…

「我都想好了,要是你再改機票,我就去告你非法雇傭、告你欺詐、告你拋棄。」元羽沁義憤填膺地盯著女孩。

女孩輕笑地邊聽著指控邊走向沙發坐下,抿了口早就給她提前叫好的蜂蜜水。風塵僕僕從機場趕過來、飛機上也沒吃東西空落落的胃終於舒緩了下來。

「非法雇傭、欺詐勉強能理解,可是這拋棄又是什麼罪名?」女孩淺笑著問。

元羽沁重新坐下,一臉認真地開始數落某人的罪名:「當初我也就意思一下提出幫你打理Y市的事務,結果你就全甩手給我了,大事才處理一下,此——非法雇傭;這3個月來你多次答應我回來,結果機票一改再改,整整拖了3個月,嚴重欺騙我純潔的心靈,此——欺詐;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

元羽沁突然坐直了身體,憤憤不平地瞪著她:「你說,你是不是在國外有新閨蜜了,寵了新人忘了舊人,這些年來總是視頻打發我,你回來的次數3根手指都數得過來,國外的女人性感開放,你是不是被狐狸精勾走了,你給我說清楚。此——拋、棄。」

精緻的眼妝把元羽沁本來妖媚的桃花眼勾勒得更加魅惑,可惜,此刻正狠狠地瞪著某個正小口喝著蜜糖水的某人。 「克隆技術、記憶灌輸技術、生物控制技術、T病毒、G病毒、核彈技術、衛星技術。」

張碩最後將愛麗絲提供的技術選在了這幾項中。

但張碩先前已經和愛麗絲進行了4項技術的交易,所以獲得這7項技術的話,那麼張碩同愛麗絲的訂單就是11項了。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就只能同慕容復的交易項目中扣掉一項,不過最後張碩想了想還是扣掉了記憶灌輸技術。

記憶灌輸技術可以放棄,這項技術是用在克隆技術的基礎上的,讓克隆人能夠更好的配合實驗或者是成為保護傘公司的安保人員或者是科研人員,補充因為人類數量太少而無法補充的新鮮血液。

而克隆出來的人不見得就一定要灌輸記憶,直接用G病毒造成生化士兵,它們需不需要記憶都是一樣的,只要用生物控制技術控制住就足夠了。

同愛麗絲進行交易了6項技術,張碩又花去了大量的進化晶石,可以說上次帶著張寧3女的狩獵收穫大幅度縮水了,就算加上葉芸芸收集來的進化晶石都有些不夠用。

又要用來交易,又要為林司令提供進化晶石,張碩又感覺進化晶石不夠用了,而這一次獲得了愛麗絲的6項技術,可以說在生化危機世界里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是張碩需要的了,可能還有一些小技術,但這些都是張碩看不上的了。

「愛麗絲,按照承諾,我將告訴你如何解決喪屍危機。」張碩對著愛麗絲說道。

生化危機6已經出來了,根據生化危機的結局,一切都是保護傘公司搞的鬼,在浣熊市的蜂巢更深處,那裡冰凍著所有的保護傘高層的成員,以及威克斯的本體也在那裡。

愛麗絲並不孤獨,在張碩的幫助下,愛麗絲身邊還有克萊爾等同伴以及一群早早已經學會用異能戰鬥的孩子。

而當愛麗絲等人聽著張碩將浣熊市所在的蜂巢中居然藏著所有一切的真相以及罪魁禍首,愛麗絲等人都憤怒了。

總裁的獨家寶妻 「位面交易者,多謝你提供的情報,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我們會儘可能為你提供的。」愛麗絲對著張碩感謝道。

雖然不知道張碩為什麼要收集保護傘公司的技術,但張碩既然想要,愛麗絲也樂意提供,然後換取到更多的進化晶石。

對於保護傘公司的技術,愛麗絲等人都感覺用處不大,畢竟他們的敵人就是保護傘公司,用保護傘公司的技術對付保護傘公司?那絕對是找死,所以還不如換取進化晶石,讓倖存的人類能夠擁有異能在這個末日中生存下來。

