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一時刻,全場所有地方的人都在沸騰,都瘋狂的沖向了鹿羽!

「鹿羽受死吧!」

清風王、南天王、常靈王、吉玉王這些人是叫的歇斯底里,面目猙獰。

他們和鹿羽之間有著深切的仇恨。

必須要殺鹿羽而後快。

昆天疆國和天楓疆國的人也必須要殺了鹿羽,才能挽回自己疆國的顏面。

而至於其他人,那完全是沖著鹿羽身上的寶貝去的。

根據他們的了解,鹿羽搶了很多國主的乾坤袋,關鍵的是鹿羽將火符光陣中的寶貝都給掏空了!

火符光陣聳立上萬年,每百年的開啟中都沒人能從火符光陣中帶走任何的東西。 鹿羽將火符光陣中的寶貝全給掏了,身上可以說是帶著一座金山!

只要將鹿羽給殺了,就能將鹿羽身上的寶貝給瓜分了!

這時刻鹿羽所面臨的危險,是難以想象的。場中百萬之眾像是潮水一般湧向鹿羽。

這裡面有多少強者就不說了,單單是這麼多的人數,就足以撕裂天地。

每個人都誓要殺鹿羽!

處在風暴眼最中心的鹿羽,在這種兇猛的衝擊之下,只怕連渣滓都難以剩下!

這是一場天翻地覆的威壓!

然而在這威壓之下,鹿羽卻反是狂笑。

他眼中的寒光,越來越盛!

「瑩瑩之火,也想要和浩月爭輝!」

鹿羽一手起,一手落。手掌翻覆之間,有翻雲覆雨之神通。

以一人之力,再開火符光陣!

「給我開!」

隆隆!隆隆!

火符光陣再度運轉,那無盡的紅光漫天,那強絕的威勢遍野,嗜血的火符翻盪衝擊,有無數的火龍在天空中呈現。

炸開了天,翻起了地。

萬隻火龍奔騰於野,狂嘯於空間。

火符光陣,用自己承載上古的力量,朝著下方吐出自己的傾世火焰。

轟!轟!轟!

這一場浩蕩火海,覆蓋的面積非常的廣。

那湧向鹿羽的百萬之眾,還沒有衝到鹿羽的身邊,忽然就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火海之中。

這是無盡的火海,這是翻騰的火浪!

眾人在火海中沉浮,艱難抗衡著火浪。

唯有全力的招架,才能勉強的活命。他們被弄的狼狽不堪,同時心中駭然。

鹿羽居然直接操縱了火符光陣!

這上古的火符光陣居然聽鹿羽指揮!

先前鹿羽能用精血觸動開光幕就算了,如今居然還能操縱火符光陣,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鹿羽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雖然說他們都沒有進入到火符光陣之內,沒有最直接的承受著火符光陣的衝擊。

但是他們在靠近火符光陣的地方,也被這一大片的火海所覆蓋了。

現在他們只想快些從火海中脫身。

活命才是最重要的,這個時候他們已讓鹿羽給打服了,再不想去找鹿羽了。

更何況,他們現在早就看不到鹿羽的蹤影了。

他們的身邊,只有火,無盡的火,還有和自己一樣,在火海中沉浮翻盪的同伴。

「這些火都是有火毒的!大家小心啊!千萬不要讓這火給破了金身!」

耳邊到處聽到驚慌的吼叫。在這一場兇猛的火海沖刷之下,他們註定要死很多的人。

場中,瀰漫著慘叫聲。

對於巨葉將軍、裴千易、百石王等人來說,或許算是幸運的,他們之前最先衝到藍元國這邊,教訓著藍元國的人。

這本來就是最邊緣的地方,火符光陣衝擊而下時,他們正好沒有被這片火海給覆蓋住。

他們就這麼看著火海在自己的眼前翻騰衝刷,看著百萬之眾在裡面沉淪。

他們或許應該慶幸,自己沒有進入到裡面。但是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無數人死去,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心酸滋味。

「鹿羽!你有本事別動用火符光陣!」

巨葉將軍撕裂的吼叫著,他對著天空嘶吼。

只聽得裴千易說道:「巨葉將軍,現在雖找不到鹿羽的蹤跡,我們卻可以先將藍元國的人給殺了!別忘了,藍元國的人也在這裡!」

「對了,藍元國的人!」

眾人將眼光惡狠狠的掃向了另外一邊。

他們因為距離遠,沒有被火海覆蓋上。藍元國的人也同樣沒有被火海覆蓋到裡面啊。

藍元國眾人就在那一邊!

