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自己去,我和龍兒還有別的事兒呢。”

楊過的話算是直接掐住了周伯通的死穴,果然,他的臉色變了變,有些憋屈,低聲下氣的說道,

“好吧,好吧!敗給你了,一起去吧,好不好?算我老人家求你了,這樣總成了吧?”

“既然老頑童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和龍兒就勉強和你一起去好了,也算是給你個面子了,唉,誰讓我們這些年輕人如今都知道尊老呢。”

霸道總裁:嬌妻乖乖就範 楊過簡直就是得寸進尺,一副給你面子,你佔大便宜的表情,直讓周伯通覺得胃疼。不過他老人家心寬,也不將楊過沒大沒小的樣子放在心上,聽的他答應了一起去,便立即歡天喜地起來。

三人中唯獨小龍女一般,其他的二人都是很想去探看一番。當下也不在囉嗦,很快地就出發了,老頑童雖然人不靠譜,可是武功卻半點兒不含糊,看着他輕鬆自在的模樣,就知道他內力深厚,頗有幾分高人的樣子,不過這是他不說話的時候,只要這位一開口,仙氣丁點兒不剩,那副德性只想讓人揍他一頓。

“吶吶!怎樣?我沒誇口吧?很漂亮,是不是?這瀑布也很壯觀,對不對?”

雙手插腰的周伯通很是得意地對着楊龍二人道。

雖然不想讓他太過得意,可楊過也不得不承認,這裏確實有幾分人間仙境的味道。楊過都是這番看法,更遑論小龍女了,她一直不喜歡喧囂的地方,看着這樣幽靜的地方,景色又甚是怡人,更是喜上三分了,嘴角露出一縷淺笑。

楊過看着她這般高興,自己也滿意了。想着這老頑童果然有幾分能耐,能博得龍兒一笑,這趟出來的倒也值得了。

“咦,過兒,這後面似乎有人居住。”

小龍女皺着眉頭,淡淡地對着楊過說。

“噢?龍兒,你從何得知?”

“是呀,是呀,小龍女,我最先發現的,也沒看出來這瀑布後面有人住呀!”

“你們來看,這裏,還有這裏。”小龍女指着幾處清淺的腳步,說道。

二人看了,果然有幾個深淺不一的腳步。

“啊,這下一定要過去看看,後面肯定很好玩。”

“楊過,小龍女,快些,我們這就過去看看。走吧,我們走吧!”迫不及待的老頑童道。

“且慢。”楊過出聲止住了性急就要行動的周伯通。

“啊呀,我說楊小子,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別耽擱我們去找更好玩的,行不行呀?”

“你我無事,可是龍兒卻不能淋雨。女兒家,身子骨本就弱,哪裏能再遭這麼大的水淋。”

楊過邊說,邊拿着自己的匕首從旁邊的書上割下幾大片樹葉子。又用藤條之類的將那些葉子串起來,做了件簡便之極的蓑衣,又拿了樹枝子編了個帽子,上面還綴着幾朵小花兒。

小龍女看着他這般細心,心下感動,對着他甚是感激,柔柔地一笑、

楊過搖搖頭,表示不用和自己這般客氣。

看着膩膩歪歪的兩個小年輕,周伯通有些忍不住了,便打岔道,

“小龍女,楊過,你們快些,成麼?太陽都這麼大了,再不快點就晚啦!”

“別急,催什麼?今天來不及,那我們明天再來好了。”

楊過細心地替小龍女綁好了蓑衣和草帽子,回嘴道。

儘管他話是這麼說,可是手上的動作還是加快了些。

楊過牽着小龍女的手,三人躍過了瀑布,卻發現後面果然是別有洞天。

那瀑布後便是一條窄窄淺淺的小溪,水中還有一隻小船,這一切更確定了有人跡的推斷。

楊過三人卻更加戒備起來,武林中處處都是陷阱,再說此次是他們先闖入人家的地盤再先的。

周伯通率先跳上那小船,楊過小龍女二人也隨後而上,三人劃了好一陣子,這纔到了小溪的盡頭,下了小船,看着一條小徑,楊過總覺得這裏有幾分熟悉,看着四處紅燦燦的花兒,他突然想起來,似乎自家母親說過武林祕聞中,有這麼個地方,叫“絕情谷”,還是什麼的。

“老頑童、龍兒,小心些,這些花有毒,千萬別被它的刺扎到。”

老頑童和小龍女聽的此話,心下一凜,又戒備了幾分。

三人總算走了小路的盡頭,看着四處的篝火,然後大家提神起來,都小心翼翼了幾分。

終於走到了一個大碑旁,看着上書這四個蒼勁的大字“絕情幽谷”,更是讓楊過心下有了幾分底氣。

本想就這麼出去,可是又不想讓老頑童嘲笑他膽小,再看着小龍女歡喜的神情,當下豪氣頓生,就算是龍潭虎穴,哪有如何?

轉過了不知道幾個彎兒,終於到了一個大石門前,左右站着四個綠衣人,爲首的那位站了出來,

“幾位貴客遠來,卻是爲何?”

