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氣團中,一道冰藍色的光團從中飛出,周圍的一切都開始極度降溫,戰神等人紛紛倒退,因為他們都感受到了寒氣的攻擊對他們威脅極大,只有張碩一個人扛在了前方。

「想逃走?」

張碩發現這個冰藍色光團其實是寒氣團的本體,而下方這團巨大的白色寒氣只是它身體的一部分,在本體離開這部分身體后,白色寒氣失去了控制,爆發出來的寒冰效果自然就更強了,雖然只有一波攻擊,但這一波攻擊都讓戰神等人都不敢有一丁點靠近的情況。

轟!!

張碩身上的黑暗寒炎爆發出來,巨大的麒麟之軀猛的沖了上去,一口就咬在了冰藍寒氣之上,而這一刻,張碩感受到整個嘴巴都被凍結了。

「給我鎮!!」

張碩身上的黑暗寒炎爆發,狠狠的鎮壓著冰藍寒氣,而此刻殺戮神劍在下方已經被完全凍結,短時間內不可能來幫助,只有觀音開紅姬改在不斷的輸送規則之力壓制著寒氣。

寒氣團估計想不到張碩還有召喚系魔法的能力,而召喚系魔法想要收服寵物,可不僅僅是要靠自願原則,還有其他的強行方式,此刻張碩就用的一種強行收寵的方式在壓制寒氣團。

不過這種強行收寵的方式並不是百分百就能夠成功的,首先就有極大的缺陷,如果無法成功收服,那麼就有兩敗俱傷或者是直接將寵物殺死的情況,而張碩此刻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在行動。

寒氣團被張碩巨大的麒麟之口咬住,想逃已經明顯不可能了,麒麟可不是普通的生物,寒氣團這種異種生命在麒麟面前想要通過特殊方式逃走根本就做不到。 無法掙脫逃跑,自然是抵死掙扎,此刻寒氣團的情況便是如此,面對張碩緊緊咬住它的情況,同時還有一股股魔力正在入侵它的情況,它能夠做的就是抵死反抗。

張碩也想不到寒氣團居然這麼倔,寧死不屈的情況有一定程度比起剛剛遇上的那些雪狼有的一拼。

不過雪狼能夠形成族群,這團寒氣自然不可能形成族群,它的出現可以說是非常非常稀少的情況,也可以說是意外到了極點。

「不屈服?那麼就去死吧。」張碩眼中一道寒芒閃過。

這團寒氣的潛力當真是不錯的呢,就算在張碩的眼中,這團寒氣如果能夠收服成為寵物,那麼對自己的幫助都是非常大的。

不管是莽牯朱蛤等毒物還是冰雪靈狼,對於張碩的幫助可以說已經沒有多少了,他們都被張碩放養到了生物位面輔助X教授等探索隊工作去了。

這些寵物的實力根本無法插手到張碩的戰鬥中,可以說張碩如果全力出手,那麼對手的實力自然是已經可以與他相提並論甚至比他還要高上一定程度的,冰雪靈狼以及莽牯朱蛤等毒物若是插手進來,怕都沒起到作用就已經掛了。

而這團寒氣可以擰著戰神等人逃跑,並打得戰神等人毫無脾氣,實力自然是得到了張碩極度認可的,可惜這團寒氣不屈服,那麼張碩只能幹掉它了,不然讓它跑了,在這片雪山上跟著自己都是一個大麻煩。

張碩雖然感覺到嘴都有被寒氣凍麻了的情況,但還是可以全力咬下去,再加上有觀音開紅姬改在一旁輔助,自然讓張碩有了足夠的力量去鎮壓寒氣。

嗡!!

當張碩就要將寒氣給一口咬碎并吞掉的時候,此刻寒氣一下子屈服了,直接同張碩的魔力融合在了一塊形成了契約法則。

當寒氣團與張碩的契約法則成立之後,立即就消失在了張碩的嘴裡,直接出現在了張碩的召喚空間之中。

張碩都沒有想到寒氣團在最後關鍵的時刻居然屈服了,不過想想也對,寒氣團本身就已經具備了生命,同時也有了一定的智慧,自然也害怕死亡。

只是張碩開始的時候雖然給了他死亡的威脅,但並沒有讓它完全感受到死亡,而當張碩決定將它幹掉的一刻,它最終才屈服了下來。

「終於將它收服了。「張碩將寒氣團從召喚空間中召喚了出來,看著冰藍色的寒氣團正在徐徐的吸收空間中的寒氣恢復,張碩滿意的點點頭。

這團寒氣異種生命的潛力真的是非常不錯的,只要在這種冰雪環境中,它幾乎就是殺不死的存在,如果沒有一擊必殺它的能力,那麼它就能源源不斷的調動天地中的寒氣攻擊與恢復。

當然,這裡是它的主場,但如果離開了這座大雪山,寒氣團還有多少戰鬥潛力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張碩還是可以感受到它有很大的成長潛力。