「本侯爺拿你們問罪!」

裴千易首先就沖了過去,他捉住一個藍元國的尊者,一刀橫飛,直接將那人給劈砍成了兩半。

那尊者死狀無比的凄慘。

裴千易向來有殺人如麻之稱,對付起弱者來,那是沒有絲毫的憐憫。

他如狼似虎,馬上朝著後面幾個尊者衝去。

似他這般強絕的實力,突入到藍元國的人群中,相當於是虎入羊群,那簡直是大屠殺。

「不!」

藍元王和玉秀公主悲痛的叫道,但是在巨葉將軍等人的虎視眈眈之下,他們知道,自己的援救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就在裴千易在藍元國人群中展開大屠殺的時候,忽然聽得一聲霹靂炸響在空間中:「裴千易,你們所有人,都要死!」

鹿羽自火海中騰躍而來,帶動風雲四起。

鹿羽已趕來!

帶著他的刀而來。

刀已出手,刀意已瘋狂!

他以自己無窮之威嚴,劈出一招盛世之狂刀。

六式半融合!

傾世一刀!

唰!

怒火一刀,在空間中劃過鋒利的弧度,重重的轟在裴千易的身體上。

這鋒利無極的參天一刀,直接就將裴千易給劈砍成了兩半。

在當初,裴千易就吃過鹿羽一刀,那一次鹿羽只是隨意橫掃,裴千易躲過了一條性命。

但裴千易不知悔改,再來挑釁鹿羽的怒火。如今再吃一刀,卻是難以再倖免了。

如今裴千易的身體被劈砍成了兩半,五臟六腑流了一地。

他到死都沒想到,自己會死的這麼凄慘。就像他虐殺死的那些藍元國的人一樣。

「啊!鹿羽出現了!」

直到裴千易被一刀劈砍成兩半,很多人才發現鹿羽已經殺來了。

鹿羽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說過了,所有欺凌過藍元國的人,都要死。」

鹿羽的意思再簡單不過。

他這次是專程來取人性命的!

「圍殺鹿羽!」

巨葉將軍和百石國一群人,馬上怒吼著沖向鹿羽。

而這時,鹿羽已是再出招。

輪迴妙義,萬臂橫掃!

再加參天一刀!

轟!轟!轟!

一場狂轟濫炸,一場力量的盛開。

這一下,百石國的人當場就死了大半。血肉橫飛,鮮血飛濺。

萬隻血臂都在百石國的人群中爆開,給他們帶來了最大的危害。

而鹿羽的一刀,只屬於一個人,那就是百石王。

唰!

百石王重演裴千易的故事,直接讓這一刀給劈砍成了兩半。

百石王,亦亡!

「啊,王上!」

百石國倖存的人在悲聲吼叫著。他們做的最不應該的事情,或許就是前來尋仇鹿羽。 當初鹿羽都沒要他們的命,他們卻自己硬要前來尋仇。

事實證明,他們招惹到了一個招惹不起的人。

唯有生命才是最後的代價。

「什麼!」

巨葉將軍狂吼,他這還沒找鹿羽算賬呢,就忽然發現,裴千易和百石王,還有一眾百石國的人,都被鹿羽給殺了。

目前在這火海之外,似乎就只剩下他一人來面對鹿羽的攻擊了。

只聽得鹿羽一字一頓的說道:「巨葉將軍,輪到你了。」

鹿羽下一個目標,正是巨葉將軍!

藍元國眾人獃獃的看著眼前這一切,心潮翻盪不已。

正如鹿羽一開始說的那樣,所有欺凌過他們藍元國的人,都難逃一死。

鹿羽給他們依次報仇了,現在就只剩下一個巨葉將軍了。

巨葉將軍面對鹿羽的叫板,忽然是一聲厲喝:「鹿羽,你真以為自己能對付的了一個人尊嗎!你可知道,人尊意味著什麼!人尊的威嚴,又是什麼!」

在巨葉將軍說出這話的時候,他身上的氣勢也完全釋放出來。

嘩!嘩!

場中一片飛沙走石,就連天上的氣浪,還有遠處的火浪,都被衝擊的後退了許多。

這是一種駭人的威嚴。

與此同時,巨葉將軍的身上凝結出一層厚厚的金光屏障。有如是身披了一件金光鎧甲。

這種金衣,和尊主的大金身,完全不是同一個層面的東西。

正是人尊獨有的超級金身!

巨葉將軍讓人重新看清楚,他乃是強大的后丹元境!

是真正的人尊!

這等威勢,和裴千易、百石王之輩有著鮮明的區別。

之前,鹿羽憑著自己的突然出手,殺了裴千易和百石王,那都算不得什麼。

鹿羽在面對人尊時,那仍舊是個渣!

人尊和尊主之間,本來就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更何況鹿羽還只是個中期尊主!