“抱歉,在下等偶然間闖入貴寶地,看着此處環境清幽,景色幽雅,實在是大開眼界,不虛此行,是以想同此間主人問好,煩請通報一聲。”

那人看着楊過溫文爾雅,小龍女清麗無雙,只是周伯通眼珠子亂轉,讓人很是不喜。當下也只是皺着眉頭,讓人進去通報谷主了。

“麻煩小哥了!”

楊過的態度讓那人很是受用,也溫和地對着三人點點頭。將三人禮讓了進去。

坐在石凳上,楊過三人打量了一番這裏的陳設,果然都是些竹子、木頭之物製作的,甚是清幽雅緻。

喝了一口人送上來的清水,果然有股子清甜的味道。楊過當下心中輕輕地點點頭,這幽谷的主人果然是個風雅之人。

仙墓 “呸。呸。這既不是美酒,又不是好茶,淡而無味,送上來做什麼?”周伯通將那水吐出來,嘀嘀咕咕道。

“額,我們谷中自來便是食素,從不見葷腥,這‘美酒’二字,也只得從書上看過,卻也不知道是何種滋味,不過既然古人有‘酒後亂性’之說,那麼可見這美酒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咯!”

楊過正要勸說老頑童幾句,卻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說道。

“這位姑娘請了。”

楊過等人站起來,也算是拜見了主人家。

“公子請!老先生請了,這位姑娘請!”

那靚麗的小姑娘倒也頗爲知禮,對着楊過三人行禮道。

“啊呀,你這小姑娘倒也是個好娃兒,看我老人家年紀大了,便不與我一般計較,心腸果然很好。”老頑童一臉讚歎道。

“姑娘,請問此處是什麼地方?我們無意間闖入,卻是冒昧的很!”

“此處名喚絕情谷,如今谷主正是家父,三位如果不嫌棄我們這裏地僻人稀,也沒個新鮮的瓜蔬的話,那麼便在此地逗留幾日,也讓我們略盡地主之誼!”

“姑娘也太過客氣了,我很喜歡這裏,空氣清幽,風景怡人,很好!”

小龍女聽着楊過與那小女子一直寒暄來,問候去的,不知爲何,心中閃現出一絲不悅,當下便插嘴道。

“姐姐,貴姓?敝姓公孫,姐姐可以喚我做綠萼。”

“名字美人更美,我是楊過,她是龍兒,那位年紀大的是老頑童周伯通。”不知爲何楊過如此白目,誇了一句公孫綠萼。

小龍女更氣悶了,不過又覺得好生無趣,自己怎麼變成了這般?有些想不通的小龍女皺着眉,沉浸到自己的心思裏去了。

楊過看着若有所思的小龍女,也閉嘴不言了。

“啊,小姑娘,我們什麼時候能吃飯啊?我老人家的肚子如今已經餓的咕咕叫了。”

周伯通的話算是替衆人解圍了,有些尷尬的公孫綠萼當即笑道,

“這就上菜,真是怠慢各位了。”

只是她的笑容很是勉強。只是,在屋子的衆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也無人關注她,這才讓她略微好了些。

看着桌子上的四碟素材,青菜豆腐,豆芽冬菇,果然如同她之前所說的那般,沒半點葷的,周伯通心下不喜,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扔,當下就嘟着嘴,嚷嚷道,

“小姑娘,美酒又沒肉的,這有什麼趣兒呀?是不是要這麼悶呀?還不如楊過你在外面給我們烤肉吃呢!”

“抱歉,前輩,將就一下,谷中歷來的規矩便是絕了葷腥酒的。”公孫綠萼還是耐着性子,對着老頑童解釋到。

看着其他二人沒什麼想法,吃的也甚是香甜,也只能閉口不言,胡亂地塞了幾口,略略填填肚子,便放下了筷子。

小龍女飯量不大,很快也放下了筷子,不過楊過卻是端着那碗飯吃了好久,一直到小龍女有幾分不耐煩了這才結束了這頓晚飯。

當夜,三人便在公孫綠萼安排的石屋中休息了,不過在睡之前,楊過還是給了小龍女和周伯通一個小紙包,以防萬一。

看着比往日更加冷硬的小龍女,楊過心下有些擔心,不過卻比往日稍顯開心些。

當下衆人無話,好好地休息了一番,看着早晨的空曠中竟隱隱有縹緲之氣,很有幾分仙氣的模樣。楊過伸展了一下筋骨,便四處參觀起來。

“楊公子早。”

正當他認真觀察那傳說中的情花時,便聽到了昨日那位谷主千金的聲音。

“公孫姑娘早。”

楊過站起來,對着她淡淡道。

“楊大哥,你可以喚我爲綠萼的。”

“這不太好,姑娘貴爲谷主千金,怎能這般冒犯!”

