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掄起警棍就打向高揚,高揚當然不會坐以待斃,輕輕一閃,唐羽撲了個空。唐羽繼續追打,高揚圍着審訊桌繼續逃跑。

唐羽愣是連高揚的衣服也沒有打着。

唐羽突然扔下警棍,道:“好了,我不追你了,你也不要跑。你給我做好了!”

高揚又回到原地,唐羽忽然變得溫柔起來,只見他先拿掉自己警帽,一頭中性發型顯得尤爲嬌俏。高揚不明白這個女警又想幹什麼?只能靜觀態變。

唐羽接着又解開了警服領口的鈕釦,露出潔白如藕的粉頸,高揚被唐羽這個動作嚇得不禁長大了嘴巴,睜大了眼睛。

難道她要用美人計?沒有必要吧?

我可不是什麼英雄啊!

唐羽的手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解自己的鈕釦,當解開第三個鈕釦時,她那飽滿堅挺的咪咪已經暴露在高揚眼前,若隱若現地包裹在警服中,顯得特別的誘惑!

哇塞!這可是現實版的制服誘惑啊!再解釦的話,鼻血可以橫流啊!

高揚呆呆地望着唐羽的胸部,不知不覺嘴角的口水流了下來!

正在高揚期待唐羽可以進一步行動時,唐羽卻停了下來。

唐羽道:“你看得爽嗎?”

高揚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爽!”


唐羽得意道:“大不大!”

高揚道:“大!”

唐羽露出令男人無法抵抗的嫵媚笑容道:“那你想不想摸一摸啊!”

高揚毫不猶豫地回答:“想!”

唐羽一下子撲到桌子上,並且像只野貓似的爬上了審訊桌,繼續道:“那你就來摸呀!”

高揚此時感覺恍如夢境,一切顯得那麼的不真實,可是又難以抵抗這種誘惑。

高揚咧嘴淫笑道:“美女,那我就不客氣了!”

高揚慢慢伸出了雙手…… 高揚看着大塊頭突然跪倒在自己面前,笑道:“看你四肢發達,頭腦卻一點也不簡單,知道審時度勢,不錯!”

大塊頭道:“大哥身上如此厲害,以後帶着我們混唄!”大塊頭的模樣還挺可愛。

這時平頭幾個也痛苦的爬了起來,平頭笑嘻嘻道:“揚哥,我們知道你的厲害,難怪秒秒鐘就卸了陳東的膀子。”

高揚笑道:“你們既然我的名字,那肯定是陳東請你們來的了。”

平頭一臉悔意道:“是的,揚哥,就是那個陳東花錢請我們幾個來的。”

高揚一指這幾個人,嚴厲道:“就你們幾個,在我眼中就是幾隻螞蟻,我隨時可以踩死你們,明白嗎?”

這時,最先被踹的長毛摸出一包南京煙獻殷勤道:“揚哥,您老抽菸!”

高揚眼睛一掃道:“你們沒有看到哥是個高中學生嗎?我是好孩子,好孩子怎麼能抽菸呢?還有,你們混的也忒慘,抽這種十多塊的煙,現在出來混哪個起步不是中華啊!唉,跟你們幾個蹲在一起,真掉份,出去以後別說認識我啊!”

那個光頭也笑道:“那當然了,揚哥要抽起碼中華,怎麼能抽這種便宜貨呢?”

光頭說完連忙伸出兩個可愛的小拳頭在高揚的腿上敲了起來,其他幾個也慌忙捏腳的捏腳,捶腿的捶腿的,高揚也樂得享受。

有實力就是老大!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勝者爲王,敗者爲寇!

平頭在一旁笑嘻嘻道:“揚哥,你還需要點什麼,小弟幫你去弄。”

高揚想了想道:“有手機嗎?”

平頭道:“有啊,揚哥要手機幹什麼?”

高揚道:“我的手機昨天被警察沒收了,你們真沒有文化,現在的學生哪個不看網絡小說啊!那個《特工狂少》不知更新了沒有?”