「暫時是不需要了,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在向你要的。」 七零年,有點甜 張碩搖頭道,最後同愛麗絲說了幾句就掛斷了聯繫。

同愛麗絲結束了交易,張碩又開始同慕容復進行了通訊。

這麼長的時間,慕容復就算在辣雞,他也把無量山都探查一遍了,哪怕張碩提供的琅嬛福地並沒有準確的位置,但在無量山中的懸崖有多少?所以慕容復也該將琅嬛福地找出來了。

接通和慕容復的通訊,慕容復此刻就在燕子塢內,而他的身後是一座白玉雕像,看到這座雕像,張碩就知道慕容復已經將琅嬛福地收颳了。

琅嬛福地中的北冥神功以及凌波微步自然是落入了慕容復的手中,至於段譽就讓他去死吧,張碩自然不會理會段譽到底會是個什麼情況。

「慕容公子,辛苦了,不知道你這趟的收穫如何?」張碩對著慕容復問道。

「這一趟可以說多虧了位面交易者你提供的信息,我不僅僅得到了琅嬛福地里的東西,還聯合四大惡人掌控了大理,而且我還得到了大理段氏的一陽指以及六脈神劍。」慕容復一臉紅光滿面的對著張碩道。

看慕容復的樣子,顯然是收穫相當的大了,在無量山收穫琅嬛福地,是為了能夠有貨和張碩進行交易,繼續購買更多的軍備。

而在無量山遇上四大惡人,只能說是一場意外,就算張碩也知道四大惡人會出現在無量山,但也沒有想到被慕容復遇上,接著情況就簡單了,四大惡人被慕容復以及手下帶著的軍備嚇到了。

那火力兇猛,又是直升機什麼的毀了三觀,而慕容復又被四大惡人對付大理段氏感興趣,同段延慶聊了一會居然想到了控制大理,同段延慶聯手拿下了大理皇室,然後獲得了一陽指和六脈神劍。

段延慶本來是不想讓段氏絕學外傳的,但慕容復有了現代軍備后就不是段延慶想不想的問題了,最後不得不讓慕容復帶走了這兩本秘籍。

「這麼說來,慕容公子能夠和我交易的東西就多了,既然這樣,那麼我就為慕容公子提供更多的軍備了。」張碩將軍備單子都列了出來讓慕容復進行挑選。

戰車、坦克、直升機以及運輸機等等載具以及狙擊槍、衝鋒槍、手槍等等裝備,還有輔助的防彈衣、軍靴、軍刀等等。

張碩提供的軍備很齊全,慕容復都看花了眼,恨不得全部都拉到自己手中,然後武裝起一支大軍將大宋朝廷推翻。

但慕容復知道他不可能全部弄到一支大軍的數量,只能是根據位面交易網評估的物品價值同張碩進行交易。

北冥神功,慕容復無法修鍊,交易給張碩完全不心疼,更是獲得了一大筆軍火。

凌波微步,慕容復已經抄錄了一份,同樣是交易了過去。

之後是張碩提過的莽牯朱蛤,慕容復費了不少的力氣才在無量山中找到了,而且因為莽牯朱蛤劇毒無比,慕容復抓它差點還被毒到了,也將它用來給張碩換軍火。

最後就是琅嬛福地內的白玉雕像,李滄水的雕像和王語嫣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除非仔細看才能看出其中的一點不一樣。

而後就是大理段氏的一陽指以及六脈神劍,因為是同出一源,所以並沒有多費張碩一個訂單。

就這樣就讓張碩付出了5個訂單,加上之前的王語嫣,張碩已經在慕容復身上付出了6個訂單了。

「還剩下4個訂單,看來要慎重了。」張碩第一次感覺自己的交易單不夠用了。

天山童姥的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以及生死符、天時來運轉和天山折梅手以及李秋水的小無相功以及白虹掌力,還有無崖子坐下的函谷八友的技藝以及丐幫的降龍十八掌等等武功,張碩都感覺不夠用了。