「頭兒,你將它收服了?「戰神等人沖了過來,看著張碩身邊的這團寒氣說道。

戰神等人估計也是想不到張碩居然將這團寒氣給收服了,這團寒氣的可怕,他們可都是親身領教過的。

作為一方世界的主神,雖然有被外域強者壓迫過,但輸在這麼一團寒氣手裡,還是讓他們感覺很憋屈的。

而末日世界的情況,他們自然很清楚,原本就是一個科技世界,在異變成了異能世界后居然有這麼大的成長潛力,孕育出了這麼危險的生物出來。

「嗯,收服了,它現在很虛弱,不過在這大雪山上,它的恢復很快。」張碩點點頭道。

「頭兒,你能和它進行交流嗎?問問這座大雪山到底是個什麼情況?」自然女神問道。

自然女神能夠與植物進行溝通,但之前的冰晶之花是拒絕了與自然女神進行溝通的,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物種,自然女神想要溝通,對方也不見得就樂意。

而寒氣團這種不屬於動物又不屬於植物的生命體,讓自然女神也是十分的好奇的,而如果能夠從它這裡知道大雪山的情況,那麼也能夠讓眾人順利的知道這座大雪山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寒說在山頂上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傳遞下來,這股力量每隔一年就會爆發一次,每一次都能夠增強它們的力量。」張碩說道。

寒氣團能夠成長成生命體,自然也是因為這股力量,而這股能夠孕育生命的力量,自然也能夠讓其他生命得到極大的提升。

「爆發?這麼說來,在戈壁灘上的那些獸人,都是因為這股力量的影響而讓他們無法恢復人類形態的了。」自然女神點頭道。

人類雖然有極大的潛力,但是在這末日中,智慧的力量被極大的限制,至少很多智慧型人才都流失了。

而異能成為了主導力量,異能的強弱自然是在這方世界生存的標準,而這些獸人的異能也是生命進化中的優勢,所以被強行保留並增強了。

「那也不對,如果這股力量只是增強生命力量,那麼他們為什麼都是獸人?人類的異能中,可不僅僅只是變身系的。」大地女神說道。

「還是先上去看看吧,小寒說越往上的生物越強,因為進化生物都想要近距離吸收這股生命力量,所以上面的競爭力非常的高。」張碩也是有些疑惑。

如果僅僅只是增強生命力量的東西,那麼為什麼會讓這一代的人類只有變身系異能而沒有其他異能?這其中肯定有著其他的因素,是雪山上的奇異力量還是人類自身的原因?這都需要進行一下探查。

「我估計,那些獸人都是自身基因的影響被放大的緣故,這一帶的人類原本在末日前不是民風彪悍嗎? 重生九十年代紀事 很有可能是這個原因,然後被這股力量給放大了。」風神布魯斯說道。

「那也不可能完全絕對好吧,所以我們還是先上山頂看看再說。」戰神搖頭說道。

而在寒氣團的帶路下,張碩等人開始了繼續攀爬的路程。 一路攀爬而上,遇上的進化生物自然都是非常強悍的,越往上張碩等人也都感受到了這座雪山上散發著一股奇異的力量波動,這股力量波動對眾人都有了一定的影響,特別是張碩。

「我感覺我的麒麟變身異能有些在增強,不過想想那些獸人部落,這特么的不是好事啊。」張碩說道。

異能在末日世界是主流,也是張碩最早獲得的力量之一,而在張碩手中的眾多力量體系中,異能的發展前景都只能算是一般的。

戰神等人就沒有修鍊異能體系,雖然異能體系修鍊起來十分的容易,只要獵取到足夠的進化晶石,那麼修鍊異能完全不是問題。

但也因為受到進化晶石的限制,讓他們對異能沒啥興趣,這種修鍊都要靠外物才能進行的體系,限制實在是太大了。

「頭兒,要不咱們就放棄吧,這山上的東西,也不見得就是我們需要的。」黛西說道。

張碩要是因為變身成為麒麟化半獸人無法變回人類形態的話,那麼可就真的要懵逼了,到時肯定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想想那些獸人部落中的獸人,他們不就是這樣嗎?

