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說不願意啊!”張謙心說我巴不得呢,“但是你可想好了,到時候萬一你再一後悔,要從我的命魂之中硬飛出去,傷到我的命魂咋辦?”

“不會的,我已經想明白了。”系統說。

“那如果融合了,系統空間啊,抽獎啊兌換啊什麼的都還能用嗎?還能召喚隨從和打手嗎?”

“除了抽獎和兌換,其餘的都沒問題。”系統說。

張謙立刻說道:“那行,我還有最後一個升級點呢,我趕緊抽了再說。”

超級驚悚直播 “臥槽,就剩一個了不必了!趕緊的吧!”

“不行!”張謙說着,連着幾個瞬閃飛到太上老君他們身邊,“稍稍幫我護一下法!”說完他就閉上了眼睛進入了抽獎界面。

老君他們立刻如臨大敵一樣將他圍在了中央。

最後一個升級點啊!最後一個!一定要給點力啊!

千萬別再是仙芝了!

張謙一邊想着,一邊開啓了拉霸。

幾秒種後,砰的一聲,煙花四濺!

……

黑袍和天魂兩人面無表情,進行着飛快的瞬閃,在瞬閃的同時不停的拳腳相撞,雙方你來我往,在頃刻之間就對了幾十招。

刷刷!

兩人化作兩道光芒分散開來,懸空而立默默地注視着對方,下一刻,他們又化作兩道光芒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天空中爆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巨響,一道又一道的光芒!

“地魂,自從咱們出現的那天起,咱們就沒這麼對戰過吧?”一邊打着,天魂一邊笑着問。

“從未這麼酣暢淋漓過。”黑袍說。

“哼,那你是不是得謝謝我讓你這麼酣暢淋漓啊?”天魂問。

“我謝謝你!”黑袍咬着牙說。

雙方在一瞬間又是對拼了幾十招!

這倆人就好像過癮一樣,也不用殺招,卻都拿出了十成的力道在對拼。

但是實力的差距始終存在,又這麼幾個瞬間,又是這麼百十個回合,砰的一聲,黑袍帶着一身散亂的光芒和氣被打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跌入了死海之中。

天魂這次沒有放任不管,而是渾身亮起金光衝向海面,但是還沒等他進入海面,三個身影就從海內越了出來,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齊齊打向天魂。

天魂臉色微微一變,立刻一個閃身躲開了這三次攻擊。

黑袍、懶神和聖猴並排站立,冷冷的看着對面的天魂。

海水從他們的身上慢慢滴落。

“你們都真的很皮糙肉厚啊。”天魂說,“看來我對你們還是下手太輕了。”

黑袍突然動了,一個瞬閃飛到天魂面前,一拳打了出去,天魂剛要有動作,突然一道藍色光芒從天而降,瞬間就打在了他身上。

藍色光芒在接觸到天魂身體的一瞬間就迅速結成寒冰,天魂保持着一拳打出的動作,被凍在了當場。

黑袍哪裏會放過這個機會,對準了天魂的腦袋就是一拳,緊接着又是一腳踢在了天魂的胸口。

天魂被打的倒飛了出去,聖猴一個瞬閃出現在他背後,四根棍子齊齊砸出,砰砰幾聲,黑袍又被打上了天空,懶神早早的等候,看天魂飛了上來,雙手一陣迅速的動作,一顆紫色的光球出現在了他雙手中間,隨後他用力向下一甩,光球軟綿綿的打中了天魂的腦袋,剎那間,紫色的光芒就佔據了天魂全身。

天魂這時候才破開體表的那一層寒冰,接連幾個瞬閃遠離了這幾個人。

但是這幾個人卻如同跗骨之蛆一樣緊隨其後,對着有些手忙腳亂的天魂不停的攻擊,攻擊,再攻擊。

但就算是他們佔據了主動,也只是暫時的,勉強的。

天魂很快就站住了腳步開始了反擊,不過他現在也已經不再是那個耿直的天魂了,在張謙的薰陶下,他早就會了套路。

他先是佯裝捱了幾下,腳步隨即變得踉蹌而又虛浮,聖猴一看他這幅樣子,當即就以爲他已經熬不住了,於是脫離了陣型,一馬當先的殺了過去,對準了天魂揮起了四根長棍。

黑袍眼睛一瞪,立刻吼道:“聖猴!你慢一…”

話還沒說完,天魂目光一凝,突然一個瞬閃躲開了聖猴風暴一樣的攻擊,飛到了聖猴背後,雙臂猛地向前一推,兩隻金色的巨大手掌從他雙手幻化了出來,一瞬間從背後抓住了聖猴的左右上臂。

聖猴一愣,緊接着,沒等黑袍等人前來救援,也沒等聖猴反應過來,天魂大吼一聲:“給我斷!”