楊過的態度卻不如昨晚熱絡,依舊淡淡。

公孫綠萼想不透他爲何變化如此之大,可是彼此間不熟,也只能這般僵着了。

一向溫柔的楊過卻沒有其他動作,又觀察起來那情花來了。公孫綠萼看着他神情認真,便找到了話題,爲他介紹起來。

“楊大哥,這是情花,而我絕情谷也由此而得名。你嚐嚐,味道不錯。”說着話,便掐了一朵下來,遞給了楊過。

楊過也只好接了過來,將花瓣兒捋下來,放進了嘴巴。

細細地品嚐一番,果然有股草木的清香。

小龍女從石屋中出來,看着遠處男才女貌,璧人似的兩人,心中頓時有些堵了,她皺着眉,走了過去。

楊過聽的聲音,立即撇下公孫綠萼,迎了上去。

“龍兒,早!”

看着對自己截然不同態度的楊過,公孫綠萼心下有了幾分明白!她心下有些好笑,這位龍姐姐怕是吃醋了吧!

“龍姐姐,我剛剛與楊大哥說情花呢,你也來嚐嚐,味道不錯。”

“果然不錯!”小龍女雖然不喜歡她與楊過在一起,可是心中卻沒有討厭公孫綠萼的意思,看着她態度真摯,表情親暱,自是討厭不起來,吞下去了那花瓣兒,心情也平和了起來。

說着這話時,周伯通也不知道從哪裏走了出來,看着他亂糟糟地模樣,楊過心下立即覺得不妙,這位怕又是闖什麼禍了吧!

希望不要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心下默默祈禱!

果不然,在吃過早飯後,一位長鬍子的中年人帶着一位頗爲威嚴的老者進來了,楊過等人當下便知道,那位眉宇間有些上位者風範的怕是那位陰狠的公孫谷主了吧!

楊過心中頓生戒備,母親曾說過,這位公孫止可是個狠人,要小心些纔好。

小龍女這些日子與他很是熟稔,而且這幾日她頗覺得二人有默契,便時時刻刻地關注着楊過,纔不管什麼谷主之類的,看着楊過的神情動作,也曉得這位公孫谷主怕不是善茬子,自己也戒備起來了。

那公孫止聽的自己的祕藏千年靈芝被人毀了,當下便疑心到新來的這三位頭上,不過他頗有城府,面上依舊平靜無波,隨着大弟子來到了大廳。

看着眼珠子亂轉的老頑童,他心下更確定了。

不過看着美貌絕倫的小龍女,眼珠子直了。

“咳咳!”一直關注他的楊過將小龍女拉到自己身後,清咳了幾聲,算是喚醒了那位色令智昏的谷主。

看着他色迷迷的樣子,楊過心中氣憤。對他的觀感更是差了幾分。

“啊,你這個老不修,盯着和一個與你女兒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還要臉不要了?”

老頑童纔不管你是誰呢,直接嘲諷。

被說中心思的公孫止很是惱怒,當下也不在遮掩,憤慨道,

“你這老傢伙,我們絕情谷好心好意招待幾位,卻不想你們恩將仇報,竟然毀了我的千年靈芝,這筆帳,不知道諸位打算如何與我交代?”

“呃,這個麼,那個麼。楊過,楊過,我肚子好疼,我先去茅房了!”

說完周伯通便幾個閃身不見了。

絕情谷一直與世隔絕,哪裏曉得這位鬚髮皆白,看起來很有幾分武林高手風範的老人家如何會做出這等無賴之事,當下也不禁一怔。

楊過看着他遁走,頓時頭疼起來了,不過公孫止倒是高興了。

“說吧,你們毀了我的靈藥,難道還想一筆勾銷,跑了不成?”

他這般咄咄逼人的態度惹的小龍女頻頻皺眉。

“那麼,依着公孫先生之意,當要如何?”

楊過也是眉頭一緊,不過很快又恢復了以往淡定的模樣,問道。

“自然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們既然毀了我的靈藥,自是要原樣奉還了。”

“原物奉還也不是不行,不知可否容我們幾日,我立即書信一封,三五日便讓人送來,可否?”

“行呀,自然是可以的。不過我卻不希望除了這位姑娘外的任何人在逗留我絕情谷,你可以回去拿藥,這位姑娘便留在谷中作客幾日便好!”

“我爲何要留下來,過兒留,我也留,過兒走,我自也會走。”

小龍女的話讓楊過心中高興,而公孫止惱怒。

“來人,漁網陣伺候!”他終於沒了耐性和這小子周旋了,當下對着那位大鬍子的人吩咐道、

“是,師傅!”

“公孫谷主,我有幾句話,想對着谷主你單獨說,不知可否?說完後谷主不管是要動漁網陣還是什麼其他絕技,請隨意!”

“哦,你說吧!”

“公孫谷主,你確定要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尤其是令愛還在的時候!”

楊過微微笑着對他說。

看着楊過心有成竹的樣子,公孫止不知爲何,竟有些不安起來,揮手讓女兒帶着衆弟子出去了,這才一屁股坐下來,對着楊過點頭示意他可以說了。

“據我所知,谷主的妻子裘千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