「不用,我們繼續上,大不了我現在不用麒麟化能力就好了。」張碩搖頭道。

而在這一路攀登下,寒氣團已經徹底的淪為了帶路的寵物,越往上的進化生物實力越強,幾乎每一頭進化生物都有幹掉寒氣團的實力,讓張碩都有些懷疑自己收服的寒氣團沒有點用。

而在這麼一路殺伐下,眾人攀爬到了雪山的一處位置就已經攀登不上去了,這裡的進化生物實在是太強了,就算張碩都感覺壓力極大,而且上面還有一段非常長的距離,讓張碩等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攀登到山頂。

「頭兒,看來我們只能等實力足夠了才能繼續攀登了。」戰神看著雪山的山頂有些戰意昂揚。

「嗯,看來目前的情況只能這樣了。」張碩點頭說道。

張碩最終將他們都送回了生物位面,而後張碩在地球蜂巢中與王語嫣一塊將大蛇丸交易過來的寫輪眼進行研究移植。

諸天盡頭 有王語嫣的能力,張碩完全是放心的,而大蛇丸弄到的寫輪眼分別是宇智波鼬與志村團藏兩人手中的萬花筒寫輪眼。

張碩也不知道大蛇丸是如何將這對宇智波止水的寫輪眼弄到手的,但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少爺,為了消除寫輪眼與你的排斥並能夠完好的融合,其中的瞳術已經被我消除了,然後用瞳術的力量進行了一定的提升,消除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副作用,再加上現實寶石的規則修改以及我的一些輔助增強后,已經有永恆萬花筒級別,不過少爺你會獲得什麼樣的瞳術,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王語嫣對著張碩道。

「不管什麼瞳術,按上吧。」張碩點頭說道。

一對萬花筒寫輪眼,自然是增強了張碩的戰鬥力,就算瞳術可能會雞肋,但能夠使出類似法天象地一般能力的萬花筒寫輪眼,還是很不錯的,哪怕無法與法天象地相比,但也有一定的戰鬥力。

王語嫣立即為張碩安排手術,很順利的將這一對融入了張碩基因的寫輪眼安入了張碩的體內。

而當寫輪眼手術完成之後,張碩立即就感受到了寫輪眼中傳遞出來的信息,同時寫輪眼也完美的融入了張碩的身體。

「天礙震星與月讀。」

張碩睜開眼睛的一刻,雙眼立即進入萬花筒形態,一對猩紅的五角星出現在了張碩的眼中,這是屬於張碩本人的萬花筒形態。

二柱子的萬花筒是六角形形態,自己是五角星形態,也是讓張碩很意外,不過獲得了這兩項瞳術,張碩還是很滿意的。

一種物理攻擊,一種精神攻擊,與自己的異能還是有很相似的情況,而有了寫輪眼之後,張碩也開始為最後的升級做準備了。

這一次的交易方向有5個位面,其中4個位面已經完成了交易份額,只剩下聖鬥士位面,而聖鬥士位面中,張碩掠奪到的黃金聖衣也達到了7件,剩下的牡羊座、摩羯座、雙魚座、金牛座以及水瓶座5件,只要能夠拿到其中的3件,那麼就可以完成任務份額了。

而對於冥界的冥神聖衣,張碩算是放棄了,冥界不好惹,就算冥神哈迪斯在沉睡,把他給弄醒了也不見得就能夠幹掉他。

而那座嘆息之牆也不是那麼容易破開的,12名黃金聖鬥士用小命去拼才拼開了,張碩還沒有那麼拚命的程度。

當張碩將所有人都聚集起來后,立即就制定了作戰計劃。

「你們現在兩兩組合,直接偷襲牡羊座、摩羯座、雙魚座以及水瓶座,剩下的金牛座就交給我了,還有雙子座以及天秤座兩個沒了聖衣的,我到時會擋住他們。」張碩對著戰神等人說道。

「頭兒,這樣圍攻他們不好吧?」戰神感覺有些勝之不武,雖然說這樣很效率,但打起來肯定不過癮。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我們這是去打劫又不是去決鬥。」三皇子白了白眼說道。