‘咔吧咔吧’兩聲巨響,聖猴當場爆發出了一聲慘嚎!

他的兩條上臂已經被天魂硬生生的給掰斷了!

“混蛋!”聖猴憤怒的轉過身,兩條上臂無力的耷拉着,“俺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魔帝寵妃,小狐狸被套路 天魂剛要說話,臉上突然浮起一道紫光,他臉色一變,身上立刻爆發出了金光,金光閃過之後,他臉上的那層淡紫色的光芒已經消失不見了。

“能這麼徹底的壓制住我的懶氣,他真的不簡單。”懶神說。

黑袍衝向天魂,天魂一個瞬閃躲開黑袍這一拳,同時又飛到了聖猴的背後,手中金光幻化成一柄巨刀,黑袍一愣,立刻衝過去想要幫助聖猴抵擋天魂這一刀,天魂卻對準了黑袍一個反手橫切,黑袍臉色大變,想要躲避卻已經剎不住腳了,只能凝聚力量幻化出一道屏障,屏障也沒能完全擋住這一刀,他還是遭受了這強力的一擊。

黑袍有些難以置信的低下頭,看着腹部那一道皮肉翻卷的刀口。

“結束了。”天魂冷笑一聲,一個瞬閃出現在了黑袍身邊。 全班在這個時候寂靜了一瞬。

幾個參加演講的女生愣愣開口,「林思然,你會不會弄錯了?」

吳妍也是他們寫演講稿查資料中的一員,怎麼會不知道在那種場合丟稿子的重要性?

「林思然,你可別亂說,」吳妍瞳孔縮了一下,可想到秦語跟她說的話,她又放鬆下來,「是不是有人跟你挑撥離間了什麼?說不定她就是自己提前背好,然後故意撕掉了稿子,博取關注,要不然以她那智商能記住這麼長的演講稿?」

誰都知道她說的是秦苒。

徐搖光的話喬聲不敢不聽,吳妍很確定。

這兩人一干預,視頻是絕對不會被放出來。

這樣一想,吳妍更加有底氣。

吳妍說的這句話也有道理,在所有人眼中,秦苒不是個愛學習的人,能記得這演講稿確實讓人費解。

吳妍一臉問心無愧,還十分指責林思然跟秦苒。

看起來大氣凜然,像是無辜被冤枉。

「林思然,這件事可能是個誤會,」有人開始出來當和事佬,「大家都不要動氣。」

「什麼誤會?」吳妍還記得昨天秦苒一副愛理不理自己的樣子,自己被圍觀的屈辱感。

她張了張嘴,有些盛氣凌人的笑,「林思然,是秦苒跟你說的吧?」

全班人這時候才下意識的看向秦苒。

秦苒手裡還拿著剛剛的那本習題冊,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書封面。

臉上還帶著漫不經心的笑。

脊背靠著牆,下巴微微的抬著。

她這人喜怒一向明顯,可現在,班裡其他人卻看不出她的表情。

面面相覷的,對這件事情有些搖擺不定。

「煩不煩!」也就是這時候,將頭埋在桌子上的喬聲站起來,滿臉戾氣,踢了凳子一腳,「都給我去位子上坐好!別吵我睡覺!」

喬聲雖然是富二代,但他平時玩的開,沒什麼架子。

此時他站起來,低著嗓子一開口,全班都靜下來。

不太敢說話。

吳妍心裡卻憋屈的要命,喬聲即然答應了不放視頻,就肯定不會放視頻。

此時站起來,不過是為了維護秦苒而已。

憑什麼?!

憑什麼她求秦苒的時候,秦苒可以絲毫不講情理,這時候她卻要不計較?!

「林思然,秦苒,」說不上是嫉妒還是其他心理,吳妍心裡一股火上來,「這件事你們今天必須跟我說清楚!」

「吳妍!」喬聲警告地看她一眼,這人要還是不識趣,就算有徐搖光,他也不打算息事寧人。

吳妍咬了咬唇,挺不甘心的,卻不敢再說什麼。

兩人這一來一往,看在班裡其他人眼裡,有點像是喬聲刻意維護秦苒的意思。

薄情總裁,請放手! 只有夏緋跟林思然沒說話,林思然看著吳妍,似乎是想要看到她能做到哪一步。

「算了,吳妍,別計較了……」吳妍的同桌跟吳妍關係好,伸手拉吳妍。

吳妍一臉委屈是真的……

「呵。」林思然忽然笑了,「吳妍,如果我不知道事情真相,看你這麼委屈的樣子,我會覺得你是可能真被冤枉了。」

吳妍已經走到了自己的位子。

聽林思然這麼一說,又像是被戳破的氣球,炸了,「林思然,你這話什麼意思?行啊,我本來沒跟你們計較,可你就因為秦苒的一句話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衊我……」