「等等,如果這樣能不能一起交易過來?」張碩想到了一個情況,然後讓慕容複試一試。 過了幾秒,貌似被忽略的元大小姐更生氣了,怒吼:「醉離渦,你究竟有沒有…」

吼聲戛然而止,不知什麼時候放下杯子的醉離渦輕輕抱住了她:「我回來了,沁沁。」清冷的嗓音在耳邊響起,簡單的一句我回來了讓兩人都微微紅了眼眶。

元羽沁用力回抱了一下才放開:「這次回來準備呆多久?先說好,最少半年你敢提前走試試。」警告地指著她。

醉離渦耐著性子答應:「好,最少半年。」說著便起身拉回進門后就放在門口的行李箱,翻出五份包裝精緻的禮物淺笑著遞給元羽沁:「給叔叔阿姨、羽航哥、丹尼爾。」

元羽航,元羽沁的哥哥。

「這怎麼好意思,其實我正打算自己去翻來著,」元羽沁笑眯眯地接過禮物:「丹尼爾?上周過期了呀,這份禮物正好可以送下一任男朋友。」話里語氣理所應當。

伸手正想拿杯子的動作頓了頓,醉離渦略無奈地看向元羽沁。

元羽沁滿臉認真又耐性地教導她說道:「離渦,你要知道一個男人最完美的保鮮期是3個月,3個月內是愛情最激情美好的期限,超過3個月雙方就會產生視覺疲勞、熱情逐漸減退等等,與其毀了兩人曾經的美好感情,倒不如提前分手還是好朋友。」嫵媚的小臉上笑得好不可愛。

醉離渦淡淡地瞥了眼還在侃侃而談的某沁,這番話某人在她耳邊嚷嚷多年了。

當元羽沁還想繼續教導,這時正好手機鬧鐘響起,瞬間猶如泄氣的氣球一樣整個耷拉了。

醉離渦清眸里閃過一絲笑意,沒有人會想到受盡寵愛的元家千金小姐竟然會有門禁,怎麼瘋玩都可以,但是到點了必須得回家報到。

元羽沁生無可戀:「都23歲還門禁,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性感女王的稱號還能不能要了,」邊嘀咕邊收拾包包禮物拉著醉離渦往門口走去。

「對了,我爸媽我哥知道你回來,天天讓我記得帶你回家吃飯,搞得跟急著見女婿似的,這3個月你答應回來然後又改多少次機票我就推了家裡多少次,看我幫你擋了多少次子彈,你怎麼對得起我…。」