既然是去打劫,那麼就拿出十二分的力量去速戰速決,如果被拖住,到時陷在了那個世界,那豈不是要冤死?所以三皇子很認可張碩的計劃。

「好吧,布魯斯,我們兩個一組。」戰神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對,馬上看向了風神布魯斯說道。

一物一魔兩種體系一近一遠非常適合,而大地女神與自然女神兩人也是一隊,剩下三皇子七皇子一隊,黛西凱瑟琳兩姐妹一隊。

分隊很順利,眾人分配好了之後,馬上就開啟了行動,張碩直接將所有人傳送了過去,在率先知道了對手的位置后,他們立即行動了起來,而張碩也立即開啟了行動,直接大張旗鼓的前往了金牛宮。

張碩將靈壓都釋放了出來,強大的靈壓直接震動了聖域中的黃金聖鬥士們,特別是撒加以及童虎都感應到了,而讓他們忽略了在張碩的靈壓下低調潛行的戰神等人。 張碩的目標很直接,直接就以著任意空間門出現在了雙子宮,然後在撒加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爆發了靈壓衝出雙子宮來到了金牛宮中。

張碩的這種表現,可以說直接是對金牛宮內的阿魯迪巴進行挑釁,而再加上張碩之前幹掉了近一半的黃金聖鬥士,阿魯迪巴自然是感到極其的氣憤的。

「該死的入侵者,居然敢來挑釁我,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阿魯迪巴憤怒的出手了,金牛座黃金聖鬥士的招牌絕招巨型號角猛的使出,無數的金光化成了一頭巨牛朝著張碩碾壓了過來。

「憑這樣的招式也想幹掉我?」張碩微微一笑,一道火焰猛的爆發出來,將張碩周圍的區域都覆蓋住,巨型號角衝進來的一刻就被火焰極度削弱了。

不過黃金聖鬥士畢竟還是黃金聖鬥士,就算阿魯迪巴的實力在黃金聖鬥士中可能並不算很強,但還是有些不容小覷的。

此刻張碩看著那被燒得已經暗淡了下來的金牛,一刀就斬了過去,將這招巨型號角給擊碎。

「果然有點實力,不過這樣就想打敗我阿魯迪巴是不夠的。」

此刻阿魯迪巴爆發了,整個金牛宮都在阿魯迪巴的爆發下震動了起來,此刻阿魯迪巴爆發出來的氣勢,都有種與靈壓相似的作用。

「不錯,這樣的實力有點看頭了。」張碩說道,同時身上的靈壓也在全力的爆發。

死神的修鍊體系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有些區別於聖鬥士的小宇宙的,聖鬥士的小宇宙只要不斷的爆發,就能夠源源不斷的爆發出力量來,即便是陷入絕境,那麼也能夠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出來。

而此刻張碩的辦法與阿魯迪巴進行抗衡,雖然暫時是扛上了,但也沒有多餘的力量繼續增強爆發了,反觀阿魯迪巴的力量好像永無止境一樣,依舊是在繼續爆發著。

「想通過不斷燃燒小宇宙增強超過我嗎?你這樣的增強雖然有超過我的可能,但你的小宇宙也不可能是一直不斷增強的,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你在這裡耗著。」張碩對著阿魯迪巴說道,而後直接卍解了。

殘火太刀的狂暴火焰爆發了出來,同時張碩身上一把飛劍朝著阿魯迪巴衝殺了過去。

殺戮神劍對於殺戮還是非常執著的,此刻張碩都沒有刻意的控制,殺戮神劍就已經瘋狂的直接殺了過去了。

殺戮神劍上強大的殺氣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克制的,阿魯迪巴在爆發中的小宇宙直接就被頓住了,強大的殺意將阿魯迪巴的戰意都壓制了下來。

當然,這樣的壓制只是暫時的,越是有壓迫的地方就越有反抗,此刻張碩可以感受到阿魯迪巴就好像是個被壓著的炸彈一樣,如果鬆開了的話,爆發出來的力量都會提升不少。

「死吧!!」

張碩直接將殘火太刀插在地上,讓火焰直接洶湧的衝擊過去,同時張碩直接穿上了射手座黃金聖衣,而後拉起了黃金之箭。

張碩來這裡是為了打劫的,可不是與戰神一樣為了享受戰鬥的樂趣的,所以張碩自然是要做到迅速滅殺阿魯迪巴。

而其他的聖鬥士張碩不管,但撒加與童虎肯定是要認真對待的,先不說撒加的實力,單單童虎這個從上一次聖戰殘存下來的上代黃金聖鬥士,實力就非常的可怕,而且自己還偷了他的天秤座黃金聖衣,童虎自然不可能放過自己。