其他人看出來喬聲已經很生氣了。

吳妍的同桌立馬去拉吳妍,小聲開口,「這件事有可能是誤會,跟你還有秦苒都沒有關係,你就別說了。」

吳妍氣得眼睛通紅,恨不得殺死秦苒的樣子,讓人覺得她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幾個跟吳妍還玩的開的學生都去安慰吳妍。

好像這件事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林思然看著秦苒坐在位子上,不言不語的,就覺得難受。

之前早自習下課,林思然就去問夏緋一道數學題。

數學老師上課講過,林思然聽的差不多懂了,課上秦苒圈了幾道題說不懂,讓林思然跟她講一遍。

林思然自己也一知半解的,雖然她知道秦苒是個學渣,但也沒有要敷衍她的意思。

就找夏緋討論這個題目,想從題干到公式到答案把這個問題真正吃透。

兩人討論完題目,林思然拿著筆順思路。

夏緋任她思考,自己拿起放在一邊的手機,繼續刷。

林思然順完思路要走的時候,就發現夏緋表情不太對,下意識的看了眼她的手機。

就看到一段監控視頻。

走廊上,一個女生側對著鏡頭撕紙張的畫面,不是很清晰,但絕對能看清那人是吳妍。

林思然是親身經歷過演講稿被丟過程中的那種緊張感。

那種情況下,稿子是在秦苒面前被丟的,如果不是秦苒記性好,他們九班丟臉丟到市領導跟電視台去了。

意味著他們這麼多天的努力白費了,而這一切的源頭還會被歸加到秦苒身上。

所以這是九班人知道演講稿被丟之後集體行動,怒斥偷稿子的人,同仇敵愾。

在知道這一切竟然是吳妍做的,可想而之,林思然的失望氣憤程度。

最讓林思然想不到的是她說出這件事之後,吳妍還覺得委屈。

這時,吳妍的同桌看向林思然:「林思然,你也少說兩句……」

因為吳妍的表現,班級里的這些人可能都覺得林思然有些無理取鬧。

「你要計較是吧,可以啊,」林思然拿過夏緋手中的手機,連笑都不想笑了,也不解釋,只是點開大屏扔到吳妍手裡,輕聲開口:「你們看看。」 腹部那一道傷口不足以傷及黑袍的性命,但是也讓他暫時失去了戰鬥力。

任誰肚子上被切出一道大口子都會很難受的,更別說這道口子還是天魂切出來的。

紅樓之一代聖君 黑袍眼睜睜的看着天魂飛了過來,那隻拳頭在他的瞳孔中越來越大,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風聲乍起!

天魂眉毛一皺,但是並沒有當個事,眼下能與他對敵的人無非就是聖猴與黑袍,聖猴兩隻胳膊廢了,戰鬥力大大受損,黑袍現在就在眼前等死,所以背後的風聲根本無所謂!

但是緊接着他就懵逼了,背後吹來的颶風突然把他整個人捲了起來,捲上了高空,並且這股強大的勁風直接鎖住了他的四肢向外拉扯,似乎是想要把他五馬分屍一樣!

但是這注定是不可能的,他還是可以輕鬆抵過這陣颶風的。

調動體內的力量擺平了這股颶風,他緩緩的懸浮在了空中,回頭憤怒的看向太上老君那邊:“冰神,風神!你們兩個是找死!”

先前是寒冰凍住了他,現在又是颶風吹走了他,用屁股也能想到是這兩位神搞的鬼。

“喂。”一個聲音傳來,天魂一愣,轉頭看去,卻發現是張謙去到了黑袍身邊,正慢慢的扶起黑袍,並且拿出了一個瓶子遞給了黑袍。

張謙看着天魂:“你猜錯了,不是他們搞的鬼。”

“不是他們?”天魂眯起眼睛,“是誰?”

“我。”張謙冷笑一聲,一個威武的頭盔出現在了他的頭上。

這就是剛纔,張謙使用最後一個升級點抽出來的獎品。

老實說,當看到抽中的東西是這個頭盔的時候,張謙差點興奮的心臟病發作。

無妄神靈套,湊齊了!

“什麼?!”天魂怔住了,難道…

“如今,無妄神靈套裝,我已經集齊了五件,”張謙說,“我現在可以憑藉無妄神靈的力量秒殺任何一個神了!”

“而對於你,雖然我秒殺不了你,但是我卻可以給你製造無窮無盡的麻煩!”說着,張謙眼睛一瞪,右手猛地朝着天魂一推:“無妄·瞬殺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