平頭接着從褲襠裏摸出一步老的不能再老的諾基亞的一款耐摔的手機遞給高揚。

高揚嘲諷道:“我說你們怎麼混的,現在都玩智能手機了,土豪金都出來了,你們還用這種淘汰貨,唉……”高揚恨鐵不成鋼的心都有了。

平頭五人頓時感到自己很失敗,當混混混得這麼慘。自殘的心都有了!

可是誰讓自己沒有那個身手呢?五個人在自責反省中不禁對高揚這個看起來文弱的高中生崇敬起來,要是能跟着這樣的高手混那該有多好啊!

張口抽中華,出門坐寶馬,手機用蘋果,小妞一大把!!!

五個人在心中不禁憧憬起來……

…………

高揚接過平頭的手機,迅速按了一個號碼。

高揚未重生前的記憶還是很清晰的,一個特工的記憶力那是非常驚人的,平常的訓練就是要快速記住一些資料啊,檔案啊什麼,所以大家看諜戰片時,爲什麼特工的記憶力都特別好,都是特訓出來的,一般人當然不可能。

手機通了,這個號碼,重生前的唐小龍一直有聯絡。可打重生後,這還是第一次聯絡。

“你好!哪位?”

“連長!”

“小龍?”

…………

東郊是個處在郊區的一個鎮,隸屬龍城天白區。

天白區,公安局。

局長辦公室內。

局長羅彬剛剛簽完一個文件,自己的一個手機響了。

羅彬有兩個手機,一個是龍城的號碼,還有一個是在西北部隊時用的西北號碼。龍城的號碼多事龍城的朋友會撥打,而這個西北號,一般只有自己最親密的戰友,自己的老領導,還有自己帶過的兵撥打,所以知道這個號碼的人並不多,知道的,多是生死患難與共的刎頸之交!

“你好!哪位?”羅彬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連長!”對方道。這個聲音是多麼熟悉,可有那麼陌生,甚至透露出一絲詭異。


“小龍?”羅彬很清楚這個聲音,可是,不久前,自己接到消息,自己帶過的最優秀的兵唐小龍在破掉一起大案後回家探親,路過長江,勇救落水學生,而他自己卻被無情的江浪吞沒,光榮犧牲。羅彬好久都不敢接受唐小龍犧牲這個現實。唐小龍可是他帶過的最優秀的兵啊!他帶着唐小龍一起出生入死參加過不少軍警聯合的反恐任務,槍林彈雨都沒有犧牲,卻爲了救一個學生而犧牲。羅彬也自責自己當年爲什麼要放唐小龍去國安局當特工,要是跟着自己,不就沒有事了,轉業到地方,也會有不錯的安排!

小龍已經犧牲了?難道沒有犧牲?是國安局讓他去執行什麼任務去了?不然這個電話?

“我不是小龍!”電話那頭。

“飛龍,聽令!”羅彬突然念道。

“猛虎,飛龍在!”電話那頭。

“真的是你,小龍!”羅彬很興奮,一直隱隱覺得自己帶出的兵不會如此輕易的死去。剛剛羅彬喊了帶領唐小龍執行任務時的代號,而電話那頭果然應答。

“我不是小龍,小龍已經不在人世了。”電話那頭,明顯的哽咽。

“胡說,那你是誰?”羅彬早就想到過國安局讓小龍詐死,然後去執行什麼祕密任務,特工的任務,往往比警察更機密,更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的行蹤,這就是特工往往發生的不得已的苦衷。

“我是唐小龍的表弟高揚,我現在被關在東郊派出所的三號房內,請你幫我救出去!”電話那頭。

羅彬放下電話,連忙撥通的東郊派出所所長劉勇的電話。

“羅局,你有什麼指示?”劉勇。

“聽說你們所抓了一個叫高揚的人?”羅彬。

“羅局,這兩天我剛辦案子回來,我還不清楚,我立刻查一下。”劉勇。

“好,你先看一下,我隨後就到!”羅彬。

“是,羅局!”劉勇放下電話,心道,這個叫高揚的人什麼來頭?竟然讓我們區局長親自關心過問,待會還要當面問候,聽局長的口氣,好像是局長認識的人,這事我得辦漂亮了,把頂頭上司給伺候好了。

劉勇撥了一個電話:“小唐,來一下!”