「黃金之箭!!」

張碩的黃金自己射出,在阿魯迪巴被火焰衝擊,又強行釋放巨型號角抵抗火焰與殺戮神劍壓制的時候,黃金之箭透過了火焰直接就將阿魯迪巴的腦袋給暴了。

阿魯迪巴的頭盔被掀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砸落了下來,而此刻阿魯迪巴無頭的屍體也緩緩的倒了下來。

金牛座黃金聖衣立即解體,然後自動組成了金牛座黃金聖衣,一頭金牛立在了金牛宮中,讓張碩直接將它收起帶回了地球蜂巢。

張碩挑選阿魯迪巴作為目標,也是因為剩下的黃金聖鬥士中,阿魯迪巴的實力在張碩看來是最弱的,可以讓張碩輕鬆的進行絕殺。

當張碩再度回來的一刻,張碩可以感受到其他幾個位置都在爆發著戰鬥,而張碩的力量也爆發出來,將其他人的戰鬥帶來的力量爆發都盡量掩蓋著。

「你就是奪走了我的天秤座黃金聖衣的傢伙?阿魯迪巴已經被你幹掉了?」

童虎出現了,比起其他幾個在戰鬥中的黃金宮,張碩這裡才是童虎首要的目標,天秤座黃金聖衣可是童虎的,而丟了天秤座黃金聖衣,對童虎來說絕對是恥辱,連女神賜下的黃金聖衣都保不住,那怎麼當黃金聖鬥士?

「喲,來的挺快的,看來我的想法是對的,那麼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反正你的聖衣我自然是不可能還給你了。」張碩看著童虎說道。

「該死的混蛋,去死吧。」童虎憤怒了,直接就對著張碩猛攻了過來。

童虎的實力就算是沒有天秤座黃金聖衣的加持,那也是一樣非常兇猛的,此刻在童虎的攻擊下,自然是爆發出了非常強大的實力來。

一道龍吟徹響在金牛宮中,此刻撒加並未出現,只有童虎一人,張碩自然不會放過他,但也在防備著撒加的偷襲。

廬山升龍霸雖然很強,但張碩一個鏡像空間開啟,童虎轟過來的廬山升龍霸一下子就從張碩的面前消失了。

修真歸來 「異空間開啟?你怎麼會有撒加的能力?」童虎看到自己的攻擊就這麼落空了,自然也是十分的意外的。

「你是不是蠢,雙子座的能力和我的一樣嗎?好了,不和你多說廢話了,你也一塊進來吧。」張碩對著童虎微微一笑,而後猛的將鏡像空間的入口放大,在童虎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他籠罩進去。

「消失了?」

在教皇宮中的撒加一直都是關注著戰鬥情況的,張碩的再度出現,自然讓他十分關注,不過他都沒有想到,張碩居然將童虎拉到了異空間,就是自己也跑進去了。 「這裡就是你的異位面空間嗎?居然有這麼強的自我掌控力。」童虎看著張碩說道。

進入了鏡像空間之中,童虎馬上就察覺到了這處鏡像空間的詭異,雖然還是原來的黃道十二宮之中,但鏡像空間里卻是沒有其他生命,有的只是一模一樣的場景而已。

「天秤座童虎,你能從這裡出去嗎?」張碩對著童虎微微一笑道。

到了鏡像空間內,如果沒有打碎這處空間的能力,那麼想要從這處空間中脫離是不可能的,張碩知道鏡像空間的神奇,但也知道任何力量都是有極限的。

別看魔法師在鏡像空間之中擁有強大的空間能力,如同神一樣的能夠調動整個鏡像空間中的力量,但如果對方有打破空間的力量,一樣能夠衝出去。

「怎麼?你想將我流放在這裡?」童虎臉上帶著一些嘲諷。

這種空間能力,黃金聖鬥士自然是不會陌生的,雙子座黃金聖鬥士的絕技就能夠將對手流放,可水瓶座黃金聖鬥士不也將流放的冰河給帶了回來嗎?可見在空間方面的力量研究,黃金聖鬥士一樣也是非常拿手的。

「那麼看來我只能幹掉你了。」張碩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