元羽沁走著還一個人絮絮叨叨說個不停。

這時沒人沒留意到前面轉角處有一堆男男女女正要走出。

元羽沁轉頭時才發現旁邊早沒人了,立刻轉身望向身後,看到醉離渦竟然離她4、5米遠拉著行李緩緩走著,淡然的小臉略顯無辜。

「醉離渦。」元羽沁大聲喊道,孩子氣地跺了下腳:「屬烏龜嗎?」懷疑地看了眼她的平底鞋,再看了眼自己腳下10寸高跟鞋。

醉離渦淡然的小臉浮現了一絲暖意,外人眼裡囂張跋扈的元家千金,只有在家人和她的面前才會有這樣小女孩的脾氣動作,這麼多年來沒有變過。

殊不知前面轉角處走出的一堆人里,其中最中心最前面的英俊男人『唰』地回過頭來順著喊聲看向身後。

就因為那一聲『醉離渦』。 張碩想到了之前和三國位面進行交易的時候,羊脂白玉都是一堆一堆交易過來的,只要能夠交易,數量上是沒有問題的。

而數量上不是問題,那麼就是同物品的問題了,和愛麗絲進行交易的時候,張碩也發現了保護傘公司的每一樣技術都只能單獨交易,就算是T病毒和G病毒也都是不一樣的技術。

T病毒重點在強化人類,成功就能夠和愛麗絲一樣擁有非凡的體質,失敗就會變成喪屍。而G病毒的重點就是製造生化武器,用來充當士兵進行戰鬥。

「慕容公子,你試試將你手中的所有秘籍都放在一個盒子里,然後和我進行交易。「張碩對著慕容復道。

慕容復也明白了張碩的意思,張碩這是想降低訂單數量,然後交易到更多的武功秘籍。

而這些武功秘籍對於慕容復來說根本沒法和現代軍備相比,這麼做還能讓他交易到更多的軍備,慕容復自然是很樂意這麼做了。

慕容復將手中的這幾本秘籍都放入一個木盒中后連接上位面交易網,立即就得到了一個提示。

「非同派武功秘籍不可同時進行交易。」

這一信息不僅僅是慕容復看到了,張碩也看到了,沒有想到還真的有這樣的操作。

「可惜生化危機世界的技術不能這樣進行交易,不然還能在弄點東西過來。」張碩心中嘆息不已。

同樣都是屬於保護傘公司的技術,居然不能夠整合交易,讓張碩用了所有預支的訂單,而天龍世界的武功秘籍,居然能夠這麼交易。

慕容復將一陽指和六脈神劍放在一起,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放在一起,用了兩個訂單交易了過來。

之後莽牯朱蛤和李滄水的雕像則是留了下來沒有交易,而是放在了下次交易的內容中。

張碩將無崖子的情況提供給了慕容復,讓慕容復去獲得逍遙派的武功和資產,這樣才能讓慕容復將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武功都弄來,同時還讓慕容復盯上丁春秋的神木王鼎以及可能在遼國中的冰蠶。

除了這些外,也就剩下少林的易筋經、丐幫的降龍十八掌、打狗棒法以及喬峰意外獲得的擒龍功還有丐幫的打狗棒。

這些武功和物品以及毒物,都是張碩將天龍世界弄清楚之後想到的目標,可惜閃電貂沒能弄到,不然比起閃電貂的可愛,哪怕毒性在它之上的莽牯朱蛤以及冰蠶都沒閃電貂招人喜歡。

同慕容復完成了交易,慕容復自然立即行動了起來,又得到了一批軍備,慕容複本來是準備對西夏動手的,在控制了大理后在控制西夏,接著同時進攻大宋,將大宋拿下肯定非常的輕鬆。

而在打下大宋后,大遼自然就是慕容復的目標了,不過在得知逍遙派的情況后,慕容復就沒有選擇硬幹,而是準備打入逍遙派內部,然後通過逍遙派得到西夏,又能得到張碩想要的東西交易軍備。

張碩拿著基本秘籍過來了,此刻王語嫣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世界,此刻正在為張碩研發著一款新產品。

超時空科技公司的第一款產品身體修復儀更多是為了打響名聲,賺錢是次要的,而第二款產品才是超時空科技公司開始撈錢的項目。

人工智慧手機,裝置了白皇后子系統的人工智慧系統,各種硬體設備都是王語嫣和白皇后共同研發的成果,這款白皇後手機,將會掀起一場手機行業的風暴。

張碩來到蜂巢科研室的時候,此刻王語嫣正在查看著白皇後手機的數據信息,那穿著白色研究服的樣子,活脫脫是一名女科學家。

「語嫣,白皇後手機現在如何了?」張碩進入科研室內問道。

王語嫣看到張碩的到來很高興,嘰嘰喳喳的對著張碩彙報白皇後手機的情況以及白皇后系統的好處。

在這裡為張碩做事,王語嫣每時每刻都有著動力,就好像當初在曼陀羅山莊內為慕容復默默的學習武功秘籍一樣,哪怕她沒有練過武功,但卻是對武功了如指掌。

而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為張碩開發一款專門適應白皇後手機子系統的項目就是為張碩辦事,王語嫣自然是動力十足的。