“是,所長!”唐羽放下電話,就跑到所長辦公室。

所長劉勇辦公室。

“小唐,我們所最近是不是抓了一個叫高揚的人?”劉勇問。

“是的,所長,那個高揚是東郊中學的高三學生,因爲把人砍傷了,被黃所抓進來的。”唐羽道。本來唐羽準備狠狠教訓一下這個高揚的,哪知卻被高揚戲耍一番,還好,最後一口咬了高揚好色的舌頭,也算小報了一下仇。但是想到高揚,心底是又愛又恨,想起昨天在審訊室他對自己那樣,心中不禁蕩起一絲少女懷春的漣漪,但同時又覺得自己吃了虧,得找機會再次報仇雪恨。後來見到黃所故意將高揚關進三號房,心中又暗暗擔心,害怕高揚被黃鼠狼整。這時怎麼了?我怎麼會爲這個壞蛋着想!

“怎麼回事?多大的事要關到三號房?”劉勇不高興道。

“所長,那個高揚砍傷的人是陳東。”唐羽道。

“黃秋風的那個二流子表弟?”劉勇鄙夷道。

“是的,所長!”唐羽道。

“小唐,你先去幫我看看這個高揚,待會羅彬局長會親自過來看看!”劉勇道。

“羅叔叔要來?”唐羽驚訝道。真是想不到,這個小子竟然認識羅叔,以後要整他可就有點難度了,唐羽同時又想到,既然跟羅叔有關係,那以後爭起來就不用顧忌了,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呵呵!!!

唐羽想着想着露出得意的笑。 唐羽一邊得意的想着一邊往三號房走去。

而三號房內,高揚癡癡的放下手中的電話,老連長羅彬還是認出了自己聲音?可是自己以前重生到高揚這個少年身上,不再是那個唐小龍了,該怎麼辦?如果自己說出如此匪夷所思、只在網絡小說中出現的情節,連長會相信嗎?

自己剛剛情不自禁地說出了一些只有連長知道的暗號,怎麼辦?連長待會肯定會詢問我這個唐小龍的表弟的。

如果自己冒然相認,不僅讓人難以置信,還會被不知情的人以爲自己神經病不正常。

唐羽剛來的時候聽說了黃鼠狼安排五個人進去,就想去看看,卻被手頭的事情耽擱了,心裏不停的罵黃秋風這隻黃鼠狼,派出所的警察們私底下都叫副所長黃秋風黃鼠狼,可見這個黃秋風平時多麼壞,多麼令人討厭。

哪知唐羽剛走進拘留處的走廊,便發覺不對,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連忙走到三號,卻看到令唐羽不敢相信的一幕!

高揚正躺在三號的小牀上,悠閒的玩着手機,而圍繞在高揚周圍的幾個明顯不是善類的人此時卻一個個乖乖的在給高揚按摩的按摩,捏腳的捏腳,捶腿的捶腿,這哪是被關押啊,完全一副大老爺的生活啊!

這傢伙,比在家裏還舒服!本來唐羽心中還擔心來着,一看高揚什麼事都沒有,還有人伺候着,氣就不打一處來。心想你害本小姐白擔心,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我還叫唐羽嗎?

唐羽叫道:“小張,把房門打開一下,所長讓我查看查看!”

值班的輔警小張連忙打開三號房的門。

平頭道:“老大,有人來了?”

高揚正看着小說**情節呢,不耐煩道:“誰呀?”


唐羽道:“是我!來看你怎麼沒有死!”

高揚見是唐羽,馬上變得笑嘻嘻、死皮賴臉的樣子道:“我說誰呢,原來是警花小姐啊!找我有什麼事嗎?你不會想我了吧?”

唐羽見自己的心事被高揚無意說中,嗔怒道:“高揚,你少給我狂,看我不揍扁你!”說完揮着粉拳朝高揚打來。

平頭等五人一看勢頭不對,連忙閃避一邊,心中對高揚的崇拜又加重了幾分:這個小子真牛掰,連女警也敢戲弄,不愧是大哥,光這份調戲女警的膽識,我們哥幾個就自愧不如,永遠難以企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