「這麼說白皇後手機已經可以進入生產了?」張碩問道。

好事接連,公司的開啟,產品一項一項的出現,公司自然是要進入高速發展中的,而有了公司的存在,張碩自然也能更好的發展自身的實力。

「嗯,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投入生產了。」王語嫣點頭道。

「那麼先休息一下,我們吃點東西,然後在做其他的事情。」張碩帶著王語嫣走出了科研室來到休息區,張碩親自下廚為王語嫣做了一些好吃的犒勞她。

王語嫣最近真的是忙的不行,張碩都有些顧不上她,看著她那有些清瘦的臉,張碩都有些心疼。

王語嫣很是羞澀的陪著張碩吃了頓飯,臉上滿是幸福,感覺之前的努力研發白皇後手機都沒有白費。

第二天一早,陪了王語嫣一天的張碩,帶著她來到了蜂巢基地的一間圖書室內,這裡的書架基本上都是空白的,現在只放了4本書,而這4本書的書架上寫了一個分類——武功。

「少爺,北冥神功已經拿到了嗎?」王語嫣看到書架上的4本書,立即就明白了張碩的想法。

成為了張碩的女人,王語嫣自然是一切以張碩為主,所以張碩讓她教導如何學習武功,王語嫣自然是全力以赴的。

「嗯,你先看看北冥神功,然後我們一起練。」張碩點頭道。

北冥神功需要沒有武功的人才能修鍊,張碩不知道張寧和貂蟬能不能,蔡文姬是沒有武功的,但張寧修鍊過一些練氣的武將法門,貂蟬修鍊過魅惑術,所以張碩也不知道她們能不能練。

而王語嫣仔細的看著北冥神功,不僅僅將自己的知識發揮了出來,還用異能解析了北冥神功的情況,讓她更加了解北冥神功的修鍊情況。

「少爺,北冥神功需要體內沒有能量才能練,而你修鍊的氣好像會產生衝突。」王語嫣有些為難的對著張碩道。 醉離渦慢慢走近剛想說話,就看到前面那個連身子都轉過來盯著這邊的英俊男人。

她頓了頓,淡淡地看著他。

是那個紅色超跑的大炸毛。

萬眾矚目的騰曳牢牢地盯著後面,身邊的俊男美女自然也跟著他轉身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只一眼,所有人都愣住了。

乾淨,雪白。

一個年輕的女孩靜靜地站著,自然卷的長發柔順地披著清瘦的身軀,乾淨到極致的澄瑩水眸透出清冷的光芒,挺直秀氣的鼻子小小的,櫻花般的唇瓣自然地抿著,唇色粉粉嫩嫩的讓人很想輕輕吻住不讓人覬覦,使人不禁驚嘆,好一副漂亮精緻的五官。

然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她身上那非常乾淨剔透的氣質,和那身驚人的好肌膚。

氣質乾淨到彷彿自帶隔離,沒有任何污染能夠妄想染指上她,卻又清冷得使人一看到她就會漸漸安靜下來躁動情緒自動消逝。氣質,是真的純粹,即使穿著簡單休閑也擋不住那份吸引人的乾淨。

看到她的膚色毫無意外首先聯想到的就是牛奶,白是真的白,又不是那種不帶人氣的雪白,她竟然是猶如牛奶一樣嫩嫩的白,戳一戳能出水的那種,水**白到讓所有男人都會產生想狠狠佔有的邪惡因子。

很矛盾的人兒,既讓人能從躁動安靜下來、又讓人從安靜產生不顧一切的佔有,可是又認為這樣的詭異矛盾天生該她所有。

一時間竟沒有人說話,而背對所有人的元羽沁才不管周圍發生了什麼,直接抬手不輕不重地掐了把好友奶白的臉蛋,撒嬌的嘟嘴輕哼:「小烏龜離渦。」

殊不知後頭的男人們看著她掐向那奶白臉蛋,心裡直吼:放開她,讓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